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大道

第328章 怎么是你?

第三百二十八章 怎么是你?

“嘶——”

人小‘腿’的迎面骨是没有肌‘肉’保护的,又神经密布,这一脚踢中,蓝绝顿时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谭凌云不屑的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转身袅袅婷婷的走了。

抱着‘腿’原地跳了半天,疼痛才舒缓了几分,蓝绝郁闷的想吐血。这还是那个在特训班中十分听话,自己可以随意调遣的助教吗?这差别也太大了,自己与这悍妞绝对是八字相冲。

“暴力妞你给我等着,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蓝绝恶狠狠的自言自语道。

“你要怎么收拾我啊?”身后不远处传来谭凌云的声音。

蓝绝面部表情瞬间僵硬,下一刻就变成了苦笑。然后他就在天旋地转之中,被一个过肩摔狠狠的摔在地上。

天空很蓝、云很白,摔得很疼

“以后长点记‘性’,说狠话也是要凭实力的!”谭凌云攥紧的拳头绞碎了蓝绝眼前的蓝天白云。这才离去。

狼狈的出了学院,蓝绝骑上自行车,越想越是郁闷,这暴力妞还无解了不成?

他打开星际通讯仪,拨通了王宏远的号码。

“咦?蓝老师。”王宏远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

蓝绝道:“王老师,特训班那边,有件事要麻烦你处理一下,我们要防患于未然,……,好,就这样,你也通知一下谭老师。她直接出面处理会比较好。”

“好的。知道了。”王宏远说道,“对了,蓝老师。我刚接到学院通知。说是上次在太华星遇险的老师。学院出钱让大家重新出去旅游一趟,就在一周后出发。”

“啊?又旅游?”蓝绝嘴角‘抽’搐了一下,上次太华星之旅就险些要了他的命啊!虽然最后莫名其妙的好了,而且还因祸得福,但着实是留下了点‘阴’影。而且,他才刚回来,之后又要前往北盟参赛,着实是想好好休息几天。

“是啊!上次不是让大家都受了惊吓吗?学院也算是补偿我们。”王宏远笑嘻嘻的说道。

蓝绝道:“听你的口气。似乎很想去?”

王宏远道:“公费,干嘛不去?而且为了补偿我们,这次学院给予了充沛的资金,是跨联盟旅游,去西盟那边。

西盟?听他这么一说,蓝绝不禁心中一动,之前品酒师不是说,三大酒神可能就是出现在西盟的吗?

“蓝老师,你去吗?”王宏远问道。

蓝绝道:“我考虑一下吧。我都断课这么久了,再离开恐怕有点不好。”

王宏远道:“有什么不好的……。你那课就算重新开也没几个人来听了吧。反正也太好不了,索‘性’多断几天。等咱们旅游回来,以你的身份,难道学院方面还会不给你的课程好好宣传么?到时候你再好好上课就是了

。”

蓝绝心说,你哪知道我之后还要出去啊!嘴上敷衍了几句,挂断了通讯。从王宏远那里,他得知这次旅游的星球是西盟一颗著名的旅游星,叫做巴罗星。据说风景极美,自然环境特别像人类发源的母星。

去西盟旅游?回头先问问品酒师他要去的地方是哪里吧。明天就要喝那瓶克罗哈巴懂了,想要抚平品酒师的怒火,还是陪他走一趟的好。至于北盟的异能者大赛,从西盟直接过去就是了,距离还近一些,应该不会耽误。反正也不一定非要和其他人一起出发。

想到这里,他决定回天火大道去找品酒师,先问一下品酒师的目标星球距离这巴罗星远不远,如果不远的话,正好成行,到时候再脱离队伍就是了,以他和伍君毅之间的关系,这不算什么。

蹬上自行车,朝天火大道而去,迎面骨还有些隐隐‘抽’痛,心中不禁有些莞尔,这要是让楚城和华丽看到,肯定会来上一句:你也有今天!

“滴滴滴!”星际通讯仪突然响了。

蓝绝低头看去,是修修打来的。

“怎么了,修修?”蓝绝有些惊讶的问道,一般来说,修修很少会通过星际通讯仪联系他,除非是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

修修的声音有些怪异,“老板,您赶快回来一趟吧。店里来了位不速之客。”

蓝绝心中一惊,原本轻松的声音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好,我马上回去。地面还是地下?”

