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20章 霸道情火

第020章 霸道情火

情火,从天空大陆上的各种文献之中可以得知,这是一种惊天地泣鬼神的神秘力量。万事万物谁无意识,有意识就有情绪的诞生,就连神灵也无法避免,而情火就是将自身感情或者说是情绪具现化为火焰,从而达到各种各样的目的。

对于情火的最高评价,在天空大陆所知晓的一切信息之中,当属天法梅林所著《魔法始源》中提及的法神之怒。这种推测可以毁灭宇宙的超级大禁咒,其中一个必要条件就是以七情之火为源,可见,日月星三系大法神对它的评价有多高,竟然要以它为源。

此时,对于在百米半空中战斗的几名妖巨身上的情火,观战众贵族是欣喜若狂,毕竟,这种情火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限制,不像法术、斗技、武技一般繁琐,有诸多要求。说它是法术的顶端也不为过,真正的达到了返璞归真的至高境界。哪怕是死物、亡灵、傀儡等等,他们存在,既有情绪,有情绪或者意识就有领悟情火的可能,这有着一丝必然性。

哪怕是成精的顽石都有可能修炼情火,更何况是活生生的自己呢,自己可是人,哪怕是在修炼者中弱如蝼蚁,甚至毫无存在感,但自己始终活着,随时随地,每分每秒都有各种各样的情绪诞生,有情绪就有可能修炼,哪怕机会渺茫,但为何不试试?

几万贵族的窃窃私语,甚至到后来的大声谈论,都没能影响对战的八人。

艾梵右手一张,五指轻轻晃动,指尖上是漂亮的蓝绿色火焰,他语气显得有些低沉,悠长:“说实话,你们妖孽啊,真的让我很羡慕,小小年纪就已经领悟了这等大神法。你们知道吗?我为了钻研身上的憎恶之焰,耗费几百年时光,这才小有所成,哪像你们这么容易。不过啊。付出总是有回报,今天,我就让你们瞧瞧,什么才是真正的情火!”

“啊!”

艾梵猛的仰天咆哮,身上附着的蓝绿色火焰猛的升腾而起。眨眼间,形状可谓是千变万化,直到最后,艾梵全身形成了由蓝绿色情火组成的,整齐有序的包括头盔在内的火焰铠甲,背上多出来一双十二翼的翅膀,伸展开来能有五米长度左右,手持一杆两米长的长枪。

下一瞬间,艾梵动了,只见。一片蓝绿色光芒陡然如同太阳般刺眼,空间急剧燃烧至碎裂,带起一片青烟,成千上万道枪影铺天盖地的从全方位攻击七大妖巨。

七妖同时震惊了,这一枪所蕴含的威力堪称恐怖如妖,那锋锐之中带着一丝狂暴之意的平凡一枪,让人接触间,不禁心神俱颤。

“嚎!”冥狐身下的沧龙在空中发出了凌厉的惨叫,身上龙血从鳞甲间隙间汩汩直冒,冥狐同样是狂喷鲜血。身上平白多出了几个狰狞的血洞,鲜血和血肉都被蓝绿色火焰附着,噼里啪啦的剧烈燃烧,化作股股青烟。

凤凰紧咬舌尖。强忍着喉头的一股甜意,但下一刹那却是怎么也忍不住,护在身前的防御简直不堪一击,让人心疼的是,她那对漂亮高耸的胸部都是多出了几个血洞。幸好她是法圣,要不然。这一击就能让她香消玉损,但即便她非同凡人,这样的重创,她也不能完全挡下,在倒飞出百米,跌落地面之时,脸色苍白如纸,气息迅速萎靡。

有着平静之焰、忧伤之焰、悲伤之焰、喜悦之焰、恐惧之焰加身,蓝若、爱丽莎、萨布、伊芙、罗本五大妖巨虽然躲过了这惊艳一枪,但还是被震惊的无以复加,想不到,情火居然有如此巨大威力。

蓝绿色长枪横在身侧,艾梵此时在铠甲包裹之中,就只能看见一双眼睛,但如果你认为这是弱点,那就错了,相反的,这双眼的部位,那层薄薄地透明火焰,是整件铠甲之中最为坚固的地方。双眼一眯,他嘴角泛起了一丝讥讽:“本想陪你们玩玩,但想不到你们妖孽居然如此脆弱,一枪都接不下。”

五大妖巨同时对望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丝决绝之意,此时,平时总是一副笑嘻嘻的萨布,脸上从未有过的凝重,全身衣服猎猎作响,体内斗气在疯狂涌动,他朝着身下方的妖孽们咆哮:“血妖准备,全力一拼,今天誓死将这老狗斩杀!”

