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17章 算算旧账

第017章 算算旧账

狄罗城,这是一个位于月神帝国南边边境的一个小城镇,常驻人口大约三十万,但这里盛产黄金,人们的生活还算富裕。

狄罗城城中心一间府邸,这是占地三百多亩的豪宅,豪宅中心的花园里一张石桌前,费雷德卡悠闲的喝着清茶,享受午后的阳光。

在他后面,分别站在十二名犹如平常人的老者,虽然他们看起来和凡人基本没多大区别,但他们真实的修为却是下位神。

此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大门口传来,其中还夹杂着一道不满的挣扎声。

“你们放开我!”西莱伯爵不停吵闹,手心手背全是冷汗,但无论他怎么挣扎都于事无补,旁边的两人就如铁钩一般死死勾住自己的肩膀。

当看着不远处那个端着茶杯抿着热茶的男子,西莱伯爵全身顿时如同死泥一般瘫软下去,等来到近处时,他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连滚带爬的拉着费雷德卡的裤脚哭诉着:“厄文死的好惨啊,您,您要为他报仇啊。”

轻轻放下茶杯,费雷德卡这时才转过身来看着眼前这个男子,他能看到他眼中的那抹恐惧。

“怎么了?现在才知道害怕吗?”

西莱伯爵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着:“当初我离开是没有办法,我想等实力恢复了以后才给厄文报仇。”

“呵,你是知道我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才逃跑的吧?”

“不是啊,您听我说,事情不是您想得这样。”

“你爱厄文吗?”

看着突然转变慈祥形象的费雷德卡。西莱伯爵犹如小鸡吃米般疯狂点头:“爱!爱!爱!”

起身朝着天边望了一眼,光明教皇不由的叹了一口气:“想当初,我牺牲妻子性命与一个当父亲的责任,为的就是希望厄文能够好好的活下去,我不要求他是否能够修炼。是否能够有所建树,我只是简单的希望他能活着。等我将事情处理完之后,那我也可以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可惜,文儿的命似乎不够好,养成他那种无法无天的性格,我知道责任并不全在你身上。毕竟你不敢过于严厉。”

“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教好文儿,您,您责罚我吧!”

“一切都在顺利进行的时候,我却得知独子已经死去。而你这个养父居然没有为他报仇,将这个责任推到了我身上。做为文儿的生父,我责无旁贷,可是我想了想,让你多活了几十年,也算是替他还了你的养育之恩。现在,你就下去陪陪他吧,我真的怕他出事。”

“啊!不要啊!我错了。真的错了。教皇,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呜呜。”

没有理会西莱伯爵的苦求,费雷德卡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任由两名神袛将其拖走。

此时,西莱伯爵心中满是后悔之意,当初厄文西莱条戏婉柔,引得红莲发疯。更是在亚丁小镇主街上将其轰成碎片,就连灵魂都没有逃过。自己一个小伯爵并无实权。手下也没有能够拿得出手的,再说了。厄文西莱那个孽子,自己巴不得他早点死。

正如费雷德卡说的一样,自己是怕他迁怒自己,所以,从小就对厄文西莱宠爱有加,以致于在他面前的威信变得越来越低,表明上他还是怕自己这个养父。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早就明白了这一点,仗着犯错不会受到惩罚,他是变得越来越大胆,直到后来的纨绔。…

本以为自己也难逃干系,但是逃跑过后,自己并没有追查,自己还以为这是逃逸地点足够隐秘的原因。现在来看,原来是费雷德卡并没有打算要自己的命而已,自己一直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后悔吗?有点啊!如果自己当初能够扮演好一个养父的角色,或许厄文西莱就不会死,自己也不用死。现在,自己虽然已有后人,但狠毒的费雷德卡能够放过她们吗?自己还有希望转世吗?为什么我醒悟的这么晚?

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西莱伯爵,那是一个将死之人最后的豁达,将视线从他身上收回,费雷德卡从新坐下,望着那清澈的茶水表面怔怔出奇。不管怎么做,自己的孩子已经死了。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嗤!

一道虹光从大门口直射而来,所过之处,空气里还残留着一道道残影,这是接近光速的超高速。

一柄锋利的大剑抵到了费雷德卡的喉结前,那无论亚希伯恩怎么用力,那散发着寒光的剑尖却怎么也不能前进分毫。

头也没有回,费雷德卡淡淡道:“怎么?今天是算账日吗?”

