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30章 为爱下跪

第030章 为爱下跪

原来,第一次见到婉柔时,她便出现在自己内心深处,一直都在默默的关注着自己,她一眼就看出自己内心的痛苦,并愿意为之承担。

想当初,自己打伤婉柔,她心里肯定比自己更痛苦吧,自己所爱之人,却对自己下此重手,想到这里,布鲁斯好恨自己,狠狠扇了自己耳光。啪!他被自己打的口吐鲜血。

“别!”婉柔轻轻道,想要按住布鲁斯再次挥动的手。

“布鲁斯,你…喜欢…我吗?”婉柔满脸通红,脸上随即变的越来越苍白…

那名青年年约二十岁,身高中等,身材清瘦,有着一头披肩黑发,浓黑剑眉上挑,清秀脸庞上满是怒色,双眼赤红,如同一头野兽狂怒时那噬人目光,让人心颤!(╰_╯)#

他此时赤果果着上半身,上面有着数道狰狞的血痕,纵横交错,让人目不转睛的是包裹他全身的红色火焰,火焰不停升腾,火苗窜起有数米高,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一股股青烟。

“她死了!我要你们全部陪葬,啊啊啊!!!”红莲仰天悲吼,左手不停的在胸前抓扯,希望身体的剧痛能够带着心中的伤痛。

突然,红莲停止了抓扯,此时,他左手中多了一张巴掌大小的红纸,抓住红纸猛的往左胸口一按,一声怒喝随即响起:“狂暴!魔神烙印,开!”

“你该死!”全部魔力灌注到手中巨剑,红莲愤怒的咆哮,朝着魔法师胸前斩出一剑。

巨剑砍到魔法师左胸口,鲜血顿时从他体内激射而出,魔法袍顿时炸开,他的身体如同一颗炮弹般倒飞而出,数十米后猛的跌落在地,连续喷出几口鲜血,双眼有着浓浓的恐惧,要不是有魔法盾的保护,他肯定会被劈成两半。

看着魔法师身上气息在快速萎靡,红莲又把视线转移到了其他几人身上,拎着巨剑,化作闪电,暴射而出!

来到一名中年男子身前,红莲咆哮:“这是为了婉柔!”手里巨剑朝着他的脑袋,猛的横拍过去!

砰!他的脑袋被这股巨大力道给拍碎了,如同一个西瓜炸开一般,白色脑浆溅了一地。

布鲁斯手中巨剑斜指地面,一滴滴红色鲜血从剑身上滴落下来,刚一接触地面便是呲的一声蒸发掉,因为此处地面被愤怒之焰炙烤的通红。

“这就是代价!”他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而来。

抽回巨剑,布鲁斯一步一步走向瘫软在地的厄文西莱。

看着红莲朝着自己而来,厄文西莱惊恐大叫:“大哥,不要杀我啊,我父亲是伯爵。”

布鲁斯仿佛没有听见一样,看着地上的厄文西莱,手中巨剑朝着地上就是一丢。噗!巨剑如同cha入豆腐一般,轻松立了起来。

厄文西莱看着自己**的巨剑,裤裆里顿时传来一阵湿意,哀求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

“站起来。”红莲面无表情。

听到他的话,厄文西莱仿佛见到了希望,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全身颤抖不已。

朝着躺在地上的婉柔看了一眼,红莲痛苦道:“我的爱人,你想据为所有,你知道吗?你真的该死了。”

“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红莲身上愤怒之焰猛的升腾,右脚一蹬,右拳猛的朝厄文肚子重重的砸了过去,随即带着他的身体到了半空。

“妖月红莲!”天空中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一道红色身影沿着一定轨迹,化作一瓣瓣莲花瓣,一朵红色莲花乍现,与红色月牙儿连在了一起。

厄文的身体猛的爆炸开来,血肉四溅,在飞出去的同时又被炽热的高温融化,只弥漫起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随风飘散……

此刻,西莱伯爵府内,响起一声愤怒的咆哮。

“厄文!查。给我查,一定要给我查出来!”一位身着华丽衣物的中年男子。此时双眼通红,愤怒的对着下属咆哮道。

就在同时--

天空大陆某一处神殿内,一张黄金王座上,一名看不清容貌的男子咔的一声捏碎了黄金铸造的座椅。“谁杀了吾儿?!”

“只是。救治的时间晚了,现在可不好办啊。”其实还是有办法的,不过使用那个术的话,消耗可不是一般的大,所以他不愿意,毕竟这只是公主的朋友而已。

不好办,那表示还有办法!布鲁斯砰的一声,单膝跪倒了西斯特面前,眼里闪烁着坚定之色。凝重道:“求大师出手,我欠大师一条命,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我一定帮你办到。”

三人一阵动容,没有想到布鲁斯居然会这样说,苏菲亚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他,心里竟然有着一丝嫉妒,嫉妒躺着**的婉柔,真希望躺在广木上的是自己。她随即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就在此时,房门口传来一声愤怒的咆哮!

