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31章 对峙与搅局者

第三十一章 对峙与搅局者

“赏金猎人协会,赶快把杀人犯刘峰交出来!”

一大早,赏金猎人协会外就响起了愤怒的吼声,正是罗氏家族带了几百人将赏金猎人协会给围了,而在附近的街道上,几大势力的人则占据好位置远远围观,普通老百姓虽然也在好奇观看,却只能待在一些不好的位置了。

面对这种情况,罗氏家族虽然不满,却毫无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质问赏金猎人协会,而赏金猎人协会的大门则有十几个护卫手持武器犬神戒备的盯着罗氏家族的人,一旦罗氏家族乱来,他们就要负责保卫协会大门。

此时协会内部也处于紧张当中,分部所有的高层全部聚集在会议室,就刘峰的事商讨着,其中一部分认为该将滥杀人的刘峰交出去,还有一部分人则认为应该力保刘峰,否则协会的威信就会遭受打击。

双方就此事吵得不可开交,唯有包括分部会长关武在内的少数几个实权派人物没有发话。

看着一直吵的两派,关武不禁蹙眉并一拍桌子道:“够了,一直吵有什么用?给我安静!”

顿时,争论不休的两派安静下来,而关武则冷哼一声,将目光投向一直不说话的人事部主任莫科:“莫科,那个叫刘峰的小子是昨天才注册的新猎人,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莫科闻言挑了挑眉,然后意味深长的笑道:“一开始见到他时,觉得他只是个很拽很欠扁的年轻人。不过,知道他在任务悬赏大厅的事后,我就改变评价了。或许,他会成为立于最顶端的那些猎人中的一个也不一定。”

听到莫科的话,在场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之色,立于最顶端的那些猎人?刘峰还有这么大潜力?开什么玩笑?那些猎人,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哪一个不是七星以上的圣魂者?刘峰所展现的实力充其量就三星,凭什么和那些人物相提并论?

对于这些质疑,莫科只是耸了耸肩道:“这只是一家之言而已,信不信是你们的事。不过,我还是想说,在那小子身上,我见到了‘朱雀’的影子。”

顿时,在场许多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朱雀’这个名字在赏金猎人界可是毫无疑问的传奇,莫科竟然说刘峰身上有朱雀的影子,到底是刘峰真的潜力如此恐怖,还是莫科疯了?

在这种不淡定的气氛中,关武一拍桌子道:“好啦,我已经有决定了,虽然刘峰昨晚干的事有些过火,但罗氏赌坊是什么德行在座诸位都明白,说他们罪大恶极也不为过。所以,要说刘峰已经构成滥杀无辜的罪名实在有些牵强,在其本人没有出来澄清前,我们还是要履行身为协会分部负责人的职责,任何敢迫害无辜猎人的家伙,都要予以还击!”

见关武这个分部大当家都发话了,在场其他人自然不会再说什么,当即应声并随关武一起离开了会议室。

不多时,关武就带人来到门口,一见协会负责人出来,原本还在咆哮的罗家人马立刻安静下来。

见到关武,罗家的代表罗应飞立刻冷哼一声道:“关武,你总算肯出来了吗?识相的快点交出杀人凶手刘峰,否则别怪我罗家不给你情面!”

关武闻言眯起了眼睛,他虽然是分部负责人,却只有三十多岁,正值壮年,一身锐气还保留不少,听到罗应天威胁意味十足的话,他就心情不爽了。

顿时,关武魂力释放,散发出强势威压,定眼一看,其竟是一名三星后期的圣魂者!

在黑曜城内,最强的也不过四星中期,三星后期的关武绝对算得上能独霸一方的人物。

面对关武的强势姿态,罗家人马都是面色一变,而关武便在这氛围中冷声说道:“罗应飞,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要如何不给情面,我赏金猎人协会屹立圣魂大陆上千年,从来不会畏惧挑战,如果你想与我们为敌,我关某人和我身后的分部协会将奉陪到底!”

随着关武的话落地,其身后的人也纷纷放出气势,竟然有不少人都是圣魂者,就算不是圣魂者,也有寻常人难以比拟的逼人气势。

一时间,协会一方气势大涨,让罗氏家族一阵心惊,而罗应飞则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虽然罗应飞奉命来兴师问罪,可也得过罗应天的暗令,绝对不能和猎人协会真的起冲突,虽然猎人协会在黑曜城的势力并不强,却不代表他罗家就能动,一旦惹恼了协会,让协会从外地派高手来支援的话,罗家就是再强上十倍也敌不过。

和赏金猎人协会这个庞然大物比起来,罗氏家族只是一只不起眼的小蚂蚁罢了。

深深吸了口气,罗应飞硬着头皮道:“关武,别以为你们赏金猎人协会就能无法无天了,你们协会的赏金猎人昨天在我家的赌坊乱杀无辜,很多人都看到了,公道自在人心,别以为你们可以一手遮天。”

“就是就是,快把刘峰交出来!”

