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28章 怒杀纨绔

第028章 怒杀纨绔

中午,烈日当空

这时本是做生意的好时段,亚丁镇主街上所有商家却是关门闭户,争先恐后朝着街上人群处跑去,很多人脸上有着莫名的兴奋之色,甚至有些商家连店门都不关,就像火烧屁股般狂奔。

来到人群之中,这里显得异常安静,他们的视线停留在人群中央一个青年的身影上。

那名青年年约二十岁,身高中等,身材清瘦,有着一头披肩黑发,浓黑剑眉上挑,清秀脸庞上满是怒色,双眼赤红,如同一头野兽狂怒时那噬人目光,让人心颤!(╰_╯)#

他此时赤果果着上半身,上面有着数道狰狞的血痕,纵横交错,让人目不转睛的是包裹他全身的红色火焰,火焰不停升腾,火苗窜起有数米高,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一股股青烟。

他右手拿着一柄约两米的锈斑巨剑横在身侧,整个剑身通体黑色,并没有因为火焰的灼烧而变色。

他右脚往前重重踏出一步,地面发出‘噗嗤’一声,瞬间龟裂,左脚抬起往前又是重重踏出一步,散落在街道上的一把断剑顿时化作一滩铁水。

就这样,他踏着沉重步伐,缓缓朝着前方走去,紧盯着眼前一道身影,他身上的火焰窜动频率变的越来越快,温度变的越来越高,随着他的移动,一股灼热的气浪顿时以他为中心,朝着四周数十米范围席卷开来。

人群中,一位老者轻轻擦拭额头那滚烫的,还让人有点发痒的汗水,大喝了一口手中冷饮后,嘴里传来一阵冰凉之意,顿时感觉一阵舒爽,随即对着那青年扯开嗓子高喊道:“红莲,杀了他!”

诡异的安静被打破,人们视线顿时转移,四处找寻着声音来源处,随即便发现人群中有着一位老者高举饮料杯正激动高喊。

老者旁边一位中年男子满脸惊愕,随即冷笑道:“老伯,你当这是看戏啊?你不怕死吗?”

“杀了他!杀了他!”还来不及等老者反驳,人群中突然像炸开锅一样,人们在愤怒的咆哮。

看着如同从地狱深渊走出的红莲,耳里传来声声愤怒的咆哮,四周毫无斗志的家仆们,厄文西莱吓得两股站站,很想后退,双腿却是像灌了铅一般沉重,根本不能挪动一丝一毫。

被称作红莲的青年,停下了脚步,朝着身后那道身影留恋的看了一眼,他的心正在淌血,赤红双眼中竟然在此时流出了血泪,在流出的同时又被他身上包裹的红色火焰瞬间蒸发,让人看了都忍不住心酸,他究竟是为了谁而如此悲痛?

人们随着红莲视线望去,发现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地面上躺着一道身影,那是一个身着红色长裙的女子,她如同天上的仙女般美丽,脸上挂着一丝满足的笑容,她的微笑能让人感觉阳光般的温暖,此时却是满脸苍白,毫无血色。

她有着曼妙身姿,此时,左胸前的长裙上却有着一大片血迹,让本是红色的长裙显得更加艳丽,也显得有一丝凄美,难道她是红莲的妻子?

人们还在猜测,也为如此美丽女子身死而惋惜的同时,随即便被红莲的怒吼转移了视线。

“她死了!我要你们全部陪葬,啊啊啊!!!”红莲仰天悲吼,左手不停的在胸前抓扯,希望身体的剧痛能够带着心中的伤痛。

突然,红莲停止了抓扯,此时,他左手中多了一张巴掌大小的红纸,抓住红纸猛的往左胸口一按,一声怒喝随即响起:“狂暴!魔神烙印,开!”

轰!

一声沉闷的气爆声响起,红莲身上那股红色火焰猛的一阵升腾,一股带着狂暴的毁灭气息从他身上开始朝着四周散发开来,头顶是增加30%法术攻击的一级紫色天运!

刷!

红莲左脚猛的一蹬地面,双手握剑,像一道红色闪电般窜了出来,所过之处,地面瞬间龟裂,不少石块被炸飞起来。

身在厄文西莱前方的几名中年男子选择了动手,身为修炼者,从红莲身上的火焰燃起之时,让他们想起了广泛流传的一个传说——感情的火焰。

这种感情的火焰据说是神才有资格领悟,眼前红莲的魔法修为显然离神还很远,但是却能领悟,这可是天空大陆千年内从没有人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们究竟是遇上了什么样的妖孽天才?

