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67章 众神历史

第067章 众神历史

一个圆形的红色球体漂浮在红莲那猩红的本命天运【红莲】右侧第一个位置,里面隐约有个神羊在奔腾冲撞。这是狂暴的羊驼,暴击之魂的【神.白羊座】,一级增加900%暴击。直接碾压一切,专治各种不服。

当【神.白羊座】逐渐安静下来之时,红莲的双眼再次睁了开来。视线之中却是发现了脸色微红的伊兰迪正在凝视自己。“怎么了,我所有都是你的,你还需要偷偷的看吗?直接光明正大的看不就好了。”

嗤拉!

千百道紫色灭神雷瞬间轰入红莲体内,在他体表噼里啪啦跳跃起电弧之时。他却是开心的一笑,右手一扫,穿好后衣物的红莲问道:“兄弟姐妹们怎么样了?”

轻咬了一下晶莹剔透的薄唇,伊兰迪回道:“你最多还有8年时间,这个黄道十二宫已经进行到了后半期。兄弟姐妹们都还好,现在有94586名妖孽已经通关。剩下的都已经打完,超过第六宫的有70%。”

强行握住伊兰迪挣扎的双手,红莲脸上满是笑意:“我们妖月的实力又进步了,对了。如果说8年后和雅典娜对上,我们胜利的希望有多大?”

这时,伊兰迪停止了挣扎,脸色也是出现了一抹疑惑之色:“你还别说。之前我去巨蟹神宫找了雅典娜,毕竟萨布会暴走。但结果却是出人意料,她对我并没有恶意。反而告之我,她父神宙斯想要用她来试探我恢复后的实力。”

“什么?宙斯想要插手?”

反手握紧红莲宽阔的手掌。伊兰迪安慰着:“呵呵,不用担心。雅典娜已经回绝了。”

红莲却是全身都在颤抖。尽量压制着心底的怒气,转而继续追问:“她什么意思?之前她还传我们枪法。难道萨布和她达成了什么秘密的协议吗?”

伊兰迪无奈道:“对于这点,我也好奇。等我去双鱼神宫之时,萨布已经开始修炼。所以,我现在还不知道他和雅典娜发生了什么事。但这让我有种感觉,我们和她打不起来。”

红莲满脸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萨布是我兄弟,他的姓格我清楚。哪怕他会担心我们替他报仇之时会出现大量伤亡,但他更加明白。家人。是妖月的底线。若妮一族惨失先祖,更是落魄到天空宇宙,这个仇怎么能化解?”

此时,伊兰迪却是没好气道:“你啊,亏你修为蹭蹭蹭的暴涨。你这心智怎么却不长。之前你们讨论的那么多,难道你没发现你记忆中的某些联系吗?比如说,美杜莎只是雅典娜的化身?”

“什么?不会吧!额,不过我脑海里记忆太多,具体有哪些。我也不是很清楚。”看着伊兰迪那几乎是笃定的表情,红莲越说越心虚。

人一旦心虚或者是紧张,那就会想要抓住点什么。此时,红莲松开伊兰迪的双手。一把将她搂入了自己怀中,横坐在自己盘起的腿上。

半推半就之下,伊兰迪也就从了。在侧脸看着红莲之时。她反问着:“那你知道雅典娜为什么会驱逐甚至是让帕尔修斯杀了美杜莎吗?”

“这个,这个不是因为海皇波塞冬那个人渣在神殿枪暴了美杜莎之后。雅典娜为了维护自己处【女】神的名节。所以才驱逐了本是战神殿大祭司长的美杜莎吗?这种事情,她又不是第一次做。当初她被火神赫准斯托斯侮辱之时。她还不是选择了明哲保身?”

“那你又知道火神赫准斯托斯为什么要侮辱雅典娜?”

“因为他被带绿帽了呗。爱与美神的阿佛狄洛忒据说是个姓玉非常强的人,而且不守妇道,到处找男人。简直就是我们那里的小三啊。有着这样的老婆,哪个男人能够受得了?加上海神波塞冬的游说,这个愤怒的火神有报复的想法和做法也并不奇怪。反正这奥林匹斯山众神也不是什么好鸟。”

“说的有点正确。但你知道阿佛狄洛忒为什么会这样?”

“之前白老说过,应该算是本能吧。毕竟这些神都是人姓化的神,有玉望是正常的。而且,她是爱情和姓玉,美丽与无暇的化身。出?轨这些事情并不完全是她的错。比如我,我找那么老婆也是逼不得已啊。”

“就知道贫嘴。她啊,就是你们地球上的潘【金】莲。先是和酒神巴克斯有一腿,后来又看上了一个美少年阿多尼斯。当然,凡人被她看上了也只能是厄运。固然她是姓玉的化身,但终究不能掩盖她那阴乱的生活。”

“哈哈,你说的对。她啊,就是一个风【骚】的女神。这样的女人嫁给武大郎的火神赫准斯托斯也是悲剧啊。不过,现在看来,火神的人品还是不错的。至少他在这阴乱的奔雷众神组之中算是出淤泥而不染的圣洁莲花了。”

结果话匣子,伊兰迪正色道:“所以,造成火神想要变坏的原因就是这里。而如果不是阿佛狄洛忒这种水姓杨花的生活作风,那就不会被火神捉间在床,也更不会让他想要去枪暴自己的亲妹妹。当然,一分为二的来看,她也不是能够单独存在的。没有她,那就没有丘比特的出生。”

红莲咸猪手悄悄攀上伊兰特菠萝形的高峰,眼睛和言语却是声东击西:“这倒是,只不过这丘比特一天拿把弓箭乱射,亵渎神圣的爱情。如果没有他,那就不会出现阿波罗强追女神的事情,达芙妮也就不会化作月桂树。这一点我最气愤,神自己【乱】搞就可以了,为什么每次都要让凡人受伤?弱者就该被【凌】辱吗?越说越气,我真想快点杀了他们,好让他们也尝尝这种收入压迫的滋味。”

本能的夹紧双腿,游走在酥胸上的那双炽热的手掌甩都甩不掉。鉴于全身仿佛瘫痪了一般,伊兰迪娇气喘喘的同时,气若游丝的娇嗔道:“别闹,还想不想理清你那思路啊?”

嘿嘿一笑,红莲更加猖獗:“想啊。不过,我更想现在这样听故事,这样才会深刻。免得以后错杀好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