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196章 将山寨进行到底

第一百九十六章 将山寨进行到底

不得不说,刘峰做得很好,竟然能将动漫中的能力完美山寨出来,已经称得上一代宗师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月世界的规则足够严谨,由于力量上限被限制死了,这个世界的强者不可能走无限升级的路线,只能在技巧上钻研。

于是月世界的各种术式便越来越多样化,到了现在,其博大精深程度已经远远超越了圣魂世界。

当然,这里所谓的博大精深是指繁琐与多变,若论战斗力的话,圣魂世界可以将月世界爆得渣都不剩,可以说是各有所长。

正是因为月世界的力量变化繁多,刘峰才能将写轮眼山寨出来,并把雷系魔术运用得如此精湛。

罗阿自然不知道这些,他完全被刘峰给唬住了,对刘峰忌惮无比,一时间都不敢贸然上前,被电可不是好玩的,哪怕他是祖级死徒也不愿意再尝试。

不过,罗阿同样对刘峰起了贪婪之心,他非常想吸干刘峰的血,因为死徒可以通过吸血掠夺别人的能力与记忆,若是能得到雷系魔术的话,以他的本事绝对可以一跃成为二十七祖中最顶尖的几人之一,到时候,还有谁敢不承认他的祖之身份?

一念至此,罗阿那赤红的双眼不禁变得一片炽热。

罗阿现在用的身体还是个美女,被美女这样看着,正常男人都会想入非非。当然,前提是不知道这货的真相,若是知道这厮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的话。除了白痴外估计没人会兴奋。

刘峰自然属于不会兴奋的一类,他一眼就看出罗阿为何要用这种眼神盯着自己。

心中冷笑一阵,刘峰掏出了一枚钱币。并抬手立于面前道:“你知道什么是超电磁炮吗?”

罗阿闻言不由愣了愣,他是死徒,成为死徒之前则是教会的处刑者,怎么可能知道这种属于科幻类的名词啊?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月世界刚刚进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电磁炮这种东西才刚刚提出理论罢了。

刘峰没有等罗阿回话,而是自顾自的说道:“不知道‘尊贵’的阿卡夏之蛇面对超电磁炮时。能不能全身而退。”

话落之时,刘峰身上激起电流,罗阿顿时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感。他的本能在警告他,非常恐怖的事即将发生。

罗阿连忙凝神戒备,而刘峰见罗阿不跑,用鼻子冷哼一声。将手中的钱币弹了起来。

罗阿连忙看向向上飞的钱币。浑身肌肉紧绷,准备迎接随时都可能出现的变化。

然直至钱币落下,罗阿都没见到预想中的情况,而钱币很快就落回刘峰面前,并刚好掉在刘峰伸直摆出弹大拇指姿势的右手前。

这一刻,罗阿突然发现刘峰的右手凝聚了巨大的电力,还有他无法理解的能量,那种能量名为电磁。

轰!

伴随一声轰鸣。刘峰弹出拇指,一下击在钱币上。狂暴的电磁力通过他的手指爆发,全部注入了钱币上。

霎时,这枚钱币以三倍音速的恐怖速度冲了出去,并不断加速,化为一道金色光芒,在瞬息之间就到了罗阿面前,并直接从罗阿右胸穿过,在其右胸留下了一个大洞,而鲜血却没流出来,因为在被打中的同时,炽热的高温便将他的肉烧焦了。

待冲出总共五十多米后,光束消失了,而钱币也在极速的高温摩擦中化为飞灰。

利用电磁诱导原理,将炮弹以初速度三倍音速射出。由于运用自身的电磁力修正飞行轨道和加速游戏币,所以与一般的子弹不同,在命中目标前是不断加速的,因此拥有极高的准确度和破坏力。

由于所使用的钱币超过五十米就会因为摩擦热燃烧殆尽,因此以钱币为炮弹的“超电磁炮”的最大射程只有五十米。但是若以其他更大的导体取代钱币则威力和射程都会得到大大提升。

这,就是超电磁炮!

而和千鸟流、写轮眼之类的一样,超电磁炮也是山寨过来的,不过并不是火影了,而是来自另一部动漫,并且在原著是以科学手段完成的招式。

不过,在月世界,用科学手段显然不适合,所以刘峰就以自己的方式来完成了,依靠写轮眼的洞察与控制力,刘峰将雷系魔术运用到极致,形成超强的电磁场,再一口气爆发出去,成功完成了超电磁炮这一招。

就威力而言,超电磁炮绝对远远超过了直接用雷电攻击——罗阿的惨状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看着被打爆半个身体,露出狰狞扭曲神情的罗阿,刘峰眯起了眼睛,用一种略带可惜的口吻道:“躲开了吗?真可惜。”

