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56章 首战告捷

第五十六章 首战告捷

天刃学院的新生入学测试,在所有新生到达乱石山口之后的第二天清晨,准时开始。

旭日初升,随着一面红旗挥落,大大小小近百支队伍,或是疾奔,或是缓缓行进,逐渐消失在山口之外。

谢尘的七人小队,行走在众多队伍之中。前进的速度既不快也不慢,看起来毫不起眼。甚至刚刚一进乱石山,便有一个三十余人的队伍,想要将谢尘等人吞掉。

但当那支队伍中有人认出了行在最前方的空空之后,整个队伍立即放弃了突袭的念头,转而没入一片乱石之中,消失无踪。

“切,没劲!”空空撇了撇嘴,似乎有些失落。

行在空空身后的谢尘微微一笑,说道:“他们这是知道你的实力,不想和我们硬拼,以免损失太大,让其他队伍渔翁得利。”

空空叹了一口气,道:“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和花生那些狗腿子打了……现在可好,害得我也没架打了,阿弥陀佛……”

谢尘等人闻言,不禁都是一笑。空空的师弟空正更是笑道:“师兄,这么多人,你还愁没架打么?总会有人忍不住的。”

空正生着一张国字脸,虽然十三岁的年纪看起来还有些稚嫩,但五官却是十分刚毅,线条感十足。与空空不同,空正并不是光头,南方灵山虽然是佛门,但与谢尘所熟悉的佛门却也有些不同。

灵山的佛门同样信佛,但却并不剃度,而且戒律甚少,甚至可以婚嫁。按照空空所说,佛自在心中,只要心中有佛,便是佛门弟子。心中有佛,又何须那些条条框框?

空正此刻按照谢尘的安排,行走在整个队伍的最后方。以他那强悍的防御力,足可以抵挡一次敌人从后方的偷袭。

听到空正开口,谢尘不经意便向后方扫了一眼,忽然心中一动!

“停!”谢尘一声低呼,队伍中七个人顿时全部停住了脚步,凝神戒备。

“萧十三!”谢尘抬手指了一个方向。在他身边,一个身穿布衣,相貌普通的少年立即会意,体内灵力瞬间催动!

“刷!”一面八角形的铜镜悄然从萧十三体内飞出,萧十三伸手接住,镜面一转,直直的照向谢尘所指的方向。

“二十二人,其中灵师大概五人,其余的都是带着本命灵的灵士。”片刻之后,萧十三准确的报出了众人侧后方三十米外,一个乱石堆后面的情况。

“恩。”谢尘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继续问道:“能不能看出他们是在躲避我们,还是要偷袭我们?”

萧十三沉吟了一下,说道:“应该是在躲避我们,他们并没有战斗准备,好像是想等我们走远之后再出来继续赶路。”

“好!空正、北关伯、玉媚儿,你们三个待在原地保护萧十三!我负责左路,薛豹右路,空空正面越过乱石堆,突袭!”

谢尘迅速做出了部署,当他口中“突袭”二字发出之时,他整个人已经化作一道青烟,直奔乱世堆左侧冲去!

“吱——!”一声猿啼,空空的白毛灵猿一跃而起,手中赤金色长棍闪烁出点点寒芒!

“吼——!”旁边的薛豹也是毫不犹豫的召唤出一头金钱豹,眨眼之间便向着乱石堆右侧包抄而出!

“不好!被他们发现了!快撤!”

隐匿在乱石堆之后的二十多名少年听到兽吼猿啼,便已经知道不妙,为首的队长赶忙一声疾呼!

“阿弥陀佛,诸位施主不妨留下令牌再走。”

就在这时,一声佛号在众人上空响起,一名光头少年笑嘻嘻的望着石堆下的众人,在他身边,一头白毛灵猿一只手倒提着赤金色长棍,另一只手却是不断的抓耳挠腮,望着众人“吱吱”怪叫。

“各位,我们要的只是令牌而已,不想伤人。”左侧,一道青烟凝聚。面带微笑的谢尘手抚一柄古朴的长刀,淡淡说道。

“留下令牌!”右侧浑身腱子肉的薛豹豹眼圆睁,一声大吼。

虽然谢尘一方仅仅三人,但却隐隐间对二十多名少年形成了合围之势。

“他们只来了三个人,我们和他们拼了!”这支队伍中,为首的少年队长见对方合围之势已成,心中一横,一声大喝。

“拼了!”其余二十一个少年同声嘶吼,纷纷催动着本命灵一拥而上,妄图靠着人多势众一举击垮三人!

“空空,你去帮薛豹!”谢尘眼中寒芒一闪,大喝一声,舞刀冲入敌方阵营!

而此刻,空空和白毛灵猿也忽然分成两路,冲入战团。空空身形纵跃,挥动一双肉掌一冲而下。而白毛灵猿却是凭借速度优势,第一时间来到薛豹身旁,配合着薛豹一同对敌!

