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一百九十六章 雷罚城你可以带走

刀纵天穹一百九十六章 雷罚城你可以带走

楚江国,天刃学院。

玉马金车堂而皇之的进入天刃学院的空域,刹那间便有十几道身影腾空而起遥遥尾随。

南六国局势纷乱,学院中的世家子弟早已离去。但南六国之中平民百姓的子弟却大多选择留在了学院之内,如今中原也唯有天刃学院一处能够置身事外,独享宁静了。

就在鎏金撵到达擂鼓山之前,山边便已经有数道身影当空而立,静静等待。

“苏老哥,久违了。”谢尘施施然走下鎏金撵,凌空虚踏抱拳微笑。

“呵呵,今晨便闻天机先生说有贵客会到,却没想到竟是小兄弟。”苏斗辰上前一步,呵呵一笑。

“在下本是学院不肖之徒,何以言贵?苏老哥抬爱了。”

“过往俗事,提他做甚?小兄弟既然来了,还请到厅中一叙。”

“固所愿,不敢请尔。”谢尘微微一笑,对着鎏金撵招了招手,车架随着谢尘和苏斗辰二人进入擂鼓山。

进了白色大门,陈词等人也从车上走下,纷纷与苏斗辰见礼。

苏斗辰也是放下了方才的客套,淡笑道:“此前院长已经接到了兽祖的消息,现在正在厅中相候。谢尘真没想到你竟能找到兽祖这般强援,这一次我们可是如虎添翼啊!”

谢尘微微一笑,淡淡说道:“兽祖帮我们,也是有条件的,具体事宜还需皇甫院长亲自点头才行。”

苏斗辰点头道:“这是自然。”

说话间,七人在苏斗辰的引领下已经进入了大厅,此番大厅之中却是济济一堂。

首位之上,皇甫瑞雪乌发云盘,美到极致。面上依旧毫无表情宛若冰山一般。

与她并肩而坐的还有五人,无相老祖白发白眉古井无波,圣旗宗主紫袍玉带面色凝重,血魔宗主面沉似水,雷刀宗主不怒自威。另外还有一人身穿灰布长袍,面如冠玉却须发皆白,坐在那里双目低垂仿佛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一般。

两侧座位上。也有不少熟人。鬼幡婆婆、仙琴宗主、无念老祖、无尘老祖尽皆在座,其余的想必也都是四圣地、凤池城和天刃学院中的强者。

“谢尘见过诸位前辈。”谢尘带领着兄弟盟众人微微躬身一一见礼,没想到此番大陆上的反抗者势力竟然尽皆到齐,看来对此次之事,反抗者一方也是极为重视。

见到各自宗主的老祖们都尽皆到了,兄弟盟众人的表情也不尽相同。玉长风盯着血魔宗主,皱了皱眉冰冷的目光中透出一股杀意。凤七却是抿了抿嘴唇,深深的向着凤惊雷无声的鞠躬。

其余几人见到族中长辈,也都肃容以待。虽然决心要跟着谢尘共创大业。但毕竟不能因此而忘记了自己的师长。

“坐吧。”皇甫瑞雪微微点头,声音中不带丝毫情绪。

待到谢尘等人在右侧座位上落座之后,皇甫瑞雪才继续开口道:“谢尘,此前兽祖派人传讯说愿意与我等共抗天宫,可有此事?”

谢尘点头道:“不错,但同时兽祖也有一个条件。便是要在雷罚城中渡过第三次天劫。”

“哗!”谢尘此言一出,厅中众人不禁发出一阵**。他们不是不知道兽祖还有附加条件,但谢尘一开口便将这条件直接抛出。显然引起的震动不小。

“不行!”血魔宗主冷哼一声,说道:“雷罚城乃是我们对抗天外天宫的重器,非到决战之时绝不能动!”

“哦?”谢尘眼眉挑了挑,淡淡道:“血魔前辈此话可是最后的决断?”

血魔宗主闻言一滞,目光扫了一下周围众人,见众人皆是不语,也有不少人微微点头,索性昂然道:“不错,这便是最后的决断!雷罚城的重要性,绝不亚于他百万魔兽大军!”

“不亚于百万魔兽大军?”谢尘嘴角掀了掀。笑道:“那我倒想问问血魔前辈,若是再加上一个圣级强者呢?”

圣级强者?!众人再次一震,早有传闻。兽祖已然成为圣级强者。难道这个传闻是真的?!血魔宗主闻言,也是目光闪烁了一下,不再言语。

“谢尘,你说的这个圣级强者可是兽祖本人?”鬼幡婆婆出言问道。

“正是。”谢尘点头道:“兽祖所走的乃是妖武者之路,刚才我也说过,此次天劫乃是他的第三次天劫。只要我们答应兽祖的要求,那么他无论渡劫成功与否都会话付前言。”

“无论渡劫成功与否?”圣旗宗主皱了皱眉,反问道:“若是他渡劫失败,拿什么来话付前言?!魔兽群龙无首之下,又岂会听命于兽祖的一纸遗诏?谢尘,你考虑的太过儿戏了。”

“儿戏么?”谢尘微微一笑,淡淡说道:“不知诸位前辈可曾知道兽祖之威?”