这时,周围的人们安静了下来,他们也没有想到,红莲之前那么妖孽,怎么他的兄弟们如此脆弱,连神级强者一招都接不下来。这时的呐喊,他们才隐约回过神来,不是他们不行,而是艾梵太过强大,他是今天迄今为止,出现的十一名神级强者之中,最为强大的存在,甚至还掌握了大神法情火。

嗡嗡嗡!!!

九百多名妖孽同时睁眼,抬头一看,当看见犹如战神的艾梵时,他们明白了眼前的情况。随即一个个站了起来,体内刚刚恢复没多久的斗气与魔力全部催动,随时准备出手。

噗噗噗!!!

黑、白、灰、红、蓝、粉红、紫青……几百种火焰从妖孽们身上燃起,宛如百花齐放,鲜艳绝伦,空气中噼里啪啦的爆响,妖孽与妖孽之间的距离再次拉开,情火,超燃!

感觉到空中的波动,艾梵视线往下一移,当看着那绚丽缤纷的几百道火柱之时,他笑了,妖孽,将成为自己的踏脚石。

刷!

萨布动了,手中大剑黄色光芒大作,带着忧伤之焰,闪电般刺向艾梵,所过之处,空间隐约间泛起了凄惨的呜咽声。

铛!

蓝绿色长枪嗖的一声与萨布刺来的黄色大剑剑尖抵在一起,发出了类似于金铁交击的刺耳响声,那蓝绿色火焰在遇上七大情火之一的忧伤之焰,隐约间有些躲闪的味道。可是,它本身威力虽然要低于忧伤之焰,但它已经进化到三级,不是一级的忧伤之焰所能比拟。

艾梵只是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手中的动作却是丝毫没有因此改变,在相抵的那一刻起,蓝绿色火焰倒退一下之后,便是瞬间沿着整个剑身袭向持剑人萨布,更为快速的是艾梵他胸口上的火焰铠甲,这时,它分离出了一缕火焰,瞬间变成大剑形状,直击萨布胸口。

抽枪,扭腰,转身,艾梵反手撩出一记,将斩向自己头顶的青色剑芒划破,身上的火焰再次分离出一缕缕蓝绿色火焰,如同飞刀一般射向罗本,瞬间在其身上打出四十几个血洞,一股浓郁的肉焦味悄然升起。

脚下一蹬,艾梵带起一道道残影,分别刺向奔袭自己而来的爱丽莎、蓝若、伊芙,一枪之下,毫无对手。

在五大妖巨接连咳血之中,一名男妖孽咆哮着冲向了天空,那股气势经过蓄势,已经到了顶点,这是他全力一击。可是,他还没有进到艾梵的身,便是咳血倒飞。

“呜啥!”一名女妖仰天咆哮,人剑合二为一,射向了艾梵胸口,但还是被一枪洞穿大剑,胸脯也被刺出一个血洞。

“呜啥!呜啥!呜啥!”一名名妖孽不停咆哮,连绵不绝的进行攻击,但效果都不是太好,唯一一名妖孽最佳战果,就是沾到了艾梵的左臂,但他也是引火自焚。

一道道身影此起彼伏的腾空而起,脸色凶狠,招招毒辣,全是必杀技,但都是无功而返。

沉闷的声音不断响起,在那凌厉的攻击之下,艾梵显得游刃有余,一枪一个,一千多名妖孽就如同下饺子一般被挑飞,不停砸落,但始终又有妖孽不断飞起,攻击。

这就是一个循环,妖孽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什么叫做血妖,长年的并肩战斗让他们之间的默契度变得很高,像这种连绵不绝的攻击方式,并不能难住他们。

当进行到第三轮的时候,艾梵双手开始发软了,虽然他们都是蝼蚁,但这蝼蚁的数量通过组合,已经起到了一加一等于八的奇异效果,不再是毫无威胁。就如蚂蚁虽小,但只要它们团结,由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蚂蚁组成,通过特殊的交流方式,组成一个超级蚂蚁大脑,那样的蚁群就是恐怖的。

经过这三轮的接触,艾梵细心的发现,即使有四五百名妖孽领悟了各种各样的情火,但是,他们都不懂运用之法,哪怕是妖巨都是如此,他们都是处于情火神殿的殿门外,想要从他们身上学点什么,还真的有点困难,在缠斗下去,意义不大。

苏菲亚怀中的红莲脸色阴沉,看着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变得苍白如纸,鲜血飘洒间,仿佛是在下着一场血雨,那浓烈的血腥味,夹杂着刺鼻的硫磺味,让他心神巨颤,随即抬头努力挤出一句话:“给我药。”

苏菲亚面露为难之色:“刚才你不是吃了药吗?你还要什么药?”

“所有药,凡是能够增加攻击和防御的药,全部给我,马上给我。”

“可是,你现在的身体承受不了啊。”苏菲亚不由的担忧。

“他们死了,我活着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