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63章 盗亦有道

第六十三章 盗亦有道

通过剑九的介绍,天外蝶族,是天外混沌之中一支极为强大的种族。

这个种族培养自己后人的方法极为奇怪,一旦有新的族人诞生,便会被直接投入茫茫混沌海洋之中,任其独自飘零。待到成年之后,蝶族所传承的记忆自然会引导他回到蝶族。

而这些新生的族人,有的在混沌之中飘荡成长。有的,便会落在大陆之上。在成年并回到族群之前,蝶族族人是完全不受族群保护的。

蝶族的天赋能力极强,任何以魂体形式存在的东西都可以吞噬,所以又被称为噬魂族。虽然玉蝶儿现在只不过十多岁的模样,但剑九这个残魂却也不敢轻易招惹。

至于谢尘的其它问题,剑九也是一一都做了解答。令谢尘感到欣慰的是,现在学院的测试并没有结束,而且还有十天的充裕时间。

以目前的情况看来,谢尘只需再翻过眼前的青山,便可以直接通过测试。但那损失的一百多块令牌,却是让谢尘肉痛不已。

“这个玉蝶儿现在什么实力?”谢尘忽然邪邪一笑,传音问道。

“怎么?难道你还想劫财劫色?”剑九又翻了一个白眼,随后说道:“别想了,她现在虽然只是六级灵师,但就算是六级灵尊,恐怕也休想在她那里讨到便宜。”

“六级灵师?难道她就是西魔圣女?!”

剑九点点头,“这个西魔圣女应该就是她了。除了她之外,老夫也想不出到底还有谁配的上圣女这个称呼。难怪西魔那些家伙不惜袭击各大家族也要找来宝物给她提升,若是这小丫头成年了,的确是天外天宫那些人的大麻烦。”

谢尘闻言,也是点了点头,令牌暂时先别想了,自己现在这个状态,就算去了也是自讨苦吃。

算下来,自己的行程应该比空空他们快上许多,谢尘索性静下心来,一边养伤,一边修炼一下剑九给自己的九阴真经。这本功法在前世,可是只要提一提名字,便会掀起血雨腥风的绝世奇功啊!

找了一个视野极佳之处,谢尘开始安心养伤。身上的这些伤势,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极为棘手,但对于以七伤拳为基础的谢尘来说,却是大有益处。

七伤拳功法运行之后,仅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谢尘手臂、胸腹之间的伤势便已经好转,甚至就连疤痕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消失。

而这些伤势所转化的灵力,也正好被谢尘用作修炼九阴真经之上的功法。两者互相辅助,进境极快。

九阴真经,作为谢尘前一世的绝世奇功,的确有其独到之处。虽然功法上关于内力修炼方面的方法不多。但其中许多奇门修炼方法却是层出不穷,看得谢尘如痴如醉。若不是亲眼见到这本奇书,恐怕谢尘根本无法想象,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精妙的招式。

日月交替,转眼便已经过了五天。距离测试结束,只剩下五天时间。通往青山的道路上,测试的学员队伍也渐渐多了起来。

此时谢尘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不时还会独自一人来到道路上,找一些人数较少的队伍“印证”一下九阴真经上的招式。当然,收点过路令牌是少不了的。三天时间不到,谢尘的皮囊之中又已经出多出了四十多块令牌。

这天傍晚,当谢尘又与一个十几人的队伍“印证”了一下招式,正喜滋滋的将搜刮来的二十多块令牌排成一排清点的时候。

忽然只觉得身后光线一暗,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看起来,你的收获不小呀!”

“什么人!”谢尘心中一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起令牌,顿时化作一道青烟,跳出十米开外。

“是你?”谢尘收起令牌,却是一怔。

“是我。”夕阳之下,一个身穿白色衣裙,如同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笑吟吟的望着谢尘。正是被剑九称作“强盗”的西魔圣女玉蝶儿。

“你来做什么?”谢尘面上不动声色,暗中却是呼唤了一声“剑九”。果然剑九这家伙早就藏得无影无踪了。

“怎么?难道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吗?”玉蝶儿小腮帮一股,似乎有些生气,但一双水汪汪的眼中却满是笑意。

谢尘邪邪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啊?救命恩人?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你自己说,报不报答都无所谓的吧?而且,好像你也从我这拿了不少好处啊。”

“你……那是我应得的报酬!我收你的报酬,就是看得起你!”玉蝶儿没想到几天不见,谢尘态度竟然大变。不禁小嘴一撅,跺着脚说道。

“呵呵?那我可多谢圣女大人看得起咯!没啥事,我先走了。”谢尘轻蔑一笑,抬脚便走。开玩笑,和十多岁的小丫头斗嘴?本人可没兴趣!

