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4章 莉莎身世

第004章 莉莎身世

第二天早上

太阳努力穿透乌云,有着几缕阳光通过窗户照射到红莲脸上。

“啊,老婆啊,再睡会儿。”红莲打着哈欠,双手在自己老婆高耸的胸部上揉捏了几把。揉着揉着就停了下来,完了又捏了一把。

睁开有些干涩的双眼,昨晚和老头子喝的太多,现在脑袋中还有点晕沉沉的。收回里拉胸脯上的大手,这才惊醒过来,这不是自己老婆啊。向她默默道了一个歉,起床去了卫生间。

二十分钟后

洗漱完过后的红莲来到广木边,轻轻把里拉放到自己背上,用空间戒指里备存的衣服撕扯成十几条布条,把她紧紧的捆在后背。

整理好被褥以后,走出房间,准备去道别。是该走了,争取早日把里拉救活,然后回去找亲人。

“前辈,您在哪儿啊?”看着空荡荡的客厅,红莲高喊着,但是却没有回音。他朝着四周打量了一眼,开始寻找老者的身影。

整个医馆不大,除了客厅、厨房、餐厅、三间卧室,就只有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小院子。当他来到这里看着眼前的情形时,眉头微微皱起。

院子中央,有着一个大木桶,老者站在旁边,双手在空中不停的拍打着繁琐的手印,一个个神秘诡异的符号印在了木桶中莉莎的身上。她双眼紧闭,只冒出一个小脑袋在水面,满脸痛苦之色。时不时的传出几声痛哼,令人揪心。

这是怎么一回事?红莲满脸疑惑。只能静静守在旁边,等着老者来解释。

半个小时后

黝黑的药水。弥漫着一层水蒸气,刺鼻的药味随风飘散,莉莎脸上的痛苦之色减缓许多,逐渐恢复了一些血色。老者擦拭了一下额头的虚汗,转过身来问道:“小友是来道别的吗?很抱歉,没能招呼你。”

往木桶边走上前去,看着莉莎脸上密布的细小汗珠,红莲担忧道:“这是在修炼什么吗?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他印象中,从小就熬炼身体的修炼方法不在少数。

老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有些无奈道:“哎,莉莎命苦啊,她这是遭人暗算,在体内点燃了痛苦之焰。可惜我学艺不精,不能根治,才让她小小年纪就受这种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红莲脸色逐渐变冷,谁这么狠心,居然对小孩子出手?如果让自己知道,绝对会咬碎他。(╰_╯)#

老者平复了一下杂乱的情绪。组织着言辞:“这还得从我们巫魔一族说起。”

“太古时代,万族林立,神魔争霸,强者多如牛毛。术法多种多样。但在浩瀚的宇宙之中,大家也都相安无事,各自统治着一方天地。即使有矛盾,都是些小摩擦。”

“后来。突然冒出一股新生势力,妄图统治千万宇宙。点燃了无尽战火。这股势力非常强大,其中甚至还有不少太古大能,这样的实力,让很多古老的种族惨败。”

“经过一段时间的侵略,他们实力增长迅速,最后,把矛头指向了我们巫魔一族。毕竟,我们一族的符咒之术,堪称逆天,如果让他们得到,实力肯定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大战,一触即发,我们也让他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砍掉了他们几乎一半的兵力,那些可都是有名的大神,大魔王啊。这样的损失,他们同样消耗不起。”

“可是,他们凭借着新掌握的一种力量,疯狂反扑,巫魔一族最终惨败,就连巫魔之祖觋巫都是因此下落不明。之后的数百万年,他们更是一直在寻找我族的至宝【巫魔之书】,并残杀我族族人。”

“主神或者以上修为的强者,是没有人类的感情。但是,这股势力之中,不知道是谁,从他们眼中卑微的低等生灵中研究了出了一种新型术法,并且加以掌握利用。这种力量神秘而强大,在对战之中屡见奇效,拥有屠神灭魔之力,他们称之为感情火焰。”

“一时间,宇宙大乱,他们更是肆无忌惮,到处蚕食各大势力。直到六年前,曾经令宇宙间各大势力闻风丧胆的巫魔一族几乎被猎杀干净,就连巫魔之祖的最后血脉都惨遭毒手,他们在她体内点燃了所谓的感情火焰——痛苦之焰。”

“感情火焰,由施法者草控自身感情,具现化为火焰的方式施展。此异火多种多样,威力强大,根据它的功效又分为几大类——正面类、负面类、中性类、无性类。”

“在自身没有掌控的前提下,不同火焰的属性差别就会明显表现出来。假如一名普通人,被外人点燃体内正面类的自信之焰,他就能获得一系列的好处,反之亦然。”

“莉莎则是被歹毒的点燃了体内负面类的痛苦之焰,这种神秘力量并不是那么好草控的,就算是巫魔之祖的后人,天生体质强大,也是不能抑制这股力量。只要她一有痛苦的情绪出现,就会承受这股火焰的灼烧之苦。”

“对于千变万化的感情,又怎么能一直保持一种情绪?有可能短短的一秒时间内,心里都会出现憎恨、发怒、自信、愉悦、痛苦等多种情绪变化,更何况莉莎还是一个孩子,怎么能够完美的控制情绪?”

