影子前锋

434 表买

434、表买!

作者有话要说:实在是不好意思!另外一篇文赶中午十二点的更新没看清楚就发了……结果错发到影锋这里来了。不过别担心,下一次更新的时候我会用真正的影锋的更新给替换回来,字数只会多不会少的!

“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和萌萌说让她在这儿干着,我去她家玩了……”

周衣楠这边正在烦恼这件事应该怎么说,那么……谢萌萌那儿现在又是怎样的情况呢?

似乎是因为被自家同居人在背后提到了,谢萌萌一连打了七个喷嚏。

正在周衣楠和谢萌萌租的房的厨房里拿着小炉子给谢萌萌烤着红糖玫瑰花酱涂乳扇的卫翔听到这七个喷嚏,眉头皱了皱,而后很快把涂好了红糖玫瑰花酱的乳扇卷起来,走到谢萌萌缩着的,山寨版无印良品家懒人沙发的后面一手把乳扇塞到了谢萌萌的手里,而后直接用抽回的手试了试谢萌萌额头的温度,而后又试了试自己额头上的温度。

“着凉了?现在还没发烧,不过这里不比我们橄榄坝,天凉得很快,等会儿多喝点热水吧。”

在等待的时候,谢萌萌显得十分局促,又很是不好意思,可手里既然已经拿到了新鲜出炉的烤乳扇,谢萌萌当然不会多说什么,道了声谢又猛点头之后咬上一口,虽然是被烫了一下,可就算是被烫到也是幸福的。虽然谢萌萌经常会被周衣楠说成是云南来的南蛮子,可就算是南蛮子,她们的饮食也是千差万别的。

比如说丽江那儿习惯吃炸乳扇,大理那里喜欢吃涂了玫瑰花酱的烤乳扇,而西双版纳这个用当地语言命名,意思为十二坝的地方,那就有更多的不同了。比如说,谢萌萌和卫翔小时候有去念书的思茅,那里喜欢吃乳饼。

谢萌萌自从吃到了乳饼之后就要求吃到味道近似做法完全不同的全套“乳字号”。尤其,是大理那边的玫瑰花酱涂烤乳扇。可是要吃到这个,在橄榄坝都不容易,在上海的那么多年更是完全没吃到过。可想而知,当卫翔提着小炉子,大晚上的站在她家门口说:“要吃烤乳扇吗?”的时候……她究竟是怎样的心情……

那基本,就是再三犹豫之后决定一定要缴械投降的心情。

“怎么样?”看着谢萌萌拿起自己烤的乳扇咬了一口就再也不肯放手的样子,饶是卫翔这样被周衣楠怒骂是死人脸的家伙,脸上也出现了极浅的笑意。

“再……再来十张!!!”

看吧,卫翔就知道谢萌萌会喜欢,不枉他特意让大理的朋友买过来最天然,没有添加什么乱七八糟东西的红糖玫瑰花酱。

谢萌萌虽然是嚎着再要十张,可是在吃到第六张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胃今天似乎已经超常发挥了。于是谢萌萌开始琢磨起自己是不是该吃饱了就翻脸不认人了。

想起自家同居人之前给发来的短信,说傻狼仔扑进河里了,林航为了救狼仔也跳进河里了,她要晚些回来,谢萌萌就觉得她……很心虚。她简直无法想象,她的同居人回来的时候卫翔如果还在,她应该如何面对周衣楠!!如何去面对……

所以,她应该让卫翔吧炉子,玫瑰花酱和乳扇都留下,就他一个人走么……?

如果这样的话真的说出口,她又该如何面对卫翔!!如何去面对……

就是在这个时候,谢萌萌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那让谢萌萌整个人娇躯一震,立马狗刨式从沙发里刨出她的手机,只见那短信发件人果然就是周衣楠!

【萌萌啊,我就要回来了。怎么样?肚子饿不饿?馋不馋?想不想吃点什么?是要小扇贝烤带子吗?还是想喝一点膏蟹干贝的海鲜粥?】

看到短信谢萌萌眼泪掉下来。

不过,谢萌萌,你难道没有发现你的同居人在给你发这条消息的时候,其实也很是心虚的么?

在收到短信之后,谢萌萌就连忙把卫翔连人带炉子还有乳扇和玫瑰花酱都一起推出了门。如果能知道这一点,周衣楠大概会觉得……很欣慰。

在那之后,谢萌萌虽然和周衣楠打了电话说没关系的她不饿也不馋,不用给她带东西吃,可周衣楠却还是带了海鲜烧烤夜排档的六个扇贝两个带子回来。并且,周衣楠一回来就悲愤不已的和谢萌萌说起了瞿文亮的老婆今天特意从广州过来公司这边抓她这个“小三”并且还四人一狗一起被警察叔叔们带去了警察局的事。

在此过程中,谢萌萌不断惊呼“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于是周衣楠也不断的诉说自己的委屈,憋闷以及伤心。而后就听到谢萌萌说道:

“这叫是在上海,如果是在我们家,立马带人冲过去给他个教训!男的女的一起打!”

