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84章 五盏灯笼

第八十四章 五盏灯笼

第二天一早,众人收拾停当早早启程。

这一次,陈词并没有躺在车顶睡觉,而是出乎意料的骑了一匹马,来到谢尘身边。

谢尘见陈词睡眼惺忪,仿佛一夜未睡的样子,不禁一笑,“陈词,怎么今天不睡觉了?”

陈词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摇头道:“睡不着……老大,昨夜我推算了一夜。我们此行,恐怕……”

“哦?推算?”谢尘挑了挑眉毛,诧异的望着陈词,“你还会推算?”

“当然,擅阵者,自然要擅窥天机。虽然我修为尚浅,无法推算出天机运数,但却也能测一时的吉凶。”陈词表情沉凝,沉声说道。

见素来慵懒的陈词如此郑重,谢尘也不禁严肃起来,问道:“那你推测出什么了?”

陈词抬头看了看天,沉吟了一下说道:“昨夜我望见的二月争辉之象,虽然只是假象,但却兆之不吉。经过我一再推算,我们此行恐是诸多波折,甚至有性命之忧啊。”

说着,陈词回头看了一眼马车,低声说道:“老大,你了解这个凤池城么?”

谢尘思索了一下,摇摇头,“以前也只是听说过,但却并没有什么了解。”

陈词道:“对于这凤池城,我倒是有些耳闻。据我们圣坛老祖所说,中原诸国之中有两个地方,即便是四圣地也不愿轻易招惹。这两处分别在巨龙山脉南北两侧,南方便是我们所在的天刃学院,而北方,就是这凤池城了。”

“哦?这凤池城竟然有这么强?”谢尘扫了一眼身后的马车,心中暗道,难怪起初凤七这小丫头如此嚣张,甚至还要灵王修为的冷霜亲自护送,果然来头不小。

陈词点点头,“相传,凤池城的凤家拥有天外神兽凤凰血脉。一旦血脉被激活,本命灵的威力会得到巨大的提升!只不过,这凤凰血脉虽然是凤家最大的依仗,但却也是凤家最为讳莫如深之事。”

“这是为何?”谢尘疑惑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凤凰血脉虽只有凤家人拥有,但大陆上却也有秘法能够移血换髓。拥有凤凰血脉的高手自然强大,但如同凤七这般还未成长起来的后辈子弟,却是危险之极!在我们眼中凤七只是一个天资卓越的天才,但在懂得移血换髓之人的眼中,她却是一个大大的宝藏!”

“你是说……”谢尘深深吸了一口气,难怪只是一个护送任务,学院便定其为天级三阶!原来这凤七竟然还有如此隐秘!

陈词点头道:“好在大陆上懂得移血换髓的人十分稀少,所以原本我以为此行的危险不大。但昨夜推算之后,却是发现前路之上杀机重重!老大,我们不能不小心行事。”

谢尘也是郑重的点了点头,思索片刻,对陈词说道:“陈词,你先回去睡觉恢复体力。白天赶路自有我们负责,到了晚上,我们每到一处,无论荒郊还是城镇,你都要布置禁制防御,以防不测!”

“好。”陈词见谢尘有了安排,当即点头,策马来到车旁,翻身爬到车顶倒头便睡。

这一次,倒不是陈词嗜睡,一整夜的推演下来,他早已精疲力竭,若不是需要将推演结果告诉谢尘,恐怕陈词早就撑不住,沉沉睡去了。

而谢尘则立即通知其余几人展开神魂之力,注意观察周围动静。尤其是在马车中的玉蝶儿,小丫头如今可是整个兄弟盟中最为隐秘的杀手锏,更是被谢尘严令时时刻刻跟在凤七身边,无论衣食住行,都不能让凤七离开视线。

十几天下来,众人已经离开了楚江国,踏入了武宁国境内,没有发现任何风吹草动。

这一日,兄弟盟众人来到了武宁国的国都,武宁城。

故地重游,望着城内繁华的街道与熙熙攘攘的人群,回想起当初武宁城那热闹的新年之夜,谢尘和空空不禁相视一笑。

武宁城地理位置极为特殊,除了是武宁国的都城之外,更是距离大陆南北交汇处最大的城市,乃是整个南方六国中数一数二的繁华之地。

到了这里,玉蝶儿和凤七两个小丫头终于不淡定了,一起找到谢尘吵嚷着要去街上逛逛。

而空空也是拉着谢尘,要再去酒楼拼酒,重温一下当年的之事。

见众人兴致盎然,谢尘也不想扫了众人的兴,索性便点头答应。陈词照例回客栈睡觉,萧十三也说要回去修炼。谢尘只好让玉长风陪着两个小丫头同去逛街。并千叮万嘱,三人一定要在日落之前回到客栈。