容不得几人多想,一名身穿魔法长袍,全身魔法师装扮的中年男子,一手持铭刻特意图文的法杖,一手丢出一张紫色薄纸,口中还在快速呤唱着古老而晦涩的咒语。收了钱,就要办事,其他几名高手同时发动了自己的攻击。

那张紫色薄纸速度飞快,眨眼间便出现在朝这方激射而来的红莲头顶,十几道拇指粗细的闪电凭空劈落,携带一股霸道的气息,誓要把眼前的红莲轰成碎片,这就是三级雷电符文的威力。

有着狂暴符文增幅百分之三十攻击力的效果,和愤怒之焰增加防御攻击等全体的增幅,红莲现在的实力比之前增加了好几倍。

十几道雷电劈道他身上,竟然没有多大效果,而他的巨剑已经在魔法师眼中迅速放大。

“你该死!”全部魔力灌注到手中巨剑,红莲愤怒的咆哮,朝着魔法师胸前斩出一剑。

巨剑砍到魔法师左胸口,鲜血顿时从他体内激射而出,魔法袍顿时炸开,他的身体如同一颗炮弹般倒飞而出,数十米后猛的跌落在地,连续喷出几口鲜血,双眼有着浓浓的恐惧,要不是有魔法盾的保护,他肯定会被劈成两半。

看着魔法师身上气息在快速萎靡,红莲又把视线转移到了其他几人身上,拎着巨剑,化作闪电,暴射而出!

来到一名中年男子身前,红莲咆哮:“这是为了婉柔!”手里巨剑朝着他的脑袋,猛的横拍过去!

砰!他的脑袋被这股巨大力道给拍碎了,如同一个西瓜炸开一般,白色脑浆溅了一地。

布鲁斯手中巨剑斜指地面,一滴滴红色鲜血从剑身上滴落下来,刚一接触地面便是‘呲‘的一声蒸发掉,因为此处地面被愤怒之焰炙烤的通红。“这就是代价!”他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而来。

从布鲁斯燃烧起愤怒之焰到现在,他身上的恐怖气息,让众人全身不停颤抖,在见到中年男子被虐杀以后,心底更是惊惧无比,双腿已经不听使唤了。

“杀了他!”另外一名秃头魔法师失声大叫,随即全身魔力疯狂涌出,手中法杖高举。

剩下的三名剑士眼里闪过一丝疯狂,对望一眼后,同时暴射而出。

面对三名剑士和一名大魔法师,布鲁斯选择了硬憾,身形一动,手中巨剑毫无花哨的挥舞起来,没有什么武技,只是最简单的劈、砍、拍、切。

站在旁边的罗本,看着他拎着自己爱剑迅速挥舞,和剑士们激战在一起,眼睛大瞪,竖起大拇指赞道:“厉害!”

萨布被罗本的动作吸引了视线,随即不解道:“怎么回事?”

罗本摇了摇头,脸上还有着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老子的巨剑重吾,可是有六百斤啊。”

萨布咋舌道:“六百斤?!你确定?”

罗本扭头看向萨布,仿佛是看白痴一般,我自己的剑,难道我还不知道?

布鲁斯手中拿着罗本名为重吾的巨剑,六百斤的重量,并没有让他感觉到有多么吃力,他的双眼通红,对着秃头男子怒劈而下。

秃头大魔法师一脸惊骇的看着眼前的巨剑,竟然忘记了躲避,胸口被拉出一道狰狞的伤口,鲜血直冒,他最后一眼见到的是一双通红双眼。

“吼!”布鲁斯嘶吼一声,转身巨剑狠拉。

铛!

三名剑士手中的大剑与巨剑猛的相撞,三道身影同时被震的倒退,到了现在,他们已经被红莲身上散发的恐怖气势给吓倒了,根本不能发挥出全部实力。

布鲁斯再次冲向四人,手里巨剑就那么随意挥舞,每一剑都能带起一片血花。

萨布望着躺在地上的婉柔,轻轻一叹:“杀了他们也不起作用啊。”

罗本看着愤怒的红莲,简直就像一只猛虎在虐杀羊群一样,战斗已经没有了悬念,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啊!”一名剑士看着刺入自己胸口的巨剑痛苦惨叫。

抽回巨剑,布鲁斯一步一步走向瘫软在地的厄文西莱。

看着红莲朝着自己而来,厄文西莱惊恐大叫:“大哥,不要杀我啊,我父亲是伯爵。”

布鲁斯仿佛没有听见一样,看着地上的厄文西莱,手中巨剑朝着地上就是一丢。噗!巨剑如同cha入豆腐一般,轻松立了起来。

厄文西莱看着自己**的巨剑,裤裆里顿时传来一阵湿意,哀求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

“站起来。”红莲面无表情。

听到他的话,厄文西莱仿佛见到了希望,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全身颤抖不已。

朝着躺在地上的婉柔看了一眼,红莲痛苦道:“我的爱人,你想据为所有,你知道吗?你真的该死了。”

“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红莲身上愤怒之焰猛的升腾,右脚一蹬,右拳猛的朝厄文肚子重重的砸了过去,随即带着他的身体到了半空。

“妖月红莲!”天空中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一道红色身影沿着一定轨迹,化作一瓣瓣莲花瓣,一朵红色莲花乍现,与红色月牙儿连在了一起。

厄文的身体猛的爆炸开来,血肉四溅,在飞出去的同时又被炽热的高温融化,只弥漫起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随风飘散……

新人新书拜求推荐票支持,记得打赏哦,又被禁止广播啦,记得帮忙宣传哈(*^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