周衣楠立马说道:“哪能啊,上海也能打架的!我告诉你,我念书那会儿,就有看到一个傻逼男青年,追一个特文静的女孩,好不容易追到手了,立马说不要了。那特文静的女孩就叫了一百个人来校门口堵他!”

谢萌萌:“这种人是该揍他!那后来揍得怎么样?他还活着么?”

周衣楠:“这个……他花了好多钱,从别的学校里喊人过来摆阵势……后来……就没打成。我好容易找到了一个能看得很清楚又不会被人把我看清楚的地方……”

谢萌萌:“怎么能这样!怕打群架打起来那个女的先找人摁住他,自己上去揍啊!我们家那会儿有个男的,骗了傣族寨子里的一个女孩子,把人肚子搞大了又不娶她。整个寨子都拿着刀出来啦!”

周衣楠:“萌……萌萌……我们讨论的方向错了,我们现在说的是我很伤心很委屈……”

周衣楠才说出这么一句话就一个激灵,不对啊!这个方向没错!没错!她就要让萌萌多说些她家里的事!于是周衣楠又立马反口道:“萌萌啊,要不你和我再说说你家的事吧。”

谢萌萌:“好啊,你要听什么?”

周衣楠:“都成,说说风土人情啊,趣事啊,好吃的。”

谢萌萌:“我们那里离老挝很近的,我们边民办个边境证就可以出国啦!不过到我们那里得随时带着身份证,因为坐个车很可能会要查好几次,但再多也就这样了。好多人都把我们那里妖魔化了,说我们那里贩丨毒的好多,其实没有的,只是我们那里离金三角很近,那儿有成片的罂粟花,可漂亮了!要是我早几年认识你,就能带你过去看了。现在那片罂粟花田都全被清光了,怪可惜的。”

周衣楠:“对哦……那你有照片吗?有照片看看也好呢。”

谢萌萌:“有啊有啊!不过都是拿以前的诺基亚5320照的……其实以前用那部手机我拍了好多照片呢!以前我们家那儿走出去没几步就有一个很漂亮的小庙,很古朴很有味道的!可惜现在被修成看起来脑残儿童欢乐多的游乐场……式的庙了。”

知道那次谈话的最终结果是什么吗?是谢萌萌突然觉得想家了,缩在沙发里嗷嗷的哭。俩不负责任的掌柜干脆击掌说,生意不做了,去谢萌萌老家待个十天再说!

至于她们的店怎么说?

关键时刻,谢萌萌的智商完全出现了压倒性的优势,把周衣楠赢得漂亮。

把店里所有的货全都改成预售款,两周后到货,两周内只接单不发货不就成了么?

以谢萌萌说出这句话时的干脆以及毫不犹豫,周衣楠很难不去怀疑这项计划在谢萌萌的心里已经成型很久了。

于是在第二天的时候,俩人就把之前买家已经下的单子全都发出去,并在自己的旺旺上设置自动回复,表示小店店主亲去外地备货,设计师去寻找冬装灵感,小店将进入短暂的瘫痪。

然后……这两位不负责的店主这就收拾起了自己的行李来!!

谢萌萌:“楠,厚衣服就只是你穿过去的那套就好了,我们那儿一年四季都不冷的。现在那儿都还能穿热裤短裙呢。”

周衣楠:“好,那要去买驱蚊水吗?”

谢萌萌:“用不着,我家都有!”

周衣楠:“那……你们那里的旅馆难订到吗?我要不要现在就上网查一查?”

谢萌萌:“住什么旅馆!住我家!”

周衣楠:“可……可林航也要一起去呢。”

谢萌萌:“不怕,我家住的小土楼,对面造的公房,一整层楼都是我家的,你跟林航才能要几间房啊。再不行,我家还有一栋傣楼,两套小别墅。”

等……等等……

看着谢萌萌边收拾行李边用一种极为平常的语调说出这些话,周衣楠突然觉得,她可能漏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萌萌,你家……是干什么的……?”周衣楠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镇定,也更自然一些。

“哦,我爸是我们那儿的农场场主。妈妈是农场底下医院的院长。至于我的姑姑们,那就好多职业的都有,大姑是做老师的,二姑是开茶园的,三姑在景洪那儿的曼听公园里做个小头头,四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