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73章 兄弟盟

第七十三章 兄弟盟

“不需要我?谢尘!我现在是六级巅峰!很快就会突破七级!我比空空、玉长风、陈词,还有萧十三这个废物,都要强!”

自幼被天才光环笼罩的萧无痕何曾被如此对待?片刻的沉默之后,他忽然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

“滚!”

谢尘眼中寒芒一闪,其余四人也对其怒目而视,尤其是玉蝶儿,已经眯起了眼睛,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好,你们宁愿要一个废物,也不愿要我!你们不要后悔!”

萧无痕深深吸了一口气,颇为忌惮的看了玉蝶儿和谢尘一眼,扔下一句狠话扬长而去。即便是他再狂傲,但现在却也不敢在西魔圣女和妖刀谢尘面前贸然出手。

“走吧兄弟,我们一起去导师那里。”谢尘看也没看萧无痕一眼,搂着萧十三的肩膀向着冷霜导师的方向走去。

玉长风等人对视了一眼,随后紧紧跟上。这一切,尽皆被其余的新生都看在眼里。所有人都默默的,如同注视着英雄一般,目送着谢尘六人大步而去。

“你们组的队员决定好了?”导师冷霜拿着一个本子,望着谢尘等人,目光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赞许之色。

谢尘左右看了看,拍了拍萧十三的肩膀,淡笑点头,“决定好了,就只有我们六人。”

“好,报上名字。”冷霜拿起笔,准备记录。

谢尘沉吟了一下,说道:“攻击灵师,谢尘、玉长风、空空。防御灵师,陈词。神魂攻击灵师,玉蝶儿。侦察灵师,萧十三。”

冷霜笔尖不停,将谢尘所报上的组员姓名和职责全部记录下来。

记完之后,冷霜看了萧十三一眼,说道:“萧十三,资料上说,你的本命灵是八卦镜?”

萧十三此刻已经恢复过来,红着眼睛点点头,“是,我的本命灵是八卦镜。”

“恩,我记得有一个前辈也是镜系灵师。镜系灵师的能力不仅仅是侦察,也有防御的作用。若是你能顺利通过新生期,我倒是建议你可以选修侦察和防御两门课程。”

“真的?!”萧十三眼睛一亮,感激道:“多谢导师指点!”

冷霜点点头,转向谢尘说道:“谢尘,作为队长,给你们的组取一个名字吧。”

“名字?”谢尘一怔。

“学院中每一个队伍都有名字,这样比较好辨识。”

“名字么……”谢尘恍然点头,看了看众人,笑道:“我们组中,虽非至亲,但却生死与共,就叫兄弟盟吧!”

“好!兄弟同心,战无不胜!”玉长风点头称赞,其余四人也尽皆深以为然。

“兄弟盟,恩,不错。你们回去吧,到时候我会根据你们的实力给你们派发任务的。”冷霜破天荒的淡淡一笑,挥手便将“兄弟盟”三个字写在了谢尘的队伍之上。

“导师姐姐,你笑起来真好看!”离开之前,玉蝶儿笑嘻嘻的凑到冷霜身边小声说道。

“就是,就是,导师姐姐这么一笑,至少年轻十岁,哦不,二十岁!”空空也涎着脸过来凑热闹。

玉蝶儿的话原本使得冷霜心里一暖,但听到空空的话之后,却是双眼一眯,飞起一脚把这臭猴子直接踹飞!年轻二十岁?老娘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是夜,天刃学院的新生区分外热闹。

新生期的课程无非便是修炼,而学院对于各个组的任务也并没有下达。刚刚组建的各个队伍,纷纷在夜晚之时凑到一起,美其名曰增进感情,实则便是少年们的打闹嬉戏。

谢尘等人的小院中自然也是热闹起来。陈词和萧十三早已搬到了隔壁院子,玉长风早早的便在院中的树下点起了一堆篝火。

在空空的撺掇下,谢尘带着空空和萧十三到学院内的街上买了整整一大车酒肉。酒坛摆满了半个院子,六个少年聚在一起,庆祝兄弟盟成立。

玉蝶儿手里拿着谢尘特意给她买的糖葫芦,如同一只穿花蝴蝶一般,在众人身边穿梭,笑闹。在魔域,她是人人敬畏的圣女。但在这里,没有了拘束之后,小丫头也是恢复了孩童的天性,甚至就连玉长风,也不时的被小丫头折腾得哈哈大笑。

酒席上,没有人说什么豪言壮语,也根本不必煽情。兄弟盟,本就是为兄弟所创,何必那么多繁文缛节?

众人推杯换盏,一直喝到月上中天。

陈词不胜酒力,第一个躺在树下睡着了。

空空拉着玉长风,一人抱着一个酒坛子猛灌。

空空嚷嚷着:“现在老子打架不是你的对手,但喝酒老子还真没怕过谁!今天我非把你喝服不可!”

