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5章 牢狱之灾

第五章 牢狱之灾

“刘峰?你现在才回来啊?昨晚在外面待了一整晚?”

刘峰回到军营不久,就有一个认识刘峰的人开口了,定眼一看,正是想将刘峰拉入伙的男子。

此人名叫高尼茨,是奴隶军中比较强的,有自己的小团体,在奴隶军中挺有威望的。

面对高尼茨的询问,刘峰看了一眼对方后沉默点头,随后就转身离去,连一声腔都没开。

高尼茨见状不由一怔,随即眉宇紧蹙,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刘峰变得更冷了,如果以前只是冷淡的话,那么现在就是冷酷,仿佛将自己与整个世界隔绝了一般。

“靠,这小子比以前还嚣张了,老大,要不要教训他一下?”高尼茨的小弟对刘峰的态度十分不满,便向高尼茨提议道。

高尼茨闻言摇了摇头,并沉吟道:“刘峰昨晚似乎经历了什么,现在的他很危险,别去惹他。”

小弟们感到十分奇怪,不过高尼茨的威望摆在那,既然高尼茨都说了,他们也不会多说什么。

昨晚的狂欢让许多奴隶都玩得很晚,到现在还有许多奴隶在睡懒觉,所以刘峰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拿到了早餐。

不过,就在这时,刘峰的去路却被挡住了,一名黑发男子带着一群人挡在了刘峰面前。

刘峰见到对方,用冷漠的声音说道:“方雷,你们挡到路了。”

方雷笑着说道:“刘峰,别这么冷淡嘛,再过一个月就是五年一次的大战了,到时候我们奴隶营的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不好好合作的话,可是会没命的——怎么样?上次的事考虑得如何了?只要你肯加入我们,我保证你的地位仅次于我!”

“没兴趣,还有,让开!”说最后二字的时候,刘峰眼中闪过一道危险的寒芒,让方雷一伙心头为之一寒。

紧接着,刘峰就大步离去,方雷等人还摄于刚才的威慑,所以下意识退开了,直到刘峰走后才回过神来。

顿时,方雷一伙的脸色十分不好看了,方雷恼羞成怒的骂道:“草,这小子越来越嚣张了!”

“老大,我们该怎么办啊?”一个小弟问道。

方雷眯起了眼睛:“这小子还真以为他是个什么东西了,哼,你们去找格雷格,把那东西给他,让他去帮我们教训这小子——这一次,一定要让刘峰吃到苦头!”

小弟闻言,立刻领命而去。

摆脱了方雷一伙后,刘峰就独个来到一边吃饭。

不过,刚吃到一半,刘峰就感觉到有人突然来到他面前,并一脚向他踹来。

刘峰见状,本能的丢掉食物并向后退去,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了这一脚,只是早餐却被踹翻在地了。

刘峰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并将目光投向了来人,却见动手的是一名身材消瘦,脸上带着冷笑的男人。

看清来人的样子后,刘峰冷冷说道:“格雷格,你想做什么?”

格雷格是一名二十多岁的阴森男子,他听到刘峰的质问,立刻嘿嘿笑道:“刘峰,昨天我看你在战场上挺有能耐的,还做掉了对方一个人,看样子应该进步挺大的吧?所以一时技痒,想找你练练。”

此话说完时,周围的奴隶兵们也注意到这边的情况,纷纷聚集过来并开始起哄,奴隶营没有纪律,能做奴隶兵的人也不可能是善类,打架斗殴之类的事天天都在发生,只要不发生人命,监军也不会管。

所以每当有打架斗殴的事发生时,大部分奴隶都会充当围观群众和起哄者,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这种情况下,许多奴隶之间都有矛盾,像刘峰和格雷格就是典型。

和刘峰一样,格雷格走的是敏捷路线,与刘峰一样是奴隶兵里速度最快的几个,所以总是看刘峰不顺眼,经常找刘峰的麻烦,而因为两人实力相当的关系,刘峰也拿这个烦人的家伙没办法。

当然,这只是以前而已!

面对格雷格的挑衅,刘峰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向格雷格冲了过去,这一幕顿时引爆围观的奴隶营,狂热的呼喊声随之响起。

格雷格见状冷冷一笑,手腕悄悄一转,竟在刘峰看不见的地方藏了一枚刀片。

当刘峰冲到格雷格面前的时候,格雷格带着狞笑出手了,突然用刀片向刘峰的手腕割去。

在奴隶营,私藏利器是违反军规的,每次大战完毕,监军都会收回发给奴隶兵的兵器,直到下次开战才会再发下去。

这种情况下,像刀片等利器都不应该出现在奴隶兵手里,格雷格的刀片又是从哪来的?

真相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两人本是徒手交战,格雷格突然用出利器,会让这场冲突如何发展呢?

