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神之怒

第144章 勇敢牺牲

第144章 勇敢牺牲

如果说一百五十万左右的下位神并不能达到天空大陆当初远古神魔一战的数量和质量,但这和当时真正帮助下界神灵的综合实力来比,这个所谓的妖月也不会差。

不仅如此,红莲还说有各种大神法!

大神法!就算自己是主神,也只会一门大神法,并且是辅助为主,攻击力不高。但眼前的红莲却是显得很随意。难道他不知道大神法有多么珍贵吗?

如果非要衡量一部完整地大神法的价值,那它就可以相当于一个黑铁宇宙的一切掌控权。

红莲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一般神灵能够理解的。不过,没关系,解释就好了:“不仅如此,我们妖月现在最强战力是我爱妻卡米尔,她现在已经是一名大主宰。”

“噗,大主宰?”

这红莲不会吹牛吧?大主宰可谓是一方宇宙神王,哪怕自己是主神,如果说面对大主宰,那或许如同一只蝼蚁,毫无反抗能力。

而这种强者居然是眼前这个只有六阶中位神修为的红莲爱妻?!

“嗯。卡米尔是我在奔雷宇宙参加黄道十二宫神战时认识的,她是若风宇宙的主宰,这也是一个黄金宇宙。在和我深入交流三年零三个月之后,她突破了。”

“你说她突破是因为你?”

“不全是因为我,而是爱,这是爱情的伟大力量。”

面对红莲的显摆,姬拉心中竟然丝毫生不起一丝反感,而是继续沉浸在震撼之中。大主宰!

“呵呵,我知道这有点不可思议。但是老天待我不薄啊,不仅如此,她马上准备给我生小孩了。”

“噗,她,她现在要给你生孩子?”

噗嗤!

红白色的冰火瞬间升腾而起,红莲双手摊开,十指挑动妖艳地冰火,一脸笑意:“是啊,如果姬拉主神还有疑惑,相信你看到了我的冰火就应该了解了吧。”

令人心悸地恐怖气息,诡异地火焰,这些在红莲全身燃烧地火焰的确不简单。这蕴含了宇宙究级力量,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自己还是能够判断。

对了,前段时间出现的那道蕴含冰之气息的主人难道就是这个卡米尔?也就是要给红莲生孩子的大主宰?现在看来,这红莲好像没有说谎啊。

“不仅如此,我爱妻米兰达是白羊主神,虽然不是以狂暴攻击为主,但持久战不错。我另一名爱妻詹妮弗是射手主神,攻击力强大,相信可以单挑大魔神。我的一个朋友西露米,她也是一代主神。

我另一名爱妻苏菲亚,她拥有黄金宇宙的完整创世神器妖精之弓,她现在能够发挥出十分之一的威力。我另一名爱妻爱丽莎拥有一件被封印的创世神器七恶剑,她现在能够发挥出十分之一的威力。我另一名爱妻苏珊,她是精灵女皇。我另两名爱妻奥琳娜和小彩,她们曾经是天空大陆黑暗教廷的教皇。

拥有和主神级别一战的还有我请来帮忙的德西和摩罗两大主神。

可以对战小主神、上位神、中位神有我的兄弟妖月修罗,妖月萨布,还有我的爱妻伊芙、芭芭拉、里拉、婉柔、小蓝。

可以对战中位神和下位神的有我的兄弟姐妹——妖月天豪、愚人、飞鱼、蓝若、冥狐、星辰、修罗、守护、白龙、白老、恶狼、天空星悟、水手、小七、小八、小九、秀儿、清心、凤凰、梅菲尔、梅比斯、爱雅玛……”

听着红莲解说妖月实力的同时,姬拉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仿佛看到了一丝真正的希望。

“呵呵,当然还有我。不知道这股力量有资格一战了吗?之前我说过,我们还有其它事情要做。不仅如此,能够拉拢八千亿修炼者,我不想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这么悄悄溜走,我不甘心。不知道姬拉女神怎么看?”

此时,姬拉在快速消化信息。情况就如红莲所说的一样,虽然妖月的实力强大无比,但是,如果没有八千亿的修炼者对战低阶恶魔,那这一战将会变得困难无比。

特别是深渊魔族更擅长于将敌人变成自己的炮灰,这一增一减之间,损失的力量不容小觑。甚至是可以直接影响这一战的结果。

可是,就是这样的强大的实力,但如果自己估算错误,那将会有无数生灵白白牺牲。

眼见姬拉那洁白如雪的肌肤上居然冒出了一丝丝香汗,红莲也是惊讶无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姬拉主神?姬拉主神?”

对于红莲的呼喊,姬拉感觉太失态了,今天的自己已经震惊好多次了啊。不过,这红莲也太妖孽了吧,他是怎么让如此强大的女神们心甘情愿跟着他的?那些妖孽又是怎么甘愿追随他?

“的确,你们妖月已经有了一战的实力,甚至比我们当初第一次面对深渊魔族时候还要强。不过,你有想过吗,如果你们失败了,那将会是怎样的损失?你不害怕吗?”

说到这里,红莲上下打量了一番姬拉,随即,他惆怅道:“我一直都在告诉自己不要去想,但是,我们妖月的妖孽已经做好了觉悟。自己造的孽,哭着都要赎完。一开始,我是为了自己的私仇建立了妖月。但是到后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没有共同愿景,那妖月就不会长久下去。

而或许是个人姓格原因,也或许是因为我太过年轻,我看不惯有不公的存在。在你我皆妖孽,只为抱不平的前提之下,我们妖月团结了在一起。

在这个有着能够突破普通生灵极限的修炼以及神灵存在的世界,许多人都是崇尚的拳头大就是硬道理。没有什么可以束缚这种行为,人们只是在不停地追求变强,想要什么,想要得到什么,他们就会去抢,去杀戮。

如果单纯地来说,一些修炼者还勉强算作是好人,他们虽然也会争夺,但毕竟是少数。即使有反抗的,也只是以暴制暴而已。同样的,我们妖月也是如此。

所以,当我们明白这个道理过后,我们也就没有什么资格给自己脸上贴金了。我们只是想,如果有牺牲,希望自己死的时候有点价值。能够弥补过去所犯下的错,这样,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