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2章 圣魂者

第二章 圣魂者

刘峰早就对这神奇的情况见怪不怪,连眼神都没变一下。

只是刘峰的内心对圣魂者十分羡慕,在圣魂大陆,每一个圣魂者都是贵族,并且地位比同级别的贵族更高。

这不仅仅因为圣魂者拥有神奇的力量,更因为圣魂者数量稀少,每一万人中,最多只会出现一位圣魂者,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万人之上。

如果刘峰能够成为圣魂者的话,不止可以立刻摆脱奴隶身份,还能获得贵族身份和待遇,到时候,就算想报仇也不是不可能。

可惜刘峰只能想想罢了,他虽然是穿越者,却没有任何特殊能力,只能和圣魂大陆的其他人一样,一辈子平庸。

圣魂大陆,是圣魂者的世界!

“还是和以前一样要留下疤痕吗?”

在伤口快要完全愈合的时候,亚娜突然开口,吐露出沙哑、低沉的声音,这声音并不好听,会让人觉得她是一个苍老的女人。

刘峰点了点头,亚娜见状当即停止治疗,魂器回到她体内,而刘峰的肩膀则只剩下一块完全愈合的刀疤。

当下,刘峰试着动了下右臂,待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就冲亚娜道谢一声准备离去。

可看着刘峰离去的背影,亚娜却突然开口道:“你为何要留下疤痕?”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刘峰不由一愣,并回头冲亚娜看去——在以前,亚娜可从来不会问这种问题,甚至除了治疗之外,两人就没有任何交流了。

亚娜轻轻说道:“如果不想说的话,你可以不说。”

刘峰沉默了一会后,用平静的声音说道:“没什么,这是我活着的证明,我的老家有人说过,疤痕是男人的象征。”

亚娜闻言点了点头,但刘峰的脸上又露出了冷笑,“而且,这也是我活下去的动力——看着疤痕,我就会记起我的仇人,迟早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并把在这里经历的一切,全部还给那个将我送到这里的家伙!”

亚娜不由一愣,继而深深看了刘峰一眼:“我记得你被判决的是终生奴役,你应该没有机会离开这里吧?”

“是啊,不过,未来的事,谁知道呢?”刘峰冷冷一笑,当即转身离去。

亚娜见状忍不住道:“你的心已经被仇恨扭曲了。”

刘峰顿步,头也不回的说道:“在这种鬼地方,就算是羊,也会被逼成狼!”

留下此话后,刘峰便离开了军帐,而亚娜不禁陷入沉思,直至下一个人进来叫了她两声后才回过神来。

在火头军那里拿到又硬又难吃的黑面包草草吃下后,刘峰就开始享受难得的轻松时刻了。

奴隶军虽然没有人权,但每次打仗完的那天晚上,高层都会给奴隶军休假时间,奴隶们可以随意去做想做的事,甚至可以离开军营,只是必须在第二天早上六点之前回来,也不可以离军营太远,否则奴隶之环就会引爆。

对刘峰而言,这是他最期待的,因为只有这种时候,他才能将身心都放松,并与奴隶军营的压抑和喧嚣隔开。

给监军说了一声后,刘峰就离开军营,来到军营外的山丘处,并在此地随便找了块岩石并枕在上面眺望夜空。

那漫天的群星与地球上的星空差别不大,也让刘峰会忍不住去回忆昔日的种种。

哪怕已经穿越了思念,刘峰对圣魂大陆也没有任何归属感,所以他一直都很不合群,对谁都是冷冷淡淡,在他人眼里,他就是一头独来独往的独狼。

凶悍,却孤僻!

事实上,刘峰从来都不是一个孤僻的人,只是归属感让他本能的抗拒着与其他人相处。他怀念曾经的生活,虽然堆积如山的作业让他头疼,但和这整日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比起来,昔日的生活就是天堂。

只是回忆始终是回忆,当回忆结束的时候,刘峰就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

“已经四年啦,不知道爸妈现在如何了,哈,真是可笑,穿越之前觉得他们整天唠唠叨叨烦死了,穿越之后却特别怀念他们,只可惜,已经晚了。”轻轻低语间,刘峰不禁露出了苦涩的自嘲笑意。

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刘峰不再去想这些揪心的事,当即缓缓闭上双眼享受起难得的清静时光。

迷迷糊糊间,刘峰突然发现自己来到一片朦胧之地,周围一片混沌,而他身上则缠着许多细小却坚韧的锁链,将他趁大字型绑着。

面对这一幕,刘峰并不惊慌,只是微微蹙眉道:“我睡着了吗?真够烦的。”

说到最后,刘峰的语气中充满不爽,自打他进入奴隶军后,就会经常做同样的梦,梦中的他就会像这样被绑住,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没用。

