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159章 白璃与剑魔

第一百五十九章 白璃与剑魔

这名男人的外貌约摸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满脸胡子,头发蓬乱,一动不动的挂在树上,脸上透露着平静与安详,若不是微弱的呼吸证明他活着的话,睡看到他都会以为他是个死人。

仔细看了看这名男人,刘峰便对意识空间的湮灭道:“湮灭,你要找的就是他吗?”

“好像……是的……”没有恢复记忆的湮灭也有些迷糊,对这名男人的身份有些拿捏不准。

刘峰见状,就让湮灭直接出来看,而当湮灭现身后,蕾米莉亚不仅愣了一下并道:“你是谁啊?”

“她是湮灭,我的魂器意识。”刘峰解释了一下。

结果,蕾米莉亚听完后非但没有恍然,反而更加惊讶了,脱口便道:“魂器意识怎么可能有如此完整的形态?而且她的气息绝不是魂器意识能够拥有的,这根本就是个完整的生命嘛!”

说话间,蕾米莉亚用充满怀疑的目光看着湮灭。

湮灭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而刘峰在看了看湮灭后,便向蕾米莉亚道:“湮灭和其他的魂器不同,她并非我本身拥有的,而是后来附到我身上的,她失去了过去的记忆。”

“附到你身上的?”蕾米莉亚不禁愣了愣,这圣魂还能附体获得?

“父亲大人说的是实话,当初咱知道的时候也吃了一惊,不过,父亲大人能够吸收咱的境界之力为己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奇迹之下再出现一点奇事,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不是吗?”小紫从空间裂隙中冒出头来了。一脸笑眯眯的说道,而目光则投向了湮灭。

湮灭让小紫的眼神看得一阵心慌,有一种仿佛被扒光衣服在看的感觉,让她十分不适。

只是湮灭并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所以很快就压下了心头的慌乱,毫不退缩的与小紫对视,小紫则轻轻一笑。似一切尽在不言中。

两人这短暂的‘交流’并没有逃过刘峰的眼睛,但他并没有表示什么,而是转头向湮灭道:“好了。湮灭,你想对这个人做什么就赶快吧,我们的时间不多。”

湮灭闻言点了点头,当即飘到了那个神秘男人面前。并目视对方的脸久久不语。

不过。虽然湮灭没有说一句话,可是她看男子的眼神却越来越怪,眼中逐渐多了一种难言意味的情绪,似恍然,似困惑,似不解,又似熟悉。

或许就连湮灭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的心情到底是什么样的,她看着男子。心中产生了许许多多的东西,并在这些多出来的情绪影响下不自觉向那名男子伸出了手。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紧叮湮灭的右手,并随着右手的移动而转动。

当湮灭的右手手指最终碰到男子的额头时,一股力量毫无征兆的爆发出来,形成一个扩张而出的能量环,并将湮灭直接弹飞。

好在刘峰眼明手快,第一时间冲上去将湮灭接住了:“没事吧?”

面对刘峰的关心,湮灭摇了摇头,却神情凝重的看了看右手,发现她的右手竟然变得透明,仿佛被夺走了大部分力量一样。

刘峰见状微微蹙眉,与湮灭一体的他自然能够感觉到湮灭的力量流失了,而流失的力量正是落入了那名男子身上。

只见在湮灭的力量影响下,男子身上逐渐浮现出白色的光纹,并且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变暗。

待光纹消失的时候,男子死气沉沉的身躯仿佛多出了活力一般,呼吸的起伏度徒然加大,甚至能够清楚听到他的呼吸了。

半晌,男子眼皮一动,缓缓睁开了双眼,而他的眼神并不像久睡不起的常人一般迷迷糊糊的,而是充满锐气,并且目光冷冽,仿佛出鞘的宝剑一般锋芒毕露。

这种眼神,倒是和以前的刘峰有几分相似,只是没有刘峰那种强烈的复仇意念,有的只是一种对某件东西的强大执念。

神秘男子睁开双眼后,便看了看四周,最后将目光停在了众人身上。

不,正确的说,应该是在湮灭身上,神秘男子盯着湮灭看了一阵后,就沉声说道:“白璃,我睡了多久?”

这话让刘峰等人心思各异,湮灭连忙急切的说道:“你果然认识我,请告诉我,我到底是谁?”

