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438 最特别的冬歇期

影子前锋

当弗朗西斯科回到他位于都灵家中,并把那个具分量金球奖放进属于自己,奖杯陈列柜时候,他站那里沉默了许久。仿佛他也思考那个亿万球迷他捧起金球奖时所思考。

英雄末路,这件事听起来悲壮吗?

或许吧,可当这样事即将降临到弗朗西斯科头上时,他只是轻嘲着自己坚强。

也许这种时候,就像一个胆小鬼一般坐无人角落里哭泣这件事听起来就会让他感到很向往,可他却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这些。

“很抱歉,只是……你好像忘记开灯了。”

出了一趟门之后回来,岳一煌找了很多房间都没能找到他恋人。这或许就是家太大烦恼了吧。

当他发现弗朗西斯科一个人站黑暗奖杯陈列室时,他说出了这句话,却是并没有那么突然为他恋人打开大灯,而是仅仅打开了门,让走廊里灯光能够从自己身后投射进来。

“哦,很抱歉宝贝,我进来时候天还亮着。我只是思考……思考我们需不需要这里放一个沙发,这样我就可以坐这儿看我拿到过奖杯了。”

岳一煌走进一片黑暗房间,并从弗朗西斯科身后轻轻拥住他。影锋甚至就这样亲吻起了恋人后颈,努力让自己声音听起来镇定一些开口说道:

“就刚才,我得到了一位很优秀医师给我们回复。他说,他有信心治好你腿,并且让你继续像一个月以前那样场上奔跑。”

“真!?”

听到这句话弗朗西斯科立刻急切一个转身,仅用一条腿加上两根拐杖站这里许久他甚至都没发现自己脚已经麻了,转身时候几乎要摔影锋身上。而岳一煌显然也是被吓了一跳,并连忙扶住对方,而后笑着吻了吻对方嘴唇。

“只不过……他地方比较远。也许,我们得开始准备你行李。因为,你可能得去到那里很长一段时间了。”

岳一煌这句话让弗朗西斯科皱起了眉毛,并问道:“他哪儿?那个医师哪儿?”

“美国。美国迈阿密。”

几乎是岳一煌说出这个地点之后,弗朗西斯科就陷入了沉默。而岳一煌也不催着他,只是扶着弗朗西斯科和他一起坐到了地上,并给他揉起了发麻那条腿。这一刻,两人间竟是如此沉默,周围安静到了哪怕只是吞咽口水声音都可以听得这么清楚。

“那位医师有没有说,他有信心让我多长时间内恢复?”

弗朗西斯科这句话一出口,岳一煌就沉默了。他不想欺骗他恋人,哪怕那只是个善意谎言。可他又无法……无法这样时候把实情全都告诉对方。都灵王子仿佛一早就明白了自家恋人心里究竟想着些什么,他竟是以轻柔动作挑起对方下巴,并说道:

“告诉我,我亲爱。”

“他……”弗朗西斯科注视下,岳一煌艰难开口说道:“他说……那得要十七个月。”

几乎是听到那个答案之后,都灵王子就笑出声来,并把他恋人拥了怀里说道:“宝贝我们别听他,那位医师是个说谎家。十七个月,那就等于是一年半时间。一年半以后我都得要满三十岁了,三十岁我,怎么可能像二十八岁我那样场上奔跑?所以,他欺骗你。”

“你这是故意挑错,西斯科。”

管,就连岳一煌都觉得十七个月时间太长太长了,可他还是觉得弗朗西斯科这是故意找茬。

“哦,不不,我是叙述一个事实,宝贝。他说时间太长了。并且,我也不想去到离你那么远地方。我会不放心。”

或许,回来路上,当兴奋消退时候,岳一煌就已经思考着无数说服对方话语。

是,他知道他恋人不会喜欢这项决定。可现,他们似乎已经别无选择。

“听着,西斯科。”岳一煌转过身,那样坚定看着对方。黑暗之中,他黑色眼睛竟是显得如此明亮。

“有很多话,我今天以前没法鼓起勇气对你说。可现,我想我希望你能知道这些。我知道,我知道大部分人都对你能够恢复不抱有太大希望。但这之中一定没有我!管无论你是否能够康复,我对你感情都不会有丝毫变化,可我是真希望你能够好起来。并且,我也相信你能够好起来。”

“为什么?”