在临行之前,谢尘更是特意叮嘱玉长风,千万不能让凤七离开视线。玉蝶儿虽然修为不弱,但行事方面,却是差得太远。有玉长风这个万年不化,又极为认真的“战狂”在场,想必凤七应该还不敢动什么心眼。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谢尘这才与空空二人来到当初喝酒的酒楼。

重新坐在老位置上,点了相同的酒菜。对饮之时,心境却已经不同了。

“老大,还记得咱俩怎么认识的吗?”空空猛灌一碗之后,擦嘴笑道。

“这才几个月时间,难道我会忘么?”谢尘一笑,陪着喝了一口酒。

回想起自己当初离开天罗国,本是独身一人。而短短几个月时间,身边便已经有了这么一群肝胆相照的兄弟,谢尘也不禁有些唏嘘。

“我就知道老大不会忘。”空空又倒了一大碗酒,笑呵呵的说道:“我记得,当时我还问老大到底是四圣地哪一边的人,结果还因为这个和你打了一架。不过话说回来,老大你可真够变态的,那时候咱俩还不相上下,咋就短短几个月时间,你就这么强了呢?”

“呵呵,大概是因为我的运气比你好点吧。”谢尘笑望着空空。

“不是运气。”空空摇了摇头,注视着谢尘,“若是说运气,在我们四圣地中,哪一个人不是天赋异禀,甚至运气逆天的?我知道,老大你身上定是有着极大的秘密!你的来头,甚至比玉蝶儿那小丫头还要大。”

“哦?”谢尘看着空空,忽然一笑,“空空,到了现在,你还以为我是天外天宫的人?”

大概是因为喝了酒,空空的眼睛微微有些发红,摇了摇头:“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是我们的老大,我们是兄弟。我只希望,若是以后我们真的不得不再战的时候,无论谁胜谁败,哪怕生死相搏,都要记得曾经我们是兄弟。”

“放心,不会有那天的。”谢尘端起面前的酒碗,一饮而尽,盯着空空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们是兄弟,现在是,以后是,永远都是!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守!”

空空望着谢尘,眼睛似乎更红了。兄弟盟之中,他与谢尘是最先相识相交的。甚至可以说,除了玉蝶儿之外,兄弟盟中所有人都是因空空才得以与谢尘相识。

空空十分看重与谢尘的这份情谊,他并不想在这份情谊中夹杂任何一点怀疑与猜忌。

只不过,他更要对其他的几个兄弟负责。短短数月突飞猛进,身怀着闻所未闻的奇异功法,甚至就连不可一世的西魔圣女都对其青眼有加。谢尘身上的秘密实在太多,多得让空空瞠目结舌,甚至感到恐惧!

但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就在谢尘望着自己的眼睛,说出“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守”这句话的时候。空空的心中所有的疑虑,尽皆消除!

“老大……”深吸了一口气,空空端起酒碗,“你永远是我空空的老大!”

酒干,言尽,再无须多说!信任是一种无比奇妙的东西,一旦产生,便终生难以磨灭。

二人离开酒楼之时,已是华灯初上。空空有些醉了,他醉得高兴,醉得兴奋异常。在回客栈的路上,他纵声高歌,朗声大笑。对于路人的侧目,他视若无睹。

谢尘微笑着跟着空空,任其笑闹。他知道,空空是真的高兴,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一路前行,二人已经隐隐间能够看到客栈门口高挂的红灯,一盏、两盏……谢尘忽然眉头微微一皱!

“空空,噤声!”一把拉住空空,谢尘低声说道。

“怎么了老大?”空空醉眼微醺。

谢尘不动声色的望着客栈门口,沉声说道:“你看到客栈上的灯笼了吗?”

空空斜睨了一眼,笑道:“五盏灯笼?看来客栈的生意不错,这么早就客满了。”

武宁国的客栈,一般都是在门口悬挂灯笼来显示当天的住客情况。五盏灯笼为最多,取五福临门之意,表示着如今客栈已经客满,不再接收住客。

谢尘摇摇头,声音凝重,“如今新年刚过,非年非节,正是客栈的淡季。而今天我们到客栈的时候,我分明记得门口只是挂了一盏灯笼。难道说,不到一下午的时间,客栈竟然就会客满了?”

谢尘的一番话,登时令空空的酒醒了大半。空空也意识到了问题,面色一变,急道:“老大的意思是说……可十三和陈词还在客栈里!”

谢尘点点头,一边展开神魂之力,一边低声说道:“希望是我猜错了吧,你在这等着。若是长风他们回来,先截住他们,我进去看看情况再说。”

;书中已有黄金屋,扫码更有大惊喜。马上打开微信,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公众号“起点中文网”,添加关注,轻松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