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1章 山火

第一章 山火

“咳咳,咳咳!……呼——!”

伴随令人心颤的剧烈咳嗽,谢尘猛然睁开双眼。就在刚刚那一刻,谢尘甚至能够感觉到,那无比炙热的岩浆瞬间便将自己完全裹挟,吞噬!这一切,是那么的真实,掉入岩浆的刹那,烈焰灼身,顷刻间,肉身灵魂,化为灰烬。

视线逐渐清晰,因为咳嗽而急剧跳动的心跳逐渐平缓。这里是……

谢尘呆了一呆,青山、绿树、正午的阳光温暖的洒在身前,隐隐间水声潺潺,鸟鸣蝉唱。眼前的一切,谢尘陌生无比,却是没来由的感到那么熟悉……

“嘶——!”身子微微一动,一阵痛彻心扉的感觉瞬间蔓延。

转眼望去,谢尘心中再次砰然,自己的身上、腿上,此刻竟然已经焦黑一片!隐隐间,一股皮肉被炙烤过的味道弥漫而出,飘入鼻息之中。

“我这是怎么了?”谢尘怔怔的望着身上的灼伤痕迹,不应该啊,落入那连钢铁都能瞬间融化的灼热岩浆里,却怎么会只有这么一点烧伤?

“尘哥!你还没死啊?!”

忽然,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带着几分稚气,从不远处响起。虽然声音中所蕴含着强烈的惊喜与激动,但是这话说得……谢尘听在耳中不禁有些泄气,这不是废话么?死了还能睁眼睛?!

紧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张胖乎乎的小脸出现在了谢尘的视线之中。

用胖这个词,或许还有些不大确切。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圆。圆滚滚脑袋,偏偏生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两道眉毛弯弯,两端向下,如同两弯新月,圆圆鼻头下方,一张不大的小嘴,嘴唇厚实无比,竟然也是一个圆形。整个脸看起来肉感十足,让人一见,便有一种想要狠狠揉捏一顿的冲动。

“尘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刚才你连呼吸都没有了,我还以为你,呜呜……”

两道向下的弯眉皱在一块儿,脸上的肥肉随着表情的变化,将一双本来很圆很大的眼睛挤成了一条**。两滴黄豆大小的泪珠,翻山越岭,“扑簌簌”艰难的滚落。虽然在哭,但这张脸看起来,却是带着一种不同寻常的喜感。

“擦,谢拓!你哭什么,我这不是没事么……”谢尘忍着疼勉强一笑,满头黑线。不知为何,自己便这么自然而然的将眼前这个如同哭丧一般的少年的名字叫了出来。

谢拓,我的堂弟,已故家族二长老的唯一骨血。二长老谢致远夫妇在十年之前,魔兽山脉狩猎时,被数十头啸月狼围攻身死,此后谢拓便一直由自己的父亲抚养,视如己出。一副热心肠,就是不会说话,也可以说,此胖子说话超级不着调……

一道道讯息忽然如同潮水般在谢尘脑海之中涌起。刹那间,谢尘只觉得头痛欲裂,便仿佛脑子就快要被这海量的信息撑爆了一般。

“尘哥?!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知道疼就好,要是死了,就感觉不到疼了。忍着点,我给你擦擦……”

猛然看到谢尘的表情忽然狰狞起来,好似痛苦万分,小胖子谢拓顿时慌了神。一面胡言乱语,一面手忙脚乱的拿着刚刚在溪水里浸过的毛巾,小心翼翼的在谢尘身上灼伤之处擦拭着。若不是此刻谢尘没功夫理会他说什么,恐怕就算不被烧死,也被气死了。

而此刻,那股庞大无比的信息流终于从谢尘的脑海中完全掠过。可谢尘的表情却是凝固了,因为自从他的头脑中出现这些讯息之后,忽然之间明白了在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哦不,我的灵魂,竟然附身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而这个人,竟然是一个叫谢尘的少年……

虽然信息流过去,但谢尘的头脑却是更加混乱。这么说,自己在冰火岛的岩浆之中并没有生还。而是在身体化为灰烬之后,灵魂却是奇异的附身在这个本应该烧死在大火中,与自己同名的少年身上。

“尘哥,你放心,族人一定会看见山上着火,三叔他们也应该很快就会到了。”小胖子谢拓低着头,认真的为谢尘擦拭着身上焦黑,小声嘀咕着:“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本来是说让尘哥你睡一会儿的,没想到我却也睡着了。要是看见你被烧成这个样子,三叔得多伤心啊……来,我给你整理一下遗容……”

“滚!你知道遗容是啥意思不!”谢尘咬着牙愤怒咆哮。

谢尘虽然是谢拓的堂兄,但因为是早产儿,自小便先天不足,体弱多病。二人在一起的时候,反倒是谢拓这个堂弟,一直在照顾谢尘。

这次也是如此,本来谢尘登山感觉颇为乏累,要在山中木屋小憩一会儿,谢拓就在旁边守着。却不曾想,谢拓竟然也睡着了,以至于二人差点都葬身在大火之中。

“谢拓,你是说,你也睡着了?”咆哮之后,谢尘忽然心中一动。

“恩。”谢拓抬起头,说道:“本来,我就打算打坐一会儿,看看能不能感觉到本命灵存在的。没想到,我刚刚运功,就失去了知觉。直到火烧到我脚上,才疼醒的。醒来回头一看,你都已经黑了……”

