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第90章 谢尘必须要死!

第九十章 谢尘必须要死!

一场风波,在凤七加入兄弟盟之后,悄然平息。

因为凤七刚刚得到“火焰刀”功法,所以谢尘决定,兄弟盟众人在宁边城暂时休整十五天时间。

之所以选择在宁边城休整,是因为谢尘并没有忘记,当初在接到护送任务之时,导师冷霜所说的话。

冷霜说南方六国这段路并没有什么凶险,而一旦到了北方,学院则会派人暗中保护。冷霜不是不知道谢尘等人的实力,但即便如此却还说出这样的话。就说明在天罗国中,很可能有着谢尘等人无法应付的危险。

因为有本命灵的天赋存在,灵师修炼功法的速度都是极快。就如同当初谢尘修炼七伤拳,谢拓修炼混元功,都只是数日便有所成就。

留给凤七十五天的时间,除了考虑到凤七在修炼过程中要承受烈焰灼身之苦外,谢尘也要将进入天罗之后的路线与部署计划周详。在进入天罗国之前,他一定要保证所有人都处在最为巅峰的状态。

这些天,凤七便一直在自己的房间中修炼。除了住在一个院子的玉蝶儿之外,萧十三也自告奋勇的担任起了护法的职责。

无论白天黑夜,只要凤七的修炼不停,萧十三便一直守候在屋外。甚至吃饭睡觉,都不曾有半步的离开。

十三四岁的少年,本来对“感情”二字的概念十分模糊。但当众人看到萧十三如此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会心一笑。

空空甚至直接断言,“若是以后萧十三没有和凤七在一起,那他就把自己脑袋割下来给大伙当球踢!”

众人对空空的都是一笑了之,可有一个人,却深以为然。

停留在宁边城的第十天晚上,皓月当空,繁星点点。

结束了连续三天的修炼之后,凤七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与玉蝶儿并肩坐在房顶聊天。

不远处的一个房间之中,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的萧十三正在呼呼大睡。每次只有凤七修炼结束出来休息的时候,他才能安心睡下,补充透支的体力。

“小七,我真羡慕你。”玉蝶儿仰头望着星空,皎洁的月光下,她便如同一个完美无瑕的瓷娃娃一般。

凤七一笑,“羡慕我什么?”

“羡慕你这么好福气,有人对你这么好,这么关心呀。”玉蝶儿如小大人一般,叹气说道。

“你是说……”凤七俏脸微微一红,凤目流转,不禁望向了萧十三所在的房间。

在她的记忆中,即便是自己的父亲和哥哥,也从未这么关心过自己。而萧十三,则是她生命中第一个这么做的男人。

“十三是好人,他虽然天赋一般,但却足够努力。而且做事认真,绝不会辜负任何人。能遇到这样的男人,你的运气真的很好……”玉蝶儿继续老气横秋。

“呵呵,蝶儿,你说什么呐!”凤七心中微微一动,却是呵呵笑着推了玉蝶儿一下。

“我说的是真的!哪个女孩不希望身边有这样一个男人呢?”玉蝶儿板起小脸,十分认真的说道。

凤七一双凤目一眯,意味深长的说道:“哦……!原来是我们蝶儿思春了哦!快说说,他是谁?若是我没猜错的话,是老大对不对?!哈哈,你看看,你脸都红了!”

“才没有!”玉蝶儿立即捂住苹果般的脸颊,扭过头去。

半晌之后,小丫头才轻叹一声,说道:“师父也是好人,和他在一起总觉得很温暖,很安全……只不过,他的身上好像一直罩着一层迷雾,有着无数的秘密。虽然我知道他是真心对我们好,但却总也无法接近他的心……”

凤七微微一笑,揽着玉蝶儿说道:“傻丫头,只要知道他真心对你好就行了啊!难道便只有他有秘密吗?要我看,你这个西魔圣女的秘密,也不少呢。”

“是呀……”玉蝶儿似乎有些苦恼的甩了甩头,“说真的,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呵呵……”凤七又偷眼瞟了瞟萧十三的房间,仰头望天,如自语般说道:“快点长大吧,等我们长大了,一切的秘密就都会清楚了。”

“长大……”玉蝶儿抱着膝,小下巴枕在膝盖上,喃喃说道:“恩,魔域的那几个老头也说过,长大了,就什么都明白了,包括我自己的秘密,包括他的……好想快点长大啊。”

半晌之后,凤七忽然轻轻笑道:“蝶儿,我听说你的歌唱得很好听,能唱一首给我听听吗?”

“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玉长风那个大嘴巴说的?”

“诶呀,这你就别管了。我听说,你的歌都是自己做的?让我听听嘛!”