原来刚才那一下刘峰是瞄准罗阿胸口中央的,那一下绝对能连罗阿的脑袋一起爆掉,只是罗阿在本能的驱使下躲了一下,这才免了爆头的悲剧。

不过,纵然如此罗阿的情况也不好,受到超电磁炮的打击,他不止身受重伤,体内还残留着大量的电流,让他浑身发麻,根本提不起力量。

纵然以死徒的身体死不了,可要再战却是不可能了,他才转世不久,远远没恢复到巅峰时期,想要恢复这伤势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行。

用不甘与仇恨的眼神瞪了刘峰一眼后,罗阿转身就窜到墙壁上,然后以矫捷的身手翻过墙壁,就这么消失在了夜幕中,连一句狠话都没说,干净利落到极点。

待罗阿跑路后,刘峰看了一眼地上的尸骸,当下就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刘峰身后响起了脚步声,他转头一看,就发现小巷另一头来了一个人。

那是一名拥有一双赤红瞳孔的金发女子,有一头齐肩长发。接近一米七的个头,穿着白色的长袖衣服和蓝色的长裙,看上去十分朴素。

但金发女子却有一张绝色容颜。犹如艺术品一般精致,让朴素的穿着看上去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

只是金发女子的面色严肃,她看了看刘峰后,就将目光转到了尸体上,然后右脚一踏便以轻盈的身法越过刘峰跳到了尸体前面,并盯着尸体看了一下。

很快,金发女子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仇恨之色。眼中也闪烁红芒,并用充满仇恨的声音说道:“果然是罗阿!”说话间,她看向了刘峰。“那个谁,刚才是不是有个什么家伙出现过?”

刘峰盯着金发女子看了一会后,点了点头道:“嗯,他刚刚在这。不过已经跑了。”

“他往哪个方向跑的?”金发女子急忙追问。

刘峰当即指了指罗阿逃跑的方向:“他刚走没多久。受了重伤,你现在追的话应该追的上。”

听到这话,金发女子当即感激了一声,并向罗阿逃跑的方向追去,并用纳闷的语气念道:“受了重伤?谁做的?难道是圣堂教会新的处刑者?”

带着疑惑的心情,金发女子跑远了,显然是根本没想过打伤罗阿的是刘峰,毕竟刘峰外表看上去并不强。也不是专业对抗死徒的圣堂教会成员,会被忽略掉也是很正常的事。

刘峰倒是没有在意。当即返回了自己的魔术工房,继续进行自己的魔术研究。

与罗阿的一战让刘峰实验了一下自己的魔术体系,而结果证明他所构建的魔术体系非常实用,至少在战斗方面非常有用,强大的战力即便是祖级别的死徒也难以匹敌。

这还仅仅是刘峰初步构建魔术体系的结果,若是假以时日等刘峰熟悉了现在的力量并完成体系的构建,那战斗力将会再次提升。

到时候别说罗阿,就是对上排名靠前的二十七祖,刘峰也有一战的信心。

在刘峰埋身魔术研究的时候,外界也发生着事,当那名被罗阿杀死的女子尸体被发现时,顿时引起了魔术师们的关注。

伦敦是魔术协会的大本营,一个死徒竟然敢在伦敦袭击人,简直就没把魔术协会放在眼里,魔术协会顿时怒了,当即派出大量人手进行搜查。

而为了避免引起恐慌,死徒的事也被压下,那名女子的死并没有传开,普通人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

不过,也不知道是魔术协会太无论还是罗阿太能躲,调查了好几天,魔术协会都没能找到线索,就像凶手凭空消失了一样。

这让魔术协会相当恼火,同时也心生戒备,魔术协会的能力绝对不差,能够躲过魔术协会的全力搜捕,那起码得有一定实力才行,以死徒的情况来看,很有可能是接近祖级甚至就是祖级的死徒。

一想到这种情况,魔术协会就感到棘手了,祖级别的死徒对魔术师而言绝对是难缠的对手,魔术师们虽然强大,但在对抗死徒方面却绝对比不过教会的人,若真是祖级别的死徒,那魔术协会想抓住或击杀凶手的话,必然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正常情况下,应该找教会的专家来解决问题才对。

可是魔术协会一向和圣堂教会水火不容,虽然表面上是和平有爱了,可暗地里干过的龌龊事多不胜数,又怎么可能让圣堂教会的人跑到他们的老巢来帮忙啊?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结果,一时间魔术协会就因此事而纠结了。

对于这些事,刘峰却是一概不知,全身心投入魔术研究的他根本无暇理会其他事,而知道刘峰在哪的罗蕾莱雅夫人知道刘峰很忙,也没有前来打扰,让刘峰与世隔绝的渡过了七天。

到了第七天的时候,刘峰终于出门,准备返回时钟塔看一下,顺便再在图书馆找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