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8章 提刀开杀

第008章 提刀开杀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很多贵族张大的嘴巴都能塞进一个鸡蛋,红莲居然敢无视一代帝王希伯九世,更是徒手捏碎神圣领主勋章,这可是很多家族奋斗几十代人都不一定能拿到的荣誉,我们能不这么任性吗?

红莲直视台上苏菲亚,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所过之处,满是崇拜目光,敢毁掉自身神圣领主身份的人,天空大陆有史以来就只有这个妖孽才干的出来。

来到苏菲亚跟前,红莲一笑:“看着我的眼睛,你不是说过爱我吗?现在,你是自愿的吗?如果是,我转身就走,如果不是,那今天我就带你走。”

苏菲亚努力的抬起头,看着思念多年的爱人,心底很不是滋味,他瘦了!是因为想我吗?

“我不能走。”苏菲亚凄惨一笑。

红莲扭头看着希伯嗤笑道:“你老了,老到只能靠出卖女儿幸福,权力真的值得你这样做吗?”

嘉比这时爽朗一笑:“红莲,有些事情是你永远不会懂的,怎么样,今天你高兴吗?”

大约九年前,贝伦塔商会千金米可,在其父亲的带领下,前来商量册立王妃的事情。从那时候起,嘉比就是灵光一闪,堪称逆天级的妖孽红莲,他也有弱点,亲人,就是其中一个致命要害。以自己星洛帝国皇子的身份来提亲,从而夺取他的女人。

爱丽莎和伊芙一直跟在他身边,不好下手。婉柔和芭芭拉身份神秘也不好下手,唯一容易一点的就是苏菲亚。可自己当初回去和父皇商量此事的时候。得到了拒绝,帝国之间不允许皇室成员联姻。没什么特别原因,这是五大帝国留下来的传统,也是一种默契和自身的骄傲。

可是随后的一段时间里,红莲彻底激怒了嘉比,激烈海战几乎把天空大陆所有生物都给灭绝,从而也激怒了星洛帝王的怒火,真以为我星洛是吃素的?

两父子仔细的商量了一番,终于决定于月神帝国接触来看看,但几年时间内毫无成效。直到前不久。这次的十年小屠杀可谓是有史以来最惨烈的一次,因为妖月血洗天空大陆八年,血屠千万里,牵连王国无数,人类实力大打折扣,这不得不让希伯九世重新考虑这桩婚事。

月神最近百年已成颓势,年轻一代青黄不接,诸国在外虎视眈眈,苏菲亚很小就知道这些情况。为了报恩,她选择进入斯恩特学院,而现在,她又选择牺牲自己。拯救月神帝国。

“不得不说,几年不见,你的手段更加阴险。”红莲缓缓将身上衣服脱掉。露出白皙但又棱角分明的上半身,胸口处巴掌大小的紫色红莲纹身刺眼。

将衣服随手一丢。飘身而退,红莲笑道:“来吧。今天我就看看你们谁能拦得住我?”

看着那道快速朝着殿外飞出去的身影,嘉比朝着身后五名老者点了点头,随即也是纵身一跃,紧随而上。

“快点跟上啊。”

“催什么催,越催越慢。”

“这可是高手之间的战斗啊,少看一秒都是损失啊。”

这些大多都是普通人的贵族们,对于修炼者的世界还是蛮好奇的,特别是红莲这种妖魔级别的高手,可想而知,一会儿的战斗究竟有多么激烈。

石台上,苏菲亚心脏如同撕裂一般,随即朝着一旁的希伯哀求道:“父皇,您让他走吧,不要取他性命好吗?”

看着已经空荡荡的月神殿,希伯九世脸色阴沉,低沉道:“这妖孽是该敲打敲打了,不然,他以为天空大陆就是他家后花园。”

苏菲亚脸色苍白,随即朝着希伯身后的一道黑影哭求道:“艾梵叔,求您不要杀他,好吗?”这是希伯的贴身保镖,也是月神的一张王牌,学院大比之时,震慑嘉比的就是他。

空中只留下一声轻叹,艾梵没有说话,只是跟着希伯九世渐渐走出殿内。

苏菲亚全身颤抖,心底暗自责怪红莲,你为什么要来?为什么?

演武场中心

上半身赤【裸】的红莲,此时抱着一把半人多高的金色竖琴,眼神始终望着殿门口方向。

“他这是要干什么?”

“难道他是那种什么神音师?”

“我怎么知道,你不知道自己看嘛。”

众贵族窃窃私语,不知道红莲现在摆个竖琴是几个意思。

没过多久,红莲眼神一亮,出现了一阵痴迷之色,只是眨眼功夫,苏菲亚已经飞奔而来,然而,她开口就是:“你快走吧,当初,我是爱你,但是,现在我不爱你了啊,你走啊,听见没?”