岳一煌说了那么多话语之后,弗朗西斯科只是问道:“为什么那么坚信我能够好起来?队医组早就已经束手无策了不是吗?你这样对我说,是希望我能高兴一些吗?”

面对态度如此冷静,甚至冷静到了冷酷弗朗西斯科,岳一煌双眼看向对方,虽然有些泛红,却是没有一丝闪躲。

“我那么坚信着,是因为我相信你。我相信你,胜过我相信我自己。”

说完这句话,岳一煌就站起身来,并再不发一言离开了弗朗西斯科奖杯陈列室。

往年冬歇期,如今身价已经十分惊人幻影之子总是会接很多商业邀请。例如广告代言,短片拍摄,或者是出席一些商业活动。可是今年冬歇期,却是被他硬生生叫停。

除了一些已经签约,并且伴有高额违约金活动之外,影锋已经把他所有商业活动都推掉了。那当然是因为,他希望自己能够多陪伴他恋人。人受了伤时候总是会变得比以往为脆弱。就不用说,弗朗西斯科这次受伤很可能会与他职业生涯终能走到哪一步挂上了钩。

岳一煌并不是负气离开。他只是认为,作为一个男人,他恋人弗朗西斯科也许会希望自己能有多,单独思考时间,而并不是被人当成一个玻璃娃娃那样,小心翼翼保护着,呵护着。

“小公主,西斯科近不开心,你要记得逗他高兴知道吗?”

几乎是和弗朗西斯科说完那句话后,岳一煌就穿上了外套,也戴上了围巾手套出门去。出门时候,岳一煌和这个季节里十分喜欢外面玩耍小公主玩了一会儿,并打开车库以前用力揉了揉小家伙脑袋,和她这么说道。

“嘎嘎噢!”

看着小家伙认真异常脸,岳一煌笑着吻了吻海豹小公主脸蛋。

近来,他几乎每天都会给弗朗西斯科烹煮一大碗牛骨汤。当然,这种牛骨汤会配以各种不同烹饪手法,保证他挑剔恋人绝对不会喝腻了。不过,岳一煌想要这种牛骨,只有距离他们家有一段距离大型超市里才有鲜好。

可就是驱车去往超市选购那些牛骨时候,他接到了陈慎电话。

“有空出来一起聚一聚吗?张少麟这小子一天以前从伊斯坦布尔飞过来找我。说一个人有些不好意思来打扰你,就让我打电话过来问问你,能有时间吗?”

几乎是今年冬季转会窗口打开后没多久,中国国家队正印中锋张少麟就已经被土超豪门费内巴切签下。那正是岳一煌友人伊佳因曾经效力过土耳其俱乐部。只不过,自从世俱杯总决赛以来,岳一煌一直都被那些琐碎事缠住,除了给他国家队队友发了条短信祝贺之后就再没什么表示了。

也难怪张少麟会先飞到马德里,和陈慎碰面之后才说要两人一起过来都灵看自己。

岳一煌:“能有时间!你们什么时候过来?”

陈慎:“这个啊,其实……我们现已经都灵机场了。这不是知道你人都灵吗!”

当陈慎说到这一句时候,边上张少麟已经迫不及待也要和岳一煌说话了,那儿不停喊着“岳哥”,“岳哥”。

听着与自己一同欧洲努力为自己找到一个位置国家队队友这样充满了活力声音,岳一煌也不由笑了。

“你们先坐机场和火车站相连那班专线到火车站来。我到火车站接你们!”

