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四十四章 这猫的脾气不太好

一百四十四章 这猫的脾气不太好

月夜,灵山中峰。

正在凝神打坐的空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般,忽然睁开眼睛,抬起头向上空看去。

“算起来明天就是一个月了,老大该不会已经回来了吧?”空空喃喃自语,抖了抖身上的灰尘。

谢尘离开之后,他便一直在这里枯坐入定。这是他第一次从入定之中醒来,没想到这一醒来便已经快到了一月之期。

心中想着谢尘,空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他从没有想过谢尘会出事,在他甚至兄弟盟所有人的心里,谢尘都是永远无法战败的战神,谢尘总能一次次创造出令他们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奇迹。

“嗤!”几乎微不可查的声音忽然在空空耳中响起!空空眼睛一眯,随即却是瞪得比灯泡还要大!

在他的视线之中,挂在夜空中的皓月之上,忽然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痕!

月、月亮……不对,是空间裂开了!空空瞬间反应了过来,不禁瞬间屏住呼吸!那片空间,正是谢尘所进入的极地空间!

“刷!”皓月如同忽然裂开嘴巴向着空空微笑一般,笑容逐渐扩大。就在下一刻,当微笑变成大笑之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

“空空,你怎么在这里?!”黑衣黑袍,长发无风自动,少年咧嘴一笑。一只通体云朵般洁白的小猫探出小脑袋,眨着宝蓝色的大眼睛“喵呜”轻叫了一声。

“老、老大?!你这是,你怎么……”空空张着嘴,早已惊讶的无以复加。抬头看看半空中瞬间消失的空间裂痕,再看看眼前的谢尘。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我回来了。”谢尘淡淡一笑,看到空空身上的灰尘已经猜到空空一直便没有离开过,不禁心中一暖。

但随即,谢尘却是话锋一转。沉声说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我们立即去找四位老祖,让它们赶紧带领佛门子弟离开灵山!”

“哦?哦!”空空哦了两声,知道谢尘不是在开玩笑,当即转身带着谢尘匆匆下山!

一路之上,空空才了解了大概。谢尘取得了南冥离火之事自不必说,就在谢尘辞别南冥离火之前,却是被告知。

因为南冥离火的本源被取走部分,所以极地空间将会封闭千年。而且。因为本源被取走,南冥离火本身也会出现不稳定的情况,空间开启的薄弱处定会被波及。估计十年之内。周围方圆千里都会化作一片焦土!

南冥离火答应谢尘,会竭力控制体内的不稳定情况,给谢尘以及灵山众人充足的时间撤离,但具体时间却无法保证。谢尘唯有一路疾驰回到灵山,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知众人。

其实在谢尘进入极地空间之后,灵山便早已下达了集结命令。虽然无法确定谢尘能否成功取得南冥离火,但这也是灵山千年以来的铁律。一旦有人进入极地空间,灵山上下立即便要全员准备撤离!

四祖一见到谢尘,便已经明白了发生什么情况。立即下达全族迁徙命令,上至灵山四祖。下至所有普通族人。整个灵山闻风而动。就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在灵山中峰之前。第一批迁徙族人已经乘着渡船离开般若河!

近百万人的队伍,浩浩荡荡。扶老携幼拖家带口。队伍上方,几名灵宗强者带着数十名灵王往返警戒。周围更是无数灵尊大灵师开路、搭桥,穿梭在人群之中不断接应,帮助族人迁徙。

千年故土,繁衍百万。灵山中人早已将灵山当做了自己的根!

虽然他们也都知道,迁徙是为了灵山来日的辉煌,但纠结在故土难离和族群振兴之间的复杂心情之下,使得无数人都潸然泪下。

无数人默默的跪在先祖们的坟前,无声下拜,依依不舍的望着自己熟悉的家园,一房一舍,一草一木,都留有他们无数的美好回忆。

行将就木的老人,执着的坐在自家庭院里,任由子女百般规劝,却依旧固执的要守着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这是他们的家!他们不会阻止族群的振兴,但却也不愿离开故土。

老人们相扶着,颤颤巍巍的对膝下子女轻声诉说:“我们老了,走不远也离不开……就算走了,也是族群的累赘。我们哪都不去,就在这里,陪着祖先陪着这片土地。到时候在天上,看着族群的振兴!看着你们的笑!”