一开始刘峰还会惊惶无助,久而久之就习惯了,他本来以为这是奴隶之环的副作用,可除了他之外,其他都人没这样的情况,让他十分奇怪。

只是没人能为刘峰解答疑惑,也没人能帮他,所以他就逐渐习惯了这种奇怪的梦境。

“算了,先想办法清醒过来吧,睡在野外是会感冒的。”刘峰喃喃自语,并用力去咬舌头,顿时,强烈的痛觉传来,他只感觉周围一暗后,便重新睁开双眼了。

定眼一看,刘峰已经从梦中苏醒,熟悉的星空映入眼帘,但除了星空之外,他身边还多了一个东西,让他不禁一愣。

“亚娜小姐,有什么事吗?”刘峰坐起身,向不知何时来到他身边默默盯着他的亚娜问道。

亚娜沉默了一会,不答反问:“刘峰,你怎么会成为奴隶?”

刘峰闻言冷笑一声道:“还能怎么样?不就是得罪了一位‘高贵’的贵族少爷,所以被那位贵族少爷给扔到了这里喽。”

说高贵二字的时候,刘峰的语气中透露着浓浓的讥讽。

亚娜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明明是一个圣魂者,为何会被流放为奴隶?哪怕你开罪了贵族,也最多只会承受一段牢狱之灾罢了,为何会被贬为奴隶?甚至……连还未觉醒的圣魂都被封印了。”

说最后一句话时,亚娜的口气中充满深意。

刘峰听完不由瞳孔一缩,不可置信的看了看亚娜并沉声道:“你说的是真的?”

亚娜平静的说道:“你可以选择不信,但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已经观察你很久了,刘峰,本来我以为只是我的错觉,不过,就在你刚才睡觉的时候,我能清楚感觉到你体内拥有圣魂,只是被封印了。只有你进入梦境的时候,被封印的圣魂才能产生动静,否则谁也发现不了。”

刘峰陷入沉默,很快,他的脸上露出了冷笑,用一种平静中潜藏滔天怒火的口吻说道:“原来如此,云天启,你早就知道我是圣魂者,所以故意封印了我的圣魂并将我放逐为奴隶的吗?哈,怪不得当初你愿意留我一命了,圣魂者死掉的时候,圣魂会随之爆发,到时候别人就知道我的事了。按照帝国律法,杀死一个未觉醒的圣魂者可是死罪,哪怕是你,也肯定不愿意背负罪名,所以你就用这种办法让我做一辈子卑贱的奴隶吗?好,很好,云天启,你做得太好了!”

亚娜在旁边静静看着,直到刘峰说完之后才开口道:“刘峰,你打算怎么办?”

刘峰眯起眼睛,冷冷吐出了两个字:“复仇。”

亚娜道:“复仇吗?的确,你说过你一定会复仇。不过,你可知道,这四年来,你的仇人云天启已经变成什么样了吗?”

刘峰盯着亚娜沉默不言。

亚娜缓缓说道:“他已经觉醒圣魂,并且天赋极高,在云家的全力支持下,他已经是贺兰帝国年轻一辈的十大高手之一,是查尔斯陛下亲封的伯爵,并将三公主许配给了他,另外,他还拜了维克多大师为教父,实力、地位和后台都强悍无比,哪怕你觉醒了圣魂,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你与他作对,就是与帝国作对。”

说这些话时,亚娜一直盯着刘峰的脸,想看看刘峰有什么反应,可结果刘峰毫无反应,就似她说的话与刘峰无关一样。

在亚娜说完之后,刘峰才平静的开口道:“那又如何?我一定会复仇,哪怕与世界为敌,我也在所不惜。”

此言让亚娜触动了,虽然这番话狂妄无比,但看着刘峰那平静到极点的样子,亚娜却又觉得这并非不可能。

深深看了一眼刘峰后,亚娜沉声道:“你对他这么仇视,应该不仅仅是因为他将你放逐为奴隶军吧?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那个叫林思怡的女孩已经……”

“够了,别在我面前提那个名字!”刘峰的情绪第一次出现波动,以饱含怒意的冷喝打断了亚娜的话,并在随后眯起眼睛盯着亚娜冷声道,“你似乎对我的事知道的很清楚?”

亚娜平静言道:“我说过,我注意你很久了,也调查过你的过去。四年前,你像突然冒出来一样出现在帝都,在快要饿死的时候与林……那位小姐认识,后来因为云天启的嫉妒和醋意被陷害,从而被放逐到这里。不过,你的过去完全就是一团迷雾,谁也没法调查到——刘峰,你的过去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

新书求支持,另外作者信息内有书友扣群信息,愿意加的书友可以加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