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191章 人参的败犬

第一百九十一章 人参的败犬

这顿饭吃得很压抑,至少对间桐家的几人来说是这样。

刘峰也没想过要调节气氛,他本就不是这样的人,也不会这样做,当初解开心结前,他就是个闷葫芦的代表,而解开心结后,也只会对小紫等少数人面露笑容,其他人能见到他亲切的一面才叫奇迹了。

事实上,刘峰根本没必要和间桐一家吃饭,虽然临时身体和普通人一样需要进食,可以他的身份,直接叫人把食物送进房间就行了。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刘峰想看看自己的新身份好不好用,会不会被看出破绽而已。

现在看来,虽然样子完全改变了,可对其他人而言,他就是间桐脏砚,仿佛从一个老妖怪变成一名年轻英俊的青年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一样,不会引起任何惊讶。

饭后,刘峰又看了看间桐脏砚的照片,发现连照片都变了,间桐脏砚这个存在的形象在月世界完全变成了刘峰的形象。

对月世界而言,刘峰就是间桐脏砚。

这种情况对刘峰来说很好,因为只有这样,他之后的行动才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按照间桐脏砚的记忆,第四次圣杯战争开启还有一年时间,这一年内,他可以做的事还有很多,借着间桐脏砚的身份,他可以做很多事。

在那之后,刘峰就一直待在书房内,并让其他人不要打扰他,每天定时给他送饭来就行了。

间桐一家虽然不知道刘峰要干啥,但却没有任何意见,甚至巴不得一直这样,只要能远离‘间桐脏砚’,那么生活都会多出不少乐趣。

就这样过去了十天左右,刘峰将间桐家的藏书全部看完,并尽数记在脑中,接下来只需要慢慢将之消化即可。以他这具临时身体的天赋,估计最多一个月便可消化完毕。

不过,刘峰的目的可不仅仅是在这个世界学会,他还要去其葩槽,取其精华,再将之带回圣魂世界,成为圣魂世界也可使用的能力。所以这工程量就大了。

跨越世界的改良,哪怕刘峰再怎么天才,依靠自己的能力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做到,所以还需要继续从外界摄取营养。

这种情况下,刘峰不由自主将目光投向了这个世界的魔术师最高殿堂——时钟塔。

时钟塔就与《哈利波特》中的魔法学院霍克华兹一样,是魔术师们的最高学府。拥有整个月世界最多的魔术师知识,藏书量数以万计,并且有许多传奇魔术师留下的经验。

以间桐脏砚的身份,在时钟塔虽然算不上最高一等,却也不会低,能动用的资源肯定不少,他去了那里。必然能得到不少有用的东西。

有了这一层考虑,刘峰便准备等消化完现有的东西就前往时钟塔了。

不过,在刘峰刚做好计划的时候,一个意外的访客却突然来了。

那天一早,下人便通报说有一个重要的来客要见刘峰,当他得知来人的身份后,久远的记忆随之慢慢记起,让他决定见一见来客。

不久。下人将访客带到了书房。

这厮是一名约二十七八岁的青年,身上充满吊丝气质,并且长得也一脸屌丝样,和间桐鹤野有七分相像,以面向而言,这货绝对是人生败犬的命格。

刘峰看到来人,整合着他自己的记忆以及间桐脏砚的记忆。开口用冷漠的口吻道:“你回来做什么?你不是已经发誓不会再回来了吗?间桐雁夜。”

原来这厮就是间桐鹤野的弟弟,间桐脏砚的另一个儿子间桐雁夜,也是《FATE/ZERO》这部动画的重要配角,原著中圣杯战争的参与者之一。

虽然刘峰已经快将那部动画忘光了。可多少还是能想起一些,某些印象深刻的东西则会逐渐回忆起来。

眼前这个吊丝男就是刘峰比较有印象的家伙,他还记得这货在原著中就是个超级大悲剧,绝对的人生失败者,当初看这货的时候,还觉得挺可怜的。

可是现在想想,这货的悲剧至少有九成因素是他自己造成的。

明明拥有魔术师天赋,并且出生在魔术师世家,却偏偏讨厌魔术,并且为了逃避责任,直接和家里断绝了关系。

明明喜欢一个女人,却偏偏不敢说出来,只会站在远处默默祝福对方,并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人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

明明是自己无能,没有力量守护身边的人,却偏偏把责任全部推到别人身上,根本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可以说,这货就是个典型的小民,没有奋斗心思,整天就知道逃避,等重要的人遇到危险的时候,却连保护别人的力量都没有,只能像一只人参败犬一样去求他所憎恶的父亲间桐雁夜,最终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

在穿越之前,刘峰对间桐雁夜还是挺同情的,可是穿越后经历了许多东西后,他的想法也变了,不再是以弱势群体的心态去看待,而是以一个强者,以一个逆命者的身份去看。

所以,刘峰现在最看不起的就是间桐雁夜这种明明没有力量,没有志气,却偏偏喜欢怨天尤人并怪这怪那的家伙,自然不会对其有好态度了。

可以说,刘峰对间桐雁夜的冷漠口吻还颇有几分间桐脏砚的味道,所以说出来后,没有让间桐雁夜有任何意外。

间桐雁夜用痛恨与不甘的目光盯着刘峰看了半晌后,沉声说道:“间桐脏砚,你到底对小樱做了什么?”

