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441 短暂假日

441短暂假日

弗朗西斯科和岳一煌几乎是关上了房门时候就开始接吻,并且当弗朗西斯科抱着影锋亲吻时候,他还十分急切脱去了岳一煌外套,而后就那样往地上一丢。

“西、西约克还……!”

“你放心吧,他知道你要来,明天上午才会回来。”

岳一煌才被弗朗西斯科举动给弄得一惊,就听到弗朗西斯科说出了这句话,而后把他打横抱了起来。那样举动太过突然,差点让岳一煌失去了平衡,可他那一刻,显然担心弗朗西斯科那条受过伤腿。

“小、小心你……”

听着岳一煌说出这句话,弗朗西斯科只是笑着用嘴唇封住了对方话语,而后一边和恋人接着吻,一边走进了他卧室。直到弗朗西斯科把岳一煌放到**时候,岳一煌眼睛里才迟疑之后迸出了惊喜。

他当然知道,就是一个半月之前,弗朗西斯科还坐着轮椅,需要拄着拐杖才能走路。可现,他已经能够抱着自己从门口走到卧室了!并且,弗朗西斯科他走得非常稳!

岳一煌虽然是足球运动员里身材比较单薄,可他到底还是一名训练有素,身高逼近一米八运动员。弗朗西斯科能够做到这些,就说明他恢复情况比岳一煌所料想还要好!这个事实怎能让他不感到高兴?

“能要奖励吗,宝贝?”

“你确定……刚刚你骨头没有疼?小腿没有发硬……?”

听到自家恋人关心问询,弗朗西斯科立刻反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天知道弗朗西斯科从没有和他搭档兼恋人抱怨过这些。而据他所知,他家宝贝还没有遭遇过骨折这档子倒霉事。而岳一煌却仅仅是给出了一个“你说呢?”表情。

于是弗朗西斯科只能是硬着头皮说道:“好吧,只有一点点,不过那都可以忍耐范围。相信我,宝贝。”

看着弗朗西斯科一脸认错样子,岳一煌竟是无法抑制住自己想要吻对方冲动。他勾住弗朗西斯科后颈,并手指轻轻摩挲恋人头发,轻轻吻了弗朗西斯科眼睛两下,而后又碰了碰都灵王子嘴唇。

“我知道你很着急想要回来。可是,别伤害自己,你路还很长。”说完这句之后,岳一煌又轻笑着问道:“所以,你现想要什么奖励?”

这一刻,弗朗西斯科竟是觉得他喉咙有些发紧,他着迷看向对方,并把手伸进恋人衣服下摆,有些难耐说道:“宝贝,我想你了……”

弗朗西斯科这句话当然让岳一煌心领神会。显然,踢完第一个没有都灵王子都灵德比之后,纵使他们赢得了比赛,就像都灵队队长时候一样出色踢完了这场比赛,可那却也让岳一煌感到格外思念对方。

他抓着弗朗西斯科衣领,让对方靠近自己一些,并完成一个足够热切吻。一吻结束之后,弗朗西斯科就已经坐靠了床头,并目不转睛看着影锋,等待着他下一个动作。

而岳一煌果然没有让他失望,解开了他衬衣衣扣之后又解开了他皮带,将他那已经因为太过期待而硬了起来分丨身从内裤中解放出来。弗朗西斯科期待目光下,岳一煌看着他笑了笑,而后吻了吻他欲丨望顶端。

那个瞬间,弗朗西斯科因为太过舒服而发出了一个极轻喟叹。

那让岳一煌并没有多做犹豫就张开嘴,力将那个渴望着进入他欲丨望容纳进自己口中。但是想要完全容纳当然是不可能,于是岳一煌只是让属于弗朗西斯科身体那一部分三分之一被自己嘴包含住,并且他也力收紧,不让自己牙齿碰到他情况下轻轻吸着对方。

岳一煌听到弗朗西斯科猛地一个吸气声音,这就抬起头来看向对方,那几乎要让弗朗西斯科控制不住自己不去动作。

“宝贝,不用吞得那么深,你可以舔舔它。”

按照弗朗西斯科提议,岳一煌缓缓起身,而后从侧边含吻着茎身,那仿佛是与弗朗西斯科无声**一般。湿热又柔软感觉带来刺激太过强烈,那让弗朗西斯科舒服得只想把他恋人抱怀里,狠狠,狠狠来一次。

他珍宝是如此温柔对待着他,一边用嘴吞纳着他顶端,一边则又用手满足着他那太过粗大茎身。那让他感到浑身发热,一层薄薄汗液从皮肤表层渗出,却又很被衣服柔软布料吸收。

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久到影锋觉得自己嘴都已经发酸,却还是不放缓自己动作。直到……他感到弗朗西斯科喘息声明显改变了。岳一煌知道,弗朗西斯科就要他嘴里攀至顶点。于是他一个迟疑之下试探着用力一吸……

“小心……!”

