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66章 决战落幕

第066章 决战落幕

费雷德卡从释放那个巨大光球之后,落下地面之时,就是放下心来,现在只要自己稳扎稳打,吞并黑暗教廷不再话下。一种情况是奥琳娜委曲求全,让自己得到她,二一种情况便是她不让自己救治,因此而死掉。

不论是哪一种情况都对自己有利,只要她一倒,对面虽然还有三千多名神袛,但那时候的他们就不再有主心骨,或利诱,或威胁,或镇压,或分离,自己能够收拾他们的办法有太多太多。

“教皇,我想要先去解决红莲,能行吗?”有些微胖的哈迪一脸邪笑,当初在来到这里之前,费雷德卡在教内挑选了诸多人来进行神级强者的突破,虽然这样突破很可能有生命的危险,即使是成功了,修炼一途也因此而止步,但那也值了。

现在,眼前的战况已经明了,解决对方只是时间的问题,自己现在何不趁着这个机会找红莲算算旧账?

费雷德卡点了点头:“去吧,你想怎么折磨他都行,只要不弄死就行。”

“遵命。”

这时,姬玛脸色微沉,往前踏出一步,有些为难道:“教皇,还请放过婉柔和芭芭拉一命。”

“呵呵,你把她们当成自己的女儿了?放过她们?如果你能马上给我找一个光暗体质,修为不低于法圣的女子来。我就答应你。”费雷德卡一脸阴笑。

姬玛心底一突,此时的教皇仿佛就是隐藏在深处的毒蛇,阴险之极。几百年来,自己竟然对他毫不知情,这场战斗之中才得知了他的真面目。可是,自己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婉柔和芭芭拉遇害吗?她们可以算是自己的女儿啊!

这时,哈迪脸色一沉,眉头一皱:“他们怎么往奥琳娜那边去了?”

看着妖月八神等人进入了黑暗教廷三千多名神袛组成的包围圈时,费雷德卡眼神深邃。随即他有些惊骇道:“坏了,他们想去救奥琳娜!”

好不容易奠定基础。眼前这个胜利在望的机会,怎么让红莲等人节外生枝?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爱丽莎做为炼药阁的人。她会使用合欢术再正常不过,记得当时消灭炼药阁之时,《炼药宝典》还有一个副本没有找到,想必就在她手上吧。

只是略微一推敲,费雷德卡就已经明白了眼前的形势,随即不再犹豫,拖着伤势不轻的身体,带领三千神袛和八千多名光耀军团,齐齐逼近黑暗教廷。

面对这股洪流。一万多名冥虎军团的成员快速分散开来,不是不阻拦,主要是现在的情况轮不到他们插手。主力还要靠神袛。

天空中再次暴射下千万道七彩光线,一个个黄色天运悬在黑暗教廷三千多名神袛头顶上空,一股股强悍的气息悄然蔓延开来,做为黑暗教廷的三大黑衣大主教,奥琳娜此时正在疗伤,他们此时就站了出来。

天运雷神之魂、战神之灵、神圣之心、自然之魂。战神流的法神连若!

同样是战神流的三阶下位神——法神艾布纳!

黑暗教廷第二高手——五阶战神流——战神雅各布!

雅各布扬起手中黑色大剑,凌厉道:“退回去!”

“呵呵。哪怕我身上有伤,也不是你能呵斥的对象。”费雷德卡往前踏出一步,身为三阶中位神的他,那股气势不是区区下位神能够阻挡的。

这时,一声平淡的声音陡然响起:“就算我实力不及万分之一,也不是眼前的你能应付的对象。”

谁?!这是谁?!!!

几万人心底同时骇然出声,费雷德卡的恐怖这半个月来展现无遗,谁敢这么大言不惭,以万分之一的实力都不到就能应付他?

当众人视线或者神念‘看’到黑暗教廷人群前方,那个身后有紫色翅膀的绝色少女时,他们释然了。她施展的恐怖神法雷霆万钧仿佛还历历在目,她究竟是谁?

费雷德卡心底一突,伊兰迪太过神秘,她的气息自己完全不能压制,如果和她对战,实力肯定不能完全发挥,这也是自己最大的顾忌。当然,如果能够将她吞噬,自己就会平步青云,在那个势力之中崛起。

以往的形象全部破碎,曾经的关怀现在想起来都是那么令人恶心,婉柔几乎将自己嘴唇咬破,她走到人群前方,直视费雷德卡双眼,质问道:“为什么要杀害我父母?”

放下心底的紧张之感,费雷德卡残忍一笑:“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天赋异常,光暗体质太难找了,既然被我遇到了,我怎么能够放过?杀你父母只是为了让你变得更加强大,我吸收的效果才能达到最大化,本来是打算等你冲击法圣之时再告诉你,仇恨会使你变得更加努力,力量也会变得更大。却不曾想,姬玛居然连带回你们都做不到,反而便宜了黑暗教廷。”

旁边的姬玛闻言身体一颤,原来,当初教皇让自己去学院接婉柔和芭芭拉回来,就是因为她已经突破圣级魔导师,体内的光暗体质已经觉醒。如果没有黑暗教廷出手,那自己岂不是亲手将她们推向了深渊?

