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60章 人生如棋

第六十章 人生如棋

随着焦老大队伍中幸存下来的灵师离去,老牛背一战的消息迅速传开。谢尘七人的凶名更盛,尤其谢尘那宛若鬼神般的杀戮,在其余队伍之中更是被冠以“妖刀”之名!

凶名传开,许多队伍对谢尘等人避之唯恐不及。但有的队伍,却是因此而点燃了战意。

“刀?!是妖刀谢尘的队伍,快跑啊!”

石林谷中,数十人的队伍一哄而散,还未交手,便已经溃不成军。

“可恶!”随着一声愤怒低吼,血色长刀猛然一挥,“锵!”的一声,一根碗口粗细的石柱应声而断!

“哈哈哈哈,原来玉兄的名气已经这么大了么?我怎么不知要玉兄还有一个妖刀的名号?”

“闭嘴!信不信我现在杀了你!”红发少年猛然回身,手中血色长刀直指身后大笑之人。

刀锋所指之处,面容俊逸的少年傲然冷笑,“玉长风,别人忌惮你血魔刀,但我萧无痕的玄冥剑却不怕你。你若是想战,我随时奉陪。”

“正有此意!”玉长风森然一笑,手中血色长刀中宫直进,刷!刷!刷!便是三刀劈出!

萧无痕冷笑一声,手中骤然幻化出一柄雪亮长剑,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挥散间,将玉长风的三刀悉数化解!

“我说你们两个,要打一边打去,别耽误我睡觉好不好?”

忽然,一个懒懒的声音从一根石柱上响起。玉长风二人抬头望去,却是一个青衫少年,横卧在一根磨盘粗细的石柱上,头脚悬空,睡眼惺忪的看着二人。

“陈词!你也想与我一战么。”玉长风血刀一顺,盯着石柱上的少年。

“我?”叫做陈词的少年打了一个哈欠,摇摇头,“没兴趣,打打杀杀的多累?不如好好睡上一觉。”

萧无痕轻笑一声,收回长剑耸肩淡淡说道:“玉长风,你那么想和这个谢尘一战,也许陈词能帮上你忙哦。”

“帮忙?”玉长风一怔,随后眼睛一亮,纵身几个腾跃便跳到了陈词睡觉的石柱上。

“你要干啥?!”陈词被忽然跳上来的玉长风吓了一跳,双手护胸,睡意全消。

“陈词,帮我个忙!”玉长风手中血刀一横,目光灼灼的盯着对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要你帮我布将帅独杀阵!”

天刃学院测试第十五天,乱石山,石林谷外。

“最近真无聊,那些队伍见了我们比兔子跑的还快。阿弥陀佛,几天没打架,我手都痒了。”

走在最前方的空空无聊的摸着自己的光头,回身看了一眼身后的谢尘,满腹牢骚,“都怪你,一次杀了那么多,谁还敢和我们打啊!现在可好,想赚令牌也没得赚了。”

“死猴子,不打架能死啊!”还不待谢尘开口,一旁的玉媚儿却是叉着小腰一声娇喝:“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咱们现在的令牌也不少了,你还想要多少呀!”

玉媚儿说的不错,经过这一番搜掠下来,现在谢尘七人,每个人都抢到一百多块令牌。若是按照一共进山不到三千人计算,谢尘他们七人的令牌数量,便整整占了总数的四分之一。这绝对是其它队伍可望不可及的数字。

见到玉媚儿替谢尘出头,空空偷偷的吐了吐舌头,忽然嘻嘻一笑,说道:“对了媚儿,你说,你谢尘哥哥和你长风堂兄,到底谁比较厉害啊?”

“当然是谢尘哥哥了!谢尘哥哥最厉害了!”玉媚儿毫不犹豫的娇笑一声,顺手挽起谢尘的手臂,说道:“是不是啊,谢尘哥哥?”

“呃……咳咳咳!”谢尘再一次咳嗽起来。

貌似经过上次老牛背一战,玉媚儿便整天粘着自己,整天“谢尘哥哥”的叫个不停。害得自己无数次被其余五人的目光灼烧。天地良心,自己对小女孩根本没有任何兴趣啊!

无奈之下,谢尘只好话题一转,不易察觉的抽回自己的手臂,问道:“媚儿,那你说你们魔域的那个圣女到底有多厉害?”

“圣女?!”这一招果然见效,玉媚儿在听到“圣女”这两个字的时候,忽然小身子一颤,似乎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登时忘记再去黏糊“谢尘哥哥”了。

“她,她是怪物……”半晌之后玉媚儿才极为艰难的说出几个字。

“怪物?哈哈?比你的谢尘哥哥还变态?”空空哈哈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西魔圣女他没见过,但谢尘的变态却是就在眼前。开玩笑,有谁见过一天之内连升三级的怪物?!

