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39章 妖月之威

第039章 妖月之威

天空历8267年8月25号

现在整个天空大陆八方云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压抑气氛,各方势力倾巢而出,只为了取得大神法!

前段时间整个修炼界疯狂了,妖月到处传法,不仅有情火,还有宇太法印,任何人都可以修炼,只要在规定时间内攻打光明教廷即可。这简直让无数修炼者疯了,超过九成八的人是毫不犹豫的听从安排,别说是攻打光明教廷,就算是把自己老婆送上,很多人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大神法啊,只要学习成功,生命、地位、金钱、权力、女人通通都会暴增,修炼一途本就是与危险同行,虽然现在危险系数还算比较高,但回报却是远远超出了预期。一个字,干!

病毒式的传销,几乎是让每个人都得知了这个消息,即使对手是两大超级势力,天空大陆的真正霸主,但没有出动的势力,简直可以说是没有。红莲预计的非常准确,两门大神法的传授,可谓是修炼者的致命弱点,甚至一直渴望但无法修炼的人们都在瞎起哄,万一自己领悟情火了呢?那就是真正的鱼跃龙门。

特希斯、雷神、卡斯、星洛、落日和月神,这五大帝国和曾经的天空霸主,六个帝国内全是属于帝国的势力,他们独自对付帝国境内的黑暗,光明两大教廷。除了妖月之外的任何势力不得插手。

在得到消息时,嘉比、基尔、特洛、瑞亚四人进行了一次面谈,他们对于此次的行动完全没有异议。一是因为大神法宇太法印和情火修炼法门真实到手。这可是和红莲差距的根本存在,只要学习,那两人的距离才有可能拉近。

二是不敢得罪妖月,妖孽时代的十年,四人可谓是打怕了,妖月完全就是一群疯狗。三是光明黑暗教廷不属于几大帝国管辖,显得有些超然。从某些方面来讲,这就是隐患。借着这次和妖月的合作,把两颗毒瘤清除了也好,反正又不是去总部对轰。

综合上述,四大帝国未来的掌权者第一次真正的和对手妖月联手。这充分证明了一个观点,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有着这种想法的势力不单是他们,而是全部。所有势力都往黑暗,光明两大教廷的分部赶,谁愿意去总部啊,去那里才是真正的找死,分部那么多,找软柿子来捏就好。

当初。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各个势力之中也有不少反对的声音,他们不是不愿意接受妖月的大神法。而是想拿了好处不办事,或者去凑人数,做做样子。可是,提出这种想法的人们,无一不是被他们的首脑赏了一轮大耳光,被骂的狗血淋头。

红莲大人既然无私的把大神法传出来。也没有硬性要求各方势力前往奥鲁城主战场,这是妖月初代会长。一代天骄的非凡气度。打个分部都怕,那你就不要接,接了敢不使全力,你这是让无数人看笑话,更是无视妖月,后果极其严重,毁灭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难道你不知道红莲大人血洗了四大帝国?光明,黑暗教廷,他说打就打,更别说我们这些低级势力,要是让妖孽知道了,谁敢阻拦?他们可是谁都敢咬。谁有实力对抗以法圣修为击败一名法神,以超强魔兽伙伴合体,单手秒九神九兽的妖孽王?!你这是找死!!!

这样的情况在每个势力,每时每刻发生着,一些二愣子被打的一愣一愣的,在受到一番教训后,才后知后觉的全身直冒冷汗。是啊,妖孽时代可谓是天空大陆的一个传奇,八年血战,奠定了妖月的地位,不管多少年,不管自己是谁,只要被他们知道,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谁敢招惹这群疯狗?

刺灵最多、打架最狠、法术高深、气势凌天、不死不休的疯狂作战方式,让任何势力都不敢主动招惹,只要不主动招惹,抗魔大战出力,大神法丢给你就成。深渊魔族本就是自己的敌人,为何不出力搞死他们?除非是脑袋被门夹了,遇上妖月这个传奇公会,谁都不会没事找死。现在更是不用加入妖月做为附属条件,如此轻松获得大神法的机会万年难遇啊!

这样的动静可谓是包不住,当然,想包都包不住啊,如果非要说是谋略,那就是阳谋。每个妖孽出去散播消息时,都是毫不遮拦,豪爽无比,只要点头参战,大神法就给你,这样的态度不仅没有受到各方势力刁难,更是被敬为上宾。

妖孽们传达的大概意思就是,我妖月准备干掉两大教廷,只要和妖月一条战线,大神法就是你的。如果你选择中立,那就不要瞎掺和,大战之时回避就行。如果你选择帮助两大教廷,那好,下一个收拾的就是你?怎么,不服?封妖榜之妖孽专治各种不服。

一个时代的缔造者妖月,看似奇葩的初代会长红莲,到了现在,才真正的显示出它的威力。红莲的魄力,可谓是无人能及,他的愚笨却是无上的大智慧。此时,在他的号召之下,所有势力将矛头直指两大教廷,只等一开战,那就是狂风暴雨般的猛攻。

