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9章 暗杀王者

第009章 暗杀王者

胸口被咬出一道狰狞血槽,左胸口的紫色妖月红莲若隐若现,鳄王铁尾猛的抽在胸口,震出一缕鲜血。急速坠落中的红莲瞳孔猛的一缩,十几道身影从自己身旁掠过,冲向了寒冰鳄王的腹部。

十几道黑色人影并排在一起,在寒冰鳄王白色的巨大肚皮上,拉出十几道恐怖血槽,类似于几个‘川’字,腹部传来的剧痛,让它惊骇的伸出爪子,颤抖道:“雷…雷…德…”。

叫出了其中一人的名字之后,寒冰鳄王瞳孔急速扩张,喉咙间哽着一口气,带着浓浓的不甘从半空中跌落。

出生之时,父母便是被同类无情咬死,孱弱的自己只能苟延残喘,在这死亡沼泽潜伏,期待变强那天。历经几十年的血腥杀戮,终于获得一席之地。

在无情咬死兄弟姐妹之后,自己也是变的越来越凶残,震慑着死亡沼泽数百公里的诸多魔兽,一代兽王即将崛起。

就在这时,这片区域里面出现了一股由雷德为首的人类势力,为了争夺地盘,双方开始了激烈的厮杀。可是,双方旗鼓相当,无数次地疯狂厮杀,谁也不能奈何谁。

这种僵持的局面一直保持了几百年,自己和雷德都有着足够的耐性,静待着对手露出破绽,获得一击必杀的机会,好一统死亡沼泽。

最近几年。一直停滞不前的修为有了一丝松动,这可是一个绝佳的机会。突破到神级,不仅可以完全变成人形。修为更是会有质的飞升,雷德这颗眼中钉也将被拔除,死亡沼泽,唾手可得。

可是,就在突破神级的这个关键时刻,一个可恶的妖孽出现了。他在屠杀,屠杀属于自己的臣民。什么人敢这样猖狂?竟然在自己头上拉屎!

这个妖孽的修为还算不错,只要吞噬了他。就可以突破神级,早日封王。带着满腔怒火和多年的期盼,自己杀了出来。

一系列的示弱,诱敌之计。终于让这个莽撞的妖孽露出了破绽,自己也是抓住了这个机会,发动了致命攻击,只需再过片刻,这个猎物就会变成突破神级的助力。

可是,事与愿违,由于自己的大意,这个多年来的对手雷德,如一条蛰伏的毒蛇。在这关键时刻,发动了袭击,他真不愧为暗杀王者啊。竟然这样阴险。

“爸,妈,您们会怪我吗?我也不想残害手足,我都是为了生存啊,您们不会怪我,对吗?”寒冰鳄王缓缓闭上了双眼。眼角流出了两滴泪珠。

砰!

它那巨大的身体轰然跌落在地,砸出一个大坑。水柱无数,尘土扬起,一代王者,就此陨落。

十几名身穿黑色战士劲装,黑色披风,手扛一柄黑色巨剑的魔剑士们窜了出来,撬动那具庞大的尸体,来了一个大翻身,顿时,整片沼泽再次剧烈一震。

虽然他们被称为魔剑士,但是他们的实际战斗力,堪比大剑师,已经被魔化的身体,不会感受痛苦,只保留下了嗜血的本能,如同凶兽。

十几柄黑色巨剑刷刷的舞动起来,带起一片片血肉,整个寒冰鳄王,短短半个小时时间内,被剥削的只剩下一层皮。魔剑士们如同蚂蚁一般,在其尸体上面快速啃食,满嘴鲜血,甚是恐怖。

忍住空气中飘过来的血腥味,经过这段时间已经恢复了七八分实力的红莲朝着这边走了过来,眉头紧皱,眼前的景象,让他无法接受。

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吗?魔剑士们胸口上铭刻的月神帝国标记在此时显得是那么刺眼,他们可是人类啊!现在却如同野兽一般啃食,令人心寒。

“吃吧,吃吧,你们也受了不少苦,今天我会帮你们解脱。”为了救治里拉,暗影之魂必不可少。雷德既然已经现身,那就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他们像现在生活,一切都是因为魔族,如同枪兵团百万英魂一般,或许他们早就希望摆脱这种痛苦的日子,只是被迷失了心智,想死都难。

在这一刻,红莲决定帮他们超脱,那就是杀了他们。只有这样,他们的灵魂或许才会得到解放,不再成为魔族的刽子手,有机会得以轮回转生,再世为人。

横在身侧的妖刀【冥炎】在魔力的灌注之下,变的璀璨夺目,身边的小草迅速被炙烤成灰,青色水池表面汩汩冒起一连串的气泡,迅速蒸发,形成更浓的一层白雾。

锵!

