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23章 花海葬送

第023章 花海葬送

嗤!

黑色火焰附着在薄如蝉翼的大剑,或者说是和妖刀冥炎样,这是融合了太刀和唐刀精华而制作的一把刀剑,摆脱了以往的刀为单刃,剑为双刃的固定思路。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为了配合暗系杀神芭芭拉那挥剑的速度,芭芭拉的身材以及所习暗杀之术,强大剑术都是以速度和诡异多变著称。虽然她身体的力量同样不小,但这只是和她自己相比而已。

一道道黑色细线被拉扯出千奇百怪地形状,那种恐怖的速度就如芭芭拉长了一千双手一样,其周身全身剑痕,不仅如此,要将惊惧之焰扯出这样的形状,这也足以说明了她的控火能力之强。

越来越来的挥剑,整个黑暗的丝线斩落仿佛无穷无尽的花瓣,逐渐地,芭芭拉的身影被自己所挥动的剑影所笼罩,化作一个强烈扭曲的黑洞,她仿佛就是被吞没了一般。不,仿佛她就是一个黑洞。

整个神宫之上全是那令人牙酸的挥剑声,甚至狂暴的气爆声都是因此被控制了一般,这是芭芭拉将每一剑的阻力几乎是完全屏蔽的原因。

眼看芭芭拉焚掉的花瓣越来越多,气势越来越强,挥剑越来越顺畅,室女女神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她右掌心微微一张,左手花篮之中顿时飞起了一朵红色花朵,转而出现在她掌心之中。

拇指和食指拈着花朵,随即猛地朝着那个正在扩张的黑洞一丢。顿时,空间仿佛都被划出了一道漆黑的裂缝。速度更是快如闪电。

铛!铛!铛!

一连串清脆地金铁交击声乍起,那个恐怖得黑洞也是戛然而止。芭芭拉得身影在突现之时,转而又化作千百道幻影,在暴退的同时,手中刀剑与那朵红色花朵碰撞了千百次。

等倒退出十几米之后,芭芭拉这才稳住身形,在将刀剑横在身体右侧之时,室女女神发觉了她的右掌在微微颤抖。

“不错啊,想不到接了我的狂怒之花竟然没有被挣脱兵器,你的力量和剑术已经算是出神入化。”

紧握了一下手中的刀剑。芭芭拉冷酷道:“那是你这花太弱了。”

“是吗?呵呵。”室女女神展颜一笑,她很清楚自己的花究竟有多么强。狂怒之花,是呈现递增式的爆炸之花,就拿刚才来说,芭芭拉所接下的威力那就是能够贯穿行星的末路狂花。

可是,凭借多次巧妙的劈、砍、挑、刺来卸力,最后的芭芭拉只是手抖而已,不得不说,她已经比一般的中位神要强上太多。

不管芭芭拉是真的不在意还是在故意耍酷。室女女神也没有过多追究,在下一霎那,整个地面上的花海与漫天飞舞的花瓣之雨仿佛是停顿了一般,就连时间和空间都是被静止了一般。

当漫天花瓣再次飞舞之时。一道道狂风乍起,那细小软弱的花瓣化成了一柄柄锋利之极的切割机。在密密麻麻的七彩花海之中,一朵紫色花朵悄然射向芭芭拉胸口。如果不注意,还真的发现不了。

锵!

手中长剑竖直朝着身前一劈。顿时,那朵妖艳的紫色花朵从花径之处直接被劈成了两半。虽然成功劈碎了这朵诡异的花朵。但芭芭拉的脸色却不是很好看,反而还有这一丝怒意:“怎么了?你是看不起我吗?我知道你已经调查过了我们妖月,也与我兄弟姐妹们交手过,那你应该很清楚,舞魅都是我们妖月一员。你现在却拿幻术来与我战斗,你是在侮辱我,还是想要通过我来证明你比她们要强?”

女神没有想到芭芭拉的反应有这么大,之前和一些妖孽战斗过,他们或多或少都能识破自己这朵紫魅葬花,可是,还是有许多妖孽栽在这朵花之下,从而被淘汰出局。

舞魅两大幻祖自己怎么会不知道?若风和奔雷宇宙交好虽然只有千百万年,但双方大能级别的神袛几乎都打过照面,彼此之间都有一个认识的阶段。

虽然没有自信能够与舞魅两祖比拼幻术,但妖孽们不是啊,哪怕他们都受到了指点,但也绝对不可能全部都躲避自己的攻击。毕竟,这可是事实,只是,眼前的芭芭拉是识破和反攻的最快一个。难道说,这就是她能够成为妖巨之一的原因?这并不仅仅因为她是红莲的妻子,更是因为她那种无以伦比的天赋。

歉意地一笑,室女女神坦然承认自己得失误:“呵呵,不好意思,是我判断失误。我不敢小瞧你,不过你放心,我没有看不起任何对手,希望你不要介意。下面是我的成名法术花海葬送,你要注意了。”

对于室女女神的真挚道歉,芭芭拉心中一凛,想不到眼前女神是如此大度。或许是觉得自己有些失礼,此时,芭芭拉的语气也是为之一缓:“罗刹成名剑法暴风龙卷参上。”

下一刻,两名女神都没有再多语,室女女神将左手中的花篮抛飞,九十六多颜色各异的花朵顿时漂浮在她身前的花海之中,这和之前不同,那些漫天飘飞的花瓣,和整个广场上铺满了一层又一层的花瓣都被调动起来,这不是幻术,而是必杀!

“啊!”

芭芭拉大声娇喝,全身惊惧之焰超燃,神力毫无保留的催动,一道道剧烈的风刃如磁场之中磁线一般狂暴翻滚,一股锋利之极的气息陡然席卷开来。整个漆黑的刀身将坚固无比的空间刺破,引来了空间乱流。

轰!轰!轰!

一道道仿佛是从天而降的龙卷风暴动,在降落的一瞬间,顿时将那些不计其数的花瓣瞬间撕裂,这股风暴简直堪比木星大风暴,这是可以撕裂行星的超级飓风!

仿佛是站立不动,又仿佛是千百个身影在挥剑,一道道残影不断交叉、重合、交叉,而肆虐地飓风与那些极速旋转得花瓣开始了最为激烈的碰撞!嗤嗤声不绝于耳。

一分钟过后,身上神衣破碎,白色肌肤泛起道道血槽的室女女神轻声一笑,望着对面那个全身是鲜血淋漓的女妖祝贺道:“恭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