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29章 围剿再起

第零四卷 我是妖孽 第029章 围剿再起

天空大陆黑暗教廷总部遗址,经过一年多以前的那场大战,现在这里显得有些荒凉,但因为有空间系法神奥琳娜的存在,这里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修生养性的地方。[.

神殿后方的花园,这里依旧没有日月星辰,但那天空是那么的蓝,花香四溢,胜似仙境。可是,坐在花园中心玉桌前喝茶的奥琳娜,却是时不时的叹气。

“姐姐怎么了?又在想什么烦心事吗?”

平等契约虽然可以让契约双方共享一切,可是在两人没有合体之时,还是可以相互屏蔽交流,这样也可以免去很多麻烦,当然,只要合体或者共存精神海之后,那就不同了。甚至也有一种情况,就是契约双方严重不对等的情况,也能单方面的屏蔽交流,就如伊兰迪和红莲。

看着径直走过来坐在自己对面的小彩,奥琳娜苦笑道:“还不是诺顿的事。”

小彩闻言脸色一黯,有些责怪道:“还不是姐姐当初口直心快的错。”

“我怎么知道啊!那个天杀的,要了我们就跑,我堂堂一代黑暗教皇,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我没对妖月出手,就算可以了,难道我说说都不成吗?”

轻轻握住奥琳娜的手,小彩凝视着她的双眸,一脸凝重:“姐姐,你要认清事实,当时的确是为了救你,我才擅自做的决定。可是。这样不是很好吗?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宝宝,诺顿和米娅又能在健康的环境下生活。这样还不好吗?”

朝着四周扫视一圈,仿佛还能看见婉柔和芭芭拉的身影。曾几何时,自己还将她们当做亲生女儿看待,现在的事实,居然要成为姐妹!你让我怎么放下这个脸啊!这个事实怎么才好接受啊!

“不行,不管当初是为了什么,可是他跑了这件事是事实,不论我怎么想,还是不能说服自己原谅他。”

小彩急切道:“姐姐啊,他再不是。可还是我们的丈夫啊,是诺顿和米娅的爹。当初他逃离,不是被伊兰迪拉走的吗,我相信以他的为人,是不会做出这么不负责的事情,难道我们对他的了解还少吗?”

想不到以前经常关注红莲,从而能够牵制婉柔和芭芭拉,到了最后,自己竟然被他办了。那个自己眼中的小角色,居然会成为自己的丈夫!

想到那疯狂又羞羞的一幕,虽然当时意识不是很清楚,但是到了后来可是非常清楚。现在想起来都能让自己脸红,随即,奥琳娜笑骂道:“你啊。心都被他掠走了,我真怀疑。你究竟是不是九彩吞天蟒。”

“姐姐难道敢否认心底的感觉?你还不是和我一样,不要装啦。”

“谁说的!我是替诺顿和米娅不值。从小就没有爹,要是因为这样从而影响了他们的心性怎么办?这一切都是红莲的错,我要让他为此付出代价!”

想到诺顿这个小屁孩,小彩就是暗自摇头,前段时间姐姐的口误,让他点燃了情火,现在更是疯狂的修炼,一直嚷嚷着要杀自己亲爹。一场父子之间的大战,自己仿佛都能遇见。

诺顿.布鲁斯,不仅继承了姐姐的天赋,更是拥有了自己的强横体质基因,而且还完美的继承了他的天赋,他是比红莲这个妖孽还要妖孽的存在。天空大陆有史以来的八系体质,吃奶期间领悟情火——愤怒之焰,想想就令人恐怖。

本来,他非常贪玩,但只从那天领悟情火之后,他变了,就连米娅都受了他的影响,要为哥哥教训他爹,两个小屁孩却不知道,他们的父亲都是同一个人。

放弃如此绝佳的天才,而且还是自己的孩子,自己和姐姐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如果不让他们修炼,那百年后他们将会死去,而自己和姐姐有可能还会活上十万,百万年,亲手断送自己孩子的前提,甚至是剥夺他们的生命,天下间的父母谁能做的到呢?除了人渣吧。

可是,诺顿太倔了!完全和他爹的性格一个样,爱认一个死理,只要他认定了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自己也不知道他在这个吃奶的年纪,怎么会拥有如此强大的意志。

小彩的眉头紧锁,奥琳娜心有所悟,她也只能轻声一叹,虽然口头上要红莲付出代价,可绝不是让诺顿和米娅去杀了他的结局。让自己孩子去杀他亲爹这种事情,自己算不上一个好女人,但也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可是,诺顿太妖孽了啊!每天看着他修炼法术进步神速的情况,虽然心底为他欢喜,但同时又是担忧无比。只从那天自己随意的吐了一句槽,这小屁孩就认这个死理,哪怕自己和小彩怎么说都没有用,完全和他爹一样犟脾气。

真是伤透脑筋啊!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从旁边的空气中浮现而出,他来到奥琳娜跟前,恭敬的弯腰敬礼:“参加教皇!”