红莲轻抚琴弦,他不是靠乐器来施展攻击,而是唱歌:

记得那一天那一天我们相恋

说好今生永不改变

纵然沧海桑田直到海枯石烂

你的名字永刻在我的心田

就在这一天这一天你离我走远

只留下一张张滴泪的信笺

真挚的情感说变就变

为什么爱的誓言经不起考验

多少次梦里和你相见

梦醒之后泪水湿了忱边

你深情的眼眸还萦绕在心间

拨动着我的心弦

多少次路过相约的咖啡店

往事一一浮现

思念无限【缠】绵

此时的我已经泪水涟涟

就在这一天这一天你离我走远

只留下一张张滴泪的信笺

真挚的情感说变就变

为什么爱的誓言经不起考验

多少次梦里和你相见

梦醒之后泪水湿了忱边

你深情的眼眸还萦绕在心间

拨动着我的心弦

多少次路过相约的咖啡店

往事一一浮现

思念无限【缠】绵

此时的我已经泪水涟涟

多少次梦里和你相见

梦醒之后泪水湿了忱边

你深情的眼眸还萦绕在心间

拨动着我的心弦

多少次想起了你的诺言

伤心点点蔓延

我昂首问苍天

来生是否还能把你手牵

来生是否还能把你手牵

四分钟的《来生是否还能把你手牵》演奏完毕。(张玮伽唱的才是最好听的哦,此歌越听越带感)

围在周围的人们都听的醉了,音乐。最能触动心弦,这样一首悲伤的歌曲。在众贵族耳里引来一阵唏嘘声。爱情,在他们身上。是高不可攀的奢侈东西,他们之间的结合,大多逃不脱权力和利益的交换。

“还记得这把琴吗?这首歌你还喜欢吗?要不要我天天唱给你听,怎么样?”

苏菲亚双眼湿润,不停的点头,晶莹泪珠无声划落脸颊:“记得,我记得,这是你为我打造的竖琴,我们来生再续这段感情。好吗?算我对不起你,我求你了,你快走吧,好吗?”

“哈哈,是啊,红莲,你我也算是相识一场,今天你来闹事,我也不打算追究了。你走吧。我会好好对待苏菲亚,让她开开心心的。”嘉比第一次发觉,在红莲伤口上撒盐,这比啪啪的感觉还要好。还要痛快,自己这十几年来受的委屈,终于可以以牙还牙。

将竖琴收回空间戒指。红莲郑重道:“不仅是来生,还是今世。自从你说爱我那天起,你就注定是我的女人。谁。也别想把你从我身边夺走。否则,我会变成疯狗,将其咬碎!!!”(╰_╯)#

锵锵锵!!!

妖刀风魔化为九柄小飞刀盘旋而起,左手妖刀噬魂,右手妖刀冥炎,头顶一黄两紫天运。

“谁敢拦我?”

为了能够更长时间的战斗,红莲终于第一次同时开启三大天运,这也是法圣能够开启的极限。此时,他头顶上空中间是四级狂暴之魂,触发暴击就是十二倍攻击,这也是暴神流的恐怖之处,一左一右分别是两级混沌庇护和魔神烙印,各自加百分之四十的物理防御和法术攻击。

整个天空犹如短暂的流星雨,成千上万道颜色各异的光线,暴射入他头顶上空的三大天运之中,令贵族们吃惊的张大了嘴,修炼者,就是恐怖如妖。

嘉比暗自冷笑,随即大声道:“各位都看清楚了,红莲不单前来破坏我的订婚仪式,更是对我未来岳父,月神帝国国王无礼,不把诸位放在眼里。本来,我想着这么喜庆的日子里,血腥了不好,可是,是他逼我啊!”

红莲右手冥炎一扬,赤红刀气破空而出,所过之处,青色条石从地上飞起,在飞出去的同时又碎成了无数块小石块。

刷刷刷!!!

早就得到指示的三名灰衣老者持剑而出,同时也是开启了三大天运,他们能够明白,眼前的妖孽可不简单,绝对不能大意。

红莲望着三名灰衣老者闪电般的朝着自己这边攻来,他眼神一凝,脚下一用力,体内魔力狂涌,同样是化作一道光迎了上去。

众人只见到,四人闪电般的交手,腾挪转移之间,带起了一道道残影,更是响起了几道刺耳的金铁交击声,那空气中弥漫而起的强烈杀意,让不是修炼者的贵族们冷汗涔涔。

突然,空中的残影渐渐消失,三名灰衣老者跪在地上,捂住被划开的脖颈,鲜血却是不停的涌了出来,他们眼神惊恐无比。

滴答,滴答。

鲜血从妖刀上缓缓滴落,红莲阴沉道:“剑圣就想杀我?你们忘了我是谁吗?我乃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