“谢尘,你给我站住!”玉蝶儿再次跺脚,大喊道。

谢尘懒洋洋的回头,瞥了夕阳下如同苹果一般的小脸,说道:“还有啥事啊?”

“哼!把令牌都给我留下!”玉蝶儿一闪身,便挡在谢尘身前,小嘴一鼓,理直气壮的说道。

“啥?!”谢尘眯了眯眼睛,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皮囊。莫非这小丫头抢自己抢上瘾了?!

“我说圣女大人,你有点过分了吧?你拿走我那么多令牌,我都没说找你要,你现在还想抢我的?”

“少废话!上次,是救你的报酬!这次……”玉蝶儿眼珠转了转,忽然嘻嘻一笑,“这次是利息!”

“这也要收利息?!”谢尘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这也太扯了吧?好么,这小丫头看来吃定我了!说不定前几天这丫头就盯上我了吧?等我辛辛苦苦抢来令牌之后,她再来个黑吃黑?这也忒阴险了一点吧?!

“哼!反正你自己看着办!”小丫头一副蛮不讲理的模样,差点没把谢尘的鼻子气歪了。

打?谢尘心里没底。但咱一个堂堂两世为人的大男人,总不能让一个小丫头这么威胁吧?!

“想要令牌是吧?”谢尘忽然邪邪一笑。

“哼!明知故问!拿来!”小丫头白嫩嫩的小手一伸。

“别急嘛!”谢尘脸上笑容更甚,“要令牌,我可以给你,但你总要有个说法呀!”

“什么说法?”玉蝶儿一愣,她可是第一次听到抢劫还要理由的。

“你看看,这你就不懂了吧?所谓盗亦有道,就是说,就算是抢劫,也需要有个说法的,不然呢,就会被称为强盗。但若是有了这个说法,那就是侠盗了。”谢尘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诱拐小女孩的怪叔叔一般,满嘴跑着火车。

不料,“强盗”和“侠盗”这两个称呼,果然对小丫头有吸引力。玉蝶儿当即把小胸脯一挺,说道:“我自然侠盗!”

“对对对!你是侠盗!”谢尘瞥了一眼小丫头平平的小胸脯,暗中撇了撇嘴,面上却是笑道:“但是这个侠盗呢,在抢劫的时候,却都是要有点说法的。比如锄强扶弱啦,劫富济贫啦……什么?没有?没有的话也好办,想要让人心服口服,就要拿出点别人没有的本事啊!要不这样,咱俩玩个游戏怎么样?你若是赢了,我给你令牌,我要是赢了,你给我令牌?敢不敢?”

谢尘一顿胡天黑地毫无逻辑的忽悠,彻底把玉蝶儿给听迷糊了。但是谢尘最后那一句“敢不敢”却是真正的点睛之笔!

“有什么不敢的!比就比!”玉蝶儿毕竟年幼,好胜之心顿起。

“你真的敢?”谢尘眯着眼睛,心中却是对自己的行为颇为不齿。

“少废话,说比什么吧!打架吗?”玉蝶儿自信满满的挥起了小拳头。

谢尘一寒,赶紧说道:“打架就算了,你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打打杀杀的有损形象。要不咱比点别的。”

“这样……行,你说吧。”玉蝶儿犹豫了一下,但好在谢尘那句“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却是极度满足了她小女孩的虚荣心。

“恩,比什么呢……”谢尘假意四处张望,忽然一拍手,“咱就比速度!看咱俩谁先穿过那堆乱石,先到乱石堆另一边的,就算赢!”

说着,谢尘指向了一个奇石林立的乱石堆。乱石堆里,各种石头奇形怪状,宛若鬼斧神工一般。

“这还不简单?开始吧。”玉蝶儿看了一眼乱石堆,身子一动,便已经站在了一块如同小桥一般的拱形奇石上。

“不行不行,不带你这样的!”谢尘赶忙摇手,说道:“要是从上面过去多没意思啊?咱们要比,就要比点特别的。”

“特别的?”小丫头小脸一扬,不解的问道。

谢尘邪邪一笑,指着石头下方的孔洞说道:“穿过乱石堆,谁都会。你敢不敢和我比,从下面钻过去的速度?”

“下面钻过去?”玉蝶儿小鼻子一皱,看了看奇石下方的孔洞,又看了看自己一身洁白的衣裙,不禁犹豫了一下。

谢尘见状故意两手一摊,拉长音说道:“唉,不敢就算了吧,我本来还想和你赌上四十个令牌的呢,那可是我全部家底儿啊。”

“四十个令牌?”玉蝶儿琢磨一下,叉腰说道:“谁说不敢啦?!就赌四十个令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