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17章 万古凄凉

第017章 万古凄凉

萨布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雅典娜竟然会说,美杜莎是她的分身?!

雅典娜递出一个眼神示意萨布坐了下来,他也是没有再装,虽然刚才被打的半死,但现在恢复的也算是差不多了。本以为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击杀她,现在更多的却是震撼。

轻声叹了一口气,雅典娜一脸忧伤:“不知道海神一族过的还好吗?”

不管是真是假,萨布也是觉得先听听看再说,哪怕是假的,这段时间也可以好好的恢复。如果是真的,那打什么打啊?!

“怎么说好呢,他们虽然能在物质生活上不缺什么,但一代代的美杜莎族人都在渴望着报仇。你说美杜莎是你分身,这个怎么证明?你父神不是宙斯吗?”

右手一扬,雅典娜将这片广场完全隔绝,就连神识和声音都传不出去,等布置好了,她才凝重道:“这一点还得从我出生之时说起。那时,我父神正值权力巅峰,因为他是推翻我爷爷才获得的神权,加上有些流言传开,说我以后会推翻他的统治。所以,在我刚出生之时,他就想要将我扼杀。

不过讽刺的是,我生下来就已经是七阶上位神,哪怕父神吞了我,我也能活下来。最后,在火神赫准斯托斯的帮助下,我从父神头中逃了出来。

自从这件事情过后,我心底就一直在恐惧,我明白。父神他表面上对我很好,但暗中一直在监督我。他再坏。始终是我父神,难道我还真能杀了他吗?

为了替自己留条后路。我将自己的一小部分神魂投到了海怪刻托之上,在老海神福耳库斯与其交够的时机,我的分身,或者说是美杜莎就出生了。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我把她安排到了战神殿,做为大祭司长。

当初,我能从父神毒手之下逃脱,很大一部分上要多谢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火神赫准斯托斯,在我小时候。我们的关系也是因为如此,走的非常近。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父神将爱与美之神阿佛狄洛忒许配给赫准斯托斯,但我这个嫂嫂却是非常不忠。在他们刚刚离婚之际,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这个一直敬重地哥哥会对我下手。

好在我抵死不从,哪怕他修为高强也没能得逞,他反倒是和母神盖亚孕育了一个孩子。最后我领养了他。说实话,一开始我是打算培养他,好让他以后能够亲手杀了他父亲,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又放弃了。

于此同时,海神波塞冬窥觑美杜莎已久,其实。他做为海神,他仿佛知道那是我的分身。最后更是枪暴了我,想要来刺探我的反应。

如果让他知道了美杜莎其实就是我分身。他肯定会以此来要挟我,或者是直接告诉父神。苦思良久,最后我决定将美杜莎放逐。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人类帕尔修斯会如此崇拜我,为了替我正名,他竟然要取美杜莎的性命。

既然已经决定放弃,我怎么又能在这个时候反悔?如果这个时候出差错,那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那我多年以来受的侮辱岂不是没有得报的那一天?

所以,我帮助了帕尔修斯来残杀自己,这样也打消了波塞冬的顾虑,在之后的战争之中,我虽然名义上是获得了胜利,但我知道,这仅仅是表面而已。

这是不是很讽刺?”

看着一脸惆怅地雅典娜,萨布心里真是震惊极了,这个事情太过复杂,也太让人意外了。深吸了一口气,萨布低沉道:“你们奔雷宇宙的神袛真乱,都是一家人啊,怎么可以这样乱来?”

“哈哈,乱吗?你要明白一个事实,一个宇宙的诞生,最开始的就只有那些神灵,如果他们不相互繁衍,又怎么能够繁衍出以后的万千种族?任何一个宇宙都是如此,只不过每个宇宙的神王和第一批宇宙生灵繁衍的手段不同而已。

当然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统治。给造成来的人类和诸多生灵设定条条框框,以各种道德理论来束缚他们,而制定这些规定的神则是不在这其中,反而是背道而驰。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们只是为了能够活得更久,享受到更多的权力。

照你的说法,那所有一切都可以归纳到一个源头,不管这个源头是什么,但我们也可以说是同宗同源。如果你说大家都是一家人,这也可以理解,但这是大家。不然,你们妖孽所杀,八级宇宙之中的所有杀戮,那都是自家人杀自家人。”

萨布此刻竟然无言以对,如果从道德的制高点来说明,这神族的圈子关系真乱,不过她也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所有的一切总有个源头吧。

不过,这样说就可以了吗?萨布摇了摇头:“这点上我无话可说,可是,我在意的是,你为什么不反抗?为了不让自己受到伤害,竟然舍弃了美杜莎!哪怕正如你所说,她是你的分身,但她肯定也会诞生了属于自己的灵智吧,你怎么能够狠得下心来?”

雅典娜凄凉一笑:“我会甘心?我怎么可能甘心。不过,你真的理解我父神这种级别的强者了吗?我不知道那个无上王者有没有告诉过你们,但像我父神这种级别的神灵,想死都困难。不仅如此,我一直都在受着监视,我父神绝对不会让我真正超越他的。

或许是我千百万年来表现的温顺,这才让他放下心来,加之一直在暗中掌控我们的那个势力在暗中窥觑,他一直都在和其它宇宙神王搞关系,期望能够摆脱这种命运。

正是因为他已经分心,我才有了暗中组建势力的机会,战神殿之中有许多神袛都是恶神,这点我肯定清楚。因为这是父神安排在我战神殿之中捣乱的,而我也有了机会融合神魂。”

说到这里,雅典娜拿出了一个盾牌,这个神盾就是埃吉斯,盾牌中间就是美杜莎的头:“别人都不知道这盾牌代表了什么,只有我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