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87章 你有两个选择

第八十七章 你有两个选择

当谢尘来到庭院之时,院内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手中的双斧早已消失不见,大汉傻愣愣的的站在原地,脸上现出愤怒与不甘之色。

而玉蝶儿则是叉着小腰,扬起小脸对那大汉指指点点,似乎正在拷问。

“说,谁派你来的?来干什么?”

“小丫头!要杀就杀!老子……”

“啪!”一个脆生生的耳光直接挥在大汉的脸上,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火辣辣的灼痛感使得大汉眉头一皱,但更令他难以接受的是,抽自己的竟然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

“老子和你拼了!”大汉一声咆哮,灵力虽然已经无法提聚,但他仍旧全力扑来,睚眦欲裂!

“啪!啪!啪!……”玉蝶儿身形连动,一双小手左右开弓,顷刻间又甩出十几个耳光。

连番抽打之下,大汉的脸颊登时肿起了老高,数颗牙齿从嘴里飞出,双眼也茫然的失去了焦点。

玉蝶儿似乎觉得还不过瘾,上前一步,抬起小脚“咣!”的一声,便直直踢在了大汉的两腿之间!

这一下可谓极为狠辣,只疼得大汉本就走了形的一张脸再度剧烈扭曲,身体就好似忽然受惊的毛毛虫一般,瞬间便蜷缩成了一团,呻吟着倒在地面上抽搐不止。

“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少给本姑娘说些没用的,听到没有!不然我让你做鬼,也是一个太监鬼!”一只小脚重重的踏在大汉的脸上,玉蝶儿就如同小恶魔附体一般,寒声说道。

“听,听到……了……”大汉全身颤抖,冷汗瞬间湿透衣衫,在玉蝶儿的脚下含糊不清的说道。此时此刻,他宁愿立即被刀砍死,也不想再被这小恶魔般的丫头**了。

眼见着这一幕的发生,一旁的谢尘和陈词二人不禁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恶寒之色。得罪谁,也千万不能得罪女人……

听到大汉的话后,玉蝶儿很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开口问道:“你从哪来的?为什么伏击我们?”

“我……在下是南,南川国南宫家族的家臣……奉,奉王子殿下之命,袭杀谢尘……”

“哦。”玉蝶儿点点头,转头正看见身后的谢尘,嘻嘻一笑说道:“师父,正好你来了,我正想着怎么弄死这家伙呢,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没有的话,我就直接弄死了哦。”

“怎么弄死?!”谢尘只觉得脑袋一阵短路,我说这小丫头怎么会忽然心思缜密起来,审问对方的来路了?合着她刚才是因为还没想好怎么折磨这家伙,所以才问些问题的?

“是呀!”玉蝶儿天真无邪的点点头,笑道:“这些坏人里他是头儿,让他就这么死了也太便宜他了……师父既然也没啥想要问的,那我就动手了。我都想好了,先把他削成人棍,再阉了他,然后弄死算了!”

“等等!我有话要问。”谢尘满头黑线,心中腹诽,这么大点儿的小丫头,就想着阉人?不是好兆头啊!话说西魔那些家伙到底是怎么教育的?

“哦,那你问吧。”玉蝶儿见谢尘有话要问,眨了眨眼睛点点头,脚上力量加重,对大汉说道:“我师父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听到没有?”

“是,是……”刚才玉蝶儿的话大汉一字不漏的听在耳中,只觉得现在如果能够痛痛快快的死了,真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

谢尘摸了摸鼻子,信步走到大汉身边蹲下身子,淡淡问道:“你是南川国王子派来的?他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是大王子南宫恪殿下派我们来的,我们只知道有人告诉殿下你们的行程,其余的,我们也不清楚……”

谢尘微微点头,继续问道:“你们来的目的,是为了给南宫傲和南宫生报仇?”

大汉艰难的说道:“没错……听说两位王子殿下的噩耗之后,大王子十分震怒,早就立誓要复仇。只不过你一直在天刃学院,我们没办法进去杀你。”

震怒?谢尘淡淡一笑,南川国南宫家族的情况他也多少了解一些。这大王子要是真的震怒才怪了!自己给他除掉了两个麻烦,恐怕他感谢自己都来不及呢!报仇?估计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这么说,学院里,要杀我的悬赏任务也是南宫恪发布的?”

“什么悬赏任务?我没听说过。”

谢尘点点头,心中已经了然。南宫家族若是为了报仇而发布悬赏任务,根本不必遮遮掩掩,显然这发布任务的,另有其人。

想到这,谢尘沉声问道:“最后一个问题,你们这次究竟来了多少人?”

“一共十八个灵尊……”说到这大汉的面色有些不甘,恨恨说道:“本以为我们这么多灵尊杀你们很轻松,却没想到,你们竟然这么强……”

谢尘也是默然,十八个灵尊,放眼任何一个家族,都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若是寻常的队伍,恐怕早就被直接灭杀了。可是自己的兄弟盟,又怎么能以“寻常”二字来形容呢?

“谢,谢尘……你的问题也问完了,你能不能……”大汉喘着粗气,眼中露出一丝哀求之色,迟疑了一下才终于说道:“能不能……让我死的痛快一点?”

