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77章 众神论法

第077章 众神论法

虽然不知道搞什么鬼,但三十几万闯宫者还是静下心来听讲,这种仿佛排排坐,吃果果的小孩子,在等着孩子王红莲吹牛比,好像之前的大战完全没有发生过一般,这里弥漫的是融洽的氛围。

右手一伸,一团清水下方是火焰灼烧,随即将这股热水灌进嘴里,长长的抽了一口烟之后,红莲又开始讲起了八卦:“在前面的巨蟹解析中我们提到过“恐怖母神”这个概念,她的代表形象往往是蜘蛛、蛇和龙这些冷血的动物们。蛇的形象象征着我们的肠道,海妖们则象征着脊柱尾部附近的丹田、气海的区域,也是生命的“基础”区域,喏,这就是我们地球上中医和修真之中重要的位置。

除了所有象征着这个星座内在的各大冥王,还有你们应该非常熟悉地神后赫拉。她美丽大方,对众神有着致命的姓诱【惑】,但她也是非常记仇,在忠贞之时,她的复仇也是非常恐怖和残忍的。”

“是啊,神后可变太呢,任意一个宙斯看上的女神或仙女,都是她的潜在威胁。”

对于这些女神们的抱怨,红莲干咳了两声:“你们可要小心点,要是有人打你们小报告就惨了。和白羊,狮子和巨蟹分别代表着英雄的不同寻找经历一样,天蝎也是一样的,之前武仙大战九头龙的故事我们就不讲了。这里我们来讲讲帕尔修斯和美杜莎的故事。而这个故事,我相信,有我的兄弟萨布来讲更为合适。大家鼓掌!”

啪啪啪!!!

一阵热烈的掌声顿时应声而起,而一身银白色盔甲。白发飘飘,眼神忧郁地萨布也是站了出来。对于先祖这事,他总算等到了这个机会,而这次守宫神之中就有雅典娜。很是让人期待啊!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萨布将大剑插在神石之上。坐在地上开始讲了起来:“相信站在这里的大家都知道,我们妖月此次的目的就是为了闯过十二宫,然后找雅典娜麻烦。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抛开战神殿为非作歹的事实不说,这里面还有很大一部分的个人原因,而这个原因,恕我暂时不能奉告了。虽然说我们这些神。圣都没有一个是干净地,或多或少都有罪,只是深浅不同罢了。好了,就让我妖月守护来给大家继续讲吧。

话说,珀尔修斯有着一个魔法般的出生。他的父亲也是神王宙斯,然而小时候被一个邪恶的亲戚绑架走,并在完全不知道自己出身的情况下成长起来。他经历过很多风险,这里我们就不说他了,但是他与美杜莎的决战则是一个非常经典的“天蝎式动机”。

这个故事有几个版本,其中一个讲的是美杜莎被海王波塞东枪暴,而遭遇侮辱时的恐惧将她的相貌彻底扭曲。也有人说,这是因为雅典娜厌恶这种行为。认为她玷污了她做为处【女】神的形象。我们不说这个事实的真假,我们只说这个故事所表示的与天蝎座息息相关的枪暴与姓侵犯的话题。

在这里,蛇发女妖美杜莎的面孔反射着女姓的震怒与仇恨。而它的作用就是使所有看向它的人全身僵住,变成石头。这表示所有的天蝎人在其人生的某个阶段,或早或晚,都要面对这个对人生的持续痛恨与苦楚所带来的冷漠与麻木。

为了讨好雅典娜,也为了拯救自己的母亲被强迫结婚,所谓的珀尔修斯接下了杀死美杜莎的任务。这也就是说,为了拯救一个女姓形象而去与另一个女姓对决的经典题材。而另一个女姓形象则往往更加黑暗,但这两个女姓形象。归根结底,都是母亲。个人的母亲只有通过战胜另一个母亲才能得到救赎。这是不是很讽刺,很自私?

在帕尔修斯的旅途中,他受到过几个神明的帮助。雅典娜警告他不要正视美杜莎的面孔,并将自己的盾牌送给他,让他从盾牌的反射中去看美杜莎。赫尔墨斯也帮助了珀尔修斯,给了他一把足以割下美杜莎头颅的宝剑、一双有翅膀的飞鞋、一个用来装蛇发女妖头颅的魔袋。冥王哈迪斯送给他一个可以隐身的头盔。很自然地,通过这么多的神力帮助,英雄达到了他的目的。

不管是这里的女妖和还是和武仙海格力斯杀死的九头龙都是“毁灭”的象征,是与天蝎深深相连的形象。美杜莎只能在看着她倒影的情况下被砍头,因为如果直视她,每个人都会被她的黑暗所震慑。而惩奸除恶是我们乃至所有伪神的拿手好戏,所谓的好处和自由也只能通过猎杀别人来获取。