谢尘无奈的自动忽略了谢拓后半句话。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谢拓的右边裤腿已经一片焦黑,胖乎乎的小脚露在外面,脚上有一大片触目惊醒的烧伤痕迹。

显然谢拓为了救自己,直到现在还没有处理自己的伤势。想到这,谢尘心中不禁微微一暖。

“那谢浩堂兄呢?他不是和我们一起上山的吗?他人呢?”谢尘忽然想起一事,问道。

“浩哥?”谢拓好似刚刚想起这个人,随后松了口气般释然一笑,说道:“浩哥没事,就在你睡了之后,浩哥说要赶在正午之前祈福,就先走了。幸亏浩哥不在里面,不然的话,恐怕也得和咱俩一样黑吧。”

“哦……”谢尘微微点了点头,望着不远处一丛林木上空不断冒起的黑烟,若有所思。

谢家的后山占地极大,着火的那座木屋正修建在半山腰。这座木屋本就是一处别院,平日里供族内之人登山困乏时小憩。木屋中虽然没有仆役伺候,但却也经常打扫,一应器具俱全。

站在木屋窗边,可极目远眺,甚至俯瞰谢家所在的整个乌石镇全景。屋前一丛清翠,屋旁山间小溪潺潺。正是修身养性绝佳之所。

却没想到,这样一处世外桃源般的所在,竟然突然起火,差点断送了两个少年的性命。

“谢拓,你在睡着之前,可感觉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么?”谢尘沉吟问道。

“奇怪的地方?没有啊……”谢拓不知谢尘为什么这么问,有些迷茫的挠了挠头,忽然轻咦了一声,说道:“要是说不寻常么,倒还真的有一点……”

“是什么?”

谢拓极力回忆,“就在我刚刚开始练功的时候,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香味?”

“恩!”小胖子谢拓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是香味,当时我还琢磨,现在都已经入秋了,山上就连野花都没有几朵,哪来的香味?我还以为我自己闻错了呢。”

“是了!定是这样!”谢尘眼中忽然划过两道寒芒,心中已然雪亮!

通过刚才涌出的记忆,谢尘知道,自己这个堂弟谢拓,从小便在父亲的指导下修炼灵力。如今虽然只有十二岁,但却已经拥有了不错的根基。身负灵力之人,自然不会在刚刚打坐练功的时候就睡着,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而这问题的关键,便是那突然飘出的香味!想到这,谢尘心中一声冷笑,“哼,迷神香么?先把我们迷倒,然后纵火烧屋,死无对证?好歹毒的手段……”

“尘哥,你说,这山上有什么花是这么香的啊?会不会是在我们睡着的时候,有仙女姐姐正好经过呢?”谢拓丝毫没有对那香气有任何怀疑,反而浮想联翩,满眼憧憬,“唉,真是可惜,没见到。若是见到了,说不定……嘿嘿……”

“嘿嘿你个头,要是真有仙女见到你这个意**死胖子,也会忍不住点火,把你烤成乳猪!”

谢尘没好气的吐槽,他并没有将心中的想法告诉谢拓,自幼便在马贼之中长大的他,多年以来一直坚守着马贼的信条。马贼信条之一,“在没有查清事实真相之前,任何的猜测都只能是一纸空文。把自己所掌握的一切都深埋在心,直到一击必杀!”

“是这样吗?要真的是这样,那这仙女姐姐也太不懂欣赏了。要知道,我还是很有内涵的……”小胖子谢拓停止意**,很认真的说道。

“谢尘!谢拓!你们在哪?!”就在这时,一道清亮的声音从黑烟冒起之处响起,声音中透出焦急之意。

“是浩哥!定是浩哥看到木屋起火,从山上下来了。”谢拓听到声音,眼睛一亮,扯着嗓子大呼道:“浩哥!我们在这里!你快过来,我和尘哥都没死!”

“哗啦啦!”树丛一阵响动,伴随着急促的脚步,一个身材消瘦的少年,不多时便已经来到了二人的身边。

“你们都没事?太好了……”少年似乎长长出了一口气,随后转头望着树林后方的黑烟问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之间起火了呢?!”

“大概是天气干燥,房里又有什么易燃之物,自燃了吧。”谢尘淡淡的望着眼前这个面容俊朗的少年说道:“浩堂兄,你说是么?”

“哦,恩,不错。”不知为何,在与谢尘的目光相对的刹那,谢浩的目光有些闪烁。

但是片刻之后,谢浩便恢复了平静,坦然道:“我刚刚将祈福红布拴在山顶的树上,就看到山下起火了。家族的后山平日里是禁止外人进入的,想必应该是因为天气干燥的原因。”

说着,谢浩忽然目光一转,颇有些责备的望着谢拓说道:“谢拓,你不是一直陪在尘弟身边么?怎么却让尘弟被烧的如此严重?!”

“我,我……”面对谢浩的责问,小胖子谢拓顿时面现尴尬,讷讷说不出话。

自己的父亲早已离世,一直便是族长抚养自己。虽然谢拓年纪尚小,却是早已下定决心要报答族长。而如今谢尘的伤,也与自己莫名其妙的睡着,有着极大的关系,他自然心中更加难受。

“浩哥,这不关谢拓的事,是我自己的动作太慢了。我若是能像浩哥这样,这么快就从山顶下来,也不会被烧得这么惨了。”谢尘淡然一笑,似乎言语中还有着一丝的羡慕之意。只不过,他的眼眸深处,却是飞快的划过了一抹寒芒。

前世,家族被人血洗,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亲人倒在血泊之中。这一世,若是有人再敢动我的家人,我必将让他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