伴随一声轻鸣,红莲如同一道闪电,冲向了不远处的魔剑士们,为了救你,只能杀你。

这个妖孽一直没有离开魔剑士们的注意,只是刚才他一直没有动,他们又在进食,所以没有理会。现在,本能的一股直觉让他们冲了出去。

“桀桀。”魔剑士们露出一丝枯黄,现在满是鲜血的牙齿,一脸怪笑,身形一动,朝着猎物冲了过去。在这期间,他们不知道已经吃过了多少人,害死了多少同胞。

几百米的距离,在双方都快速朝着彼此靠拢的情况下,眨眼而至,一妖数魔悍然对上,黑色巨剑和妖刀【冥炎】铛铛的激起一串火星,劲风肆虐,音爆声轰隆震耳。

“安息吧,星火燎原!”妖刀【冥炎】挨着一名魔剑士的胸口平斩而出,火元素迅速凝聚。爆炸,肉沫横飞,溅了红莲一脸。其味道腥臭无比。

魔剑士有些茫然的看着胸口的一个小血坑,散发恶臭的暗红色血液汩汩直冒,他眼皮都没有眨一下,随即再次拎剑砍了上去,速度,力度丝毫没有受影响。

已经有了决定的红莲,没有留手。十几条身影不停交错。刀光剑影,划破空气。带起一片片血花,好不激烈。

站在寒冰鳄王尸体上方的雷德,抱着寒冰鳄王成人大小的心脏猛啃,嘴角带着粘稠的唾液和腥臭的鲜血。通过进食血肉,从而增加修为。几百年来,他一直如此,从最初魔化的一个剑师,现在已经达到了剑圣。

做为这附近数百公里的一代王者,寒冰鳄王的血肉对于低等级的魔兽可谓是上等的补药,只要能够吞噬,突破一两级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巨大诱【惑】刺激着体内的凶性,先前四处散开的魔兽们。在寒冰鳄王被砍死的时候,经过一番内心的挣扎之后,缓缓朝着这边摸索过来。

雷德的恐怖。并不亚于寒冰鳄王,但它们已经战胜了内心的恐惧,勇敢的朝着这里前进。半个小时,在雷德没有发动任何攻击的前提下,它们胆子更大了,靠近的距离又悄悄的靠前一点。

因为同种血脉的原因。寒冰鳄吞噬后的效果要比其它魔兽要强,它们也是知道个中玄妙。这庞大的血肉宝药对于它们而言,诱【惑】也是致命的。

胆大的寒冰鳄从水底悄悄潜伏过来,在巨大的鳄鱼皮掩盖之下,疯狂吞噬水中的鳄王精血,血沫,那利剑般的牙齿,在坚硬的鳞甲上狂啃。

修为低级,吞噬强者的血肉,这种效果是巨大,显而易见的。体内暴涨的实力,让魔兽们胆大包天,本身有不错修为的沼泽魔狼、毒草、魔熊等,已经跑到寒冰鳄王的尸体上开始疯狂啃食。

魔鬼的诱【惑】胜于上帝的召唤。低级的魔兽们也不再满足于吃点肉沫,血渣,卯足劲儿的狂奔,它们要进化,要吞食,成为一名强者。

十几分钟后,如同小山一般的巨大尸体周围,围了近上万数量的魔兽。它们疯狂了,内心兴奋,修为在暴涨。却不知道,死亡正在向它们招手。

“嗝。”雷德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成人大小的鳄王心脏已经被他吞噬干净,体内的修为虽然没有涨多少,但至少是在上升。

本命兵器黑色巨剑从他体内丹田咻的一声出现在其右手,血红双眼中闪过一道残忍之色,嘴角带着一丝冷笑,身形一动,如同鬼魅一般窜了出去。

刷!

一头五米多高的魔熊直到死亡时还在瞪着一双大眼,我怎么了?怎么没有感觉了?一秒后,那硕大的熊脑袋咕噜一声掉落在地,脖颈处喷溅出一股冲天血柱,切口极为平整。

黑影无声无息的穿梭,很多魔兽甚至还来不及惨叫,就已经被雷德送去了地狱。做为一代暗杀王者,他的攻击没有花俏,全是一击必杀。

做为一名冷血的杀手,怎么可能好心地把宝药送人?更何况现在的他已经被魔气感染几百年,早就了没有了人类的感情,只有野兽般的本能。

此时,故意吸引魔兽们的雷德,开始了其精妙绝伦的屠杀盛宴。他的速度是那么快,攻击是那么稳、准、狠,剑是那么锋利,猎物们如同割麦子般成片倒下,鲜血染红了这片沼泽。

“吼!”终于发现了不对,有些魔兽开始惊恐的吼叫,为了避免被屠戮,燃烧极限,拼命狂奔。

三分钟,以雷德为中心的千米范围内,躺下了几十种,数千魔兽的尸体,就连飞禽类的魔兽也是难逃死神镰刀。无数鲜血缓缓流淌,染红了十几个水池,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血腥屠宰场。

就在此时,雷德朝着红莲方向望了一眼,眉头微微一皱,身形一动,空气中甚至没有产生一丝波动,暴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