“晴兽,老娘今天要杀了你!”

随即,众人便见到门口拎着剑的芭芭拉。全身散发着浓烈的杀气!

芭芭拉今天本来正在修炼,结果听到布鲁斯那声大喝,随即跑了出去。结果没有发现他,只好到处询问其他学员,得知婉柔生死未知,她一阵后悔,后悔自己没有陪婉柔上街。才会造成现在这个样子,随即想到竞技场比赛时打伤婉柔的布鲁斯。顿时怒上心头,犹如杀神一般向着苏菲亚宿舍这边杀来。

“晴兽,受死吧!”芭芭拉拎剑对着单膝跪在地上的布鲁斯脑袋就是一砍。

众人吓了一跳,哪里蹦出来的暴力女啊。随即,苏菲亚上前抱住了暴怒的芭芭拉,急忙向其解释。

跪在的布鲁斯再次抬头,对着西斯特哀求道:“大师,求求你救她吧,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芭芭拉听着布鲁斯口里的话,一脸不解,暴怒的情绪也是降了下来,苏菲亚则是很快的向其述说事情经过。

西斯特心里则是一阵纠结,如果这次自己出手,那估计要损耗十年寿命啊!至于布鲁斯所说的报答,则是没有多想,自己可是大牧师,地位崇高,就连公主也不敢强求自己!有什么是需要他帮忙的?即使有,他那点微末修为又能怎么帮?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就是因为这次的出手,让他以后风光无限,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少年,以后的少年,是响彻了整个天空大陆的红莲法神!

“大师,求你出手!”萨布,罗本两人突然单膝跪向西斯特。

“大师。”苏菲亚一脸请求之意,虽然贵为公主,但是对于眼前的西斯特一直保持尊敬。

芭芭拉一脸冰冷望着西斯特,紧握着手中的剑,大有不答应就砍的趋势。

“罢了,罢了。”西斯特轻轻一叹,看着房间里的几人,决定出手。

当以后有人问起西斯特,妖月八神为什么都对他如此尊敬时,他一脸傲娇:“那是当然,就连妖月红莲,妖月修罗,妖月守护还向自己下跪过呢!”引得众人崇拜不已。

西斯特来到广木边,眼里满是凝重,随即举起双手,一道神圣的声音随即响起:“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顿时,广木上的婉柔被一片充满神圣气息的光团所包围。

一个小时后,广木上的婉柔竟然呻/吟了一声,随即再次昏迷。

“婉柔。”布鲁斯听到婉柔的呻、吟,急忙跑到床边,握住她的右手,轻声呼唤。

布鲁斯发现婉柔还是处于昏迷之中,不由又是一阵心慌意乱,急忙问道:“大师,她怎么还没有醒过来?”

“哪有那么容易?”西斯特一脸不快,真以为自己是神啊,说好就好了。随即神秘道:“不过,这位小姐暂时是没有生命危险了,要想彻底恢复过来,还需要一副特殊的药剂才行。”

“什么药?”众人再次燃起希望,竟然异口同声的问道。

“回魂水!”西斯特的声音响起,想到这回魂水的难得之处,对他就是一阵同情。

西斯特轻轻咳嗽一声:“虽然这位小姐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当时严重的伤势,使得这位小姐的灵魂都是快要消失,幸好你们回来的快,刚才经过我的治疗,这位小姐才得以保住性命,不过,要想彻底好起来,还是需要回魂水才行。”

“快说回魂水在哪儿!”芭芭拉再也忍不住的咆哮道,眼神不善的望着西斯特,你说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啊,我们要知道的是回魂水的消息。

望了一眼暴怒的芭芭拉,看到是个小孩子,西斯特也没有多计较,继续说道:“回魂水,在魔法药剂里也是属于比较高级的一种药剂,其药方被掌握在一个家族里面。”

“哪个家族?”众人不解。

西斯特一脸踌躇,并没有接着说下去。

苏菲亚仿佛像是猜测到了什么,“大师,你放心,我们保证不说出去。”其他几人也是明悟过来,随即点头赞同。

西斯特脸上有着一丝回忆之色,叹道:“你们去找爱丽莎吧,她就是那个家族的人。”

“爱丽莎?”众人一脸惊讶。

“是啊,她曾经就是那个家族的人。”西斯特满脸唏嘘,随即向众人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