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43章 天生王者

第043章 天生王者(妖孽们,五一快乐!)

ps:看《法神之怒》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有些得意的吼叫声响起,累的气喘吁吁的众神恨得牙痒痒,但又没有办法,这里是考核,而不是拼杀。

可惜,没过多久,逐渐的,妖孽们再次落后下来。虽然心理上有着预备,但这样似乎毫无目的飞跑,随着时间的压力,就如谈判一样,没增加一秒,压力就会翻倍。

红莲红色长发已经被汗水打湿透了,拧成了好几股,他也是不停地喘气,但他兽眼之中却是始终燃烧着熊熊火焰,他在兴奋。

能够跑出现在的成绩,妖月应该值得骄傲了,因为他们很多人都是不是神,还有不少法圣剑圣,这完全是意志的支撑,众人团结一起的意志在支撑着每一个妖孽。

此时,一名白衣老者显得很是轻松,脸上都没有一丝汗。在看着前方的神灵越来越少之时,他跑到了妖月队伍前方,朝着红莲笑道:“会长,你之前说的故事那都是比较肤浅的,如果你不介意,我倒是可以深入分析一下白羊座。至于之后,还是你来决定。”

催动仿佛已经断掉的腿,红莲急忙点头:“你……你……说吧。”

朝着周围的几大妖巨和身后方逐渐慢下来的妖月队伍,白衣老者心底明了,既然已经加入妖月。那就彻底热血一把吧。随即,他脸色凝重道。开始讲起了有些冗长的故事:“在维西大陆,战神阿瑞斯是白羊座的掌管者。要想了解白羊座。我们必须从“公羊”本身来考虑这个星座的含义,但白羊座不仅仅只关于战斗。它还是生【殖】力量的象征,男人和女人都具有这种力量,这是最原始的创造力,是白羊座的特性使然,它也是一种天然属xing,神王宙斯也有这种属xing,包括许多太阳系的神王,他们都具备。

不管是神殿信徒的思想。还是关于白羊座的文献,其中都不怎么涉及这个星座中的智识力量和洞察远见。其实,很多白羊人致力于精神和灵xing上的修炼,这比好斗的白羊人人数要多得多,只是搏斗这种印象更符合大众观点。

会长你说的那个故事其实是金羊毛的故事,粗心的白羊最后被献祭给神王宙斯,最后,由人类的一个王子历经千辛万险获得。而这个神话中的英雄奋斗的故事,就是白羊座的核心。

在这个故事之中。金羊毛在英雄的出生地,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象征着他【真正的父亲】,他自己内在的灵魂。他是一位悲剧的王子,因为权力之争。他从出生起就受到了生命威胁,要想活下去,并为了寻找他一直拥有而不自知的一切。他必须历经考验和苦难。

在征途中,他必须跟两位具有破坏力量的国王竞争。因此。他必须成为旧律法的打破者,因为他是旧有统治体系的敌人。所以他很有必要战斗。与这个故事之中的两个国王战斗,一个是他父亲,一个是他叔叔。这里的父亲和叔叔只是律法和秩序的代表,我们可以称为“恐怖父辈”。

当他到了可以作战的年纪,他回到了出生地,决心夺回王位继承权。在取得金羊毛过后,他当上了新的国王,这种迅速投入到危险情境中,以此证明自己男子气概的冲动正是白羊座的特xing。尽管听起来有些奇怪但白羊座的女人和男人一样也有这种特xing。

因为“恐怖父辈”不仅只限于男人才有,寻找内在【真正的父亲】的求索之路也不只限于男人。金羊毛则是内在的、灵魂上的象征,是“隐藏起来的”神祗的兽形或动物表征。白羊人很多是拥有一个专制的或限制xing的对他有着摧毁作用的“恐怖父辈”,他会被驱逐到人生问题百出的痛苦之中,在他们身上表现的就是命运,而不是想象式的人生历练。

恐怖父辈会过度批判及打压,以此来阻隔白羊人进行任何一种独立的创造xing的自我表达。这里的恐怖父辈可以是任何人、事、物,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正是白羊人必然的形象。始终都有人阻碍他的成长。

再回到英雄的故事之中,王子当初是在一个女人的帮助下成功地找到了金羊毛并将它带回故土。这个“女人”名叫阿尼玛,其实,她是白羊人内在的潜意识本身,通过伪装来表现出来。它能找到自我意识所不能的解决办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必然的。假设这个英雄是女人,那就必将得到一个男人或者团体的帮助,它们的作用是一样的。

当这位新白羊国王建立国度之时,他表现出的一个典型的白羊人的毛病——喜新厌旧。他另寻新欢,他放弃了和内在的“阿尼玛”之间的联结,转去追求一个能为他带来共同的权力和认可的女人。他对他已拥有的一切不满,非得再多拥有一些、再多一些。这就是白羊人的缺陷,过分自傲。

这是白羊人的危险所在,如果他们对此毫无意识的话就会导致失败。因为白羊国王触怒了阿尼玛,而她绝不是一个可以被人轻率对待的女人。为了复仇,她不仅把白羊国王杀了,就连他的新妻子和孩子,所有和他有联系的人都杀了,只留下他一个人承受万千折磨而死。

会长你不用瞪我,我并非暗指这个结局就是你们白羊人的必然命运,只是想要表达这个问题是白羊人的典型问题。这位为了开启新秩序而与“恐怖父辈”作战的年轻英雄竟然否认自己内在。虽然很讽刺,却又无比真实。