奥鲁城边境一间酒店,一楼大厅餐桌前

红莲喝了一口热茶,随即将茶杯放到桌上,脸带疑惑:“两大教廷怎么没有动静?我们在这里都知道了消息,他们肯定也会收到消息吧。”

萨布不停点头:“我们这么大肆宣传。五大帝国更是直接端掉了他们境内的两大教廷分部,如果是这样,他们都收不到消息。那完全说不过去啊。”

“或许是他们没有办法吧,想要顾忌那么多分部可不行,现在我们可是占了绝对优势,到了现在,没有任何势力不选择与我们合作。我相信,他们任何一个分部都无法保全,哪怕他们是超级势力。也无法同时面对无所顾忌的诸多势力联手攻击。”苏菲亚一脸笃定。

爱丽莎却是摇了摇头:“或许这和妹妹你说的一样,但是。决战的关键因素还是在奥鲁城,只要他们主力全部在这里,分部随时可以再建,教徒随时可以扩充。两大教皇或许根本就没在意。”

众妖巨闻言一番沉默。是啊,就算分部全部被灭了又怎么样?这些损失完全可以承受,双方都是常年矗立天空大陆的超级势力,底蕴极其深厚,号召力非同凡响,适当的舍弃部分棋子还是可以的。

伊芙却是眨着一双大眼睛反驳道:“应该不是这样吧,我觉得苏菲亚说的可能性要高一点,凭我们现在放出的优越条件,事后还有人愿意加入两大教廷吗?凭借大神法。很多势力都可以不用再顾忌两大教廷,只要给予他们时间,实力会暴涨。对了。老公,教皇有联系你吗?”

“没有。呵呵,也许两个教皇可能觉得我现在还够不成真正的威胁吧,又或许知道我是个犟脾气,不容易劝说,这才顺其自然。”红莲轻轻吐出了一口烟雾。脸上有些自嘲。

罗本眼神微眯:“你们说,费雷德卡会不会知道红莲已经知道了他的底细?”

红莲摇头一笑:“他还没有这么大的能耐。不管是兽皇遗言、爱丽莎家族秘辛、窃取亚希伯恩的记忆都是极少人清楚。就连你们和我这么亲近都没能发现问题,他难道还能知道?他既然通知我前来助战,就一定还认为我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现在我们的动作,他只会以为是我因为婉柔的事情而迁怒与他,毕竟我们的名声不大好,我给人的印象也是冲动鲁莽,他不会想到其中的原因。又或许,他此次出动,的确有了稳妥的计划,准备将我们和黑暗教廷一锅端了,等战斗结束之时,他再表明身份,岂不是更能折磨我?”

众妖巨点头赞同,的确,事实就如红莲所说的一样,光明教皇能够知晓内情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小,几件事情如果不串联起来,根本就不会让人彻底搞明白。

现在的情况也比较符合红莲的猜测,等打败黑暗教廷之后,费雷德卡再表面自己身份,杀害婉柔父母、引入深渊魔族、杀害爱丽莎全族,将婉柔等五女用合欢术【蹂】躏致死,铲除妖月,这些事情都将给予红莲心理上沉重的打击,他也因此能够为他私藏起来,被红莲暴杀的独子演绎一场血腥、极其阴险、歹毒的复仇行动。

爱丽莎因为得知仇人是光明教皇之后,最近的心情可谓是极其悲观,看待问题都不再是非常客观,反而显得有些小心翼翼:“可是,光明,黑暗教廷的底蕴真的非常雄厚,虽然明面上只有三名大主教,但隐藏的实力一定非同小可,我们即使知晓了他的真实面目,但凭我们现在的实力,想要消灭他们恐怕不行。”

苏菲亚点了点头:“这是肯定的,我保守估计,他们任何一方的神级强者数量都不下于一百。毕竟千年来,他们一直没有参战,千年前,各大势力的神级强者都非常多,又何况是早就成名的两大教廷?”

众妖巨闻言脸色一僵,不管怎么说,几天后的决战自己这方都显得非常被动,就连最大的底牌伊兰迪,她都不敢保证,就凭自己六人怎么打?

小蓝此时心底美滋滋的,这段时间以来,主人可是非常疼爱自己,三名主子忙着修炼,都没有时间叉叉哦哦,全都便宜了自己。这时,她笑道:“主人,如果实在不行,要不我回去让我们族人动手?”

红莲摇了摇头,将烟头掐灭,一脸狰狞:“不用麻烦你们万龙巢,从你们跟着我们兄弟姐妹们那时起,我知道你们已经放弃了很多,现在回去搬救兵,一是现在你们的身份已经名不正言不顺,二是效果不大,三,不管是谁,想要干我妖月,决不会轻松,我们可是最为明亮火焰所燃的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