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67章 卷珠帘

第067章 卷珠帘

16354号迷宫市场,荷花会所一楼

昏暗的灯光不停闪烁,那音量简直想要把天都给震破了。磕了迷幻药的男男女女们,在舞池【中】央忘情的扭动躯体,一阵鬼哭狼嚎,空气中浓浓的香水味和刺鼻的酒水味,都在刺激着人们心底最原始的【欲】望。

卡座区正对舞池中心的皮质沙发上,妖月天豪翘着二郎腿,左手噙着一支香烟,右手端着一个透明椭圆形红酒杯,轻轻摇曳间,时不时的喝上一口,他的眼神却是始终望着舞池正上方那几个弹奏乐器的人。

“主人,我们再喝呀!来亲一个呗,嘛!”

“哥哥,我们去休息吧,小红会很多姿势哦。”

两女分别靠在天豪身上撒娇,他出手也是够大方,宝石和各种首饰随手就丢了十几样,加上他英俊的外表,强健有力的身体,想到能够与其享受一番**,还是蛮不错的。

没有理会身上传来的柔软触感,耳边的诱【惑】呢喃声也是置若罔闻,将酒杯中的红酒仰头一干二净,掐灭香烟,天豪轻轻推开身上两名柔媚女子,他起身朝着舞池上方走去。

穿过群魔乱舞的舞池,天豪来到了这个乐队前面,望着那嘶声力竭咆哮的男子,指了指他手中的一个椭圆形法器,这是类似于扩音器的装备。“给我。”

眼前这名高大青年的出现,没有逃过歌手的眼睛。他还没有瞎。但或许是因为实在是太吵了,又或许是懒得理会。他没有搭理天豪,继续扯开嗓子狂吼。

嘴角轻轻勾勒出一抹轻微的幅度。天豪淡淡道:“不给,死。”

这名歌手双眼顿时一突,他此刻听清楚了!乖乖,这是谁这么嚣张?!不过,还是保命要紧。随即,他一脸微笑,点头哈腰的递出了手中的法器。

歌手的突然停顿,让几名琴师,鼓手都知道了眼前这个少年来意不善。随即,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震耳欲聋的声音一下子消失,整个荷花会所一楼变得非常安静,只有偶尔传出几道划拳声和打情骂俏声。

“你们想死吗?谁叫你们停的?”舞池中有人开始指着那几个搞音乐的人恐吓。

“赶紧给老子唱,不然别怪老子手中大剑要给你们放血。”

“服务员快过来,你们请的是什么人?这是啥服务啊?我的钱白花了?”

天豪接过那个扩音法器,轻轻的用手拍打了几下,发出砰砰砰的声响,随即又是喂喂喂的试了几声。

“下面。请大家欣赏一首《卷珠帘》,送给我最爱的女人,妮娜。”随即,天豪又朝着旁边的琴师和鼓手等人笑道:“一会儿好好听。给我伴奏,弄错了,死。”

别啊!我就是弹弹琴。打打鼓,勾了妹纸好【暖】床。我不是音乐大师啊!这几名男子有些欲哭无泪,但却是在此时竖起了耳朵。不弄好。就死!修炼界真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该来的地方啊。

此时,天豪右手握着扩音法器,左手轻扬,用红莲所说的方法,将自己的情感全部投入音乐中,这样可以更容易了解自身的情绪变化,从而领悟情火。随即,他开始唱了起来:

“镌刻好每道眉间心上

画间透过思量

沾染了墨色淌

千家文都泛黄

夜静谧窗纱微微亮”

此歌一出,众人懵了,这曲调太平缓了吧,甚至有点忧伤,我们是来寻开心的,这唱的什么歌?而且他的填词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啊?这是哪国的?

“咯咯,你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吗?别怕,姐姐今晚就让你成为男人。”

“呵呵,天豪别闹,你是逗我开心吗?我只是一个残花败柳,怎么能做你的妻子?”

“不行,如果你要娶我,肯定会被人在暗地里嗤笑,我是个坏女人啊,呜呜~”

随着哼唱,天豪缓缓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又出现了那道魂牵梦绕的身影。自己的第一个女人,这个命苦的女人,不幸沦落红尘,就连爱情都变成了一种奢侈的想法。

听了几句,几个搞音乐的也开始弹奏起来。虽然他们算不上什么顶尖高手,但简单的伴奏还是可以的,而且这首曲子也并不是很难。

有着乐器的加入,顿时让这首曲子增色不少,也牵动了不少人的心扉。

歌词:拂袖起舞于梦中徘徊

相思蔓上心扉

她眷恋梨花泪

静画红妆等谁归

空留伊人徐徐憔悴

唱到这里,很多人都能感受到歌曲中所描绘的意境,这是一个凄苦的女子,是谁狠心抛弃了她?