一众罗家的人纷纷大声附和,让现场不少围观群众都下意识以为罗云飞说的是真的,这次的过错真在猎人协会身上。

面对这种情况,关武运转魂力冷哼一声,其声音犹如惊雷,竟将罗家几百人的声音全部压了下去。

待罗家的人不自觉停止吼叫后,关武才冷笑道:“公道自在人心?乱杀无辜?这话说得还真有水准啊,想不到你罗家还有脸说无辜,我今天算是明白什么叫脸皮厚了。”

此言让不少人回过味来,罗氏家族是什么?黑曜城出了名的霸道家族,做过的坏事多不胜数,如果他们家都称得上无辜,那些小偷混混之类的就是正人君子了。

一时间,不少人都用鄙夷和讥讽的目光看向罗氏家族的人,令许多罗家成员都有些尴尬,倒是罗应飞本人的脸皮够厚,对关武的话毫不在意,并抓着理由不放道:“关武,那家伙到底做了什么,你我心里有数,如果你硬要当着说有人的面说他无罪,我也无话可说,我只问你,你是不是一定要保他?”

关武冷哼一声道:“他是协会的成员,是赏金猎人,我协会自然要保他!至于他做的事我也有所耳闻,但具体情况不清楚,都是你们的一面之词而已,在见到他本人并听到他的解释前,我会履行协会分部负责人的职责。当然,如果他真的有罪的话,我也不会为他开脱,我们协会也会发布肃清悬赏!”

这话说的堂堂正正,却让很多罗家的人都面色一沉,因为关武虽然说的话好听,却是摆明了要保护刘峰,只要刘峰一口咬定没有乱杀人,纵然证据确凿,猎人协会也会将刘峰保护到底。

说白了,像刘峰这样的潜力股,只要关武的脑袋不是被驴踢了,就绝对没有放弃的可能。

罗应飞知道今天难以讨到好处了,可他又不能就这样离开,那样一来罗家的声望肯定暴跌。

在稍作考虑后,罗应飞便一咬牙道:“好,就等刘峰过来,若他真有罪,希望你不要食言!”

“放心,我不会食言,协会也不会拿名誉开玩笑。”关武掷地有声道。

罗应飞冷哼一声,名属下继续戒备,开始等待刘峰的到来,而协会人马也在关武一声令下保持戒备,而关武和几个高层则一屁股坐在了下人端过来的椅子上。

双方显然是摆明了要硬抗到底了,让许多人都开始悄悄议论起来。

不过,有些聪明人却是看出了双方的意图,其实罗应飞已经放弃了,只是缺个台阶,其表示等待就是为了制造台阶,只要等待期间刘峰不现身,他们就可以用人没来为理由撤退。而关武明白这一点,他也不想和罗家彻底撕破脸皮,所以就做了个顺水人情,而他也相信刘峰做了昨晚的事,应该会躲上一阵子,今天现身的几率微乎其微。

可以说,双方都抱着大事化小的默契在‘等待’。

然后,就在此事将以虎头蛇尾的方式结束的时候,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发生了,那就是刘峰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

在上午十点的时候,身穿一身黑衣,风衣随着高速移动飘扬不止的刘峰突然从人群上面跃过并落到了协会分部的门口,也就是罗家与协会之间的无人缓冲区。

顿时,所有人都露出了震惊之色,那些本来想走的围观人士顿时止住了念头,并好奇的看向突如其来的乱入者,而昨晚见过刘峰的围观群众都露出火热的眼神,并将刘峰的身份告知了身边的人,引发惊讶不断且开始口口相传。

没多久,刘峰的身份就在围观群众里传开,而罗应飞和关武也各自在手下的解释下知道刘峰的身份。

无论是罗应飞还是关武,面色都有些不好看,这刘峰也太不识趣了,竟然在这种时候现身,这不是摆明了要将此事推向难以收拾的地步吗?

一时间,罗应飞和关武都开始思索该如何收场。

至于刘峰本人对此毫不在意,或者说他根本没有考虑罗应飞和关武的顾虑,他来这里只是为了交任务而已,至于协会门口的对峙则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了。

冷冷看了一眼罗家人,刘峰便大步来到协会门口并拿出了猎人执照:“交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