修修道:“地下。您也别太着急,我们四个都在,没什么大事。”

“嗯。”蓝绝答应一声。挂断了通讯,他翻身下了自行车,手上光芒一闪,将他这辆古董车就收回了储物空间之中,紧接着身上蓝光一闪,骤然消失。

卫星根本不可能捕捉到他的速度,而且,卫星一般也不会去捕捉一个人的影像,除非是特别关注。

两旁的景物闪电般从身体两侧掠过,很快蓝绝就回到了天火大道,乘坐电梯,笔直向下,进入地下世界。

正如咖啡师所说的那样,地下天火大道的人流又变多了起来,甚至比以前更多

。街道上熙熙攘攘,一些异能者身上甚至还有着明显的特异之处。

蓝绝快步来到他的宙斯珠宝店,推‘门’而入,‘门’铃发出“叮铃铃”的声音。

正如修修所说的那样,宙斯四‘侍’都在,而且四‘女’正围在一起,在她们之间,站着一个满脸紧张的人。

“嗯?怎么是你?”蓝绝眉头一皱,沉声说道。

……

恩济养老院。

周芊琳已经忙碌了一上午了,今天一大早她就来了。离开这么多天,她真是很放不下这些老人。

要干的活儿太多了,她决定放假这一个星期,每天都来报道,就跟家里人说去上课就是了。

特训回来,父母问起,她只是轻描淡写的回答,就说是一些正常的‘交’流学习,并没有多说什么。她虽然瘦了一些,但表面看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芊琳啊!你那男朋友是个好小伙子,你这段时间没来,他还来看过我们。不过,最近这一个月也没来了,他还好吗?”一位老‘奶’‘奶’笑眯眯的问道。

周芊琳听了微微一愣,心中顿时一暖,微笑道:“李‘奶’‘奶’,他很好。最近就是太忙了,回头我带着他来看你们哦。”

“好啊、好啊!看着你们这些年轻人,我们这些老家伙也会感到年轻了许多。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也有好多帅哥追求呢。比如,当初我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

老人的话总是说不完,周芊琳从来不打断他们,微笑着认真倾听,有一些故事她早都听过很多遍了,所以老人们要是想不起来的时候,她还能给提个词,让他们顺畅的说下去。

干了一上午活儿,她一点都没觉得累,心中不禁暗笑,看来,这特训的效果在干活儿方面也很不错啊!

李‘奶’‘奶’的故事讲完了,周芊琳摘下胶皮手套向楼上走去。之所以带着手套打扫卫生,主要是为了保护手掌不至于在干活儿中变得粗糙,她自己其实并不太在意,但在刚来这里的哪段时间,有次被母亲看到了手掌,顿时心疼的询问,她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能‘露’陷,所以之后再干活就带上手套了

来到楼上最里面的房间,在‘门’上轻轻的敲了敲。

“贝丝‘奶’‘奶’,我可以进来吗?”周芊琳轻声问道。

房间内传来贝丝‘奶’‘奶’低沉的声音,“进来吧。”

周芊琳推‘门’而入,贝丝‘奶’‘奶’依旧如同往常一样,坐在窗边,呆呆的看着外面。苍老的面庞没有任何情绪变化。

周芊琳轻巧的走到她身边,低声道:“贝丝‘奶’‘奶’,我先给您打扫一下房间,然后再去洗衣服。”

“嗯。”贝丝‘奶’‘奶’轻哼了一声。

周芊琳立刻去忙碌了,她尽可能的放轻自己的动作,以免惊扰到贝丝‘奶’‘奶’,熟练的打扫着房间的每个角落。她知道这位贝丝‘奶’‘奶’很爱干净,所以打扫的就特别认真,不放过每一个角落。

时间不长,她收拾完这不大的房间,拿着贝丝‘奶’‘奶’的衣服送去了洗衣房。然后又走了回来,“贝丝‘奶’‘奶’,衣服送去洗了。我待会儿给您拿回来。您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就去帮其他爷爷、‘奶’‘奶’打扫卫生了。”

往常的时候,做完这些她‘交’代一声自然就走了。可今天,一向不怎么理会她的贝丝突然缓缓的转过身来,向她招了招手,“你过来。”

周芊琳愣了一下,但还是走向了她,来到她面前。

贝丝‘奶’‘奶’清澈的眼眸看着她的面庞,淡淡的道:“你的变化很大。”

“嗯?”周芊琳一愣。

就在这时,突然,贝丝‘奶’‘奶’毫无预兆的抬起右手,直奔周芊琳抓去。她那如同鸟爪一般的手掌上,鲜红‘色’的指甲散发着血一般的暗红‘色’光彩,整个房间似乎都变得‘阴’暗了,光线似乎瞬间都被这一抓吸收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