谢尘和空空都是空手便能对战灵师强者的变态,薛豹虽然不及二人,但却也是世家天才子弟,实力不俗!再加上白毛灵猿的相助,更是如虎添翼。

三人冲入,便如虎入羊群一般。除了对方那五名刚刚进阶灵师的少年之外,其余少年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只消片刻,战斗便已结束,被袭的二十二名少年尽皆倒地不起。好在谢尘等人出手尚有分寸,并未杀人。饶是如此,这二十二人却也均是受伤不轻。

“阿弥陀佛,我说你们早点交出令牌不就好了嘛!何必还受这么多皮肉之苦呢?”空空满脸笑容,不断的从倒地不起的少年们身上搜出令牌。

另一侧,谢尘和薛豹二人也不闲着。不大一会儿,二十二块令牌全部收齐,三人谈笑着飘然而去。乱石堆之后,一片呻吟。

“一共二十二块令牌,每人三块,多出一块暂时放在我这,待到凑齐七块统一分发。”首战告捷,谢尘显然心情不错,将收拢来的令牌分成七份,笑着交给众人。

“队长,我们又没出力,得到的却和你们一样多,这……”空正不好意思的拿着三块令牌,十分憨厚的说道。

北关伯和玉媚儿二人也是对视了一眼,最后将目光都集中在谢尘身上,显然他们也是与空正同样的想法。

谢尘淡淡一笑,说道:“今日你们虽然没有冲杀在前,但却保护了萧十三,让我们后顾无忧。怎么能说没有出力呢?既然同在一队,自当荣辱与共!不必担心令牌不够分,嫌少我们再去抢便是!我们兄弟同心,比什么都重要。”

“就是,兄弟同心,比什么都重要!”空空和薛豹异口同声大笑着说道,对于谢尘这种分配方法,他们毫无异议。

“呸!人家才不是你们的兄弟呢!”玉媚儿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轻轻呸了一声,随即“咯咯”娇笑了起来。小丫头今年虽然只有十二岁,但身材却已经初具规模。这么一笑,花枝乱颤,媚态百生。

以谢尘的心智,自然不会对一个小丫头有什么非分之想。但其余五个却都是看得心浮气躁,口水直流。

“阿弥陀佛,媚儿说的对!你不是咱兄弟,是咱妹妹,是吧?玉儿妹妹。”空空讪讪笑道。

“哼!少来,谁是你妹妹!”玉媚儿白了空空一眼,却是忽然对谢尘嫣然一笑,抱着谢尘的手臂摇晃道:“长风堂兄让我跟着谢尘哥哥,玉儿就只是谢尘哥哥一个人的妹妹哦。”

“额!咳咳……”感觉到其余五人向自己投来几欲喷火的目光,谢尘不禁摸了摸鼻子,剧烈的咳嗽起来。心中暗叹,这小丫头如此年纪就一身媚骨,若是长大了,这得坑多少男人?真是……天生祸水啊。

无论如何,此次进入乱石山的第一场战斗完胜,七人的心情都很不错。稍作休息之后,便再次上路。

如今测试刚刚开始,正是山中人数最多之时,谢尘等人自然不会放过赚取令牌的大好机会。

一路之上见到实力弱的队伍便上前劫掠,实力稍微强一些的便暂且放过,争取以最短的时间赚取更多的令牌。

一天下来,谢尘等人大小战斗十余次,队友之间的配合也更加娴熟。夜幕降临之时,七人竟然夺下了一百四十多块令牌。

乱石山中树木稀少,引火之物明显不足。在这种情况下,纵然是有引火之物的队伍,也不敢贸然点起篝火,生恐引来强敌偷袭。所以到了晚上,整座山中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大多数队伍,也停止了行动。

对于夜晚的情况,谢尘也早有准备。在选择好了露宿地点之后,北关伯的本命灵便发挥了作用。

在众人的协助下,擅长掘地的穿山鼠很快便在营地周围挖出了大大小小数十个陷阱。并且还开凿出了一个可以容身的地下洞穴,北关伯进入洞穴之中修炼,随时可以探查到周围细微的动静。

至于其余六人,则被谢尘分成了三组,轮流在高处放哨。其他人则趁着这个时间,尽快补充体力,准备来日的战斗。

如此周而复始,谢尘七人以六天之内二十一场战斗全胜,且无任何队员损伤的战绩,凶名传遍整个乱石山!

连日鏖战之下,谢尘七人的行囊早已鼓起,到了第七天清晨出发之时,每个人的手中都至少拥有了五十多块令牌。

经过最初六天的优胜劣汰,仍旧行进在乱石山中的队伍已经越来越少,弱小的队伍几乎被淘汰一空。

强队之间原本的互相警惕与避让早已荡然无存!一些强队已经试探着开始碰撞,摩擦。为了进入大陆第一学院,为了诱人的刃币,乱石山中的血雨腥风,已经悄然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