这话让神秘男子愣了下,随后神秘男子面色不变的说道:“白璃,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你是谁?别告诉我你失忆了。”

“不错,她失忆了。”这话不是湮灭说的,而是刘峰开口,他盯着神秘男子,用平静的口吻缓缓说道,“正因为他失忆了,我们才会带她来这里,为的就是找回失去的记忆。”

听完刘峰的话,神秘男子沉默一阵道:“你们又是谁?”

刘峰:“我叫刘峰,是湮灭——也就是你口中的白璃的主人,她现在是我的魂器。”

这话让一直平静无波的神秘男子露出了惊讶之色,但神秘男子并没有因此失态,而是很快就平静下来并在湮灭和刘峰身上来回看了几次。

最终,当神秘男子停下的时候,就听他说:“你没有撒谎,白璃确实变成了魂器,并与你合为一体了。”顿了顿,他又转头看向湮灭道,“白璃,我沉睡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你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我也不知道……”湮灭的语气低沉,显然也对自己现在的遭遇感到很不好。

“看来你是真的失忆了。”神秘男子沉声说着,又向几人道,“既然这样,我就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已经忘记原本的名字了,从很早以前开始就被人称之为剑魔,你们也可以这样称呼我,而我和以前的白璃则是盟友。”

“盟友?”蕾米莉亚挑了挑眉,“你们不是朋友?”

剑魔傲然说道:“我剑魔不需要朋友,与她联手,也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听完剑魔的话,众人对他与湮灭之间的关系有了认知,湮灭不由问道:“那你知道我过去的事吗?”

剑魔看了湮灭一眼道:“知道一些,但并不多,以前的你做事一向神神秘秘,与我联手也仅仅是联手罢了。至于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又来自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听完剑魔的话,湮灭一阵失落,并在随后强打精神道:“那你能把你知道的事告诉我吗?”

“可以。”剑魔并没有提条件,很果断的点了点头,“以前的你实力极强,在圣魂者中都属于顶尖的存在,但因为行事作风的关系,谁也不知道你的真正目的,可以说,当初的你全身都写满了谜团。”

“还有呢?”见剑魔停下,湮灭赶紧继续问。

“还有?没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剑魔十分淡定的摇了摇头。

这话就让湮灭差点吐血了,才这么点情报有什么用?除开在圣魂者都属于顶尖存在的说法,剑魔压根就没吐露什么有用的情报。

顿时,湮灭躲一边画圈圈诅咒剑魔去了。

刘峰则当即问道:“剑魔,你为何会被禁锢于此?”

剑魔语气平静的说道:“我是自己把自己束缚于此的,为的,便是借此地的力量感悟天地规则,从而领悟‘终极一剑’。”

“终极一剑?这有是什么玩意?”蕾米莉亚纳闷道。

剑魔眼中闪烁狂热气息缓缓诉说:“终极一剑,便是剑道的极致,是我的终极追求,为了完成这一剑,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都在所不惜。”

剑魔的言语中没有什么慷慨激昂的情绪,只是毫无波动的平静,就连说话的语气都维持在一种平静无波的状态,仿佛在诉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小事一样。

但就在这平淡的语气中,却透露着让人难以忽视的决心,那是真正意义上‘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可以想象即便天崩地裂,剑魔也会去做他决定要做的事。

深深看了剑魔一眼,刘峰问道:“你也是圣魂者?”

剑魔嗯了一声:“不错,我是圣魂者,也是剑道的追求者。剑之极致,便是我的一切。”

平淡无奇的语气,透露着剑魔无与伦比的自信与决心。

就在这时,从刚才开始一直沉默的小紫突然眯起眼睛开口了:“你……是第一批圣魂者对吧?”

听到小紫的话,众人都是一惊,而剑魔便淡淡说道:“是不是第一批我不清楚,不过,在我成为圣魂者时,人类中没几个圣魂者倒是真的。”

此言一出,众人基本可以确信剑魔是第一批圣魂者了,而这让众人相当惊讶,因为按照史料记载,第一批圣魂者是几千年前出现的,这么长的时间,剑魔是如何活下来的?而且若是远古圣魂者的话,剑魔应该很强才对,再不济也该是个九星初期,而剑魔却八星级别。

是的,剑魔的修为只有八星!

面对众人的惊讶,剑魔不屑于去解释什么,他看着众人,用平静的口吻道:“告诉我,我睡了多久?”

众人闻言互相看了看,最后,身为领导者的刘峰说道:“如果是按照史料记载,若你是从一开始就沉睡,那么你至少睡了三千年以上。”

听完刘峰的话,剑魔不由眉宇一蹙,随后沉声道:“是吗?看样子我真的睡了很久,那么,也是时候出来活动一下筋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