这个悲哀结局。在一个新的循环开始之前、在下一个寻找金羊毛的征途启程之前,正是白羊人必经的道路。在白羊从自身蜕变中奋起、追求另一挑战之前。他们会摧毁既有的一切中大量的成分。如果会长你贵为人父,那就很有可能角色对调,你就变成了“恐怖父辈”,而你的专制也将受到子女的反叛。”

脸色一僵,红莲尬尴一笑:“哪有你说的这么玄乎,我可是很爱我的妻子们,怎么会喜新压旧呢?即使以后我有了子女,是肯定会好好教育的,不会限制他们的自由。他们怎么会反我这个爹呢,哈哈。是吧,老婆?亲爱的,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啊!我真的不会乱搞。”

在得到身旁婉柔、芭芭拉、爱丽莎、苏菲亚、伊芙、小蓝六名爱妻的一致白眼,和罗本、萨布、小九等众妖孽的一致阴笑过后,红莲转而降低了速度,急切道:“大哥,你快告诉他们,这个故事不是这样的。”

发自内心的一笑。白衣老者安慰道:“会长你不用担心,虽然最高权力的争夺和勾【引】女人都是白羊座命运的必要体现,但它的内在却是更多地关于竞争本身、而并非只局限于表面的父子相残和三角恋。因为白羊内在的“隐藏”,所以才会必须对抗。这点在整个奔雷宇宙数以亿计的众神体系之中都是存在的。

与白羊座相关的神话有很多。但最为出名的还是我们维西大陆悲剧典型。这就是白羊座的俄狄浦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并娶了自己的母亲的故事。他已经成了恋母的象征——那些母亲的儿子们必须通过跟父亲抗争来获得这种乱【伦】xing质和渴望已久的奖赏。白羊女则对应的是恋父情结。

如果不完整的看待这个故事,那就有可能歪解事实。其实。俄狄浦斯弑父之时并未同母亲碰面。当时占据他身心的是他的暴怒;激怒他的是老国王要求他让路,而狭窄的通道只容得一人通过。故事中的他也是和会长你一样的红头发。这常常代表了性格暴躁,犹如愤怒的公羊。

从一开始他跟父亲就斗争不断。他拒绝接受太阳神阿波罗的神谕,坚信自己的个人意志有能力推翻神祗和命运的支配。因为当初他曾去神殿企求神谕,结果却被告知自己将“弑父娶母”的命运。为了避免这个神谕的兑现,他决意不再回到亲生父母的所在地。然而,命运将他捉弄,最后还是发生了悲剧。

在这个故事之中,他的父亲曾犯下了一桩罪行,他爱上了神王宙斯的孙子的儿子,并将其诱拐并导致其自杀。所以,宙斯的孙子便将“会被自己的儿子杀死”的诅咒施给了他。这件罪行针对一位男xing而犯下,并使另一名男xing成为其牺牲者。

父债子还,老国王的罪孽转移到了他未出生的儿子身上。最终导致了俄狄浦斯的出生以及他与生俱来的可怕命运。这是白羊座典型的行为模式。归根究底,白羊人斗争的意义不在于占有,而是对旧有秩序的颠覆以及对独立、个人精神的主张。这种行为体现出来就是白羊座激烈的竞争意识。

其它神系之中有位白羊神,他宣称他的人民不得崇拜别的神,他不能容忍任何同xing的同伴。白羊人都一样,除非这位同伴跟他(她)差别很大,不存在竞争,或是足够低他(她)一等,不至于构成威胁。

白羊最爱的人生模式即是解救危难中的少女或男士,以及帮助劣势方夺冠加冕、已成败局的又转胜。如果不存在某种斗争,很难说白羊人到底会不会为那名少女操心。当然,我所说的不一定是实实在在的少女。对白羊人而言,必须从“恐怖父辈”手上救赎出的只是一个理念,一种哲学,或是旧体系没有重视的某种创意的贡献。

其实感到痛苦的是白羊人本身,他们将之投射到外界人事上去,因为有“恐怖父辈”为了不让他们取得自我成就和胜利的实现,他们必须要这么做。恐怖父辈凌驾于其上,虏获并摧毁了他们的自我意识。他们常常作为旧律法、旧道德、旧秩序的约束力而出现;或是作为良心、惯例、传统或其他可以操纵白羊人并阻塞其未来进程的精神现象。

白羊星座,做为黄道十二宫的第一宫,它代表的正是赢得自由的序战,因为八级宇宙只容得下一位王。如果有其他神王比他们高,他们会浑身难受,体内隐藏的内在便会显现出来。因为要和最顶尖的神王们作战,白羊人必须全然知晓自己的所作所为,奋斗的同时还得谦虚,而不仅仅是充满愤怒。

如果过分自傲的话,争斗必然会化为泡影。如果只为战斗而战斗,那他永远只是被压迫的人,永远只是被神灵呵斥的叛逆分子。这样的话,隐藏在他灵魂深处的巨大力量“金羊毛”与在抗争之中逐渐形成的独有的王权就会永远被埋没。

红莲会长,我现在郑重的问您,您能承诺带领我们走向自由吗?如果你还没觉察到并使用您内心的强大力量,不敢与命运抗争,那就不要怪我现在的离开。如果您点头,我将成为你手中的利剑,所指之处,弑神斩仙,屠魔灭妖,决不退缩!我坚信,这也是我们这些刚加入妖月的神袛内心最迫切想要知道的答案。您敢不敢?!”(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