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魂枪神

第203章 葬敌流

第二百零三章 葬敌流

ps:??穷穷穷,穷到没语言,穷到蛋疼菊紧,穷到被女朋友甩了。

呵呵,人生就是操蛋的,某点还因为我退了酬勤摆明不再给我任何推荐,已经蛋疼得脑袋抽,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坚持了。

事业低谷,爱情跳票,还剩什么?亲情!

如果连亲情都没了,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坚持了。

现在想有个自己的家就这么难吗?

听完希耶尔的话,刘峰和爱尔奎特恍然,虽然让人惊讶,但罗阿本来就是强夺别人的身体,会出现这种情况也不足为奇了。

刘峰当即说道:“既然你都记得,那我就长话短说好了,你因为我的原因被迫留在了这个世界,成为了不死的人,我就给你选择人生的机会,说说看吧,你之后想做什么?”

“成了不死的人?”希耶尔不由一愣,有些害怕的问道,“您、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能说清楚一点吗?”

刘峰没有解答,而是说道:“闭上眼睛,好好回想一下,‘世界’应该将讯息注入你脑中了。”

听完刘峰的话,希耶尔立刻闭上眼睛回忆起来,很快,她就发现脑中多出了一段以前没有的信息,而她便从这些信息中了解到了一切。

霎时,希耶尔整张脸都白了,娇躯不自觉颤抖起来,待睁开眼睛后,她便用充满迷茫和恐惧的声音说道:“我、我还是人类吗?”

刘峰道:“放心吧,你还是人类。只不过是不死的人。”

希耶尔听罢露出苦涩的神情并道:“不死的人还能算人吗?”

“你倒是有趣,一般人听到能不老不死,肯定已经兴奋死了。你却一副忧郁的样子,难道不老不死不好吗?”

希耶尔摇了摇头:“人之所以是人,是因为人会老会死。不老不死,那已经不是人了。”顿了顿,“而且,不老不死代表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所爱的人慢慢变老并且死去,到最后变成孤家寡人。这样的人生,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真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就能想得那么远。不过,这都是你的事,与我们没什么关系,现在。我只想知道你以后打算怎么做?如果你想回去。我可以安排人送你回去。如果你想要力量的话,我可以给予你一些力量。如果你想要财富,我也会给你获得财富的能力。这也算我给你的补偿,当然,补偿的东西得在我能力范围内。”刘峰给了希耶尔一个承诺。

听完刘峰的话,希耶尔张了张嘴,最后露出了悲痛的苦笑:“回去?我还能回去吗?在我被罗阿占据身体的时候,家人就已经被她杀光了。现在的我。已经一无所有,我还能去哪?力量和财富?这些东西对我没有意义。我不需要它们……”

“那你想要什么?说出来吧,只要是我做得到的事,我都可以考虑一下要不要帮你。”刘峰道。

希耶尔听罢,只剩下茫然的神情:“我、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我真的不知道还能去哪……”说到最后,泪水无声无息的从她眼中流了出来,那茫然无助的样子,让人不禁心生恻隐。

爱尔奎特虽然不是人,但感情却很丰富,一见希耶尔这样,她便不禁产生同情之心,并上前将希耶尔轻轻抱住了。

感受到那温暖而温柔的拥抱,希耶尔的情绪顿时失控,扑进爱尔奎特怀中痛哭了起来。

爱尔奎特便紧紧抱住希耶尔,轻轻拍着希耶尔的后背,让希耶尔好好的发泄了一番。

过了许久之后,希耶尔才平静下来,她看着爱尔奎特胸前那被眼泪打湿的一大片,不由俏脸一红并弱弱的低头道:“对不起。”

爱尔奎特微微一笑道:“你现在心情好点了吗?”

希耶尔点了点头:“好点了,谢谢您。”

爱尔奎特闻言又安慰了希耶尔一句,然后转头冲刘峰道:“阿峰,希耶尔现在无处可去,不如我们就让她留下吧,等她以后想离开的时候再让她离开就行了。”

刘峰听罢略一考虑就点了点头,他是无所谓,反正有傀儡分身负责照顾人,也不会妨碍到他,就算万一希耶尔不可靠,傀儡分身也会将希耶尔盯着。

安排好希耶尔的事后,刘峰便道:“好了,收拾一下出来吃饭吧。另外,爱尔奎特,你换一件衣服吧,你的内衣都露出来了。”

说罢,刘峰转身就走,留下不禁愣住的爱尔奎特和希耶尔。

两人下意识冲爱尔奎特的胸部看去,就发现那里因为被眼泪打湿的关系,都变成了透明的,白色的文胸清晰可见。

顿时,希耶尔尴尬不已,毕竟这是她弄出来的,而爱尔奎特则俏脸绯红,赶紧去换衣服了。

但在前去的过程中,爱尔奎特却还有点小开心,因为从这件事看来,刘峰也不是一个对女人不感兴趣的大木头。

一直以来,刘峰虽然与爱尔奎特住在一起,却从未流露过朋友以外的情绪,看爱尔奎特的眼神永远都是那么平淡,都让人怀疑他的性取向是不是有问题了。

要知道爱尔奎特虽然单纯,却知道自己是一个世间少有的大美女,正常男人见到她,都会流露出异样且让她不舒服的眼光,少有能平静面对她的,就算平静面对,也肯定是因为有特殊原因,而不是对她没感觉。

