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88章 华莲

第八十八章 华莲

将领还没意识到自己在作死,听到手下的话,顿时惊怒交加的吼道:“不对劲?当然不对劲,这家伙根本就是想造反,他当然不对劲!”说到这,他回头冲手下吼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将这个叛逆者拿下!”

副将迟疑道:“可是大人,他们似乎不是本国人……”

将领冷哼一声:“是啊,这些不是本国人,所以他们一定是敌国派来的奸细,现在立刻给本将拿下他——你们没见他居然敢袭击本将吗?”

听到这话,这群军人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而看着刘峰那面无表情的脸,很多人都心中毛毛的。

刘峰冷冷扫视了一眼那些士兵,转头冲小紫道:“小紫,回裂隙里去。”

“嗯,爸爸小心。”小紫乖巧的点了点头,当即打开空间裂隙躲了进去。

这一幕顿时将所有将士都镇住了,皆瞪大双眼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这是什么?刚、刚才那是什么?”一名士兵不禁惊恐的开口道,而他的情绪与言语也是其他将士的写照。

待小紫躲进并关上空间裂隙后,刘峰的目光则重新放回这群将士身上,而后身影突然一阵模糊,从原地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军阵中央。

其右手拿着鞭子,右手则拿着一颗……人头。

那名将领的人头!

其头颅依旧保持着原本的表情,当真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而将领的无头尸体则喷着猩红的鲜血,将身边的其他将士染红,那些将士愣了一下后,神情中流露出难以隐藏的惊恐,并发出了惊慌失措的惨叫。

“敌、敌袭!”

“攻击,快攻击!”

几名副将在惊恐中发出向刘峰攻击的命令,而他们完全不懂正是这命令将他们判了死刑。

只见当这些人发出攻击后,刘峰看这群人的眼神直接变得像看尸体一样没有一丝情感,而其随手便扔掉将领的头颅,手中的鞭子则随之挥舞。

刘峰并没有呼唤魂器的打算,这群人根本没有让他使用魂器的资格,只见他的魂力爆发后,便挥舞鞭子向那些将士扫了过去,其速度之快,完全达到肉眼难见的级别。

当鞭子以刘峰为中心转了一圈时,周围的十几名士兵便全部被拦腰斩断,就像那飞舞的东西并非鞭子,而是坚硬锋利的长刀般。

血肉横飞的景象让现场的将士全部吓惨了,惊恐的惨叫和哭号声不绝于耳,并让那些士兵更加疯狂的功绩刘峰。

但这些攻击根本就没用,反而触怒了刘峰,以刘峰现在的实力,已经不屑于杀一些蝼蚁一般的杂兵,但当这群蝼蚁敢冒犯他时,他也不会留手。

杀一个人是杀,杀一群人还是杀。

对刘峰来说,杀死一个将领和杀光这支小部队没有区别,关键在于对方有没有得罪他,而现在这股小部队的人要杀他,他也不会留手了。

只见刘峰的身影以鬼魅的速度在部队中穿梭,鞭子则在魂力的加持下犹如绞肉机般,将一个个士兵全部绞杀,所过之处,血流成河,无一生还。

在六星圣魂者面前,一支几百人的部队真的没有任何意义,更何况刘峰还不是一般的六星圣魂者,以至于在不动用魂器的情况下,这支部队就被绞杀了。

仅仅一分钟时间,整个部队的人就全部死绝,人与马匹的尸体全部倒在地上,没有一丝生机,浓郁的鲜血味充斥着这片区域的空气,令此地犹如一个大型屠宰场。

然作为屠宰场的缔造者,刘峰身上却连一点血迹都没有,所有飞溅过来的鲜血都让他轻松躲开,那条杀人鞭子也被他随手扔掉,不留一丝痕迹。

冷酷、高贵、潇洒。

这就是刘峰杀人时的真实写照,就似杀人并非杀人,而是一场艺术表演般无懈可击。

而刘峰解决掉这些士兵后,当即抽身离去,转眼间就远离此地,只留下那一地尸体以及被染红的溪河。

不久,这支小队的情况被发现了,不远处的城主顿时大惊,并立刻下令寻找凶手,一时间城市内鸡飞狗跳,许多贫民都遭了秧,被暴怒的军队祸及,发生不少流血事件。

疯狂的欺压下,本来就怨声载道的民众更加暴怒了,而恰好此时有人跑出来煽动民众造反,眼看快要活不成的百姓一想横竖都是死,便干脆拼了,令这座城镇很快就陷入更大的动乱当中。

一时间觉得部分没有参与闹事的人都紧闭家门,旅馆饭店等纷纷关门不再营业,作为这场动乱的始作俑者,刘峰则淡定的待在旅馆中,对外界的情况充耳不闻,就似那些事与他无关一样。