“你又为何灭我炼药阁?我父亲不是你朋友吗?你怎么能够下得了手?”爱丽莎质问道,每当想起全族被灭的场景。心底就是不寒而栗,想不到那个侩子手竟然是他。

“哈哈,朋友?如果当我是兄弟。就该帮助我,什么东西都应该分享。哪会像你爹那个顽固老头,凭借与天空大陆诸多势力有着良好关系,我想要借《炼药宝典》看看都不行,完全不把我这个教皇放在眼里。不是我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敌人,杀敌人还需要理由吗?哈哈!”

爱丽莎手掌心被指甲刺的鲜血直流都毫不知觉。她此刻只是想着为族人悲哀,怀璧之罪。只怪自己父亲交友不慎,只怪人心险恶,只怪天道不公。一滴滴晶莹泪水划过她的脸庞。

而这时,姬玛一个纵身来到了婉柔和芭芭拉两女面前。看着她们安然无恙,自己也就心满意足了。随即,四大天运悬顶,暴神流法神登场!

“找死!!!”

姬玛突然的倒戈,令得费雷德卡恼羞成怒,现在双方对持,她居然敢反叛!现在不弄死她,还等何时?

体内神力瞬间暴动,四大天运噗的一声消失。姬玛七窍开始流血,身体正在快速消失,散发着一股恶臭。

“师父!!!”

婉柔和芭芭拉快速接住了往地上跌倒的姬玛。一脸着急,面对此时的情况,她们素手无策。

“哈哈!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费雷德卡猖狂大笑,一脸狰狞。

姬玛轻轻摇了摇头:“不要管我,没用的,他给我精神海里下了禁制。你们好好听我说。本来,我很不看好红莲。对于你们和他在一起的事情我一直就有些反对,现在,请帮我和他说声对不起。”

随即,她抬头看着一旁的伊兰迪,艰难道:“麻烦您转告红莲,婉柔和芭芭拉就拜托他了。”

伊兰迪点了点头:“知道了。”

“师父,您不要死啊!”婉柔和芭芭拉趴在姬玛身上开始嚎啕大哭,她的身体却是逐渐消失。

眼前一幕让众神一脸悲伤,他们到了这个修为,自然明白精神禁制的危害,这就如主仆契约一样,生死不由她。

此时,婉柔脑海里不禁勾起了一些记忆片段,她亲手为自己缝纫的新衣服、亲手为自己烧的菜、因为打了自己而在一旁偷偷落泪、生病时时刻不离广木边、亲手为自己煎药……

芭芭拉双眼血红,全身一股煞气冲天而起,眼中满是熊熊怒火。还记得当初自己被姬玛领养时的那个微笑,从来没有人为自己盖被子,从来没有人为自己讲故事、从来没有人用温暖的怀抱抱过自己、从来没有人

为自己担心流泪……只有她,自己的师父姬玛。

噗噗!!!

姬玛猛的喷出几口腥臭的黑血,身体已经消失了一半,她此时的脸已经烂掉了半边,她勉强提起最后一口气:“你,你们,能不能,叫为师,为师……一声……”

“娘!!!!!!!!!!!!!!”

当姬玛整个身体只剩一张烂脸时,血肉模糊的脸勾勒出一个轮廓,眼中带着一丝欣慰和满足之意,这也是她留给婉柔和芭芭拉的最后一个微笑……

七天后

伊兰迪漂浮在万米高空,身后扑棱起几千米长的紫色风雷翅,十万多个紫色元素精灵依附在上面,附和着她神圣的咏唱:

象徵毁灭的无序之雷

审判终结的恐惧之电

化成制裁之光

形成愤怒之剑

解开环锁的命运

破碎封闭的永恒

创造与毁灭之主

请聆听吾的誓言

将一切归於最终的虚无

雷霆万钧!

几万人同时颤抖,七天前,伊兰迪施展吞噬神通,吞噬了不少力量,与费雷德卡激战七天七夜,现在,她再次放出了恐怖的神法,整个空间里全是紫色和那股浩瀚至极的气息。

当此招结束过后,她嘴角也是溢出了一缕鲜血,心有所感的她,顺手将已经完事的红莲和婉柔等人虚握在手中,右手猛的往身前空间一拉,顿时,天空被撕裂开一道长约几千里的巨大口子。她留下了最后的一句话:“今天不杀你,是留着给婉柔和爱丽莎机会,你可不要死的太快了。”

看着几人消失的身影,奥琳娜懵了,心底的冲击太大了,自己竟然和红莲做了那件事,而且是连续七天,现在正想找他算账,怎么他又走了?我怎么有种失落感?

小彩霞飞双颊,望着天际中那道逐渐闭合的裂缝,心底多了一股牵挂,这就是恋人之间的感觉吗?好忧伤,好温暖。随即,她朝着奥琳娜低头道:“我们先走吧。”

虽然没有理清头绪,但奥琳娜现在已经明白了形势,心底只能轻声一叹,随即在三千多名神袛和冥虎团成员脑海中传令道:“撤!”伊兰迪的突然出手太过恐怖了,自己的创造的小世界居然开始崩塌了!

天空和大地都在快速坍缩,费雷德卡还处于在震惊之中,伊兰迪太恐怖了!她不是这个宇宙的人吗?她是谁?是光明教廷背后势力之中的强者同等级的吗?……

一场大战,因为伊兰迪的突然出手,终于结束了,而留给众人的却是诸多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