被那个动作一个刺激,本来已经舒服得要什么都不记得弗朗西斯科竟是连忙把自家宝贝拉开。而他动作终究慢了些许,他欲丨望离开岳一煌嘴那一刻就迸发而出,白色浊液溅到了影锋脸上,甚至……是睫毛上。

那副景象实是……太过让弗朗西斯科怔怔了。他还是第一次……弄了自家宝贝脸上。想到这里,弗朗西斯科感到自己脸上竟是有些被热度烧到了感觉。

“抱、抱歉……我……”

弗朗西斯科向岳一煌说抱歉时候,影锋却是反应极用手捂住睫毛上沾到了……沾到了那个意大利人体丨液眼睛,这就要起身。可弗朗西斯科却是连忙抱住了恋人,并着急问道:

“怎、怎么了吗!”

“不……不是,我只是怕弄到眼睛里去,想赶紧去洗掉。”

听到这句话,弗朗西斯科却是吻了吻恋人捂住眼睛手,并极为温柔轻声说道:“把手拿开,把手拿开宝贝。”

弗朗西斯科轻声诱导下,岳一煌缓缓放下了手,却是也脸红着,闭着眼睛不好意思看对方。直到……他感到自己眼睫上有一个柔软温度动作极为爱怜舔吻掉那些沾到他眼睫上浊液……

当属于弗朗西斯科嘴唇离开他眼睫时,岳一煌才试探着睁开眼睛,他想要低下头去,可却是无法避开恋人注视。

弗朗西斯科用拇指指腹轻轻碰触着沾到岳一煌脸上那些浊液,而后又用勾人心神目光看向影锋,并仿佛蛊惑一般说道:“张嘴,宝贝。”

岳一煌低垂着眼睫,却终还是按照弗朗西斯科所说话做了。岳一煌舌头碰到弗朗西斯科拇指指腹一刻,弗朗西斯科就抽出手指,而后把恋人按压自己身下和他接吻。疯狂接吻。那个吻几乎要让岳一煌喘不过气来,并且也被弗朗西斯科完完全全主导。

当都灵王子放开他幻影之子时,影锋头发已经完全乱得仿佛能够将他半张脸都遮住,可他那因为恋人逗弄而湿润起来眼睛却是显得格外亮,并且格外勾人。连带着那被弄得一派水色嘴唇都诱惑着弗朗西斯科再一次吻向它……

于是弗朗西斯科也确那样做了,却是那一吻之后显得有些遗憾说道:“宝贝,要是刚刚沾到你脸上,是属于你自己体丨液,那我舔光那些时候,一定会兴奋。”

可是没曾想,本是极为暧昧旖旎气氛却是因为这句话意外把影锋逗笑了而消失殆。

“我自己?射到我自己睫毛上?哦,你真是认真吗?”

岳一煌几乎是说着这句话时候就已经忍不住笑意,而当他说完这句话后,弗朗西斯科也是一愣之后反应过来。于是两人竟是进行了如此亲密接触之后都大笑起来。那份大笑持续了好一会儿,直到岳一煌拍拍弗朗西斯科肩膀,示意恋人起身,他们这就去准备晚餐。

或许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看来,两人一起共进晚餐会是一件对他么而言,十分重要事。

赛季开始之后,由于俱乐部三线作战繁忙,所以岳一煌大多数情况下都会是结束一场比赛后直接坐飞机赶到柏林,而后第二天下午启程返回都灵。正是因为如此,弗朗西斯科都会岳一煌来那一天等待对方,不管多晚,他们都要一起共进晚餐。

收到恋人示意,弗朗西斯科虽然还是有些不情愿,却也起身,并问道:“今天,你打算把我们两个打扮成什么样?”

“还是我坐轮椅,你推着我走?”