千里哀叹,到处离别。一面是重返中原的千年宏愿,另一面则是背井离乡的无尽哀思。

谢尘的心头,便仿佛忽然堵上了一块千斤巨石,压不下吐不出。沉甸甸的感觉,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他不敢也不愿相信,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是自己毁了无数家园,让无数本应享受天伦之乐的家人生离!

恍惚间,谢尘被空空拉着上船,他的嘴里泛起一阵苦涩,但鼻腔中却是酸酸的。

“小家伙这是怎么了?”渡船翁摇动着撸杆,使小船轻轻离岸。有些浑浊的双眼看了看谢尘,又看了看同样满脸凝重的空空。

空空扯了扯嘴角,轻声一叹:“老大应该是在自责吧……”

“自责?”渡船翁微微点头,摇动撸杆轻声道:“小家伙,沧海桑田乃天数,只要有人在,何处不是家?”

“只要有人在,何处不是家?”谢尘轻轻咀嚼着这句话,疑惑的望向渡船翁。

渡船翁微微一笑,摇着撸杆,在浩荡的船队里朗声高歌:“手把青秧插野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稻,退步原来是向前……”

嘹亮的歌声,带着些许沧桑,带着些许禅意。渐渐的,队伍中的哀叹声逐渐减弱,一片宁静中忽然有人开始出声应和。

“手把青秧插野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稻,退步原来是向前……”

片刻之后,无数声音随之响起,有男儿的雄壮,有女子的轻柔,有孩童的稚嫩,有老人的沧桑……

谢尘的精神为之一振,不觉间早已轻吟唱和。是啊,何须愁别离?何处不为家!今日我欠下灵山族人一个家,他日我谢尘定要为他们开拓一片大大的浩土!

“喵呜!”一直沉睡在谢尘怀中白焰,抖了抖耳朵,睁开一双宝蓝色的眼睛,颇有深意的望着渡船翁。

渡船翁见到白焰之后,微微一笑,竖起手指在嘴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继续摇船高歌。

白焰颇为人性化的撇了撇嘴,随即伸出舌头,不断的舔舐着自己的小爪子,眯起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浩荡的队伍逆着般若河,一路高歌,缓缓离开灵山。

“轰隆隆!”就在所有人都撤离灵山两天之后,忽然之间,灵山方向如同天崩地裂一般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虽相隔数百里,但所有人都能清晰的看到,浩渺的天空之中便仿佛忽然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一般!一团团炽烈的火焰,如同潮水般从天空中倾泻而下,瞬间便淹没了原本灵山所在之处!

南冥离火终于控制不住火焰的躁动,天火降临灵山!

滔天烈焰染红了半边天际,青翠的山林瞬间化作片片焦土!这一刻,大地在震颤,天空在轰鸣!整个大陆甚至都微微随之颤抖!

如此天灾,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抵挡。纵是灵山四祖在见到这震撼的场面之后,也不禁发出一声轻叹。

“四位,不知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谢尘望着灵山四祖,而白焰则是早已离开谢尘的怀抱,死皮赖脸的挤在无尘老祖怀中,安逸的用小脸蹭着两团柔软,眯起了眼睛。

无尘老祖虽已数百岁,但除了满头白发之外,依旧风姿绰约如妙龄少女。她颇为爱怜的抚摸着白焰的毛发,微微笑道:“还能如何?既已离开,便不能回头了。”

无念老祖哈哈一笑,点头说道:“说的不错,我们打算就在这里先安顿下来。反正天外天宫就要来了,正好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

说话间,无念老祖注意到了白焰,不禁来了兴致,大笑道:“谢尘,你这只猫看起来不错。奇怪,当初怎么没见你抱出来过?来让老子抱抱……”

“喵呜!”

“哎呀!”

无念老祖闪电般缩回手,手掌之上却是赫然浮现出五道血淋淋的抓痕!

抓完无念老祖之后,白焰抖了抖耳朵,恍若无事般舔了舔小爪子,继续眯着眼睛讪讪的挤在无尘的胸前,口中发出“呼噜呼噜”极为享受的声音。

“它、它……挠我?!”无念老祖愣了半晌,难以置信的望着白焰。其余三祖也是同时愕然,无念老祖乃是七级灵宗,即便是不用灵力防御,寻常灵王强者都无法伤及分毫,这白猫……

“小白过来,不许胡闹!”谢尘淡笑着对白焰一招手,白焰伸出爪子揪了揪胡子,白了无念老祖一眼之后,才极为不情愿的蹿到谢尘怀里。

谢尘抚摸着白焰柔顺的毛发,笑道:“无念老哥见笑了,这猫的脾气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