事实上,在刘峰看来,外面的一切的确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所在意的只有小紫,而留在此地也只是为了等鲁娜修的人过来,否则他早就离开了。

好在刘峰所在的旅馆老板比较聪明,在动乱出现的同时就关闭旅馆,并让旅馆内的旅客没事不要外出,准备等动乱过去再开门。而因为旅馆彻底关闭的关系,无论是镇压动乱的军队还是发起动乱的暴民,都没对旅馆下手,即便下手也只是扔几块石头,不会对旅馆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过去,在旅馆内待了四天后,刘峰终于在第四天晚上等到了鲁娜修派来接应的人。

其一来就敲响刘峰的房门,并低声说出暗号,刘峰便将其放了进来,发现是一名英气十足的红发女子,其身上充满武者气息,眉宇间也透露着锐气,一看就知道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角色。

“你好,刘峰阁下,我叫华莲,是鲁娜修的近卫队长。”红发女子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随后又道,“鲁娜修让我来接应你,并一起将这座赫尔城占领。”

“占领这座城?”刘峰眯起了眼睛。

华莲点了点头:“对,占领这座城,鲁娜修说,这座城将作为诱饵,引云天启过来。”顿了顿,她又道,“另外,我想问一下,这座城里的动乱是不是你弄出来的。”

说到最后,华莲便直勾勾的看着刘峰,静待刘峰的回答。

刘峰听罢看了华莲一眼:“算是吧。”

一听这话,华莲原本平静的脸上顿时露出不爽之色并嚷嚷道:“果然是你这家伙干的,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关系,导致鲁鲁的计划都被打乱啦?”

“哦,然后呢?”刘峰语气平淡的问道。

这平淡的模样让华莲更加不爽,脸上的神情也冷了下来并咬牙切齿道:“你这家伙……”

说话间,华莲握紧拳头,身上散发凌厉的气息,竟然是六星巅峰的圣魂者。

不过,这对刘峰来说实在没什么威慑力,反而激怒了刘峰,而刘峰的神情也因此冷了下来,他盯着华莲,用一种不带一丝感情的口吻道:“你想死吗?”

平平淡淡的话语,犹如阐述一件简单的事,只是这件事无论是什么,都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这就是刘峰说这话时给人的感觉。

华莲听罢,不由心头一寒,产生了一种连她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惧意,这让她感到十分不可思议,她早就从鲁娜修那里知道刘峰是六星巅峰的圣魂者,可她也是六星巅峰啊,并且历经无数战争,连七星圣魂者都交过手。

在所有的敌人里,即便再强的,都没有一个能让华莲有这种感觉。

一种死的感觉,就好似从刘峰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死亡一样,那言语和眼神,都让华莲有一种如同被死神掐住喉咙一样的感觉,她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会离死亡这么近。

“这、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明明连气势都没散发出一点,却让我有一种好像随时都会被杀的感觉?”华莲心中惊疑不定,看刘峰的眼神也流露出一丝不可自抑的惊惶。

这种感觉让华莲一个字都说不出,只能直勾勾的看着刘峰。

很快,刘峰就收回目光,并用平静的声音说道:“仅此一次,下一次,再对我流露敌意,我就会将你当成敌人解决掉。”

听到刘峰的话,华莲不禁一个激灵,从死亡笼罩的惊恐中回过神来,而意识到刚才的情况,她不由惊怒交加,下意识想开口说话。

可是,一看到刘峰那双冷漠的眼睛,华莲就说不出来了,想说的话也硬生生咽了下去。

过了半晌,华莲才阴晴不定的问道:“你……真的‘只’是六星圣魂者吗?”

“你觉得呢?”刘峰不答反问,让华莲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才好。

接下来两人就在诡异的气氛中沉默了半晌,最后还是华莲忍不住开口打破沉默。

“鲁鲁的军队会在明天黎明的时候达到并对赫尔城发动进攻,我们的任务就是在她攻城前解决驻守在这座城里的高手和城内的防御兵器,在这座城里藏着两名五星圣魂者和一名六星圣魂者。而那防御兵器则是贺兰帝国偷偷运过来的,为的就是在鲁鲁攻城的时候拿出来用,好将起义军一网打尽,而我们的任务就是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华莲将鲁娜修的计划说了一遍,这是她第二次提鲁鲁这个名字,很明显这是鲁娜修的昵称。

刘峰听罢哦了一声,当即转身向窗户走去。

华莲见状不由问道:“你这是要去哪?”

“我喜欢一个人行动,那些东西,我都会解决。”刘峰话一说完,就打开窗户犹如鬼魅般消失在夜色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