“好,我答应你。”谢尘吸了一口气,手掌已经按在了大汉的背心之处。无论如何,自己与南宫家族的仇隙已经形成,此刻绝对不是发善心的时候。

“噗!”摧心掌力发动!大汉的身子猛地一颤,心脏瞬间被震成无数碎块,鲜血从嘴边汩汩流出,身躯逐渐冰冷。

“嗤,没意思……”玉蝶儿见谢尘出手震死大汉,不禁小嘴一撅,抬起脚。

谢尘也站起身,正想着要履行一下“师父”的职责,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小丫头之时,客栈门口方向却是一阵脚步声响起。

转头一看,正望见玉长风搀扶着鼻青脸肿的萧十三,空空扛着手脚乱蹬,兀自尖叫的凤七走了过来。

“咦?这不是凤七吗?臭猴子,你扛着凤七干什么?你把她怎么了?”玉蝶儿忽闪着大眼睛奇怪的问道。

如今凤七已恢复了本来面目,一双凤目如欲杀人般盯着萧十三。而萧十三则是一脸沮丧,垂头不语,虽然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但却是仿佛感觉不到半分疼痛一般,只是叹气。

“空空,放下她。”谢尘见状,不禁眉头一皱,声音低沉无比。

“哦。”空空疑惑的看了谢尘一眼,但没有多问,直接将抓狂的凤七放了下来。

“**贼,我杀了你!”凤七重获自由之后,立即如同一头小母狮子一般再次向着萧十三冲去。

“你要干什么!”玉长风面色一寒,横在萧十三身前。在他看来,自己兄弟如今已经够惨了,即便是不对的地方,但凤七这么闹也过分了!

“让开!”凤七怒视着玉长风。而玉长风则沉着脸,再次上前一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长风,让开。”谢尘沉声说道。

“老大……”玉长风诧异的看了谢尘一眼。

“让开!”谢尘喉咙中发出一声低吼,声音中充满着不容置疑。

“老大,十三也是我的兄弟。”玉长风先是一怔,随后寸步不让的盯着谢尘。

谢尘向前踏了一步,一柄古朴的长刀从手中幻化而出,“正因为十三是我们的兄弟,所以我让你让开。”

“长风,听老大的,你让开吧……”玉长风身后,萧十三一声苦笑,有气无力的开口。

看了看谢尘,又看了看萧十三。玉长风嘴唇动了动,犹豫了一下,终于闪身站到了一旁。凤七与萧十三之间现在再无阻隔。

“刷!”暗金色的光芒一闪!就在凤七欲要冲向萧十三之时,一柄古朴的长刀已经横在了凤七身前!

“谢尘,你要干什么?”凤七双目通红,愤怒的盯着谢尘。

“不干什么,只是在你过去之前,告诉你一件事而已。”谢尘面色冷漠,声音平淡,“我要你知道,萧十三是我们的生死兄弟,无论他做错了什么,他都是我们的兄弟。刚才我已经给了你发泄愤怒的机会,现在你若再与他为敌,便是与我们整个兄弟盟为敌!”

“那又怎样!”凤七望着谢尘咬牙说道。

谢尘森然一笑,双目如刀,“你现在过去,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杀了萧十三!为了一件因你而起的误会,杀了他。然后,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我保证,会让你比萧十三痛苦万倍而死!第二,站在这里不要动。这件事,权当没有发生过。我保证没有任何人会知道这件事,我们依旧如故,还是朋友。”

说着,谢尘将屠龙刀移开,盯着凤七一字一句的说道:“现在,你可以选择了。”

庭院中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空气仿佛刹那间凝固了一般。在谢尘的话音落下之后,所有人都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所有的目光顿时都凝聚在了凤七的身上。

“小七,别冲动!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决的!”玉蝶儿与凤七关系最好,皱起眉头大声说道。

而玉长风和空空,则是心中一沉。不自觉的向着萧十三所在之处挪动了两步,若是凤七真的选择的前者,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保护萧十三!

“我……”凤七咬着嘴唇,几次欲要抬起脚,跨过谢尘划出的那道无形屏障。但一双脚却仿佛在地上生根了一般,无论如何都无法抬起。

不恨萧十三?对于女孩子来说,被一个异性窥及隐私,又怎能不羞不恨?!但,真的便要因为这件事,而杀死对方么?

究其原因,这件事是因为自己企图偷偷溜走,才会引来萧十三的探查。可自己是一个女孩子,难道就这样被对方窥探而不做声?!凤七心中愤怒与理智正在疯狂交锋!

这段时间以来,兄弟盟众人之间深厚情谊与融洽的气氛早已深深的感染了凤七。很多时候,她心中都在偷偷羡慕,甚至渴望着也拥有一群能在一起恣意欢笑的朋友!难道自己真的要与眼前这些人彻底决裂,从此后成为不共戴天的敌人?

“呜呜呜……你们,你们都欺负我!……”沉凝的气氛被充满委屈的哭声打破,泪水如同断线珍珠般滚落,凤七终于再也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压力,颤抖着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她无法选择,更确切的说,她根本就不愿去选择!

“小七……”玉蝶儿轻呼了一声,欲要上前安慰,但走到一半,却是迟疑着看了一眼谢尘。

谢尘心中一声轻叹,点了点头,“蝶儿,我想凤七已经做出选择了,你扶她先回去休息吧。”

说罢,谢尘转头,对呆若木鸡的萧十三苦笑了一下,“十三,你……是不是该说点什么?”

萧十三木然的点了点头,嗫嚅了半天,终于挤出了一句让谢尘再次满头黑线的话。

“七小姐……凤七,你放心,我……我会负责的……”

“滚!谁让你负责了!”凤七大哭着咆哮一声,冲到萧十三面前,又是一顿拳打脚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