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一十八章 你被开除了

一百一十八章 你被开除了

“打搅?!”冷霜和燕南飞不禁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虽然几年前就知道谢尘这小子是一个面善手黑,汤水不进的家伙。但没想到三年多不见,这家伙竟然变本加厉。刚刚出来,便差点把整个天刃学院搅开了锅。

“小子,一级灵王啊!看来你在雷罚城里收获不小啊!”燕南飞大笑着的拍了拍谢尘的肩膀,笑声中带着掩盖不住的艳羡与惊讶。要知道,他达到灵王之时都已经年过四旬了。而谢尘今年才多大?十六岁!

“哼,实力提升的倒是快,只不过这心性却是没长!”冷霜轻哼了一声,淡淡说道。

谢尘微微一笑:“导师说的是,是谢尘鲁莽了。”

“鲁莽?”冷霜目光一凛,寒声说道:“这岂止是鲁莽?简直就是无脑!你看看周围,学院都被你这次突破搞成什么样子了?!”

“哦?”谢尘眼眉微微一挑。原本他只以为冷霜只是摆一下导师的架子,但当他目光四顾之下,却是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夜空之中,十几道身影凝身而立,磅礴的灵力四处散开,如临大敌。而远处周围,数百道身影或明或暗,本命灵尽皆召唤而出,严阵以待。

细细观察间,天幕地面,一道若隐若现的巨大禁制绵延方圆十余里!这哪里是什么为突破护法?即便是中原十三国的国王与各大家族族长齐聚,恐怕也没有如此的阵仗护卫吧?!

尤其的半空中,更是有五六道身影都是没有任何凭借御空而立,显然是灵宗强者在亲自为自己护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深深吸了一口气,谢尘声音逐渐凝重,“法王,冷霜导师。难道在我突破的这半日之中,学院发生什么变故了吗?!”

“半日?”冷霜面色冰冷。“你难道不知道?你在此突破了三天三夜,我们整个学院的强者便在这守了你三天三夜?!”

“三天!”谢尘再次无语,没想到自己这一突破,竟然整整持续了三天。

“好啦好啦!冷霜,你就别再说谢尘了,只要他平安回来就好。而且在院长他们的护法下,想必那些人也不会发觉的。”燕南飞笑着过来圆场,同时示意冷霜,这里并不是适合谈论其它事情的地方。

“南飞说的不错,谢尘对如今形势并不知情。你就不要再怪他了。”苏斗辰不知何时也已经从天而降来到谢尘身边,淡淡笑道。

“见过副院长。”众人赶紧施礼。

“恩。”苏斗辰点点头,随后对谢尘一招手:“谢尘,你随我来,院长要见你。”

院长?谢尘心中一动,自从来到天刃学院之后,一直都是苏斗辰这个副院长出面处理事务。即便是在学院中待了十几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老生,恐怕都没见过院长的庐山真面目。难道这个神秘的院长,终于肯见人了?

心中思索。辞别了冷霜和燕南飞等人之后,谢尘随着苏斗辰一路向上,进入擂鼓山巅的白色大宅。

穿堂过院,二人来到后院深处一座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小屋前。才停住脚步。

示意谢尘停下之后,苏斗辰这才恭恭敬敬的对着小屋微微躬身行礼,说道:“院长,谢尘求见。”

“恩。”许久之后。里面的人轻轻恩了一声,小屋门随之缓缓开启。

苏斗辰转头对谢尘一笑,“你进去吧。”

“是。”到了这里。谢尘自然不敢造次。对着苏斗辰微微躬身,随后缓步向着小屋内行去。

小屋之内的布置十分朴素,里外两进,由一道屏风隔开。

谢尘站在外侧小厅之中微微躬身,沉声说道:“学生谢尘,见过院长。”

“坐吧。”清冷的声音在房中响起,听不出半分情绪波动。

片刻后,屏风上人影一闪,一人缓缓走出。

而就在此人走出来的一刹那,谢尘忽然觉得整间房子都亮了起来!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女子,看起来顶多二十多岁的年纪。头上青丝盘起,白皙的面庞上,眉目如画,根本找不出半点瑕疵。一双妙目,便似两汪深潭,无比的深邃中不失灵动之韵,一袭素白色的衣衫,水袖流云,行走间衣袂飘动,不染凡尘。

若是说非要找出一点不足的话,便是这女子的神情如同万古不化的冰川一般。仅仅一望便使人却步,不敢升起半点亵渎之心。

“坐。”女子见谢尘在厅中呆呆站立,不禁秀眉微蹙,再次开口。

谢尘正待说话,却是忽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已经将自己直接笼罩,还未待反应,便犹如一双有力的大手般,将自己按在了一旁的座位之上。

女子莲步轻移,坐在了谢尘对面,淡淡开口:“我不喜欢将一句话说两次。”

谢尘哑然,这女子的性格似乎比那冷霜还要冷硬孤傲,但却偏偏令人升不起半分反感。难道她就是天刃学院的院长?