“咯咯,你说我们的宝宝叫什么好呢?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嘤嘤……嘤嘤,不是……不是我骗你,而是我不配啊,不配做你女人啊,你知道吗?!泣……”

“天豪,忘了我吧,你的路还很长,以后会有更好的女子陪着你身边。”

歌词:

啊胭脂香味

卷珠帘是为谁

啊不见高轩

夜月明此时难为情

细雨落入初春的清晨

悄悄唤醒枝芽

听微风耳畔响

叹流水兮落花伤

谁在烟云处琴声长

这女子卷起珠帘,究竟是为了谁?谁这么狠心让她如此伤心?

红尘女子想要获得真挚感情谈何容易?每次的真心付出,都期盼有人能够接受自己。但每一次换来的都是欺骗。那些口口声声说会带自己走的男子,没有一个人愿意付诸行动。想到这里。几百上千名公主的眼眸中全都泛起了泪珠。谁人知道自己的苦?

“你要走了吗?走了也好,以后你们兄弟是注定要干大事的人。”

“还没走吗?你走吧。别来找我了,我讨厌你。”

跪在地上的妮娜突然展颜一笑,犹如盛开的玫瑰,是那样的美丽,话语间带着浓浓的不舍:“天豪,如果有来世,我希望能够早点遇见你,那时,我会做你的女人。再见了,我的爱人。”

两滴晶莹的泪珠划过脸庞,妮娜脸上却带着一丝满足的微笑,轻转螓首,娇嫩的粉颈被锋利的剑刃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汩汩直冒,顺着胸膛缓缓流下,染红了她的衣服。

一朵娇艳的玫瑰凋零,妮娜的双眼逐渐合上。心爱之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却又在心底逐渐清晰。

轻轻睁开双眼,天豪眼角带着两滴热泪,她走了。永远的离开了!可是,她永远会活在我心中,她妮娜是我妖月天豪的女人!!!

深吸了一口气。随即,他一脸惆怅的走下了舞台。

空气中的悲伤气氛还在回荡。有些公主已经是越哭越厉害,脸上浓妆已经花了都还未知。她们只知道,心好疼,好疼,呜呜~。

这时,一名赤【裸】上身,满脸络腮胡的男子暴喝道:“小子,过来,你唱的什么玩意儿?老子是来玩女人的,不是听这些烂货哭哭啼啼的,你让我很不爽,知道吗?”

“你想怎么样?”天豪转头看向这方,说着就往这边走来。眼见即将发生斗殴,众人纷纷避让。

右手轻抚,一柄黑色铁剑顿时出现在络腮胡男子手中,他将手中铁剑直指已经在十米开外的天豪,冷笑道:“想怎么样?我很不爽,听了你这破歌,让我兴致都没了,要么你帮我吹起来,要么陪我损失费,哈哈。不然,今天老子给你放血!”

这时,七名男子微微向前踏出几步,来到了络腮胡男子身后,一脸奸笑,这种事情他们可没少做过,凭借他们在这附近的恶名,的确敲到了不少竹杠。

而现在,他们找错了人,踢到了大金刚板!!!

眼神猛的一凝,体内斗气疯狂涌动,从空间戒指中拿出大剑,右脚朝着地面猛地一蹬,天豪一个暴冲,眨眼间来到络腮胡男子眼前,在他有些错愕的眼神中,朝着他粗大的脖颈处轻轻一拉。

嗤嗤!!!

有着强大斗气灌注而变得非常锋利的剑刃,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将络腮胡男子的脖子拉出了一道血槽,腥臭的鲜血顿时在细长的伤口处狂飙而出,溅了天豪一脸。

手中铁剑铛的一声跌落在地,络腮胡男子双手紧忙按住伤口,想要阻止,但鲜血却是不停喷涌。不一会儿,他嘴里都有黑色鲜血吐出,有些惊恐的看着一脸鲜血,脸色却非常平静的天豪,他有些不甘的砰的一声侧倒在地。我惹到了一个恶魔!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那些看见这一幕的公主们,失声尖叫,而络腮胡的七名同伴同时倒退十几步,一名身材瘦小的男子惊恐道:“你……你……是谁?”

将手中大剑剑尖猛的往石质地面一刺,左手呲啦几声扯掉身上短袖,露出了胸口处猩红的红莲纹身,右手随意搭在剑柄上,他用凌厉的眼神扫视了一番周围的人们,低沉道:“妖月天豪!”

妖月!!!

我的亲娘啊!我眼瞎了吗?怎么惹到他了!这个公会的妖孽都是疯狗,谁人都敢杀!七名男子此时吓得瘫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着:“天豪哥!我们错了,求求你不要杀我们啊,呜呜。”

“这里所有的修炼者都给我听清楚了,入我妖月,今天所有消费算我头上,以后大家都是好兄弟。否则,今天一个也别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