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6章 疯狂对砍

第006章 疯狂对砍

哈瑞斯疯狂劈砍,每一剑都是卯足了劲儿,他要砍死红莲!每一剑掌握的力度也是恰到好处,并没有准备一剑砍死,他打算慢慢折磨这条疯狗。

“你狂啊!你踏马怎么不狂了?!”哈瑞斯大剑用力往下一压,以致于妖刀【冥炎】的刀背几乎陷进了肩膀的肉里,他要打垮红莲决不屈服的眼神,因为这让他很不爽,想到这里,他朝着红莲的肚子又是猛的踹上一脚。

“哇!”倒飞出去的红莲忍不住在半空中就喷出一大口腥臭的鲜血,身体‘砰’的一声砸落在地。剧烈的咳嗽了几下,扶着妖刀【冥炎】红莲又缓缓的站了起来,他眼中的怒火从未熄灭。拖着冥炎在干裂的大地上拉出一道歪歪曲曲的裂痕,他的速度逐渐开始加快,带起一道长长的火焰尾巴,甚至还有被高温炙烤变干的尘土,这是春天泥土的气息。

哈瑞斯一脸嚣张,朝着自己斩来的妖刀用力一拍,【冥炎】似乎被黏在了红莲的手上,带着他的身体再次跌落在地。咳血、站起、冲刺,他又拎着刀砍了过来。

“看你能够坚持到什么地步!”哈瑞斯脸上满是狰狞之色,大剑缠着妖刀【冥炎】绕了几个圈,最后又在上面猛的一拍,右脚朝着红莲胸口又是一踹。

砰!

红莲毫无例外的飞到了十几米外,他的虎口已经被震裂开来,鲜血在冒出的一瞬间就被愤怒之焰烧干了。他又是咳出几口鲜血,全身稍微一用力就会伴随着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他撑了几次也没有站起来。就在众人觉得他已经无法站起来的时候。他又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拖着妖刀【冥炎】又开始杀了过来。

一阵微风吹过。灰鹰七圣其他六名强者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战,他们发现了空气中的一丝微弱变化。眼神随即变的凝重起来。

无法从精神上战胜红莲,哈瑞斯感觉无地自容。一开始的错误判断让他出丑,现在这疯狗不管自己怎么打还是不愿意屈服,这让他感觉脸上燥得慌,红莲每一次的攻击都仿佛是一个狠狠打在自己脸上的耳刮子,他已经逐渐失去了耐心。

“给老子跪下!”哈瑞斯心中的暴怒已经到了极限,他怒吼着朝着奔向自己的红莲斩出了一剑,这一剑似乎想要把红莲给彻底征服。

看着脸上因为愤怒而变的有些扭曲的哈瑞斯,布鲁斯突然笑了。笑的有些诡异。妖刀【冥炎】被放到一旁,双手朝着地面猛的一按,怒吼声随即响了起来:“老子就是狂!你(开)又(启)能(装)怎(逼)么(模)样(式)?!红莲之怒!”

嗡嗡嗡!!!

空气中一阵剧烈颤抖,红、蓝、黑、白、青、黄、紫七个颜色各异直径约为百米的五芒星魔法阵突然出现,分列在哈瑞斯前、后、左、右、上、下六个方向。那一个个古老而繁琐的元素图腾符号似乎是活过来了一般,在空中不停起舞。

一道道刺眼光柱纵【横】交叉,空气中泛起密密麻麻的七色光点朝着法阵内疯狂汇聚,一股毁灭的气息悄然散开。

“老子炸死你!”伴随着红莲的怒吼,被七个恐怖的魔法阵包围的空间内响起了密集的爆炸声。哈瑞斯的身影几乎是被瞬间淹没。那震耳欲聋连绵不绝的爆炸让这里变成了一个地狱,附近的地面不停震颤,激起无数石块,在飞出去的同时又被炸成粉末。

这红莲之怒的威力可以说是能够和极限状态下施展的烈火怒爆相媲美了。布鲁斯也是曾经想过使用这一招。但旁边虎视眈眈的六大强者和几十名灰鹰精锐让他不敢妄动,如果他失去了战斗力,那么。今天在场的妖孽全部都会死光。

布鲁斯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他不仅可以化身成为一名勇猛的战士。但同时他更是一名天资如妖的七系魔法师。这个曾经让瑞亚也是吃了闷亏的法阵,让他毫不犹豫的使用了出来。现在想起来,当初能够使用,或许就是因为伊兰迪赋予自己的两大神通之一的融合神通吧。

虽然这并不是真的融合,但七个法阵同时施展的威力也是不可小觑,此时身在法阵之中的哈瑞斯就是深有体会。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中招,当发现一股神秘强大的力量开始束缚自己身体和周围七个绚丽的魔法阵出现时,他知道自己大意了。