“好吧……”玉蝶儿大眼睛眨了眨,小鼻子一皱,展颜笑道:“其实也不是我做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我记事开始,就自然而然的会唱了……”

说罢,玉蝶儿轻轻吸了一口气,如水的眸子中浮现出一层迷离之色,张开小嘴轻轻哼唱:

“穿越红尘的悲欢惆怅

和你贴心的流浪

刺透遍野的青山和荒凉

有你的梦伴着花香飞翔

今生因你痴狂

此爱天下无双

剑的影子水的波光

只是过往是过往

今生因你痴狂

此爱天下无双……”

皎洁的月光下,两个女孩坐在屋顶仰望星空。天籁般动人的歌声,轻轻回荡在繁星之下,如同柔柔的细雨般,随风入梦,润物无声。

正在酣睡的萧十三翻了一个身,睡梦中泛起满足的笑容。

谢尘从修炼中醒来,缓缓睁开眼,遥望着窗外一轮皓月,嘴边挂着淡淡的微笑,轻声呢喃:“今生因你痴狂,此爱天下无双……”

乌飞兔走,十五天的时间转瞬即过。

当兄弟盟所有人都收拾停当,准备重新上路之时,凤七也终于从自己的房间中走出。

“怎么样?”谢尘望着神情有些疲惫的凤七,淡淡问道。

凤七微微摇了摇头,嘴边泛起一丝落寞的苦涩。

谢尘心中微叹,仍笑着安慰道:“或许,这还需要时间。”

“恩。”转头,望向身边同样向自己投来关切目光,眼中布满血丝的萧十三。凤七心中忽然泛起一阵异样的感觉。

深深吸了口气,凤七将心中的感觉压下,笑着对萧十三说道:“萧大哥,这些天辛苦你了。一会儿,你在车里休息吧。”

“不用,我没……”萧十三怔了怔,正要推辞,凤七却已经转身走远。

“十三,去休息吧。”谢尘拍了拍萧十三的肩膀,淡淡一笑。

“就是!车里地方大着呢,够你睡觉的!怎么,你还怕小七吃了你呀!”玉蝶儿也是嘻嘻一笑,说道。

“可是我还要赶车……”萧十三挠了挠脑袋,终于想出了一个借口。

“赶车谁不会呀!我来!”玉蝶儿不由分说,一把抢过马鞭,纵身跃上赶车的位置。像模像样的“啪!”的一声,打了一个鞭响。

“阿弥陀佛,十三,你就上车吧……”空空挤眉弄眼的连推带拽,直接把萧十三塞进了车里。

见到众人已经准备好了,谢尘翻身上马,从怀中取出凤七交给他的一根火红色羽毛。

在凤七的灵力催动下,一阵红芒闪烁之后,坐在马上的谢尘摇身一变,已经变成了一个面容粗犷,身材壮硕的少年。甚至就连声音气息,都已经与原本截然不同。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面容粗犷的谢尘朗声一笑,大手一挥!“出发!”

车轮滚动,马蹄声响起。兄弟盟众人缓缓出城,越过边境,向着巨龙山口的另一端的天罗国行去。

天罗城,王宫。

一间偏殿书房之中,身穿银色锦袍的罗凡将手中的一块黑白相间的令牌交给身边的鹰王。白衣鹰王立即拿着令牌,无声的递给了站在房中的另一人。

罗凡静静的望着这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看不清面容身材的客人。片刻之后脸上浮现出和煦的笑容,“阁下的身份我已经确定,但我却不明白,我天罗国有四大家族。而我罗凡也只是罗家次子,为何阁下偏偏会选中我?”

“桀桀,二王子太过谦了。”阴测测如同鬼魅的声音响起,显然此人连声音也不想暴露。

“哦?”罗凡饶有兴致的一笑。

黑袍人侃侃而谈:“天罗四大家族中,除罗家之外,令狐家过于持重,司马家善于投机,而谢家失了蕴灵塔和大公子谢轻风之后,也是陷入内忧外患,都不足以成大器。罗凡殿下虽然是二王子,但天罗国中谁不知道二王子素有大志?更何况殿下手中还执掌着王国精锐铁血营,我不找二王子,难道还会找其他人么?”

罗凡点了点头,面色并没有因对方的赞誉而发生任何改变,“虽然阁下如此看重罗凡,但阁下也并非没有别的选择。难道阁下告诉我凤凰血脉的消息,便只是为了让我能够送兽祖一个人情么?这对于阁下,又有什么好处呢?”

“这件事,你无须明白。”黑袍人阴测测的说道:“兽祖久居巨龙山脉,已数百年未出。若是我能见到兽祖,也不会来此找你。我知道,你们罗家曾多次暗中派遣高手欲要面见兽祖,如今我送给你这个机会,你只需放手去做便是了。你若真能立下如此大功,恐怕即便是让你父亲改变主意,立你为储君,也不难吧。”

说到这里,黑袍人顿了一顿,沉吟了一下说道:“至于我么……当然也不是没有任何所图。我只要你能在夺取凤凰血脉之时,杀一个人,便足够了。”

“杀一个人?”

“不错。”黑袍人点了点头,“此人就是这次护送队伍中的队长,谢尘。他必须要死!”

“谢尘……”罗凡心中一动,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个少年的面孔!

“好,我答应你!”片刻之后,罗凡果断点头,望着黑袍人说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如何才能找到他们了吧?”

————————————————————————

PS:本章中歌词来自《天下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