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194章 阿卡夏之蛇

第一百九十四章 阿卡夏之蛇

对慎二来说,这件事虽然有坏处,但绝对利大于弊,因为罗蕾莱雅家族是举世闻名的魔术世家,底蕴雄厚无比,被世人称之为名门‘巴鲁特梅罗依’,以魔术回路远远凌驾于其他魔术师之上而闻名,慎二与这个家族的女性结婚,绝对是土鳖攀上白富美。

别提什么自由恋爱,在魔术师的世界里,这就是虚的,没有强大的靠山,却身怀强大的资质,那就是怀璧其罪,迟早会被人害死。

所以,和罗蕾莱雅家族接亲,绝对是利大于弊。

这也是刘峰给间桐家族的补偿,他既然以间桐脏砚的身份降临,那就是欠了间桐家人情,有恩必换,绝不欠人情,这就是他的作风。

给间桐慎二成为顶尖魔术师的机会,给间桐家找一个强大的靠山,这就是刘峰给间桐家的补偿。

之后,刘峰又和罗蕾莱雅夫人商量了一下细节,最终由罗蕾莱雅夫人拍案封印慎二一部分魔术回路,让他看上去像个资质中等偏上的孩子。

这样一来,就能避免慎二在过多关注中迷失自己,也能防止被有心人祸害,更能给予他前进的动力,不会轻易骄傲自满。

不得不说,罗蕾莱雅夫人确实是一个很厉害的教育者,仅仅一个封印就能一箭三雕,而且这还是明面上的,隐藏在暗处的作用还不知有多少,将慎二交给她绝对是很合适的。

当刘峰准备离开的时候,罗蕾莱雅夫人又想起了什么,便微笑着说道:“对了,我们家族也有一个年轻的天才,名叫巴瑟梅罗,比慎二大两岁。天赋虽然比不上慎二,但也是难得的天才,就由那孩子与慎二订下婚约如何?”

“可以。”刘峰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慎二的终生大事。而慎二对此懵懂无知。还在好奇的观察着周围。

在那之后,刘峰就将慎二交给罗蕾莱雅夫人照顾。而自己则一头扎进了时钟塔的图书馆中。

时钟塔不愧是魔术师的圣殿,藏书数以万计,并且森罗万象,无所不有。对现在的刘峰来说,就像是天堂一般的地方。

而且,因为和罗蕾莱雅家族结亲的关系,罗蕾莱雅夫人还给予了刘峰极高的权限,让刘峰能够在图书馆中进出如自家后花园,所有的书籍都可以翻阅,包括一些古代大魔术师们的手抄本。

那类书籍都附带大魔术师们的魔力。并藏有许多秘密,绝对是魔术师们梦寐以求的无上瑰宝。

刘峰便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一直待在图书馆中,贪婪的索求着知识。

在旁人眼中,刘峰就像是在寻找某些东西一样。因为每一本书基本看不了多久就会放下,转而去看其他书。

这种速度,即便是再天才的人也得不到多少有用的知识。

可实际上刘峰却是将这些书的内容全部看完了,惊人的魔术天赋让他能够轻易记住有用的知识,并留于己用,再慢慢消化。

换句话说,刘峰看多少书,就能得到多少魔术知识,而不是像别人认为的那样只是随意一览。

两个月时间,刘峰又学会了许多东西,并领悟了多个体系的魔术。

对一般魔术师来说,一口气学习多个体系的魔术就代表很有可能成为全不能,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是很适合用在魔术师这个职业上的。

因为魔术一途博大精深,是月世界内发展了数千年的力量体系,到现在大的流派上千,小的流派不计其数,想要全部掌握,就算是那些寿命悠久的老妖怪都不可能做到。

然而,这种道理在刘峰身上却不适用,因为根源之涡给刘峰的金手指实在太强力了,只有他用不了的,没有他学不会的,既然能够掌握,哪怕再多的体系也能学。

反正等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临时身体就会消失,根源之涡也不介意刘峰将月世界所有的魔术都学了去。

到了第三个月,刘峰就开始整合自己的所见所学,并形成一套属于自己的魔术体系。

而要完成自己的魔术体系,就必须有一个魔术工房,待在时钟塔里是没法做的,他便离开时钟塔,在外面买了一栋偏僻的房子做自己的临时魔术工房。

接下来的一周内,刘峰都在构建魔术工房,有罗蕾莱雅夫人的支持,他根本不缺魔术材料,让他仅仅一周就打造好了自己的魔术工房。

之后,刘峰就开始在魔术工房内整理自己的魔术体系,并实验自己掌握的魔术。

然刘峰刚刚布置好魔术工房的第五天晚上,他从外面购买魔术用具回工房的路上,就突然遇到了奇怪的事。

周围的人群越来越少,街上的灯光显得黯淡,空气中弥散着淡淡的雾气,种种诡异的情况都表明了此地十分奇怪。

要知道平时这条街上的人很多,哪怕是深夜也有人在,而这一回却是人烟稀少,仿佛被什么东西在不知不觉间赶走了一样。

“这是……魔力?结界?”