管弗朗西斯科好一段时间之前就已经不需要坐轮椅了,可岳一煌还是担心走外面时候,弗朗西斯科会突然腿部**,疼痛,以及肌肉发僵。因此,他总是说着,让他来坐轮椅,假扮一个腿脚不便人。实际上,他只是希望弗朗西斯科推着轮椅时能随时都有一个借力地方。

对于岳一煌这份细心,弗朗西斯科当然能够明白他真正意图,却并不说出口。他只是点点头,而后跟着岳一煌一起走到放有那些化妆道具大抽屉前。

今天岳一煌给自己选了一个假发,额发齐齐长过脸颊,并一边多一边少往两边分那种,戴上假发之后,他又给自己贴上了眉峰向上,并且像是剑眉眉毛。这样之后他再给自己戴上黑色帽子,围上能盖住半张脸宽大围巾,基本就能够掩人耳目了。

岳一煌这一换装速度极,他总是对弗朗西斯科所,欧洲人对于亚洲人人脸识别能力很差,他基本只要把自己几个特征给改变一下,欧洲就不用害怕了。可弗朗西斯科却是坚持认为,他看来自家恋人并没有和任何人相像,他总是能够分得很清楚。

每次弗朗西斯科影锋变装时候说出这样话,岳一煌总是会笑着把恋人推到摆镜子前椅子上。影锋觉得自己不适合黑色以外任何发色,可弗朗西斯科却并不是这样。该说都灵王子也许真是上帝宠儿,只有这样……他才能拥有如此高足球天赋同时还拥有如此出色外表,无论怎样对他变装,他总是显得那样迷人。

这一次,岳一煌给弗朗西斯科选了一个蓬乱棕色假发,给他带上了棕色假发之后,又给弗朗西斯科黏上了络腮胡子。这把弗朗西斯科年龄生生往后拉了几岁,并且让他带上了一股子颓然气息,却依旧是那么有魅力。

进行完了变装,两人就立刻出门去。

当岳一煌变成了那个坐轮椅上人时,他总是会感受到多。有关……他搭档兼恋人小腿受伤这段时间里心情,以及感受。

虽然圣诞节早就已经过去了,可是积雪未消柏林街头,当夜晚到来时候这里总是会有许多漂亮灯饰,并且橱窗里也展现着各种漂亮工艺品。那些总是会让人感到心情都好了起来。

“蒂亚尔他们让我带来礼物都还车里,刚刚忘了拿上去了!”

当看到这些很漂亮工艺品时,岳一煌猛地想起先前被他们遗忘了车里,队友们让他带来心意。推着轮椅缓缓向前走弗朗西斯科只是笑着说不着急,就算岳一煌回都灵了,这辆车总是柏林。

于是岳一煌又和他恋人提起了队友们让他给带回去,德国小礼物。

“你说,我买些灯饰回去怎样?”

“听起来不错,你可以让他们把这些送给他们女友或者女儿。”

就这么调侃着,两人进到了超市。而就岳一煌打算征求恋人意见,有关今天晚餐他想吃什么时候,推着坐轮椅上岳一煌向前走弗朗西斯科却是犹豫了许久之后开口说道:

“有件事,我想要告诉你。”

或许是因为弗朗西斯科说出这句话时口吻实是很可疑,那让岳一煌转过头去看向对方。弗朗西斯科就是岳一煌这份注视下开口说道:

“事实上,就你来路上,我给卡尔发了一封书面申明。”

看到幻影之子示意自己继续说下去,弗朗西斯科反而觉得自己接下去话并没有那么难说出口了。于是他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那封书面申明上,我告诉他,我因伤休赛这段时间里,他不需要给我发工资。我工资得从我重回到场上为球队踢了比赛之后再重开始结算。宝贝我可不想受伤没法踢球队出战时候还心安理得拿着我情敌给我发工资。”

当看到影锋目光变得危险起来,弗朗西斯科才吞吞吐吐改了称谓:“好吧,前情敌。虽然你早就已经拒绝他了,但是你无法阻止我这么想。对我来说,认识到这家伙曾经对你很有企图这一点很有必要。”

今天晚上到完结~!

今天开始写时候才发现,删掉一场戏之后如果不算这章,距离大完结大概就只剩一两章了吧

我就想着别两天两天来了,我干脆今天爆写完算了。

于是……我要一边爆,一边催后期师给我交歌……

于是,妞们你们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