想了想他们位置和自己位置,又估算了一下距离,岳一煌连忙说出这一句。陈慎和张少麟得令之后立马说好咧,而后挂了电话。

这边岳一煌也超市买了些食材,结了账之后这就把一些生鲜放进了轿车后备箱里小冰箱里。四十分钟之后,本届世界杯上中国队三名核心主力成员终于大笑着分别给了彼此一个拥抱。

“我本来是想我才到伊斯坦布尔呢,赶上冬歇期正好能让我先适应适应一下那里。结果土耳其语学得我眼睛都花了。它们太可怕了!我就想着,要不出去散散心吧,可想来想去,全欧洲我也就认识你们俩了。”

“哦,所以你先是打飞去了马德里,再和陈慎一起打飞一起到都灵来看我吗?我如果是个女孩,一定已经被你感动了。”

听着张少麟这个没出息家伙和自己这么抱怨,岳一煌也是一脸严肃和对方开起了玩笑,倒是让三人都笑了起来。

岳一煌:“都灵这里咖啡馆还是挺出名,我带你们去一个还不错试试吧?不过别指望里面小点心很好吃。我觉得……传统咖啡馆里小点心都很像是上个世纪。”

陈慎:“没问题。”

张少麟:“好咧!谁地头谁请客啊!”

张少麟这句话才说出口,陈慎就和岳一煌打趣嘲笑起了这家伙没出息。只不过,一杯暖意融融热巧克力,一叠小点心,还能够异乡和与自己说着同一种母语友人一起装修得金碧辉煌咖啡馆里,这种感觉真是好过自己守着空房子太多了。

张少麟和陈慎两人,一个是今年夏天才转到皇家马德里,一个干脆是冬歇期时候被人买了过去连队友是什么样都没见到过。老实说,这个冬歇期……如果不回家,还真是会让人感到有些心里空落落。

“噫!这热巧克力还真是热巧克力啊!它怎么可以做得这么……浓厚!我想是一口一口啃液态巧克力啊!”

岳一煌特意给两人推荐了都灵城特色热巧克力。虽然香浓,不过……也是真浓得够可以。估计这会儿来就算是个姑娘都会觉得这热巧克力“浓情”得太厉害了,何况还是张少麟和陈慎两个五大三粗大老爷们。

“咳咳,我早就说了……这种浓巧克力是都灵城特色。如果你实是不习惯,我们可以问服务生要一杯热水,你喝一口巧克力再喝一口热水。”

“太凶残了,太凶残了!”面对岳一煌指点迷津,张少麟不禁如此大叹。而后,他又说道:“其实,这种天气,还是要吃热气羊肉好了!唉,我怎么这么冤呢,来土耳其之前也不晓得吃一顿热气羊肉!”

“别,别给我说这个。”张少麟才这么说出提议,陈慎就显得极为痛苦示意张少麟住嘴,“我欧洲踢了几年球,欧洲中餐都糟糕,比我初中那会儿食堂还不如。好不容易逮到假期回去,回去前一天营养师和教练还都要给我们做思想工作说假期得保持体重。我都好久没吃这些玩意儿了……”

看到俩人都馋成了这样,岳一煌想了想后说道:“难得你们到都灵来看我。想吃什么,和我说说看吧,只要我能做,量满足你们。”

岳一煌厨艺足球圈里可是出了名。当然,这种出名很大程度上得归功于他那爱炫耀搭档弗朗西斯科,以及巴萨青训营那群吃货团。可想而知,陈慎和张少麟说那番话时候还是无心之言,可当他们听到岳一煌都这么说了之后,陈慎还矜持一些,张少麟就干脆差点没欢呼起来了。

既然他们前面都提起了,那涮羊肉是必定要。

只不过,到底是白汤好,还是四川风味红汤呢?

这种问题对于旅欧正宗华人球员来说实是太过残忍。

跟着岳一煌一起再跑趟超市时候,张少麟和陈慎就这个问题讨论了很久很久,后岳一煌终于忍无可忍,告诉他们,做一白一红两个锅!

