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24章 心在滴血

第024章 心在滴血

一个个妖孽第二代愣在当地不知所措,他们发觉自己做错了,而做出事情就要付出代价,有时候这个代价会很严重。

妖月这方因为主要是给鸡兄打阵,二一个原因就是干掉眼前的蛇眼,虽然蛇眼之中有自己的孩子,自己兄弟的孩子,自己孩子的兄弟。但是,容忍是有限度的,你不能拿着鸡毛当令箭,不能拿妖孽当软柿子捏。

一次两次的打闹,没有伤亡那也就算了,但是,眼前的蛇眼成员应该不下于一千万,诺顿和米娅等蛇眼高层都在,而且无声无息地前进到这里,要不是和魔兽们打起来,估计他们就会攻入亚丁。

这怎么可以?!!!

不管私人关系如何,亚丁是妖孽们的归宿之地,里面更是有死去兄弟姐妹们的万妖冢!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虽然妖月被压制的很惨,但现在已有差不多一千万亚丁居民,他们要求不高,就只有在城里好好的生活那就够了。

任何来犯者,必将曾受妖孽血怒!不管是谁,哪怕是大哥也不行!因为这是亿万红妖的意志之所在,怎么能让自己的兄弟姐妹受辱,妖孽宁愿自己死,也不绝对不要兄弟姐妹死。

有着妖孽们的加入,魔兽大军顿时感觉压力大减,对于刚才劈杀自己这方的蛇眼成员们开始了猛烈的反扑,一时间,惨叫声在四处响起,一股股鲜血流淌在草地上。瞬间又浸入地底。

眉头微皱,天豪手中大剑清扬,眼中满是失望之意:“诺顿,收手吧,你让我兄弟姐妹们的孩子去和他们父母的兄弟姐妹作对。这种做法太过极端。而且,你不把他们当做你的兄弟吗?你看看他们,他们现在手都在抖啊!一方是自己的父亲或者叔叔,一方是他们的兄弟,你让他们怎么办?你知道吗,我们妖月亿万妖孽对你父亲都很敬重。虽然不知道你是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那我和你这些叔叔阿姨也只有对不起大哥了。”

看着远方傻站着的十万妖孽第二代,诺顿心底狠狠的抽搐着,他们有的人丢下手中兵器抱头痛哭。有些紧握双拳,眼神湿润,有的人轻声呜咽,紧咬双唇。或许真如眼前这个妖孽说的一样,不管是哪一方死,对于他们而言,那都不是希望看到的结果。

“全部给我住手!!!!!”

对于诺顿这惊天一吼,蛇眼成员们极不情愿的倒退着。而妖孽们似乎想要发泄,手中都是招招狠辣的招式,要不是妖巨们出声。他们很可能会继续杀戮下去。

当看到自己父亲或者母亲全身血迹斑斑,眼神凌厉的回到妖月队伍之中,那十万妖孽第二代心底第一次感到了彷徨,那是溺爱自己的父母吗?本以为自己牛逼了,说什么他们都是笑脸相迎,哪怕是离开妖月。他们也只是无奈一笑,或者大骂粗口的自嘲着。

但是。现在眼前的一幕怎么那么让人心底恐惧?!看到父亲眼中不再有的关心眼神,自己为什么会怕的要命。连站出去的勇气都没有?难道自己一直潜意识里都是认为,他是我爹,随便我怎么胡闹,但他是我爹,疼我,爱我,哪怕是打我,骂我,都不会太重,因为我是他儿子!可是,现在他们怎么好像不认自己了?这就是世俗中为了争夺权力而发生的父子相残,兄弟相残的悲剧吗?…

出来混,特别是七八级的大公会,热血的年轻人,自己兄弟被砍,心底怎么能好受?但是,又要砍自己爹,或者砍那些叔叔吗?如果不砍,那以后还怎么混下去?砍了,自己又怎么算是一个人?

不仅是这些妖孽第二代无法面对自己内心,就连诺顿这个发起人也是如此,他一路强势崛起,天生有个好爹好妈,天赋又强,打江山之时,几乎没有遇到过什么失败。他只是单纯的想要杀了红莲,为他娘出口气,同时也会自己鸣不平,但是,像今天这种大范围的厮杀,他还真的没有怎么遇到过。

以前都是摆摆场子,以绝对实力碾压而过,说是毫发无伤都可以,有着天空大陆超级势力之一作为后台,天空大陆最爱惹是生非的妖月常年不出亚丁城,你说,这崛起还不是妥妥的?当诺顿遇到很多人都错将他认成红莲,或者说是认为他是红莲之子时,他就开始有想法了,虽然无法证实也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但自己还真的有可能是那个妖孽头的儿子。

“给我一起干,我们杀了红莲,铲除妖月!”当这个口号一出来,前来投靠入会的人真是络绎不绝啊,谁叫妖月的敌人那么多。

大家的敌人几乎都是一样的,能有厮杀的机会又多大?别看蛇眼上千万人,但他们还真的没有经历过大场面,这就好比一个空壳子,说句难听的,这样遇上妖月这样身经百战,杀伐果断的大公会,三百万人就能吃下一千万蛇眼成员,关键这还不是很费力。

