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六十七章 天火丹

一百六十七章 天火丹

“老大!”

“尘哥!”

陈词和谢拓同时一惊,待见到谢尘睚眦欲裂狰狞无比的表情之后,更是失声惊呼!

“刀主,事情没搞清楚之前,最好不要冲动!”剑九大声提醒道。若是谢尘在这个时候因暴怒而冲动,将会十分危险!

怒火如潮水般从心底涌上,被压下,再涌上,再压下!谢尘的目光闪烁不定,拳头几欲捏碎!

“谢拓!我只问你,若是我与天外天宫不死不休,你会怎么做?”

“但是三叔……”

“父亲是被天外天宫利用的,我自会解救父亲。”谢尘咬着牙,森然说道。

“尘哥,我都听你的!”见谢尘如此,谢拓没有丝毫的犹豫,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兄弟!”谢尘点了点头,继而问道:“传承台现在何处?父亲在宗族之内么?”

谢拓如实说道:“传承台就在家族蕴灵塔那里,三叔他不在。现在天罗国大局已定,宗族内便只有天宫的一名灵宗和十名灵王坐镇。”

“一名灵宗么?好,你将这些人全都带到宗族之南百里外的树林中,我亲自收拾!”谢尘此刻已经渐渐恢复了冷静,淡淡说道。

亲自收拾?!谢拓一怔,犹豫道:“尘哥,现在家族中我也算有些地位,若是想杀他们,我完全可以挑拨老祖和他们之间的……”

“不必。”谢尘摇了摇头,说道:“你现在不能暴露,既然家族已经投效天外天宫,那我们便将错就错。如此一来,谢家至少在开战之前不会受到任何威胁。除此之外,我要你做的是利用天外天宫,统一整个北方!”

“统一整个北方?!”谢拓愣了愣,随后眼睛逐渐亮了起来。“尘哥,你是说到时候我们再反戈一击?!”

“正是如此!”谢尘眼中寒芒一闪,点头说道:“所以你一定要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力求以最快速度掌控北方七国所有强者!”

“放心吧尘哥!谁敢阻我,我就杀了谁!”谢拓傲然一笑,经过传承台的传承之后,他现在已是五级灵王修为,又兼持着天外天宫这柄尚方宝剑。只要他想,便是灵宗强者也能杀了!

谢尘摇摇头,说道:“中原诸国这些人都是墙头草。仅仅杀戮,并无法保证这些人的忠心。这样吧,一会儿我给你些好东西,想必会对你控制这些人有所帮助。”

“好!尘哥,你什么时候准备收拾那些人?”

“越快越好。”

得到谢尘的吩咐之后,谢拓并不迟疑,直接转身驾驭着黄金狮子离去。

待到谢拓走远之后,陈词这才开口说道:“老大,令尊的事情……”

“无妨。”谢尘摇了摇头。面色虽然平静,心中却又是一阵绞痛。

最初谢尘还在疑惑,为何天外天宫不支持处于统治地位的罗家反而支持谢家?可如今得到的这个答案却是令他心中纠结不已。

谢轩的性格十分淡然,况且天赋修为都不错。所以对于父亲在外。谢尘倒并不如何担心,但他万万没想到父亲谢轩被会牵扯到这件事之中!难道是天外天宫知道了我便是那个神兵的拥有着?!既然知道了,为何不直接前来抓我呢?

想着想着,谢尘顿觉头疼不已。便仿佛自己已经进入了死胡同一般。也许这一切,便只有见到父亲之后,才能解释吧。

陈词按照谢尘的指点。驾着鎏金撵直奔百里外的树林。而谢尘则趁着这个时间,让神魂进入刀主空间之中,将一个被禁锢的火灵直接捏爆!

“抱歉了,需要借你的火焰一用。”谢尘看了一眼刀主空间中爆开的漫天火星,心念一动,取出其中一团。随即手掌轻轻一拂,一颗火红色的丹丸瞬间出现在手中。

利用这种办法,谢尘迅速的将爆开的火焰全部做成了丹丸。随后更是将白焰叫出空间,让白焰吐出小指甲大小的一团蓝色火焰。

当谢尘按照剑九的指点,将这蓝色火焰也做成丹丸之时,树林外的远处已经响起了阵阵破空之声!

“老大,来了!一共十二人,一名灵宗十一个灵王!”车内,陈词抬头望向谢尘。

而就在这时,十二道身影也已经落在了树林之外。

“拓少爷,你说要见我们的人在何处?”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听起来似乎对谢拓十分恭敬。

“就在树林里面,这位前辈不喜欢被人打搅,你们都小点声!”