圣诞假期时候,管家和平时帮忙大理屋子人都回家了,想做什么都得自己来。岳一煌把陈慎和张少麟这两个完全不通家务和厨艺人打发去洗菜切菜,而后就拿了个大锅,开始炒制四川风味辣锅汤底,并往里加了许多许多牛油增加香味。

当汤料都可以放那儿就让它自己煮着时候,香味已经开始慢慢往外冒,直勾得人连路都走不动了。

“你们俩这里好好切菜,弗朗西斯科就住旁边那栋房子里。我去问问他有没有兴趣一起过来吃一点。”

虽然岳一煌是真几乎每顿晚餐都和弗朗西斯科一起享用,并且……如果不出意外,对方食谱根本就是自己负责着。可既然国家队队友都来了,岳一煌还是得装装样子这么说一句。好,陈慎没有探听别人**习惯,而张少麟则干脆就是个粗神经,一听到弗朗西斯科名号别提多兴奋了。

“岳、岳哥你说真呢!?弗朗西斯科啊!我能和弗朗西斯科一起吃晚饭呢!?我、我能拍照留念么?你看我这发型成么?不行不行,我这今天这身打扮太糟心了!”

张少麟焦急让岳一煌大笑着跑了出去。虽然,外面很冷,他也确可以只是打个电话让对方过来,可他还是再一次穿上了外套,跑去了弗朗西斯科那栋房子。而让他所没能想到,是当他进到弗朗西斯科家门前院子时,他发现弗朗西斯科就坐门前木质走廊上。并且,平日里一直都有点怕他海豹小公主此时正极所能对他撒娇着,陆地上显得有些胖胖身体是要整个整个钻到弗朗西斯科怀里,一边钻,一边蹭,看起来别提有多可爱了。

听到岳一煌踩着雪过来脚步声,弗朗西斯科猛地一个抬头。而海豹小公主也像是邀功一样爬起来跳到了他腿边亲昵蹭着。

那真是一种很奇妙感受,仅仅是从弗朗西斯科看向自己眼神中,岳一煌就能够明白,自己恋人坐这里……是等他回来。

弗朗西斯科仿佛是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面对岳一煌时候,显得有些小心翼翼,那竟是有些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我国家队队友来都灵看我了。我给他们做了火锅,一起去吃吧。”

说着,岳一煌向弗朗西斯科伸出了手,却是被对方用力一拉倒了都灵王子怀里。

“你说,你相信我,超过相信你自己。”

弗朗西斯科是用一种陈述而肯定语气说出这句话。而这一次,岳一煌再没用言语回答弗朗西斯科,而是向这个意大利人微笑后亲吻他嘴唇。那让弗朗西斯科很用力抱住自己恋人,一个转身把岳一煌按了木制走廊地板上,而后俯身上去献上自己火热吻。

“那么,我会考虑你提议,去到美国迈阿密。进行我后续治疗。”

作者有话要说:近为足球文做设定呢。我为那篇文特别创出了一个全赛制,为了给那个世界级俱乐部联赛让开道路,亚冠,欧冠,还有南美洲三大洲高级别洲际赛事全都要进行相应变化。设定做着做着就觉得超级激动呢!

以及……我打算完结时候给大家放上一首我自己录西班牙语歌,名字叫《如果你不回来》,专门是用来甜哭人,开头我就念了:。想让大家见识一下西斯科名字念起来究竟能有多性感。

结果因为我本身不懂西班牙语只是攻克了拉丁语大颤音而已,光顺歌词我就顺了十天,后来边熟悉歌词边录又花了两星期,弄得自己都已经逆反心理了。送去后期师那边给做后期时候还好高兴,说终于可以都搞定了。结果!!昨天拿到了操蛋版后期。

你们能想象么!后期师小学徒有创意到了把我声音和伴奏共同降调变成了男声,然后把我干声延迟五秒。然后我和后期师说一百句他都说我不对。我说你这节奏也不对了,他就说你音不准。卧槽我都不想说了,老子音是对这首歌旋律就是这样,你非要拿着矫音软件把这首歌完全改了旋律到底是想闹哪样!等于拿着我干声和伴奏,做出了一首全……不同歌。顿时就有一种我和我伴奏都被玩儿坏了感觉……我被那操蛋版后期恶心到了,昨天到今天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