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60章 风火双煞

第060章 风火双煞

一旦跳崖不死必将逆天!

这是一种规律,或者说是文人构建故事中所常用的一种狗血情节套路。此时,红莲就照着狗血般的套路来发展,跳入万龙巢不但没死,反而因为时间比例的不同,平白多出一段比常人修炼要多三十倍的时间。

十年的差距对于修炼者来说,可大可小。妖孽般的天才可以用这段时间将同等级的对手拉开一段很长的距离。而对于一般的修炼者来说,百年还是那个样,没啥变化。这就是一种天生的不公平,有些人注定会在某个方面突出一些。

此时的百年剑圣,耀世八堂的第一大堂龙堂堂主柯罗,因情报估计错误,被红莲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现在更是用上了强大武技——霸王刺!

面对这类似于拼命的招数,红莲此时显得很平静,那刺耳的音爆声,扑面而来的锋锐气息,仿佛都不能让他心生一丝慌乱。双腿往两边一分,踏出一个弓步,体内魔力涌动,全部往右臂中灌入。

平行着地面疯狂旋转,以这样的方式来增加攻击力和破坏力的柯罗,不单在攻击之前锁定了红莲的气息,就算现在是在高速旋转的情况之下,他眼角的余光也发现了一丝异样。

眼见这柯罗的初级版人剑合一离自己大约有十米的距离时。红莲猛的双脚一蹬地面,整个身体蹭的一声暴冲而起,腾跃到半空的他。右臂凶悍的朝着下方用力一砸。

轰!

整个地面都是猛的一颤,柯罗被突然其来的一砸给砸落到地面,肚子上传来的剧痛让他如同一只虾子般弓起身体,嘴角溢出一缕猩红的血迹。要不是他运气好,没有被这股巨力砸到背脊骨上,说不定此时的龙堂堂主就死了,就算不死至少都会成残废。

“咕噜!”观战的众人喉咙间齐齐的滚动了几下。眼神中多出了一丝诧异,更多却是畏惧之色。

此时。红莲的整条右臂都变样了。变成了一条长约五、六米、宽如水桶,一片片散发着森冷光泽的狰狞鳞甲的紫色巨手,上面还有些紫色电弧不停跳跃。刚才的柯罗就是被这‘大棒子’给敲闷的。

龙魂大法!

修为高深的法师们眼神再次一凝,这是他们梦寐以求的顶尖法术。因为与战士等物理系修炼者相比。法师相对体质较弱,所以,他们对于能够增强防御的法术、武技、药水等各种锻体之法,可谓是有着近乎疯狂的渴望。

千年前,佩格传出天法梅林大法神的《天体魔法》,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这一缺陷。但天运太过神秘,九大天运太过难得,还是有些精神系修炼者不能完全领悟。但同样的,天空大陆之上还流传着各种锻体之法。其中的龙魂大法算得上是个中翘楚。

这是通过用龙族的鲜血浸泡身体来改变法师的体质,修炼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将修炼者自身体质转化为龙的体质。简称龙化。当然,龙魂大法修炼不易,在没有达到完全形态之时,又可以部分龙化,这和龙化是一样的道理。

由于有着龙女小蓝的全力协助,红莲凝聚【雷鳞甲】之时。结果是远超了【赤鳞甲】的三千之数。

很是满意眼前的效果,红莲有些好奇的看了看自己的【雷龙手】。在空中虚握几次过后,又幻化成了人手。随即,他脸色转冷,暴喝道:“下一个!”

被千万之多的修炼者包围,还能这样傲娇的人,不多。

看着他全身所散发出的强大气息,嘉比刚想要伸出去的右脚又悄悄地放了下来。他非常明白红莲的与众不同。

普通人因为有实力或者是因为事情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所以能够表现的自信满满。而这个妖孽刚完全不同,不管有没有实力,事情如何发展,他都能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嗷嗷直叫,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普通人可能因为没有自信而错失一个知心的爱人、共患难的生死兄弟、一份不错的工作……但修炼者更加注重心境的修炼,情绪上的一个小小失误不仅会演变成上述的悲剧,更为揪心的是将种下心魔。

修炼,本来就是逆天的事情,没有超乎寻常的自信、非人般的忍耐力、坚韧不拔的毅力……那你还修炼什么?还不如早点放弃,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说不定还能享受到几十年的快乐时光。

而红莲恰好具备了超乎寻常的自信,这让他天生有着一种优势,别人眼中的失败,或许对他来说,就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

