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90章 他们是你们爹娘

第090章 他们是你们爹娘

此时,红莲什么话也没有再说,反而是脱掉了身上的红色神衣,露出了胸口的那道紫色妖月标记。而那朵花蕊上有着正在愈合而蠕动的血肉。

“大哥,算了,诺顿虽然调皮了点,但他只是一时糊涂。”

“是啊,大哥,算了吧。”

看着红莲的举动,众妖巨都是心神一颤,红莲此时眼神中闪过的决绝之意,令人恐惧。

点燃了一支香烟,红莲狠狠地吸了一口,随即又是长长的吐了出来:“今天,谁也不要阻止我。”

红莲的话让这里安静地落针可闻,只能隐约听见奥琳娜那抽泣的声音。她发现诺顿可谓是虚弱到了极点,身上伤口虽然不多,但那全是致命伤,要不是他早就是神,恐怕现在早就神魂俱灭!

在众人度秒如年的等待之中,红莲也是抽完了香烟。在焚烧过烟头之后,他只是很平淡道:“让开。”

绝对不能让!

红莲这个人哪里都好,只不过就是脾气倔。如果此时让开,他绝对会杀了诺顿.布鲁斯。

嗡!

一阵轻微地响声之中,一道紫色身影从红莲眉心那个倒山字型的标记里飞了出来。

当众妖和蛇眼成员们看到伊兰迪的身影出现之时,简直是久旱逢甘霖,心中的巨大石头都是放了下来。

要说这能够控制红莲的人。无非就是这个伊兰迪。她的话,最管用。

可是。下一刻,众人心中又是纠紧了。

两人是本命一体。伊兰迪自然知道红莲在想什么。不过,红莲也是知道伊兰迪在想什么。

此时,红莲淡淡道:“让开。”

伊兰迪的心是痛的,本来这次大家回来都是开开心心的。之前说过的后代问题,众妖都是同意了,结果回到亚丁之时,许多兄弟姐妹们更是有了自己的孩子。

这样的前提之下,要孩子是肯定没有问题的。可是,眼前却是出现了奥琳娜和小彩给红莲生的孩子。

这本该是值得庆祝的事情。结果,诺顿和米娅是以杀红莲为目标,更是以剿灭妖月为目的而存在。

“你,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让开。”

凝视红莲的兽眼足足有十秒,在轻叹一声过后,伊兰迪侧身退到了一边。

她的动作让众人为之一惊,随即,众妖巨心里慌了。伊兰迪都不能阻止,红莲还能听得进去谁的话?谁还能拉得住这条疯狗?

“红莲。给老子站住!当我是兄弟,今天这事就算了。要杀,你就杀我。”

“老公,你是要众叛亲离吗?他们可是我们的孩子啊。要杀。你就杀了我吧。”

“老公!”

“大哥!”

“红莲!”

“卧槽,你个疯狗!”

……

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做。红莲只是迈着沉重地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向不远处的诺顿所在之地。

一丝丝抽泣声不由地响起了起来。眨眼间,顿时疯狂的蔓延。很多人已经控制不住的留下眼泪。

等来到诺顿面前之时,奥琳娜一把抓住红莲的右掌贴到自己胸口上,眼眸之中满是泪水:“要杀你就杀了我吧,反正我们娘俩在你眼中也不重要。”

红莲轻声一叹,随即却是收回了右掌:“对不起。”

“娘,不要求他,他要是在乎我们,又怎么会抛弃我们?”

砰!

诺顿话一落,身体瞬间弓起如同虾米一样。还不等他缓和这强力的膝撞,红莲已经将掐着他的后颈重重地按到了被情火炙烤的坚硬无比的地面之上。

在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碎石混合血液乱喷的同时,红莲按着诺顿的后颈滑行了数百米。

再次将诺顿提起之时,他的整张脸已经是血肉模糊,哪怕诺顿是神,他也经受不起这狂暴之极的攻击。

随手将诺顿一丢,红莲此刻已经是咬牙切齿的咆哮道:“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老子最痛恨持强凌弱之人,想不到我的孩子比那些人更可恶。我抛弃了你们,你找我就行。为什么要找我兄弟姐妹?

你可知道,老子的命都是他们的。没有他们,我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你个畜生竟然敢对他们出手。他们可是你的爹娘啊!

如果不是他们疼你爱你,你麻痹能够活到现在跟老子吼?!

可你干了什么?拉拢他们的子女来反抗他们亲生爹娘!你简直猪狗不如!”

嗤!

妖刀风魔划破空气,猛的出现在红莲右掌之中。在神血溅落之际,红莲猛地往自己胸口上捅了下去。

做为红莲最为锋利的本命妖刀,风魔的锋锐是毋庸置疑的。他那神体几乎是瞬间被洞穿,简直比刀切嫩豆腐还要轻松。

抽出满是鲜血的风魔,红莲照着自己肚子上又是捅了一刀,猩红的兽眼已经是布满了血丝:“我不是一个好父亲,但我始终是你爹。你怪我都是应该的,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是你的爹娘啊!”

噗嗤!噗嗤!噗嗤!

红莲一刀一刀的捅着自己,刀刀见血,绝不含糊。

在身上满是血洞之时,红莲将风魔丢到了诺顿面前,他平淡道:“你是我红莲的孩子,你可知道你的姓,布鲁斯代表了什么吗?要是你想让我对你有所改观,那自行了断吧。”

随即,踉跄着红莲转过身来,在扫视一圈过后,他对着米娅笑道:“米娅你过来。”

“娘!救我,我不想死啊。”米娅.红莲已经被吓到了。随即她又是面朝红莲跪了下去:“爹,女儿知道错了。爹,您不要杀我啊,呜呜。”

两行血泪划过脸庞,红莲欣慰一笑:“孩子,很高兴你能醒悟。不过,你爹没有什么好教你的。只能让你明白,做错了事,那就要接受惩罚。”

看着红莲丢过来的妖刀冥炎,米娅的哭泣声反而收了起来。看着红莲那满是鲜血的脸庞,以及那再也掩饰不住的怜爱之色,米娅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怕了,爹是爱自己的。

随即,不舍地看了一旁哭泣的娘,米娅将妖刀冥炎横到了白皙如玉的脖颈之上。又是看了一眼满是血泪的父亲之时,米娅笑了,笑的是那么开心。随即,双手猛地用力一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