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大道

第726章 他没死……

第七百二十六章 他没死……

他脑海中浮现出先前挡住炼药师那一剑的男子,那柄淡金色的长剑,应该就是诛仙四剑之首的诛仙剑吧。

诛仙剑挡住了戮仙剑,那么,那个没见过的男子,很可能就是帝君星真正的掌控者?他只是变化成人形而已。但看上去,他虽然十分英俊,可却并不像紫红公主和紫红王子那种完美基因打造的样子。

“他没死!”炼药师幽幽一声长叹吓了蓝绝一跳。

蓝绝扭头想她看去,下意识的问道:“谁没死?”

他的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失声道:“你、你是说,那个人是姐夫?”

炼药师呆滞的眼神渐渐恢复,珠泪莹然的点了点头,“是他、是他!就算化成了灰我都认得他。他没死、没死!他拿着诛仙剑还是那个样子,是他没错。”

炼药师抬起手,一滴滴鲜血不断的从她手掌中滑落。蓝绝这才注意到,她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受伤了。

“姐,你没事吧?怎么不让伤口愈合?”以主宰者强大的实力,一点小伤瞬间就应该能够愈合才对。

炼药师却摇了摇头,“不,不能让它愈合。这是我们的机会。”

一边说着,她摊开手掌,将自己的掌心呈现在蓝绝面前。

蓝绝看到,在她手掌中心,有一个伤口,但伤口却很奇异,看上去像是一个符文,又像是一个图像。这个图像是以很多细小的伤痕裂口形成的。

蓝绝立刻拿来仪器,拍照、记录。

炼药师的眼神依旧有些恍惚,蓝绝一边记录着这个符号,一边想她问道:“姐,刚才那个人是姐夫?那为什么他……”

炼药师苦涩的摇摇头,“是他,也不是他。我找到机会准备突袭,我一直都在感应着诛仙剑的气息,等待机会的到来。当我全力以赴催动戮仙剑的时候,感应是最明确的。我原本是想,最后见一见诛仙剑,以诛仙剑的威能,总该留下一丝他的气息。却没想到,不只是见到了诛仙剑,也见到了他。”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掠夺者虽然当初抓住了他,但同时也注意到了诛仙剑上附带的强大威能。可这些掠夺者却并没有动用诛仙剑的能力。没有人类血脉,他们是不可能催动这件超级神器的。于是,他们就囚禁了你姐夫,并且尝试着通过他的基因来掌控诛仙剑。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你姐夫的意识还在,最多就是被那个强大的掠夺者压制了。但在刚刚我出现,再加上戮仙剑对诛仙剑引动的过程中,你姐夫应该是暂时恢复了意识。诛仙剑分出一道剑气,还有他的一缕意识冲击向我。我用手挡住剑气,他的意识只是模糊的告诉我,要保留这一道剑气。还有就是:去寻找。”

“寻找?”蓝绝何等聪明,立刻就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你的意思是,这个符号可能和诛仙阵图有关?”

炼药师微微颔首,“我刚刚就是在消化那道剑意,谢谢你,阿绝,如果不是你,恐怕我也很难活着离开了。你姐夫最多只能控制着那个掠夺者杀不了我,但当时我已经没有力气离开。”

蓝绝苦笑道:“姐,你这次真的是太冒险了。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钧儿想想啊!钧儿不能没有妈妈。”

炼药师低下头,“对不起。可是,那时候的我,真的已经生无可恋。钧儿起码还有你,我也相信,你一定会对钧儿好的。你怎么这么傻,竟然还带着绝帝前辈来救我。万一你们……”

蓝绝并没有向她解释,实际上自己是一个人来的,老爹是追来的。

“算了,都过去了。姐,现在姐夫平安,至少暂时还活着,意识也还存在。总算我们还有机会。只要我们能够击溃这些掠夺者,就能够将姐夫救回来。你现在总不用再去冒险了吧?”

“嗯。”炼药师认真的点了点头,虽然她依旧能量透支,但此时的精神却显得非常好。一双美眸又重新焕发出了光彩,得知丈夫还活着,这对她来说,简直是无与伦比的惊喜,至少让她又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回去之后,我先研究这个符文,这个符文应该和当初我们发现的传承有关。等我找到了方向,就带你和芊琳一起去寻找诛仙阵图。只要有了诛仙阵图,再救回你姐夫,凭借诛仙四剑布下诛仙剑阵,掠夺星必将灭亡!”

如果说以前蓝绝还一直认为诛仙剑阵只是个传说,那么,自从那天他和周芊琳发挥出双剑合璧的威能之后,他就明白,这种传承于上古时期的神器,真的是无与伦比的恐怖存在。

炼药师突然低下头,在他脸上亲了亲,“谢谢你,弟弟。”说完这句话,她转身走到一旁,盘膝坐下,开始冥想。

蓝绝心中一暖,他一向感性,否则这次也不会来,看着炼药师脸上又重新有了笑容,他真的很开心。这次冒险,总算是值得了。

打起精神,宙斯一号速度全开,直奔碎乱星域外飞去。他现在急于冲出去,只有出了碎乱星域,联系上蓝倾和天火大道,才能知道掠夺三星究竟通过空间跳跃去了什么地方。

战争,终于要全面展开了,再没有半点缓冲。只是希望,人类的损失不要太大才好。

……

太空浩渺,巨大的太空堡垒悬浮在半空之中。

作为北盟最大的太空堡垒,终结者号一直担任者整个北盟最强守卫者的名头。

终结者号元帅名叫布朗。布朗大将本身不但是终结者号的掌控者,同时也是北盟军方的二号人物,国防部副部长。真正的军方实权大佬。仅次于军部总长。而军部总长本身是不统军的。

布朗有些渴望的看了一眼自己办公桌旁边的小圆桌,在那里,放着十几瓶他最喜欢的烈酒。都是全人类最顶级的存在。有上元时代古中国的白酒,也有上元时代苏格兰最顶级的威士忌等等。

可惜,现在他已经不能再品尝这些美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