“就算我以本族强大符咒之术加以封印,抑制,每隔一段时间。她也会承受这种极限焚烧之苦,要不是她体内有着强大血脉之力。估计早就神魂俱灭。”

红莲紧握双拳,嘎吱作响。低沉道:“那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吗?”

老者苦涩道:“除非她能草控这股痛苦之焰,或者她能够自身觉醒火焰,这样才有可能抑制。但是这种神秘力量完全没有具体修炼方法啊!”

红莲低头沉思,随即不确定道:“既然莉莎是被外力点燃,那能不能同样的通过外力来抑制?”

老者摇头苦笑:“感情火焰也有强大之分,这痛苦之焰虽然比不上最强的七情之火,但也绝对是众异火之间排名非常靠前的火焰。即使有人觉醒感情火焰,这种力量也不是那么好掌控的,而且。这种方法具体能不能行,我也不知道。”

“拥有比痛苦之焰还要强大的火焰,还能完美掌控。并且愿意冒生命危险救莉莎的人,我去哪里找?”

“这种异火之间存在相互融合和排斥的关系,两种截然相反的火焰相融,一个草控不好,双方的施法者都会被这种火焰吞噬。”

“有一次战斗,那股势力为了对付觋巫,出动了三千神魔。他们各自掌控了痛苦之焰、自信之焰、沮丧之焰、兴奋之焰等多种相互排斥的火焰。结果,他们想要通过融合来增加实力对抗巫魔之祖,三千神魔被吞噬到干干净净,就连神魂也是泯灭在宇宙之间。”

红莲脑海

“哥哥您真好。一直都没有朋友陪我玩,您能陪我吗?我很乖的。”红莲怀中吃着百花巧克力的莉莎有些忐忑的问道,生怕会遭到拒绝。

“哥哥您有妹妹吗?她有我乖吗?要不。莉莎做您妹妹怎么样?我很厉害的哦。”

“和哥哥在一起,莉莎好开心。您能一直陪着我吗?”莉莎紧紧盯着眼前的一双深邃眼眸,似乎想要从中找到答案。

缓缓睁开双眼。解开布条,轻轻地将里拉平放到一旁的地面上,红莲朝着莉莎走了过去。身上噗的一声燃起了暗红色的火焰,愤怒之焰,燃!

来到木桶边,红莲凝重道:“前辈,我这愤怒之焰能救莉莎吗?我还不能完全控制好。”

灼热的气浪迎面而来,看着被火焰包裹的红莲,老者瞠目结舌,他竟然掌握了这种力量?!这种中性的火焰,从属性上来看,与任何一种火焰相融合的难度都比较低,而且也是最强的七情之火之一,理论上来说,完全可以压制痛苦之焰。

怎么办?怎么办?如果他能完全掌握愤怒之焰,还可以一试,现在的情况,搞不好,他们两人都会因此被吞噬。可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小姐从小就受了这么多苦,被称作爷爷的自己难道要眼睁睁的放弃眼前这个机会吗?又怎么对得起当初把她托付给自己的她的父母?

老者深吸了一口气,把心一横,满脸凝重:“我代表巫魔一族感谢红莲小兄弟。但我要提醒你,对于这种力量我也不是很熟悉,说不定你会因此丧命,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红莲咧嘴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她是我妹。”

老者紧紧盯着红莲有着那么一两秒,随即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凝重道:“那就多谢红莲小友了,你先试着滴一滴血在里面。”说着,他便快速掐了一百八十八道印记,漂浮在木桶中黝黑的药水表面,散发着一股古老而神秘的气息,这是他们巫魔一族的强大符咒。

红莲也不敢大意,咬破左手食指,一滴猩红色的血珠被愤怒之焰包裹着,滴落在药水上面。

呲呲!

当两者一接触时,整个药水沸腾了!那一百八十八道印记以特殊的方式排列着,包裹着这滴水珠开始急速旋转,逐渐融入黝黑的药水之中。

一个个气泡迅速冒起,随即破裂,整个药水散发着一股毁灭的波动。这不是一般的血,这是红莲的本命精血,其中包含了无上王者伊兰迪的精血,为了救莉莎,他也是下了血本。

“啊!”莉莎突然大声痛嚎,小脸几乎扭成了一块,体内一股股黑色火焰剧烈升腾,与通过药水侵入体内的红莲精血开始对抗,那是霸道的七情之火之一的愤怒之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