以面对晋级失败这件事情的态度来举例,有可能你会因此感到垂头丧气,不遗余力的找寻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他很可能就会笑着说‘嗯,时机未到哇。’。下一次冲击的时候,你很可能还是会失败,而他会很自然而然的进入到下一境界,只留下你在那里感叹上天的不公平。

此时的红莲,仿佛又回到了当初斯恩特学院,三年级竞技擂台上的那个时候,他自信心爆棚,拿下一万场优胜记录,获得竞技之神的称号。而现在,情形是那么的相似。

佣兵工会的老者在踌躇一番后,往人群前方走了出来,等稳定身形后,他和蔼一笑:“不得不承认,小友的修为的确是惊世骇俗,老夫不才,想要与你切磋一下法术。如果我胜了。可以考虑加入佣兵工会吗?”

红莲嘴角一咧,当初选择创建妖月,就是不愿意多受束缚。而其实。佣兵工会说白了也就是一个中介机构,为各大公会提供登记信息,任务的发放和移交等各种服务。想要妖月加入?没门。

“我看前辈年龄也不小了,和我们这些年轻人喊打喊杀的,真的合适吗?这样吧,就和你比比法术,那个啥。我建议你一个人的话还是别打了,多叫点人吧。免得我一失手。把你打伤、打残、或者是打死了,终归不好。”

“你…你…”这名老者指着红莲鼻子,很想骂两句,但又不知道骂什么好。说真的。他还真的不敢单挑红莲,口上一直都强调的是法术比试。

这时,一名白衣老者走了出来,他满脸皱纹,头发花白,但你不要因此小看他,他是故意以这种形态示人,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我都这么老了,就不故意装嫩了。老点也有老点的好。’

“呵呵,想不到我们多年后还有联手的机会,怎么样?”这位魔法协会的头目一脸微笑的看着旁边的黑衣老者。

本来。这两名老者从小就是好兄弟,一起走南闯北多年,但后来因为一点小事闹了分歧。从此,两人如同水火,你穿黑衣,老子就穿白衣。你进佣兵工会,老子就进魔法协会。你装嫩,老子就装老。

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黑衣老者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缅怀之色,随即淡淡道:“就让我们来会会他吧。”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仿佛都看到了多年前的对方,那是自己的兄弟!随即,两人往前踏出几步,站成一排,腰杆如标枪般挺直,似乎在追忆那段逝去的峥嵘岁月。

此时,站在一旁的哈德和麦基移动几步,看着被人搀扶着的柯罗,一脸关怀之色:“大哥啊,您怎么不听兄弟劝啊,那个啥,伤的重吗?我看看。”

柯罗此时是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两人脸上的笑容一看就假的让人作呕,要是真的关心我,怎么不过来亲自扶我?非要等下属来扶,我又不是碰瓷的。想到这里,他挣开两名耀世成员的搀扶,冷冷道:“这点小伤算什么?”

“是啊,大哥多生猛啊!不就是龙手嘛,是兄弟多虑了啊,多虑了啊。嗤。”看着柯罗全身颤抖的身体,紧紧抽搐的苍白脸色,哈迪一个没忍住,差点笑出声来。随即急忙侧脸和麦基偷笑起来,肩膀轻微耸动。

打死你个狗日的才好!看你丫的还敢逼逼不。一个人就想收拾妖月,红莲都打不过,这下我看你怎么拽,最好是从此种下心魔,龙堂由我虎堂接管就好。

看着前方的一老一少,贝伦塔商会头目移动脚步,他是一个身着华丽衣物,年约四十的中年男子。来到嘉比身前,他嘿嘿一笑:“王子,这下红莲可是遇到对手了,这两人我可认识。他们是多年前名满天空大陆的风火双煞。此时,他们都是千年法圣。”

预想中的附和声没有响起,只有嘉比那一张冷冰冰的臭脸和不屑的眼神。

虽然刚得罪了贝伦塔会长千金米可,以后也还要靠着他们,但眼前这个头目真够瞎掰的,得罪了就得罪了。随即,嘉比嗤笑道:“千年法圣又怎么样?并不是每个千年法圣都是那么高不可攀。很多都是因为资质平庸,无法晋升神级,只能待在法圣这一境界。难道多年的好生活让你忘记了修炼,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红莲他是二十岁左右的七系法圣,法圣!你懂吗?”

本想套近乎,结果却碰了一鼻子灰。这名贝伦塔头目转身黯然离开,心底暗自咒骂,你不就是拐着弯说老子资质平庸,不如你年轻,没你天赋高嘛。你个狗日的,看我怎么在会长面前给你使绊子。()

ps: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啊啊啊咚咚哼哼哼呜呜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