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1章 灰鹰来袭

第001章 灰鹰来袭

凯伦平原边境,去往帝都腓特烈港方向一处草原

“会长,您说我的公会纹章纹在哪里比较霸气呢?”那名第二个拿过妖刀【冥炎】的妖孽急忙征求意见。

“会长,您说我们是不是要设立一些堂口啊?”一名妖孽眼里闪过一道智慧之光。

“会长,我们集合时用什么信号比较好呢?很大一部分佣兵团用的都是信号弹。”一名女妖孽脑海里出现了一副震撼人心的画面,那是万妖在云集!

想到之后的封妖大计肯定会吸引不少成员加入,妖孽们正在为【妖月】出谋划策。

布鲁斯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这些管理方面的事情,他是真的闹不大明白啊!“额,你们想吧,想好了回去让大家参考一下。或者哪天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们。”说完,他的脸色开始变了,几道充满敌意的强横气息朝着这边袭来。

“哈哈,你们不用想了,因为我会送你们去地狱。”哈瑞斯扛着一柄黑色大剑满脸嚣张。

狠狠瞪了他一眼,亚希伯恩朝着这方缓缓走了过来,看着此次任务目标居然是这么一个青年,不由开口说明来意:“想必你就是【妖月】会长——红莲布鲁斯吧。我想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看着对面站成几排的【灰鹰】精锐,布鲁斯心底立即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他们不仅人数众多,而且还有几道身影散发的气息非常强大,如果他们是来找麻烦的话,那可就不好办了。想到这里,他抱拳道:“不知道这位大哥找我有什么事?”

一脸平静,彬彬有礼打着招呼的红莲,让亚希伯恩对他的评价又上升了一截。不过,主人交待的事情。还是要办的。随即,他开口提示:“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厄文西莱?或者是地狱人间。嗯,他就是我们主人的儿子。对于这件事,我们主人想要当面问个清楚,所以,麻烦你和我们走一趟,对了,你们妖月八神其他五人呢?”

“老大啊,你说那么多干啥啊?主人不是要我们带他们回去吗?如若抵抗,杀无赦!不用跟他废话了,让我杀了他们吧。”哈瑞斯有些不满的嘟哝道,自己老大就是一个奇葩。每次执行任务都要和目标大说一通。一剑杀了岂不是更好?我们可是杀手啊,不是来聊天的。

“厄文?!他不是西莱伯爵的儿子吗?怎么又跑出来一个强大的爹?”看着对面站成三排的九十五名【灰鹰】精锐一脸轻松的样子,布鲁斯感觉到了全所未有的压力。这群人太强了!

站在红莲旁边的伊芙此时走了出来,指着亚希伯恩鼻子开始呵斥:“那个坏蛋,会长不杀他。我也会电死他,谁叫他调【戏】婉柔姐姐。”

听到这么有些陌生却又是如此熟悉的名字,亚希伯恩呼吸顿时一滞,有些不确定的问向对面那个挥舞着小拳头的萌妹纸:“你说她叫什么?”

此时,他不禁想到了十六年的一个寒冷的夜晚。

亚希伯恩看着自己几十年的好友,有些无奈道:“你放弃吧。”手中大剑在漆黑的房间内散发着一股阴冷气息。

“哈哈,凭你我的修为。这黑夜岂能瞒得过你我的眼睛?难道你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吗?”一名年约四十岁左右的男子大手一挥,房间内顿时点燃了几盏魔法水晶球。随着光线的增强,此时已经能够看清他的面容,他一脸淡然,右手握着一柄枯木法杖,左手搂着一名年约三十岁左右的美妇。美妇怀中有着一名婴儿正在啼哭。

面对自己好友的一脸淡然,他顿时感觉有些羞愧,手心里竟然开始冒出了一股冷汗。

那名中年男子似乎是看穿了亚希伯恩心中所想,他悠悠一叹:“从孩子出生起,我就知道自己过不了这一关。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会派你来杀我,他可真是够毒啊!哈哈。”说到痛处,这名男子忍不住有丝凄凉的大笑起来,语气中还包含着一股怨恨的味道。

亚希伯恩咬了咬,心里一发狠,忍不住出声劝道:“要不,你们逃吧,我回去禀告就说你们死了。”

“逃?能逃到哪里去?如果我们逃了,不仅会连累你,也会连累我们的孩子。这段时间我已经安顿好了后事,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只是可伶我的孩子了。”那名中年男子满脸无奈。

当放下心里包袱,亚希伯恩反倒是放开了,眼里闪过一丝决绝之色,冷冷道:“我们联手杀了他!”