迅速收回大剑,亚希伯恩转而朝着他的脑袋怒劈而下,而这次,还来不及等剑劈下,一道光束瞬间洞穿其胸膛,带着他的身体跌落百米开外。

噗!

亚希伯恩捂住胸口猛的喷出一口鲜血,脸上满是苦涩笑容,这就是实力的悬殊吗?

“为什么不能放下?你曾经是我最为得力的助手之一,虽然你资质并不算太强,但只要好好跟着我,百年内成为神级也并不是不可能,为什么你要这么傻呢?”

忍住胸口传来的阵阵绞痛,亚希伯恩苦笑道:“当年,我没能说服自己不去暗杀大哥时,虽然我没亲手杀掉他,但那是的我就已经没有活下去的资格。本想当时就找你报仇,可是。我怎么不愿意大哥的后人遭到你的毒手。现在,她已经找到了保护他的人,我也有脸去见大哥大嫂了。”

起身朝着他走去,费雷德卡脸上满是不解之色:“为什么说是毒手?婉柔是万年难遇的光暗同体,只有我才能将她的潜能彻底发挥。做为她的父母,为了子女能有一个好的前程,牺牲一下自己又有什么不对?这不是为人父母应该尽到的责任吗?”

“你放屁!”

“虽然婉柔会成为我的药鼎,但我以前真没打算取她性命,我还曾经考虑将她娶过门,做为天空大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妃。不好吗?”

“你个不要脸的晴兽啊!噗!”

“晴兽?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争抢这个地位,不过,现在我又改变主意了。相比奥琳娜,她又要逊色几分,在征战宇宙之时。没有强大的修为是不行的。”

压制着那股快速蔓延的伤势,亚希伯恩突然是笑的那么开心:“哈哈哈!!!真是可笑啊!你可知道你缺了什么吗?”

“什么?你是缺什么?”

“你筹谋千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虽然你有令人恐惧的修为,但是,你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全是因为你不具备当王的豁达。你不敢嚣张,因为在你看来。这是不成熟的表现,而且容易树敌太多。你不敢信任任何人,因为你怕别人窥觑你的教皇之位。你不敢放手一搏。你总是需要详细的计划,把任何因素都考虑齐全,能够保证万无一失的时候,你才敢动手。”…

“不得不说,你这样的人的确是可以成为一代人物,但是。要想晋升到更高境界,你真的不配。你不具备那种气质。别以为你的修为很强,你已经到头了!我相信自己的目光。婉柔不仅能够活下去,而她也即将亲手来娶你狗命!哈哈哈,我真的好期待!”

一股股鲜血从亚希伯恩嘴里狂涌而出,整个灰色战士袍也被染红了一大片,那个贯穿他胸膛的洞口也是逐渐在扩大。

抬头看着天空之中的蓝天白云,亚希伯恩眼里闪过一丝温柔,此时,他想到了好多好多画面。

自己一生杀戮无数,本以为自己会变成一个冷血无情的杀手,但是,自己还是过不了内心那一关,始终算不上一个真正合格的杀手之王。但是,这样的结果自己并不讨厌,甚至还有些欢喜,至少,曾经有人关心过自己,有人把自己当成了亲兄弟来看待,没有把自己当做怪兽。

“大……哥……大……嫂……我……来了。”带着最后一丝欣慰的笑容,亚希伯恩结束了他这悲剧的一生。

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亚希伯恩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找到了自己的答案,不管它是什么,至少他找到了。

举起的右手缓缓放下,费雷德卡此时心底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软了下来。亚希伯恩的确如自己所说的一样,从无任何失败记录的他一直都得到了自己的重视,可以这么说,明面上的势力当中,他真的算是得到了自己的信任。

可是,他为什么没有绝杀红莲?难道他不明白,当初他不杀他大哥大嫂,死的就会是他。一个杀手要有什么感情?既然走上了这条路,那就应该尽职尽责。

现在,他更是愚蠢的以剑圣修为来刺杀自己,他没有算过这件事的成果概率吗?他为什么会这么做?难道自己真的太过保守了?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费雷德卡转身离开,而此时,亚希伯恩整个身体已经开始噼里啪啦的燃烧起来,让人欣慰的是,他的灵魂没有受到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