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15章 一星巅峰

第十五章 一星巅峰

“靠,这女的也太拽了吧?把我们叫来,居然连一句话都不说,她以为她是谁啊?”

“得了,人家可是皇家骑士,身份和实力都比我们高了不止多少倍,人家不和我们说话是应该的。”

“啧,我就不爽了,难道说句话会脏了她的嘴啊?”

“好啦,别说了,要是被监军听到的话就惨了。”

面对幽兰的离去,奴隶兵们不禁议论纷纷,令整个校场都充斥着不满的情绪。

至于受到警告的阿德雷则不敢对幽兰的命令有丝毫阴奉阳违的想法,他非常清楚幽兰是个眼中揉不得沙子的人,若是被发现阴奉阳违的话,他绝对会死的很惨。

虽然独子的死让阿德雷变得丧心病狂,但他并没有去死的打算,所以他不会为了扭曲的仇恨而让自己陷入死地。

当然,虽然阿德雷平时不会再在奴隶营找事,可若是赤月之战开启的话,奴隶营会怎样就得看他的心情了。

这一切幽兰都无从知晓,就算知道了估计也不会在意,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正眼瞧过奴隶兵。她离开奴隶营后,就径直来到不远处的后勤部,并独自进入其中一间比较特别的帐篷内,亚娜便待在帐篷之中。

两人一见面,幽兰便突然向亚娜单膝跪下并道:“公主殿下,您吩咐的事,臣下已经办好了。”

亚娜听罢看了幽兰一眼:“起来吧,我早就不是公主了,你不需要再对我行礼。”

幽兰语气不变道:“对臣下而言,您永远都是帝国的第十一公主。”

“哈,既然如此,那如果我要毁灭帝国的话,你会帮我吗?”亚娜用讽刺的口吻道。

幽兰听罢语塞,不禁抬头道:“公主殿下,臣下知道您非常憎恨陛下,但陛下毕竟是您的父皇,他……”

“够了!”亚娜冷声打断了幽兰的话,“我说过了,我的亲人,只有过世的母亲!”说到这,她冷笑道,“而且,有哪个做父亲的,会诅咒自己的女儿?又有哪个做父亲的,会将自己的女儿下放到军部为奴隶们做治疗者?”

幽兰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最后只能用一种无奈的口吻道:“公主殿下,无论怎样,您都是帝国独一无二的第十一公主,臣下相信,迟早有一天,陛下会将您接回帝都。”

“哼。”亚娜冷笑一声,连话都懒得说了。

幽兰见状叹了口气,当即恭敬的告辞离去,不过,在走出去前,她又说了一句:“公主殿下,如果您真的不肯放下仇恨的话,无论您做什么,臣下都不会阻止您。但臣下也不会帮您,因为臣下始终是帝国的皇家骑士,是帝国的守护者。”

话落之时,幽兰便大步离去,留下亚娜在那沉默了许久。

最终,亚娜的眼中闪烁仇恨的寒芒,并用沙哑的声音缓缓低语道:“莱因哈特-查尔斯,你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我会将你和你的帝国一起送入地狱!”

另一边,因幽兰的到来,奴隶营也弥散着异样的气氛。

为了防止开战前出现意外情况导致被幽兰惩罚,阿德雷宣布每日的例行训练取消,每天只需做一些保持状态的基础训练即可,剩下的时间就让奴隶兵养精蓄锐,静待赤月之战到来。

对刘峰来说这可是个好消息,因为大量时间养精蓄锐就代表有大量时间修炼!

如今刘峰的修为已经到了突破一星巅峰的临界点,只差一口气就能完成突破,所以他不想浪费哪怕一秒钟时间。

当简单的基础训练结束后,刘峰就悄悄离开奴隶营,在一处无人的隐秘地带开始修炼,对他来说这并不是难事,奴隶营的守卫向来宽松,都是以奴隶之环来束缚奴隶,不受奴隶之环影响的他想要离开不会比在自家后花园走动难多少。

接下来的两天,刘峰就这样渡过的,除了吃饭意外,其他时候他都待在外面修炼。

疯狂的修炼自然不会没有收获,经过两天的修炼,刘峰的魂力终于达到突破的临界点,只差临门一脚便可达到一星巅峰。

在赤月之战开启前的第三天晚上,正在营帐里休息的阿德雷突然得到手下来报,说有几名奴隶想求见他。

阿德雷本来不想见的,可手下带来的消息,却让他心中的不耐烦变成了迫不及待。

“将军,那几个人说他们知道一些阿尔德公子的死因!”