随着谢拓的声音响起,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中,十二人先后进入了树林之中。

按照谢尘的指示,谢拓带着这些人在林中左转右转,缓步前行。而这些素来狂傲的天外天宫强者,在谢拓面前却是不敢有半点造次。谁不知道,眼前这个小胖子虽然只是灵王,却是统领大人极为看重之人?!若论起地位,他们可绝对没办法和统领相比。

转过一片密林,谢拓等人终于到了鎏金撵附近。

谢拓转身对身后花白头发的灵宗强者说道:“你们就在这等着,我先去通禀一声。”

“是。”花白头发的老者急忙点头。他看到了鎏金撵,自然一眼便感觉出至宝的气息,更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谢拓晃着圆滚滚的身子,装模作样的来到车前,躬身说道:“前辈,谢拓将吴钩宗主他们带来了。”

“恩。”车内应和一声,旋即却是冷冷说道:“你小子办事怎么如此毛躁?我只要吴钩一人前来,你却为何带来这么多人?”

“啊?!前辈只要见吴钩宗主一人?!”谢拓做惶恐状惊呼道。

此刻为首的吴钩宗主见状,急忙遥遥躬身道:“前辈既然不喜人多,我这就让他们退下便是……”

“不必了,既然来了,就都留下吧!”车内之人哼了一声,淡淡说道。

但就在吴钩宗主和身后的十名灵王还未松一口气之时,忽然之间周围火光大作!

十道人形火焰如同闪电一般贴地掠至!还不待那十名灵王有任何反应,人形火焰便已经直接挥拳砸下!

“轰!轰!轰!”

霎时间。一阵轰鸣之中,十名灵王在火灵的拳头之下甚至连惨呼都没有发出,便顷刻毙命!火焰瞬间高涨,仅仅片刻之后,十具尸体化作飞灰,烟消云散。

“前,前辈……这……”

骤逢突变,吴钩宗主早已惊得无以复加。他自己也不过只是二级灵宗而已,而周围十道人形火焰却个个都散发出了宗级气息!

“吴钩宗主莫惊,不过是十个催生的废人而已。本圣来此之事。乃是极端机密,自然不能留着他们。”车内声音转而缓和起来。

本圣……吴钩宗主暗暗吞了口吐沫,若非圣级强者,谁敢自称为“圣”?!难道面前车内的,竟是一名圣级强者?!

想到这,吴钩宗主态度更为恭谨,“前辈有事尽管吩咐,吴钩定唯前辈马首是瞻!”

“恩,很好。”车内之人似乎对吴钩的表现极为满意。淡淡说道:“你为本圣办事,我自然不能亏待了你。这颗天火丹,便赏给你了。”

说着,车内红芒一闪。一颗火红色的丹丸轻轻的落在谢拓手中。

谢拓会意,立即笑嘻嘻的将丹丸递给吴钩宗主,似乎有些艳羡道:“前辈的天火丹可是宝物,吃一粒增加百年修为。你这次可走运咯!”

百年修为?!吴钩宗主闻言身子一震,望着眼前这粒红色丹丸,眼中不禁发出垂涎的光芒。

“前辈……这真的是给我的?!”

“给你便是给你。你啰嗦什么?!”车内之人似乎有些不悦。

“是,是……多谢前辈,多谢前辈!”

吴钩宗主忙不迭的将“天火丹”直接吞入腹中,只觉此丹入口即化,不多时一股热流便从腹中蹿起,瞬间游走四肢百骸!

百年修为啊!吴钩宗主心里早已乐开了花,自己还有没有百年的寿命都说不定。若是陡增了百年丢为,说不定自己真的能够有望冲击圣级……

“谢拓,这个给你。”见吴钩宗主服下“天火丹”之后,车内又抛出一颗丹丸。只不过这枚丹丸却是蓝色。

谢拓一笑,抬手便将丹丸送入口中。片刻之后,谢拓眼中蓝芒一闪,显然丹丸之力已经生效。

见谢拓的丹丸乃是蓝色,吴钩宗主暗暗的撇了撇嘴,想必这小子的丹丸要比自己的还好。也不知这小胖子到底走了什么运气,不但统领对他极为看重,就连眼前这位圣级前辈也对其青眼有加!

这时,车内的声音再次响起,“吴钩,你是不是在想,我给你和谢拓的丹丸为何会不一样?”

“晚辈不敢,前辈赐丹已是大恩,晚辈怎敢再多贪念?”吴钩宗主赶忙躬身,暗暗擦了擦冷汗。

“哈哈哈哈!便是你想也没什么,我现在正是要告诉你原因。”车内忽然传来一阵大笑,但这笑声却与刚才的声音完全不同,分明便是一个少年!

“前辈?”吴钩宗主一怔。

“谁是你前辈!当你们天宫这些狗奴才的祖宗我都嫌丢人!”

随着一声冷喝,“刷”的一声,鎏金撵凭空消失,化作一枚车马形玉佩出现在陈词腰间。而谢尘和陈词的身影则同时出现在吴钩宗主眼前!

“谢拓。”谢尘向着惊骇莫名的吴钩宗主微微一笑,随后看向谢拓淡淡道:“想知道我给你的好东西怎么用吗?拿他试试吧。”

“哈哈,好咧!”谢拓哈哈一笑,旋即伸出胖乎乎的手指,指着吴钩宗主的右臂,眼中蓝芒一闪!

“灭!”

“轰!”炙热的火焰瞬间腾起!在吴钩宗主惊恐的惨呼声中,他的右臂竟然在眨眼之间便化为了一截焦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