突然,刘峰从空气中感觉到了魔力的气息,还有结界的力量,正是那神秘的结界让普通人自觉离开了此地。

“是驱赶生人的结界吗?有魔术师在这里?”刘峰心中疑惑,并吸了吸鼻子,嗅到了一股血腥味。

刘峰当即顺着血腥味走去,他的魔术工房就在附近,若是有其他魔术师在这里捣乱的话,会影响他的魔术研究,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很快,刘峰就顺着血腥味来到了一个箱子里,结果,他就看到一名身穿黑色风衣的短发少女抱着另一名少女的脖子咬,后者目光涣散,已经死亡,鲜血则不断流出,被那名黑色风衣的少女吸食。

见到这一幕,刘峰已经很清楚自己遇到了什么,不由眯起眼睛道:“是死徒吗?”

死徒,月世界的吸血鬼,在食物链中位处人类之上的存在,是人类的天敌,地球意志盖亚创造出来专门消灭人类的生物。

在刘峰看到死徒的同时,死徒也察觉到身后有人,立刻转头望了过去,待发现是一名青年后,便停止吸血并伸手擦了下嘴巴,然后冷笑着盯着刘峰道:“原来是一个魔术师啊,怎么?想消灭我吗?”

这名死徒少女的声音十分古怪,少女声中还夹杂着男人的声音,仿佛是一种混音,有种千年老妖怪的味道。

刘峰同样觉得这厮的声音很奇怪,但他并没有表示什么,而是直接说道:“我的魔术工房就在附近,要狩猎的话,去其他地方。”

这番话说得很平静,但语气中却充满了不容置疑,与其说是商量,倒不如说是命令。

那名死徒少女听罢眯起了眼睛,接着捂着脸哈哈狂笑起来,诡异的声音让人汗毛倒立。

但刘峰却自始至终都面无表情,仿佛没听到死徒少女的笑声一样。

半晌,笑声停止,死徒少女盯着刘峰狞笑道:“几百年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嚣张的人类呢,人类啊,你可知道,冒犯我米切尔-罗阿-法但杨的后果?”

说话间,恐怖的威压从其身上爆发出来,绝对是高位死徒才有的,而他的名字则代表了他的身份。

“米切尔-罗阿-法但杨?死徒二十七祖——阿卡夏之蛇?”刘峰立刻从间桐脏砚的记忆和根源之涡告诉他的世界常识中找到了这名死徒少女的身份。

死徒二十七祖,死徒中最强的,绝对的恐怖存在,不过,死徒二十七祖却并不是仅仅有二十七个,而是二十八个,其中一个是属于不被其他二十七祖承认的编外成员,拥有二十七祖级别的实力,却被排斥在外。

这个被排挤的倒霉蛋,正是阿卡夏之蛇。

这厮是冷酷彻底的利己主义者,对永恒怀有可怕的固执,但因为某些原因

原为教会的神官,埋葬机关原型的创始人。在八百年前代表教会与真祖的处刑者爱尔奎德交涉过程中,设法诱骗爱尔奎德吸了自己的血,利用爱尔奎德的力量完成了转生之法。

在于教会的纪录中,被称为‘无限转生者’。执着于灵魂而不重视肉体,拥有无限转生的能力。而在死徒之间则有‘蛇’的称呼,因为蛇会脱皮,然后又生出新的皮,这样一直的无限循环,罗阿就蛇那样的循环着,故称之为阿卡夏之蛇。

总的来说,就是一个极其恐怖的家伙。

由于不断转生的关系,罗阿每一次都会侵占不同人的身体完成转生,所以每一次转生的样子都不同,很明显,眼前这命死徒少女是罗阿的话,肯定是被其侵占了身体的可怜人,所以才会有那种不男不女的声音。

冷冷看了一眼罗阿,刘峰用不紧不慢的声音道:“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次,死或者滚,自己选择。”

霸气侧漏的话顿时让罗阿愣住了,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嚣张的人类,明明知道他是阿卡夏之蛇,还敢说这种话。

面对二十七祖,再强大的魔术师也强不到哪去,虽然有可能抗衡,但大部分时候都会落于劣势,眼前这个青年到底是哪来的自信?

可是,看着对方那冷酷的脸以及隐隐透露的气势,罗阿却生出了一种荒谬的感觉,那就是对方说这种话理所当然。

不错,就是理所当然,就好似是从无数战斗中走出来,击败了无数强大无匹的敌人,最终走上那至高顶端后俯视世间万物般,无论说什么话都会显得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