唯有刘峰,是完全将她看成一般人,就好似和街边的路人没有任何区别,引不起刘峰的任何变化。

直到现在,确定刘峰并非不喜欢女人后,爱尔奎特心里窃喜的同时也如释重负。

只是心性单纯的爱尔奎特并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因为刘峰不是大木头而有这种情绪。她只知道自己很期待一些东西就是了,至于到底是什么却连自己都不明白了。

心性单纯的爱尔奎特也没有去细想,很快就将此事抛到了一边。

从这天开始。希耶尔就一直待在魔术工房内,以一个住客兼侍女的身份自居。

虽然魔术工房有傀儡分身打扫,可希耶尔不想就做个饭桶,便做起力所能及的事,并在得知除了刘峰和爱尔奎特外,其他人都是没有自主意识的傀儡分身后,就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不能继续过普通人的生活。于是就开始跟爱尔奎特学习战斗技巧。

本来希耶尔想学魔术的,可她的身体已经被世界固化,没有办法学习魔术。虽然根源之涡能够赋予魔术回路,可那样做就会影响世界平衡了,毕竟希耶尔可是个不死不灭的人类,再得到魔术回路的话就过于逆天了。不死的人可是有无限的时间去学习和开发魔术的。

于是。希耶尔唯一能学习的战斗办法,就是学习各种格斗技巧。

这方面对希耶尔来说非常适合,因为希耶尔虽然是人类,却因为被罗阿附体过的关系,身体素质已经达到人体极限,比低级死徒还厉害一些,若是掌握了格斗技巧,那么凭借她的不死能力。绝对可以成为一个战斗机器。

恰好爱尔奎特走的就是近战格斗路线,虽然她的战斗技巧希耶尔大部分都不能用。可她上千年的寿命也不是白来的,掌握的格斗技巧不在少数,作为希耶尔的入门导师绝对绰绰有余。

于是,刘峰每天从魔术工房出来的时候,都能看到一幅特别的画面,那就是一名黑发美女向一名金发美女请教战斗技巧,而金发美女则很为人师表的手把手教授,倒是一幅别致的画面。

就这样,时间匆匆流逝,转眼间,又到了每月一次的开课时间。

当刘峰到达学院的时候,就发现这次来听课的人比上次多了一倍多,导致教师根本坐不下了。

于是,罗蕾莱雅夫人就将课堂转移到了礼拜堂,让所有来听课的人都能进去。

刘峰便在这座礼拜堂内继续上次未完的课程,而这一次来听课的人明显比上次准备充分,不止带了笔和纸,甚至连录音机都带来了,为的就是在课程完毕后便于讨论。

在上次课程结束后,听过课的人便有不少聚到一起,讨论刘峰所讲的内容。而因为上次准备不够充分,刘峰又从不动笔写,导致听课的人只能用脑子和笔去记,结果就是最后发现有不少记得东西对不上,并因此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虽然有不少人都想找刘峰印证内容,可因为刘峰一直不现身,并且威严太重让人不敢接近,导致最后没人能找刘峰印证内容。

这回不同了,直接带录音机来,哪怕最后不小心记错了,也能通过录音机来确认内容。

至于课堂上会不会出现不和谐的声音,众人却是完全不担心,以刘峰在第一堂课中展现的实力以及事后学院的态度,只有脑残了才会冒着得罪刘峰和学院的双重风险找茬。

而若是真出现找茬的家伙,估计不用刘峰出手就会被全力记录的人给打成沙琪玛。

这种情况下,刘峰的第二堂课没有出现任何不和谐的声音,毫无风波的讲完了这堂课。

不过,毫无风波只是指课堂而已,等讲课结束后,刘峰的理论却引发了新一轮风暴,因为他在课堂上讲述了一条完整的战斗理念,非常的完整,并且有着颠覆现有战斗体系的理念在里边。

虽然这些知识理论,还没经过实践,但听课的人中有不少实践者,一下课就有人开始尝试这些理论了。

结果,不试不知道,一试之下,尝试过的魔术师们战斗力明显增加,以前的低级魔术师居然拥有了接近中级魔术师的战力,如此夸张的战力涨幅,实在让人侧目。

仅仅三天时间,就有许多魔术师和魔术学徒成为刘峰的狂热崇拜者和推崇者,名为葬敌流的新魔术流派就此诞生,这流派的名字是刘峰的推崇者通过他所讲述的内容取的,因为刘峰在课堂上说过这样一番话。

“说白了,魔术最初的作用,就是用来葬送敌人,其他的功能,都是在这基础上酝生出的。”刘峰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