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九十一章 苍北黄沙村

一百九十一章 苍北黄沙村

苍北国,万里黄沙边缘。

按照玉长风当日的叙述,谢尘很快便找到了这个“半是黄沙半是家”的小村子。

与大陆上其它国家一样,苍北国也处在内乱之中。在天宫暗中支持下的王室势力正在将西部的反抗家族逐渐蚕食。到了现在,战争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

对于百姓们来说,谁对谁错并不重要。在这些普通百姓眼中,只要是战争便意味着妻离子散,便意味着家园被毁,便意味着种种名头的苛捐杂税和对各路人马的迎来送往。

就连这个处在最边缘的小村庄也不能幸免。特别是战争到了后期,反抗王室的家族朝不保夕,拼命的搜刮着一切可以见到的财物,以图隐匿山林东山再起。

而王室大军则对这些“叛乱区”的民众没有半分好感,更是一路冲杀,肆无忌惮。

当谢尘到了这个名为黄沙村的小村子之后,已是满目苍夷,放眼处残垣断壁,耳畔中马嘶人哀。

此刻,正是一队“叛军”刚刚在村中抢掠,王室大军闻风杀来之时。

仓皇退却间,不少叛军没来得及逃走,正在村中拼死抵抗。而王室大军的指挥官在村里仍旧还有不少百姓的情况下只说出了一个字,“杀!”

谢尘眼眉挑了挑,缓步走入这硝烟四起的战场。在他的记忆中,玉长风的“家”,应该是在村子的西方,毗邻黄沙之处。家中只有两口人,一个名叫雨柔的少女,和她的年迈的父亲,人们都叫他“沙老爹”。

普通人的战争。比之灵师之间的战斗还要惨烈。求生是人的本能,没有人真的愿意被杀。在不死不休的战斗中,双方都拼尽了全力,用手中的武器,用身体。甚至牙齿去结束对方的生命。

谢尘行走的速度不慢,但目光所及之处依旧可以看到一幅幅残忍的画面。杀戮中人们已经变得疯狂,在这些杀到癫狂的士兵眼中,早已没了敌人和百姓的分别。风烛残年的老人?杀!嗷嗷待哺的婴儿?杀!

在这些脑海中已经充满了杀戮的士兵眼中,仿佛只有将眼前一切能活动的生物尽皆杀死,才能让他们自己存活下来。

当然。士兵们并没有丧失最后的理智和判断力,他们也知道有的人不能惹!当谢尘动动手指便使十几名士兵无声软倒之后,整个村子里就再也没有人敢来招惹他了。

村子西边,三间茅草屋和一间瓦房建在一片浅黄色半沙半土的地方。紧闭的瓦房门外,一个满脸沟壑,尽是风沙之色的老人双手横着一杆不知从哪夺来的长矛迎风而立。眼中充满傲然。

他就是沙老爹,半年多以前,黄沙村中曾经叱咤一时的风云人物。沙老爹当过兵,杀过人,但真正让他津津乐道的却是,他有一个灵师女婿!

有人传言说,沙老爹的灵师女婿其实是魔域的人。不然的话为什么不去王国里谋个一官半职?而偏偏窝在这小小的黄沙村里,和普通村民一样在这贫瘠的土地上土里刨食?!

有人劝沙老爹要小心他的女婿,魔域的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说不定哪天狂性大发,会害了村里的人。

对于这些说法,沙老爹向来都是冷哼一声。老爹我也杀过人,而且杀的还不止一个!魔怎么了?只要我女儿喜欢,我就认!

我当兵打仗,立了功,本以为可以衣锦还乡。但回来的时候,却只见到了妻子的孤坟和寄养在别人家。整天吃着残羹剩饭的闺女!我欠她们娘儿俩的,一辈子都还不完。现在有人真心对我闺女好,那他就是我的女婿,就是我半个儿!

沙老爹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而他的女婿也并没有让他失望。在举国上下一片战乱之中,唯有黄沙村的村民们照常生活,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这全都多亏了沙老爹那个灵师女婿。

也正因为如此,沙老爹的腰杆越来越直,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半年来他一直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有我在,黄沙村就啥事都没有!

回想起过往种种,沙老爹重重的咳嗽了两声,紧紧的握了握手中带血的长矛。在他眼前,是五六个穿着王室军装的士兵。

“小子们,当年老爹我当兵的时候,可没你们这么怂。像你们这样的新兵蛋子,我一个杀八个!”

“老家伙!你公然抗拒王室大军的搜查,是不是屋里藏了叛党?!”一个士兵眼睛一瞪,恶狠狠的说道。

并不是他们不想冲上去杀了这个老头,事实上地面上躺着的两具尸体已经这么做过了。

“乱党?”沙老爹昂首一笑,“这是我女儿和女婿的新房,我女婿不在,你们谁也没资格进去!”