答案很快就出现了,当格雷格认为刘峰会因为自己的偷袭吃亏时,刘峰的速度突然暴涨,反手就扣住格雷格持刀的手腕,让格雷格脸上的狞笑为之一凝。

紧接着,刘峰一把夺过刀片并将刀片打入格雷格口中,然后,他又顺势以一记回旋踢踹在格雷格脸上,让格雷格口吐鲜血飞了出去。

从开战到格雷格飞出去,前后加来不到三秒!

待落地之时,格雷格捂着血流不止的嘴惨嚎不已,而围观群众皆惊愕不已。

一直以来刘峰和格雷格的水平都在伯仲之间,又都是靠速度吃饭的,所以打起来总会纠缠半天,怎么这次就在转瞬间分出胜负了?

而且,偷袭的人是格雷格啊,怎么最后倒霉的反而是他?刘峰怎么会突然强了这么多?

一时间,现场众人充满惊愕与不解,包括躲在一边,也是引发这场冲突的幕后黑手方雷一伙。

“草,刘峰这小子怎么变得这么凶残了?”方雷不禁咋舌骂道。

小弟咽了咽口水道:“老大,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方雷闻言从震惊中回神,脸上再次露出了冷笑:“哼,你以为我只有这一手准备吗?放心吧,这一次,刘峰那小子逃不了!”

仿佛印证方雷的话般,之前不见人影的监军突然一变连踹带骂的将围观奴隶弄开,一遍来到了现场。

这名监军是个肥头大耳的家伙,完全没有军人的样子,还一边走一边挖鼻屎,也不知道军队里怎么会有这样的极品。

待看到现场的情况后,监军盯着刘峰狞笑道:“刘峰,又是你,格雷格是你打成这样的?”

刘峰冷冷看了监军一眼,连回答的兴趣都欠佳,他和这名肥头大耳的家伙也算是‘老熟人’了,此人名叫阿尔德-里奇,是个军二代,两个月到奴隶营的,没什么本事,只会用权势欺人,包括他在内的很多奴隶兵都对阿尔德不爽。

不过,其他人是敢怒不敢言,刘峰却是和阿尔德对着干,原因无他,阿尔德这家伙不止没本事,更是个变态人渣,对男人的菊花特别有兴趣,尤其是喜欢身材均匀或身材瘦小的男人。

刘峰就是典型的身材均匀形,虽然不帅,但战争的淬炼让他充满阳刚气质,是阿尔德的菜,而阿尔德也无数次想对刘峰下手,只是以前没有机会。

今天阿尔德如此‘巧合’的突然出现,显然是早有预谋,刘峰知道自己就算解释也没用,所以干脆连话都懒得说了。

刘峰的沉默在阿尔德眼里就是默认,只是刘峰那冷漠中带着不屑的傲慢姿态让阿尔德有些不爽,所以阿尔德也不废话,冷哼一声冲自己的手下道:“把这个违规伤人的家伙给我带走。”

“是。”

与阿尔德一起过来的执法兵立刻上前将刘峰架住,而刘峰知道反抗无用,所以就任由对方扣住自己,只是自始至终,他都站得直直的,没有让自己的脊骨弯曲一下。

这,是刘峰的高傲!

刘峰表现出的傲骨让阿尔德更加不爽,他已经见惯旁人的卑躬哈腰了,一个小小的奴隶,有什么资格在他面前装傲骨?

“哼,小杂种,等着吧,待会就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阿尔德在心中冷笑不已。

待阿尔德带着刘峰和手下离开后,一众奴隶不禁面面相窥,然后赶紧将此事传开,可怜的格雷格则依然在地上吐血,倒是没人管他的死活了。

躲在一边的方雷一伙都是幸灾乐祸,一名手下笑着向方雷道:“老大,你怎么知道阿尔德会来啊?”

“我当然知道。”方雷笑得很灿烂,“因为就是我告诉阿尔德的,那家伙早就想对刘峰出手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这次有了机会,他自然不会错过。”

看着方雷那灿烂的笑容,一众手下都是菊花一紧,暗暗庆幸这人是他们的老大,而不是他们的敌人,不然的话……

一众人不敢再想下去,纷纷拍起马屁,让方雷更加愉悦。

很快,刘峰就被带到了刑罚帐内,此地充满恶臭与血腥味,鞭子、铁钩、铁烙等刑具层出不穷,令人仅仅看着就头皮发麻。

可刘峰始终没有什么反应,甚至连眉宇都没蹙一下,让一直观察着他的阿尔德不禁感到十分不爽,心中恶念大涨。

“好小子,到了这还装横,老子倒要看你能横多久!”阿尔德手一挥便道,“把这小杂种给老子绑起来!”

一群刑法兵依言照办,将刘峰绑在了火字形的邢台上,而阿尔德则手持长鞭阴笑着冲刘峰道:“刘峰,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乖乖听话,好好为我服务的话,我就让你免受皮肉之苦。否则的话,哼哼……”

“……”刘峰不言,只是用冷漠的目光盯着阿尔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