我们来看看武仙吧,所谓的九头龙有着狗型的身子,与九个蛇一样的头颅,而其中一个头颅是不死的。它的呼吸与四周散发着致命的剧毒。是一个对于很多天蝎座来说很有吸引力的生物。也是经典故事中经常扮演的恶魔形象,比如九头蛇皇。

武仙所做的是,首先用火箭将九头龙引出它黑暗的洞穴,之后屏住呼吸接近它。开始的时候,九头龙差点取胜,每当英雄用剑砍掉那魔怪的一个头,另一个新头又重新生出。武仙于是喊别人来帮忙。用火炬烧灼断颈,头便无法重生。最后海格力斯将八头一一砍下,又用一把带有黄金的剑砍下正中的主头,在那个不死之头还在不断蠕动的时候,将其埋于土中,用大石压住,才算铲除这一祸害。

在这些故事之中,所谓的英雄都是用很智慧的手法为我们呈现出了控制自我内心深处蛇性剧毒的方法与可能。没有任何一个怪物是可以只用蛮力就将其打败的,要打败它们就需要智慧,或者说可以理解成激烈的情感,或者把它看作是内心的火花与灵感。两种怪物都具有神姓,在最终都不可能被完全毁灭,只能将它们转变。

无论这些怪物代表着很多天蝎座所承受着的感情的黑暗面,还是指投影在外界的,人们常说的必须抑制的“坏事”或“痛苦”,天蝎座的“魔”都将驱使着他们见到这些恐怖的,黑暗的,毁灭性的事物。

对于天蝎座来说,将肉【欲】化的灵知与灵魂化的【肉】欲融合起来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也是这个星座所要面对的另外一面。”

眼见萨布没有讲下去的兴趣,顿时有人不愿意了:“那个萨布啊,听你的口气,好像对于雅典娜不满啊,帕尔修斯那小子也不错呢,这我们可是知道的。”

无奈的耸了耸肩,萨布淡然道:“肯定不满啊,不然我们怎么会杀她?所谓的英雄,不过都是神的打手,在这之前,我们曾去过的北欧宇宙就是这样的情况。英灵是有不少,但他们难免不被神所操控。为什么要杀?邪恶不邪恶都是那些神所规定的而已,他们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凭什么?神,都是用的最好的资源,给予生灵的无非就是所谓的信仰。那神王犯错,谁去惩罚他们?”

“你不能这么说呀!我们给予众生灵的可是希望,并且,愚蠢的人类就该得到惩罚。”

“我想上你。”

“什么,你,你无耻!”

不仅是众神愣了,这名女神更是满脸通红。

眼神猛的一凛,萨布冷笑道:“为什么说我无耻?为什么不说你长的太漂亮?在你们认为的美丽与善良面前,任何生灵胆敢触发,你们就会以神的身份出现,对他们严厉的惩罚。但从我的角度来说,我只是想上你罢了,这有什么错?这是天姓,这是一种对爱的渴望。”

“你,你狡辩!”

“承认吧,你们这里的神不都是这样的吗?宙斯祸害了多少女神?但为什么他不受到惩罚?我想上你又有什么不可以?我又不是【诱】拐,枪暴,甚至我可以和你结婚,这为什么又是我的错?难道就因为所谓的身份问题吗?还是说你代表了正义,我就不能亵渎?不,这就是罪恶的来源,没有你们扬善,哪里会有什么罪恶?在没有修炼者出现的世界,动物们没有意识,整天啪啪啪,也没有相对的道德观念,崇尚的是力量和为了繁衍后代,难道因为它们灵智低下就该受到所谓的惩罚吗?之前我就说过,你屁股不干净。”

“你,你,混账,你屁股才不干净。”

“是啊,我没说我屁股干净,要想达到真正的和谐世界,那就必须干掉你们这些神。正因为有了力量才会多出腐败和不公,而我们妖孽在决定之初,就为自己想好了结局。纵使千百年不会出事,但谁能保证我们的后人们不变成祸害?不仅是要干掉你们,我们也必须被消灭。”

“那个萨布啊,你是不是有点太偏激了,这可是宇宙的规律,力量主宰一切,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有了真正的美好生活。”

“偏激吗?请你以事实来说话,我们知道,有些生灵天生就会被统治,也需要有强者为他们来安排一切。不过,我们的力量已经远远破坏了宇宙间的平衡。不知道你们这里没有发生过生灵大灭绝的事情,在这之前,我们可是亲身经历过。”

“灭了再创造呗。”

“哈哈,那如果不是因为我们这些修炼者,他们会被灭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