收回心思,奥琳娜对着眼前这名老者点头道:“不用多礼,有什么情况就说吧。”

“回教皇,这段时间属下等人已经救了妖月三百六十次,基本没有伤亡。嘉比等人联手的新生势力迫于月神帝国和特希斯帝国里拉的联合压制,动作不是很频繁。光明教廷现在动作也已经收敛了很多,光明教皇的行踪还是没有查到。”

沉思着点了点头,奥琳娜挥手道:“辛苦了,先下去吧。有空多注意妖月方面的动静。”

咻!

那个老者顿时化作一道虹光,眨眼间从教皇眼前消失。

看着消失在天际的那道光芒。小彩低头望着奥琳娜噗嗤一笑:“姐姐真是刀子嘴豆腐心,明明比谁都担心。表面上却是装作无所谓。”

“哪有,我是怕费雷德卡卷土重来,如果天空大陆落入他的手里,我们怎么会有好日子过?至于救下妖月,我是不让自己欠红莲人情,以后找他算账时能够理直气壮,做到问心无愧。”

“行啦,姐姐,你越解释越模糊。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去接孩子吧。”

奥琳娜吐了吐舌头,无奈的一笑:“行了,算我怕了你了,我们去看看那个熊孩子吧。”

起身拉着奥琳娜的手,小彩征询着她的意见:“对了,姐姐,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诺顿和米娅他们之间的关系啊?”

摇了摇头:“暂时还是就这样算了,反正他们两个也是亲如姐妹。如果以后长大了。诺顿肯定能够从自己和米娅的姓氏上确定出来,如果单以一个姓氏,或许他还不敢觉得。一切,都要等那个天杀的回来了再说。现在,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是啊,布鲁斯。红莲,如果说只是一个姓氏。在这人口泛滥的天空大陆,有相同的也不会感到奇怪。但两个名号都指向同一人那就不好办了。还是等红莲回来了再看,如果诺顿到了那时候还不能改变过来,那就不让他们相认,加上自己和姐姐在中间把控,父子相残的这场悲剧应该能够避免。应该是这样的吧。吧。。。

中庭世界,巴洛姆港口。

此时,一股诡异的气氛笼罩着整个中庭,就连港口停靠在海边的船只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到处都是透露着一股压抑。

“怎么回事?”刚从好心大叔家出来的红莲一行人已经明显感觉到了不对。

婉柔此时眉头一皱,低声道:“不知道他们乔装打扮究竟有什么目的,或许是在等待周围人马的聚集,可是,以我们为中心的百米范围内肯定发生过战斗,就在我们去好心大叔的这段时间里发生的。哪怕他们经过了处理,可还是不能完全掩盖事实。”

脚步较快,爱丽莎低沉道:“走,我们快去通知二傻和迪福,现在恐怕就如妹妹所说,已经开始了围剿。如果他们现在真的是在等人马过来,或许,这就是我们离开这里的机会。”

从好心大叔那里不仅得知了仙宫有着控制别人灵魂的恶行,也了解到了许多之前不曾知道的消息,比如说围剿之事。

想想也是,千万级别的大混战,自己等人也是亲身经历过,要想尽量的避免伤亡,充足的准备是必须的,否则就只能是徒增伤亡。

以双方都是千万人规模的同等级大战,妖月还真的没有经历过,暗夜一战有多个势力组成,里拉指挥,但那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后来血洗帝国,开启妖孽时代的无数场战斗里,要么是自己这方人手不够,要么就是对方人手不够。

更别说现在的情况,首先是实力的增高,毫不夸张的说,这一次围剿比暗夜一战更为难打。这里没有七十二柱魔神等破坏战斗平衡的大能出手,这也是一个九大国度都遵守的规矩。势力相当的两个对手,虽然不敢断定一定是准备充足的人获得胜利,但他绝对会占定先机。

所以,仙宫一方才会让人乔装打扮,不让紫晶矿场偶尔会出来的一些小势力打乱整个计划,这样也能够解释的通。

“坏了,我们得赶紧走,二傻昨晚和我说过,他想出来转转,给他爹买点东西,以防这次回去被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