仅此一言,就让阿德雷将几人放了进来,定眼一看,几名求见阿德雷的奴隶,正是方雷生前的几个手下。

看着几人,阿德雷沉声说道:“你们真的知道本将儿子的死因?”

几人互相看了看后,其中一人鼓起勇气开口道:“将军,小人等的确知道一些事,小人怀疑,杀死小人等的老大和阿尔德大人的是同一个人!”

阿德雷闻言一愣:“你们老大又是谁?”

那人赶紧道道:“小人等的老大是方雷,他在上一次的例行战役中被害死了,而他死时的状况和阿尔德大人死时差不多,都是被一种暗器给打死的。本来小人等还以为老大是死于敌人偷袭,可阿尔德大人的死让小人等明白这并不是敌人做的,因为敌人都是奴隶兵,而阿尔德大人和小人等的老大似乎都是死在圣魂者手中!”

听完几人的话,阿德雷眯起了眼睛,冷冽的双眼直视几人:“你们……说的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绝对没有丝毫隐瞒或虚假!”

阿德雷深深吸了一口气,并用阴沉的口吻道:“死因都是一致的吗?很好,本将懂了,那个杀手早就潜伏在奴隶营了,怪不得没有人能找到他,原来他一直都潜伏在本将身边啊!”说到这,他的语气压低了,“那凶手到底是谁?是那些监军?还是……”突然,他冲几人冷声道,“你们几个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本将这事?”

几人顿时寒蝉若惊,带头那人连忙道:“回将军,我们起先虽然有所怀疑,但并没有把握,也怕将军降罪。不过,这些时日后,小人等想通了,将军这么好的人,不该背负丧子之痛却不能报仇,所以,小人等才愿意冒着被将军责罚的结果向将军禀明此事,还请将军明鉴!”

此人说完后,就与另外几人一起将头深深低下,静静等待阿德雷的回应。

阿德雷盯着几人看了半晌后,突然一改阴郁的神态,露出温和之色道:“是吗?你们的忠心本将已经明白了,放心吧,本将不会怪罪你们。相反,本将会奖赏你们——这样吧,等赤月之战结束后,本将就向军部申请,以军功来解除你们几人的奴隶身份,让你们恢复自由之身。”

听完阿德雷的话,几人狂喜不已,恢复自由身,这是所有奴隶都渴望的事,只不过以前都是浮云,而现在却有机会实现了!

顿时,几人立刻跪下,向阿德雷千恩万谢,阿德雷则含笑让三人不必多礼,还真像个爱兵如子的名将。

待感激的戏码结束后,几人又对视一番,紧接着领头那人便道:“阿德雷将军,小人等还有一些猜测,不知道该不该讲。”

阿德雷听罢眯起了眼睛,并昂首道:“你直说好了。”

“是,将军,其实我们是怀疑那个杀手并不是监军,而是一名奴隶——和我们一样的奴隶兵!”

“奴隶兵?”阿德雷一怔,继而不信道,“不可能,奴隶兵都有奴隶之环束缚,别说杀害阿尔德那孩子,就是准备动手,奴隶之环都会要了你们的命!”

“是的,奴隶之环的确有这样的能力,可关键是……害死阿尔德大人的那名刺客真的是奴隶!”

阿德雷听罢心头一震,明白了话中的意思,他的眼中也闪过一道利芒:“你们的意思是……那名杀手是利用奴隶的身份潜伏在了奴隶营,所以我们才没办法发现?”

“是的。”此人点了点头。

阿德雷顿时眼中利芒一闪:“是吗?本将明白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的确有可能。”顿了顿,他又问,“那你们对刺客的身份心里有数吗?”

几人互相看了看后恭敬说道:“我们也猜不到凶手到底是谁,不过,倒是有一些怀疑对象。”

“好,将他们的身份说出来!”

“是!”此人立刻将心中的怀疑对象全部说出,基本概括了奴隶营内实力比较高或是能力比较强的人,其中就有刘峰!

阿德雷听完后,就让几人先下去休息,而自己则开始酝酿清剿计划了。

与此同时,刘峰成功了,他的修为达到了一星巅峰!

比起前面几次突破,达到一星巅峰后,所获得的提升十分明显,刘峰能清楚感觉到体内那澎湃的力量。而且,通过自己修炼获得的力量比吸收魂石所获得的力量要稳定得多,暴涨的实力并没有让刘峰有难以控制的感觉。

“果然,力量还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才踏实,通过外物提升虽然快,却不如修炼来的稳。”刘峰喃喃念道,随后又将亚娜送给他的第二颗魂石拿出来并放入口中,开始吸纳这颗魂石的魂力。

虽然通过修炼得到的力量更稳,可前提是要有足够的时间,而刘峰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