“咳咳。”整个法阵内充斥着狂暴的爆炸,哈瑞斯不停的咳血,全身似乎像要破碎一般,施展的防御不停的被粗暴炸开,他甚至能够听见那清脆的骨裂声。

爆炸整整持续了一分钟,随着魔法阵的消失,哈瑞斯的身影出现中众人的眼中。此时的他全身被鲜血覆盖,皮肤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鲜血汩汩的向外喷涌着。这让见惯了血腥场面的灰鹰成员们全都不寒而栗。

“很好,很好!”那被鲜血覆盖的脸上突然露出一口白牙,说出来的话令人忍不住的猜疑,他是不是被炸成傻子了啊?现在连话都说不明白了。

他这样狼狈的情况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他肯定是气坏了。灰鹰七圣的其他六名强者还是比较了解自己兄弟想法,果不其然,变成血人的哈瑞斯此时咆哮道:“当我是兄弟,就别出手!老子今天不砍死他,我就不叫哈瑞斯!”他的脸开始强烈扭曲着,看上去有着一丝变【态】之色。

别看哈瑞斯现在已经重伤,布鲁斯的情况同样是好不到哪里去,长时间持续的极限战斗,让他几乎耗空了所有魔力,愤怒之焰和狂暴之魂已经无法再维持下去。

一阵微风吹过,这里的血战突然变的安静下来。

妖孽们全都在聚精会神的恢复着实力,灰鹰精锐同样如此,灰鹰七圣的六人静静的站着,哈瑞斯和布鲁斯两人同样是一动不动。就是这样诡异安静的局面,却让人始终无法平静下来,空气中充斥的火药味似乎达到了一个顶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到体内的伤势已经有所恢复的哈瑞斯和布鲁斯两人不约而同的冲向了对方,脸上全是疯狂之色。

“老子砍死你!”几十米距离在两人相互奔跑的情况下快速缩短着,当相遇时两人的怒吼声同时响起。

锋利大剑和妖刀【冥炎】猛然相撞到了一起,发出刺耳的金铁交击声,两人各自被一股反震之力震退两步,随即又像是磁铁一般相互吸引着。

“啊!”布鲁斯大吼,妖刀【冥炎】准确的砍进了哈瑞斯的左肩,带起一串血珠,而自己的左肩同时传来一股刺痛。鲜血飞溅到地面上时,顿时冒出一股股水蒸气,这是因为爆炸余温还残存在这片千疮百痍的大地上的原因。

铛!噗!

两柄利器不停在空中交击,而飞溅的鲜血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哈瑞斯和布鲁斯两人现在的情况是非常诡异的。虽然修为相差一级,但经过刚才的血战,两人现在的力量几乎是持平的,而两人使用的兵器又是如此的相似,一柄是黄金级别的大剑,一柄则是用愤怒之焰冶炼,更是吞噬过神血的妖刀。

无论从力量、修为、兵器等各种情侣来看,两人此时几乎就是彼此的翻版,我的胸口被你砍上一剑,你的胸口就必定会被我砍上一刀。两人的这种疯狂举动,不知道是谁会先倒下。

只是短短的一两分钟,两人的身上已经不记得被砍了多少次,同样赤【裸】着的上半身已经布满了狰狞的血槽,几乎每一块血肉都已经翻卷开来。不知道又过了几分钟,两人不停的怒吼着,这场疯狂的对砍似乎还要无休止的进行下去。

哈瑞斯的眼睛几乎都已经凸了出来,心里是强烈的不甘和愤怒。只差一点,只要自己在多用一点力,眼前这条疯狗的狗头就会被自己一剑砍下,可惜他的大剑再也无法砍进去一分。

布鲁斯牙齿都快要咬碎了,妖刀【冥炎】在砍入哈瑞斯脖子八分之一刀身时,就再也无法前进分毫,心里只能不甘的怒吼。

一阵微风吹过,两人不约而同的朝着背后笔直倒去,一动不动,只能听见自己微弱的心跳声。自己赢了吗?他们谁赢了?这样的疑问同样充斥在灰鹰七圣其他六名强者心底。

呼吸逐渐变的均匀,体内似乎又有着新的力量涌了出来,随即沿着脉络蔓延至全身。

“老子砍死你!”哈瑞斯蹭的一声蹦了起来,手中大剑再次砍向这条疯狗的狗头。

“老子砍死你!”布鲁斯同样是不甘示弱,妖刀【冥炎】用力的挥了出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两人又从地上爬了起来,开始了新一轮的互砍。不停砍杀、不停倒下、不停站起,两人似乎进入了死循环。

当这样的疯狂举动重复六次以后,亚希伯恩终于向前踏出一步,他要结束这场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