玉长风也不多话,空空喝多少,他便跟着喝多少。两个人就像是两个无底洞般,身边堆满了空荡荡的酒坛。

玉蝶儿也稍稍的喝了一点酒,小脸红扑扑的拿着一根草棍,蹲在树下,颇有兴致的一会儿捅捅陈词的鼻子,一会儿又抓只蚂蚁放到陈词的嘴巴里。

陈词这家伙也的确能睡,蚂蚁爬进嘴里,他直接吧嗒吧嗒嘴就吃了。鼻子实在痒得难受时,他便打两个喷嚏,揉揉鼻子,眼睛都不睁的继续呼呼大睡。把玉蝶儿逗得哈哈大笑。

而谢尘却是端着酒碗,坐在篝火旁,笑望着众人的模样。恍惚间,仿佛又回到了前世做马贼之时,与一众粗豪的汉子恣意狂饮,纵声大笑的日子。

“老大,这杯我敬你。”萧十三端起酒碗,眼睛红红的望着谢尘。

自从兄弟盟成立之后,除了玉蝶儿外,众人对谢尘的称呼便已经改成了“老大”。

谢尘一笑,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说道:“十三,你好像有话要和我说?”

萧十三也是将酒一口喝干,擦了擦嘴道:“老大,我真的很感激你……”

谢尘又给二人倒上一碗酒,笑道:“是兄弟,就不说这个,来,喝酒。”

“好!”萧十三又喝了一碗,眼睛却是更红了。

“老大,我知道,无论是天赋还是实力,我都与大家伙差的太远……”萧十三借着酒劲,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我真的想像薛豹他们一样,不拖兄弟们的后腿,但,但是……”

谢尘拍了拍萧十三的肩膀,说道:“十三,你知道为什么我留你,却也不要萧无痕么?”

萧十三擦了擦眼角,摇了摇头。

谢尘盯着萧十三说道:“因为我知道,你有一颗不服输的心!”

说着谢尘面色一正,沉声说道:“我也把薛豹和媚儿当做自己的兄弟姐妹一般看待,但他们离开,我没有丝毫挽留。因为,他们首先就已经把自己看轻了,他们过不了自己那一关。人一旦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失去了自信心,那么就失去了向上的动力,而你却不同。”

“我不同?”萧十三疑惑道。

谢尘点点头,“不错,我看到了你有一颗渴望变强,不甘现状的心。”

“可是,事实上,我的天赋和修为……”

“看来你还是没明白。”谢尘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想必,是萧无痕对你的影响太深了吧……”

“对不起,老大……”提起萧无痕,萧十三的目光一黯。

“没什么对不起的。”谢尘微微一笑,伸手入怀,取出一枚刃币,“你说,这是什么?”

萧十三诧异的看着刃币,又看了看谢尘,不十分确定的说道:“刃币?”

“不错,这就是刃币。”

谢尘点点头,随后在萧十三诧异的目光下,将这枚刀形的刃币仍在地上,并重重的踩了几脚。然后伸手再次拿起,递到萧十三面前。

“现在,这是什么?”

萧十三疑惑的挠了挠头,说道:“这还是刃币啊。”

“那我问你,你觉得现在这枚刃币,和刚刚有什么不同吗?或者说,他的价值有什么变化吗?”

“不同?”萧十三仔细的看了看这枚刃币,摇了摇头,“没有不同。”

谢尘一笑,点点头,“这就对了,我如此对待这枚刃币,而它依旧还是刃币,便是因为它根本就没有因为我的践踏而贬值。”

说到这,谢尘叹息一声,语重心长,“其实,人亦是如此,人的价值并不在于他人的赞赏或批评,而是取决于我们自身。别人说什么,只是别人的看法而已,而你,依旧是你。能够让你变强或者堕落的,只有你自己的心。”

“老大,我明白了!”沉默良久,萧十三再次抬起头,眼中却是闪烁出灼灼的火焰。

“明白了,就去做,让我们看看,让一直看不起你的人看看!你要为你自己正名!”

“对!我要为我自己正名!谢谢老大!”萧十三将碗中的烈酒一口喝干,霍然起身,大步走到空空和玉长风身边。

“来,我和你们一起拼酒!”萧十三朗声大笑,抱起一个酒坛。

“哈哈!太好了,今天我要把你们两个全喝趴下!”空空猛灌了一口酒,也是哈哈大笑。

“师父,你刚才和萧十三说什么了?他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玉蝶儿终于放弃了骚扰陈词,紧挨着谢尘坐下,歪着头问道。

谢尘微微一笑,把玩着手中的刃币,淡淡说道:“没什么,我只是告诉他,什么叫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