“你就是谢尘?”

“正是学生。”谢尘本想起身回话,但心念一转却是没有站起,微笑点头说道。

“苏斗辰和凤惊雷都说你不错。”女子望着谢尘,仿佛想要看穿谢尘的内心一般。

“我本就不错。”谢尘微笑着与女子对视,丝毫没有怯懦之意。

“恩,你的确不错。”片刻后,女子收回目光缓缓点头,“说说吧,在雷罚城,你得到了什么。”

“难道院长便只关心我得到了什么,而不想知道我了解到什么吗?”谢尘忽然开始反客为主,一问一答之下,女子显然已经把他心中的狂傲之气激起。

诧异的看了谢尘一眼,女子表情依旧平淡:“我问你什么,你便答什么。其它的你想说便说,不想说我不会强求。”

“这女人不好对付,你恐怕踢到铁板了。”剑九的声音在谢尘体内响起,似乎还带着一些幸灾乐祸之意。

谢尘淡淡一笑。没有理会剑九,直接开口说道:“皇甫云没有得到的,我都已经得到了。而且皇甫云做不到的,我也已经做到了。不知院长对这个答案可还满意?”

“放肆!”女子眼中寒芒一闪,一股冰冷而凌厉的气息瞬间弥漫整个房间。在这一刻,谢尘甚至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力似乎都已经被冻结了一般!

“九级灵宗!不要惹怒她!”剑九立即提醒。以谢尘现在的修为,遇到寻常灵宗或许还有生机,但遇到九级灵宗,根本无法抗衡!

强抑着令人颤抖的冰冷。谢尘笑容有些僵硬,但腰板却是拔得笔直:“院长阁下,我是天刃学院的学员,却不是皇甫家的家臣。我说的都是事实,何来放肆之说?难道皇甫云的名字,便如此尊贵,连提都提不得么?!”

僵持许久,冰冷依旧,谢尘强自忍着。脸上笑容不减,但体内的灵力却是疯狂运转,抵挡着这几乎能够冻结灵魂的寒意。

半晌之后,寒意消散。女子微微点了点头,面色稍缓,淡淡道:“以灵王修为便在我面前放肆的,你不是第一个。但却是第一个活下来的。”

谢尘心中暗暗舒了一口气,面上笑容更甚,“多谢院长姐姐手下留情。不然我这点微末的本事,怕是早就变成冰雕了。”

一句“院长姐姐”,女子的面色果然再次缓和,但声音却并没有丝毫波澜:“油腔滑调,莫要以为我需要你进入天外天宫做内应,便舍不得杀你。”

空空那货的招数还真有效,女人果然还是喜欢被人说年轻些!谢尘心中暗暗腹诽了一句。笑着说道:“院长姐姐说的哪里话?为身为天刃学院的学生,自然要为学院出力,姐姐但有吩咐,水里火里,义不容辞。”

“无耻……”剑九干呕了一声,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女子并没有因谢尘的恭维而动容,只是平静道:“虽然你没有这个义务,但为了天下大义,你自当如此。现在我只问你一件事,你是否已经掌控了雷罚城?”

“掌控雷罚城……”谢尘心中一动,看来这女子知道的,显然要比其他人多的多!若是雷刀宗主凤惊雷所言不虚,想必她便应该是皇甫云的直系后人了!自己本就没有隐瞒的必要,如今也不妨直言。

想到这,谢尘点点头,正色道:“我的确已经掌控了雷罚城。”

“真的?!”女子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既然院长问起,谢尘自然不敢相欺。”

“先祖,您听到了么?天佑斗灵!”女子再也无法保持冷傲的姿态,霍然站起,眼望窗外,隐隐间似乎泪光莹然。

明月,灯烛,美女。一旁的谢尘望着这如画般的景象,心中忽然莫名的升起一丝悸动,不觉间,一张皱着小鼻子微笑的面孔浮现在脑海之中。

不知,她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一时间,谢尘竟是有些痴了……

“你在看什么?”冰冷的声音,将谢尘重新拉回现实。

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女子面色愈加冰冷。转头望见谢尘呆愣愣的眼神,女子以为谢尘在看自己,不禁心中更是气恼。

“呃,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个故人而已。”谢尘摸了摸鼻子,虽然知道对方定是误会了,但这种情况下解释,恐怕只能越描越黑。

“哼,你小小年纪,何来故人。”果然,女子并不相信谢尘的话。

片刻之后,女子神色稍缓,抬手将一面令牌扔向谢尘,“这块令牌乃是我皇甫家的信物,见此令,如我亲临。天刃学院自我之下,所有人你皆可调动!而你,便只需听我皇甫瑞雪一人之令便可。”

接过令牌,谢尘正待要道谢。但皇甫瑞雪的下一句话,却是令他大跌眼镜。

皇甫瑞雪淡淡说道:“去吧,从今以后,你便不再是我天刃学院的学员,你被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