蛇眼成员的组成由诺顿为首,辅以强大之极的米娅为辅,十万妖孽第二代,三百万上两届学院大比的天才,六百多万小势力成员。毫不夸张的说,这样的队伍气势是足,血拼的话,真的还不够格。

这就如当年的妖月一样,能有今天的赫赫凶威,任何势力都不敢对其斩尽杀绝,完全要归功于那死去的千千万万名红妖。没有他们的鲜血铺路,妖月可能在五十年前就会被除掉,哪怕红莲当初给出了大神法,让无数修炼者心存一丝怜悯之心。这也不能改变战局。

正因为已经死去了的红妖与现存的妖孽们都在极力维护妖月,这才保存了下来。

轻叹了一声,小火语重心长道:“小子啊,收手吧,哪怕我们这方不出手。也不怕你们人多,如果你们死磕。就算你们能杀掉他们一半人,你们这蛇眼全部都会死绝,包括你和你妹妹,你信不信?”

诺顿很想点头承认,妖月几百万人眼神坚定。虽然只是那么静静的站着,但那种气势是自己这方所不能比拟的,或许这还是小火的夸大其词,结果有可能会更糟,哪怕妖孽死掉一百万人。自己这方全死光都有可能。

是谁造就了眼前这群横剑侧立,毫无畏惧的妖孽大军?这就是‘他’的兄弟姐妹们吗?‘他’怎么能够让妖月没有‘他’的前提下还这样强大?他们之间的感情怎么可以这么牢靠?

眼见气氛压抑,做为为数不多的女妖巨,碧翠丝、若妮、秀儿、清心、凤凰她们出面了。

若妮眼神温柔的看着诺顿,语气轻缓:“小顿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道吗,你萨布叔叔和你爹很早就认识了,他们是那种可以相互交托生命的兄弟。而我也有幸和你爹相处十几年时光。他虽然脑袋不好使,但极为看重兄弟感情,如果等他回来。让他知道了他的儿子竟然拉拢他兄弟姐妹们的孩子来对付妖月,他会发火的,你知道吗?你真的忍心让他如此难堪?”…

“是啊,迄今为止的第一张血妖符,就是你爹发出的。那时,百万红妖战死。余下一万一千名妖孽,他们势单力薄。但为了死去的兄弟姐妹,你爹他们一路血洗五大帝国。任何胆敢阻拦者,结果只有妖月的屠刀。这其中也包括了我,和你这位若妮阿姨、秀儿阿姨、清心阿姨、凤凰阿姨、露易丝阿姨、恶狼叔叔、天豪叔叔、愚人叔叔、白龙叔叔、蓝若叔叔、冥狐叔叔……如果他知道了今天的事情,你难道要逼他杀自己孩子吗?”碧翠丝如是说道。

秀儿则是上去摸了摸错愕中的米娅的脑袋:“你叫米娅是吧?能告诉阿姨你们为什么这么做吗?你怎么不劝你哥?你们娘亲是谁?”

凤凰语气则是显得有些激动:“有些事情错了就不能回头了,你明白吗?”

一把从秀儿怀里扯过米娅,诺顿心底虽然已经乱成一团,但嘴里还是忍不住的咆哮着:“你们懂什么?我就是要杀了红莲,杀了和他有关的所有人,我要他在无尽后悔之中死去!”

整个暗夜森林上空此时都回荡着这道有些颤抖的咆哮声。

右手不停哆嗦着的天豪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支香烟,点上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你们都让开吧,我会给大哥一个交待。”

望着满脸惆怅,就连脚前插在地上的黑色大剑都在跟着他身体颤抖的天豪,众妖巨全身都是一震,他要,他要。

锵!

右手手中大剑扬起,左手随即用力的扯掉了上身的衣服,露出了那个猩红的红莲纹身,此时,它显得是那么刺眼,以及隐藏在鲜血背后的悲剧之意。冥狐扯开嗓子仰天咆哮:“我草泥马!阿瑟、米路、勒斯你们三个臭小子跟老子滚出来,今天要么是我当没生过你们,要么你们砍了我,老子丢不起这个人!”

这就如投入了一颗重磅炸弹在寂静的湖面之中,一个个妖孽仰天咆哮,他们各自叫着自己子女的名字,他们不愿意兄弟们为了替自己分担痛苦而斩杀自己孩子,要做就要自己来做!

十万妖孽分别站了出来,他们嘶声力竭的咆哮,满眼湿润,说什么也不能让兄弟痛苦啊!

自从天豪隐约表现出要击杀诺顿之意过后,眼前兄弟们的举动怎么能够瞒得住自己的眼睛,他们会杀自己的孩子吗?绝对不会!但是,他们更是自己的兄弟,他们这是即将自杀的节奏啊!

五百多万名妖孽虽然没有孩子,但此时他们都是争相站了出来,杀大哥孩子这个罪自己来背!杀兄弟孩子这份愧疚自己来承担!身后亿万兄弟姐妹的意志之所在,万妖冢之所在,亚丁千万城民之所在,由自己来守护!

此刻,妖孽们都决定了,杀!杀!杀!将眼前所有人都杀光!自己在自杀!

伴随着一件飘飞的衣服,红色纹身一个个闪现,气氛陡然变得压抑起来,直让人喘不过气来。

此时,眼角带泪的妖孽们在风中犹如磐石一般站着,手中兵器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寒光,这是一场没有胜负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