“女儿?”几个当兵的对视了眼,眼中露出垂涎之色。当兵为了什么?刀头上舔血,朝不保夕。唯一能刺激他们神经的,便只有金钱、烈酒和女人!

“老家伙,死到临头哪里还有那么废话?!兄弟们一起上!谁第一个杀了这老头,谁就第一个上那女人!”

虎狼般的咆哮瞬间响起,五根长矛恶狠狠的同时刺向沙老爹!杀人,对于这些士兵来说,如碾死蚂蚁一般简单!

“来吧!想进这房子,除非我老头子死!”沙老爹豪气大发,凛然间须发皆张!老婆子,闺女!我欠你们的,只能还到这里了!剩下的,下辈子接着还!女婿,你在哪里?!你知道你媳妇有危险了吗?!混小子,快出来啊!我不想你和我一样悔恨终生!

“爹!”一声娇呼之中,房门猛然开启,手提柴刀的柔弱少女惊呼着冲出房门。

见到少女那娇柔的姿容,士兵们更是血脉喷张,手中长矛更是凶狠无比!

“丫头,回去!”沙老爹挡开两根长矛,厉声大吼。却是一个不留神,大腿上被一根长矛刺中,鲜血迸现!

“爹!你死了,女儿绝不独活!长风肯定会给我们报仇的!”少女见父亲受伤,眼圈一红,举着柴刀疯了一般冲向一名士兵。

那士兵见少女如小母狮子一般冲来,也不闪躲,哈哈大笑:“兄弟们,她自己送上门,你们可不要怪我哦!”

“嘭!”的一声,柴刀应声落地,少女被一把拉入怀中!士兵满眼**笑,伸出大手扯向少女胸前的衣衫!

“死!”清冷的声音宛若九幽中恶鬼召唤,院子里的五个士兵忽然间身子同时一僵!

没有鲜血,甚至连惨呼声都没有发出半句,五人便如同刹那间被抽去了魂魄一般,相继软倒在地。

谢尘面无表情的缓步走入院中,手腕一翻一点蓝色火苗飘出,瞬间便止住了沙老爹腿上的鲜血。另外一只手则轻轻的将全身颤抖的少女扶起,一道神魂之力涌动间,使少女的心立即平静了下来。

“我叫谢尘,玉长风是我的兄弟。有我在,没人能伤得了你们。”

“谢尘?!你就是谢尘?”少女双眼迷离,轻声呢喃。虽然玉长风对以前的事情很少提及,但谢尘这个名字无疑是出现最多的。

“你是那混小子的兄弟?那混小子呢?他怎么不来?!”劫后余生的沙老爹挺直了腰杆,戳着长矛问道。

这句话顿时让少女身子微微一颤,也同时望向谢尘,“长风呢?他说他要回魔域,他该不会……”

谢尘微笑着摇了摇头,“你们别多想,长风没事,他很快就会回来找你们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谢尘心中却是微微一叹。通过刚才的一幕,他已经知道这对父女的确只是普通人。

普通人与自己的世界距离实在太遥远,作为兄弟,自己是不是应该尊重长风的选择?在他回来之后默默的离开,让他得到自己的那份幸福与宁静?

与谢尘的的默然比起来,沙老爹和雨柔的眼中浮现出了欣慰。“长风没事”短短四个字,却是他们父女二人最大的心愿。

沙老爹呵呵一笑:“那混小子知道回来就好,他说等他回来之后,就把剩下这三间茅屋都拆了盖成瓦房,老头子我还等着住瓦房抱孙子呢!”

“爹!谢尘大哥在这,你也不怕人家笑话?”雨柔娇呼一声,眼波流转间娇羞与幸福的期待同时浮现。

这时,村子里的纷乱声已经渐渐平息。沙老爹听了听,叹了口气,“这些军队越来越不像话了,瞧瞧他们,把好好一个国家折腾成了什么样子!唉,走了好!省的我出去收拾他们!”

谢尘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进入村子之后,他便已经把双方为首的军官都杀了。这些士兵在发现指挥官死去之后,自然不敢再多停留。

“哦,对了!谢尘大哥,你救了我们,我们还没好好谢谢你呢!快进屋休息一下吧!”雨柔笑道。

“哈哈!丫头说的是啊!小子,先进屋吧。别看我们这里穷,但是好茶好酒却还是有些的!”沙老爹也是恍然间哈哈笑道。

“如此,谢尘便打搅了。”谢尘微微一笑,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在玉长风回来之前,他便守在这里,尽到做兄弟的责任。

但就在谢尘刚刚抬起脚,准备随着父女二人进房之时,心头忽然涌上一股莫名的悸动!

“谁?”谢尘脚步顿了顿,眼眉一挑望向天空!

烈阳之下,血色长袍随风飘动。见谢尘望向自己,那半空中的身影缓缓摇了摇了头,一声叹息:“你不该救他们的,有了如此羁绊,长风这一生便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