“小樱?是间桐樱吗?”刘峰挑了挑眉,想起间桐樱是间桐雁夜心爱女人的女儿,所以间桐雁夜便爱屋及乌对间桐樱十分看重。

不过,这并不能让刘峰改变态度,他对间桐雁夜这种质问的态度十分不爽,所以便用冷漠的口吻道:“她的事与你何干?”

间桐雁夜一听,顿时激动的说道:“当然有关,小樱她是我的,是我的……她、她叫我一声叔叔。我当然要照顾她!”

似乎也知道自己和间桐樱之间的身份有些微妙,所以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个理由。

刘峰对此相当无语,继而对间桐雁夜更加不屑了,明明就是因为对方是心爱女人的女儿才会这么在意,却偏偏不敢说出来,垃圾就是垃圾,改不了失败者的一面。

冷冷看了间桐雁夜一眼。刘峰用不带丝毫情感的语气吐出了一个字:“滚!”

说话间,刘峰的杀气轰然爆发,直接向间桐雁夜压了过去,霎时将间桐雁夜吓得冷汗直流,呼吸受阻,身体完全失去了控制。

这么多年来。刘峰杀过的人不计其数,杀气一项只能用恐怖二字来形容,面对他的杀气,间桐雁夜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瞬间就被吓瘫了。

间桐雁夜可以肯定,若是自己敢继续留下的话,‘间桐脏砚’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杀掉自己。而这种死神笼罩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想要转身就跑。

可是,间桐雁夜在这时想起了他心爱的女人,也想起了间桐樱,而他一想到间桐樱可能遭受的待遇,就心中怒火难平,勇气也随之产生,竟硬生生停了下来并撑着打缠的牙齿道:“间、间桐脏砚,你、你收养小樱。无非是因为你想要一个继承间桐家魔道的人。以、以前你说我的天赋很好,那就由我来代替小樱继承你的魔道好了,我只求你,放过小樱!”

说最后的话时,间桐雁夜是闭着眼睛扯开喉咙大声吼出来的,竟抵住了刘峰的杀气。

这让刘峰十分意外,当真是想不到这厮还能抗住他的杀气。虽然他放出的杀气只是很小一部分,但一个普通人能承受住他的杀气并说出这么长的话,也算是意志力坚韧且勇气可嘉了。

只是让人不明白的是这么一个意志力坚韧和愿意为了他人牺牲自己的家伙,竟然会活得如此失败。到底是命运大神在作怪还是这厮命格如此?

心中满腹疑惑,但刘峰并没有表露什么,而间桐雁夜的表现也让他稍微改观了一点。

当然,只是一点,想以此就让刘峰耐下心与间桐雁夜交涉的话,那就太小看他了。

冷冷看了间桐雁夜一眼,刘峰语气冰冷的说道:“我对弱者没有任何兴趣,滚。”

这话让间桐雁夜充满不甘,正要再说话的时候,恐怖的威压就从刘峰身上爆发出来,让间桐雁夜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并且气血翻腾,有种想吐血的冲动,并在这种状态下被迫退出了书房。

待间桐雁夜退出去后,刘峰就将精力重新放回了笑话魔术知识上,而间桐雁夜便在门口大口大口的喘气,冷汗已经将他的衣服完全打湿,而他的心中则充满难以言表的震撼。

以前间桐雁夜知识觉得间桐脏砚恐怖且讨厌,可在经历了刚才的事后,他才知道‘强大’为何物,仅仅是气势就让他招架不住,其实力又该强到什么地步?

一想到刘峰所说的‘弱者’二字,间桐雁夜就不禁想起了他的宿敌兼情敌,远坂家的现任家主远坂时臣。

曾几何时,远坂时臣不也这样称呼过他吗?虽然没有明说,但要表达的意思就是那样,语气中充满了深深的鄙夷与讥讽,对他因为青春叛逆放弃家族魔道,甘心做一个普通人的弱者行径甚为不耻。

曾经的经历,再加上现在的情况,两种类似的状况撞在一起,顿时让间桐雁夜不甘心到了极点,在心中拼命的大骂魔术师有什么了不起,强者就可以看不起弱者吗?他不服啊!

若是刘峰听到这话的话,肯定会对间桐雁夜更加不屑——弱者也配和强者谈服不服?弱者在强者面前没有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