“呵呵。”那名中年男子无奈的轻笑一声,随即看向旁边美妇怀中正在哭嚷着的婴儿,一脸不舍:“如果我反抗,我的孩子怎么办?”

听到这里,亚希伯恩的气势顿时焉了。先不说凭自己两人能不能够进到他的身边刺杀成功。但是,他明白失败的后果是怎么样的,他的主子肯定会把这名婴儿一同杀掉。

此时,那名男子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瓶红酒开始往木桌上的酒杯斟酒,随即,拿过一杯倒满酒的酒杯递到了亚希伯恩面前,缓缓道:“兄弟,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喝酒了,我敬你。”

铛!

两个酒杯在空中轻轻的撞击到了一起,发出一声轻响,在这诡异的气氛中显得是那么刺耳。

仰头干了这最后一杯酒,那名中年男子走到中年美妇身边,握紧了那双洁白无瑕的玉手,看了被妻子放到广木上的孩子最后一眼。神情有些落寞,不由的仰天悲吼:“高高在上的神灵啊,希望您们能够发发慈悲吧,不要让我的孩子再承受苦难了,她从小就失去了父母,难道这还不够吗?”随即。他哇的喷出一大口黑血,整个身体缓缓瘫软下去。

“大哥,大嫂!”亚希波恩一个箭步上前蹲下身去接住了那名中年男子的身体,心里仿佛被针扎了一样刺痛。

看着自己的兄弟焦急的神情。那名男子欣慰一笑:“兄弟啊,我知道你本性不坏,找个机会隐退吧。当大哥的最后想求你一件事。”

“大哥,你说。”亚希波恩神情悲痛的答道。

听着广木上传来的婴儿哭声,中年男子眼睛里已经开始变了湿润起来,看着已经死去的妻子,他心里仿佛快要窒息一般。用仅剩的几分力气,紧握着亚希伯恩的手,咬牙道:“他肯定不会放过我那苦命的孩子,大哥只求你以后有机会,就多照看一下。”说完。他朝着躺在地上已经死去的妻子温柔一笑:“她叫婉柔。”

“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亚希伯恩不甘的低吼,右拳重重的砸向地板,地板顿时被砸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深坑。大哥竟然选择自杀,为的就是要保全自己不被牵连,刚才还在怀疑大哥会抵抗。没想到他是如此信任自己,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是他的兄弟!想到这里,他顿时感到无地自容。

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广木上越来越急促的哭叫声把沉浸在悲伤之中的亚希波恩给拉回了现实。他缓缓起身走到广木边,看着似乎是对死去的父母有所感知正在嚎啕大哭的女婴,他心底泛起一股深深的罪恶感。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这才让她从小就失去了父母。

深吸了一口气。从广木上抱起故友之女,随手一挥,几盏魔法水晶球顿时炸裂开来,整个房间再次陷入黑暗。“大哥大嫂,你们放心走吧。我一定会完成你们的遗愿,护她周全。”随即。黑夜中响起两道‘噗噗’声,亚希伯恩拎着两颗血淋淋的人头,逐渐消失在黑夜之中。此时,如果有人站在这里,就会发现。伴随着鲜血滴落的地面上还有两滴滚烫的热泪……

深吸了一口气,明白是何原因之后,红莲脸色变的无比凝重:“她是我的妻子婉柔,谁敢欺她,死!”一股暗红色火焰从他眉心开始燃起,围着他全身开始升腾,盘旋,欺我亲人,只能血战!

一股灼热的火焰气浪迎面扑来,亚希伯恩还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对已经准备发毛的红莲浑然不知,只是嘴里喃喃道:“是了,是了。”

想了想,自己当初带着婉柔和她父母两的人头回去复命之后。曾想通过修炼突破神级,好为自己大哥大嫂报仇,没曾想这一闭关就是整整十六年。

出关之后,主人就交给了自己一个任务,相关的资料也是提供不了。当初,在观看魔法水晶球影像时,对妖月天仙婉柔就感觉有点面熟,她满脸的笑容就如同大嫂平时那般温柔,阳光。

此时,再一仔细回想,越来越觉得这个婉柔就是当年的故友之女。如果真是她,那岂不是又要违背誓言?当时一心想着突破神级,以为那样就可以报仇,好早日救出婉柔。可惜的是,做过才知道,神级强者并不是随便谁都能突破的,更何况他的主人早就突破多年,修为深不可测,自己只能忍辱负重。

深深的无力感,让亚希伯恩有些恼羞成怒。如果眼前的红莲是故友之女的丈夫,那就让自己来试探下吧,如果他连自己都打不过,那他也就没有资格知道当年的事,去了也是白白送死。想到这里,他动了,手中大剑朝着红莲面门斩出一道黑色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