“她比谢尘哥哥还要厉害……”玉媚儿异乎寻常的认真说道:“就连我们老祖都说,只有她才能带着我们打败天外天宫……”

“打败天外天宫!”包括谢尘在内,其余六人同时一震!

空空更是难以置信的回过头来,“你说什么?打败天外天宫?!”

玉媚儿点点头,“恩,我也是偶然听到几个老祖的谈话才知道的……”

再次得到证实,几个人全都震撼了。天外天宫到底有多厉害,谢尘不知道。但谢尘知道的是,在天外天宫面前,一个拥有无数灵宗强者的庞大帝国,顷刻瓦解!如今的谢尘根本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强者才能撼动如神祗一般的天外天宫!

许久之后,谢尘才轻轻吐出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望着薛豹和北关伯二人淡淡说道:“是兄弟,你们就把刚才听到的烂在肚子里。”

“队长放心,我们明白。”薛豹和北关伯同时点头,在这支队伍中,只有他们两个不是四圣地的人。至于谢尘,除了空空之外,其他人都误以为他也是四圣地的子弟。

“好了,前方便是石林谷,大家小心行动。”谢尘抬眼望了一下笼罩在一层薄雾之中的石林谷,并没有让剑九帮忙探查。

“担心什么?就算是有埋伏,他们也不敢出来。”空空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当先向着石林谷中行去。

“不可掉以轻心!”谢尘眉头微微一皱,沉声说道:“萧十三,跟在空空旁边,注意探查!”

“明白!”萧十三立即召出八卦镜,抢步来到空空身边。二人并肩而行,向着石林谷内走去。

谢尘等人也是紧随其后,列开阵型缓缓跟上。

石林谷内,一根如同参天大树般的石柱上,两个少年一站一坐,静静的注视着谢尘等人。

“嗤,我道是谁,原来萧十三这个废物也在队伍里。”傲然而立的俊逸少年不屑一笑,瞬间认出了谢尘队伍中,与他同样来自北方玄谷的萧十三。

“萧十三的八卦镜探查能力极强,你可不要小看他。”另一个坐在石柱上,面带睡意的少年瞥了萧无痕一眼,淡淡说道。

萧无痕轻轻一笑,“一个只会偷窥的废物而已,我说陈词,你不会连他也搞不定吧?”

“博弈守则第一条,永远都不要轻视对方任何一枚棋子。”陈词微微一笑,随手一招,一张方正的棋盘浮现而出,落在面前的石台上。

“哼,装什么高深!”萧无痕心中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先来一个当头炮!”说话之间,陈词伸了一个懒腰,手中一枚棋子“啪!”的一声落在棋盘上!

“小心!有埋伏!”就在陈词落子的同时,萧十三忽然一声惊呼,伸手便将身边的空空推向一旁!

“轰!”一柄重锤轰然在空空原本所在之处,当即碎石纷飞,尘烟四起!

“列队防御!”谢尘心中一动,一声低吼!所有队员立即召唤出自己的本命灵,围成一圈严阵以待!

而那持着重锤的攻击者一击不中,也不停留,身子一转,瞬间没入石林薄雾之中!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对方的灵力波动?!”劫后余生的空空满身碎屑,目光却是惊疑不定。

刚刚那一击,虽然不必萧十三提醒他也能躲开。但对方攻击之前竟然没有丝毫的灵力波动,便好似凭空出现一般,着实是吓了空空一跳。

“没有灵力波动?”谢尘眼眉微微一挑,目光转向萧十三,“萧十三,你能探查到什么?”

萧十三迟疑了一下说道:“我觉得,我们好像进入了一个阵法禁制里。在这里,对方能洞悉我们的一切,而我们却只能凭借肉眼观察。”

“阵法?”空空眼睛一亮,四个四圣地子弟几乎同时异口同声的说道:“东圣的人!”

“我知道是谁了!”空空一摸光头,朗声大喝:“陈词!我知道是你这个懒货在搞鬼!赶紧给老子出来!和老子真刀真枪的干上一场!”

“东圣?陈词?”谢尘眉头微微一皱,望向身边的空正。

“怎么?难道队长不是东圣的?”空正也是一愣,队伍里南灵、北玄、西魔的人都有,谢尘若不是东圣的,难道竟然不是四圣地的子弟?!

但此刻也容不得空正多问,只得沉声说道:“东方圣坛,素来以阵法精妙著称。东圣这一代的子弟之中,最强的布阵型灵师便是陈词!”

“陈词……这么说玉长风也在这里?”

谢尘忽然想起,当初自己去邀请玉长风组队的时候,依稀的记得玉长风的队伍中有一个叫陈词的少年。此人甚为奇怪,直到谢尘从玉长风那里离开,这个家伙一直都在睡觉,从未醒过。所以谢尘对这个名字印象颇深。

就在谢尘思索之间,石林谷中忽然传来一阵似有若无的淡笑,“空空兄,稍安勿躁。圣人有言,人生如棋,你我皆在棋局之中,何必急着相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