说着谢尘回头对着凤七点点头。凤七会意,体内灵力一动!

“嗡!”一股浩瀚的威压瞬间弥散而出,布满了整个大厅!

兽祖之威!包括皇甫瑞雪在内,厅中众人的目光同时一亮!在这里面所坐的,几乎都是高级灵宗,又岂会感觉不到凤七气息之中那至高的威压?!虽然人类与魔兽对这威压的反应不同,但即便是人类强者也能够感觉到威压之中那狂霸的威严之气。

凤七收回威压,谢尘淡淡道:“若是兽祖不幸在天劫之中陨落,那么凤七便是下一个兽祖。诸位可是还有疑虑?”

疑虑……大厅中忽然沉默起来,这其中凤惊雷的反应无疑是最大的,他目光复杂无比的望着凤七。难道千年之前凤霄老祖与兽祖的约定,竟然在七丫头的身上兑现了?!

“疑虑自然没有,但这样一来事情不也简单了么?”沉默片刻之后,一直闭目不言的那个灰袍老者忽然开口。如今谢尘已经知道,此人便是北方玄谷七子之首。天枢子。

天枢子睁开眼睛,呵呵轻笑,“下一任兽祖是我们的人,而这一任兽祖就要渡天劫。如此一来,我们只需让如今的兽祖无法渡过天劫,那岂不是不必付出任何代价,便可以得到天下魔兽相助?”

让如今的兽祖无法渡过天劫?!谢尘目光一凛。沉声道:“天枢子前辈,晚辈不想与前辈讨论信义二字。但前辈是否想过,若是兽祖真的渡过了天劫,实力再次提升的话。我们不但失去了强援,而且还会竖起一个强敌!”

“强敌?!”血魔宗主冷哼道:“他也算是强敌?!我们又不是……”

“血魔宗主!”皇甫瑞雪忽然开口打断了血魔宗主的话,同时扫了血魔一眼冷冷说道:“就事论事而已,何必多言其它?!”

“哼哼。”血魔宗主自知失言,不禁目光闪烁了一下冷笑一声,不再开口。

打断了血魔宗主的话头之后。皇甫瑞雪继续说道:“谢尘,此事委实事关重大。你只需做好你该做的事就可以了,至于魔兽方面,助与不助我等,便随他去吧。”

谢尘心中一动,瞬间便发觉了其中的蹊跷!冰原擂上圣级强者的出现已经稍微展露了天外天宫的力量。在这种时候。反抗者一方应该感觉到巨大的压力才对!但是现在,明明能够拉拢一个圣级强者到己方,而他们却根本不为所动。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难道是我一开始就判断错了?!反抗者一方还有其它别的什么依仗?!谢尘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瞬间升起无数个念头。

自己这个神兵的拥有者只是一个备选,百万魔兽大军与圣级强者的援助根本就不在这些人的考虑范围之内!难不成……

想到这,谢尘微微一笑,说道:“皇甫院长,诸位前辈。还有一件事我想提醒一下大家,若是我记得不错,好像这雷罚城并不属于任何一方,而是我谢尘的吧。”

“谢尘,你想说什么?”皇甫瑞雪的目光扫向谢尘。冷冷说道。

谢尘站起身,目光一扫,淡淡道:“论修为。论资历。我谢尘都没有任何资格在诸位前辈面前指手划脚。但偏偏此事关系到雷罚城,身为雷罚城主,我却有权决定!我谢尘可不是什么工具,任凭他人呼来喝去!”

“放肆!”血魔宗主怒喝一声,说道:“谢尘,你别忘了你这个雷罚城主是怎么来的!”

“雷罚城是我用生命换来的!”谢尘目光一凛,与血魔宗主对视!

“论宗门,我不属于你们四圣地的任何一方!你们助我、与我为善,是我助你们对抗天宫的唯一理由!既然选择助你们,我便不会反悔。但我谢尘却不是你们手中的棋子,自然雷罚城也不是!你们要搞清楚,我们之间是合作而不是从属!”

“这么说,你定是要用雷罚城帮助那兽祖了?”皇甫瑞雪静静的听谢尘将话说完,开口问道。

谢尘点点头,“不错,原本我是想在相助兽祖的同时,或许会为我们一方拉来一个强援。但现在看来,诸位对魔兽的援助似乎不甚热衷。既然如此,那便算我谢尘多管闲事了。”

皇甫瑞雪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你的好意,正如你所说,你是雷罚城主,你若执意如此我们自然不便阻拦,但我只有一个要求。”

“请前辈示下。”谢尘微微诧异,没想到皇甫瑞雪的态度竟然转变的这么快?!

皇甫瑞雪沉吟了一下说道:“雷罚城你可以带走,但却不能让其在世上现身。兽祖既然要渡劫,就让他在他的山中渡劫便是,而雷罚城只能在决战之时出现!”

“可以。”谢尘思索了一下,点头同意。

“另外,从现在起无论你做什么,都与我们在座这些人毫无关系。但天外天宫降临之时,我需要你与我们站在同一阵线之上。”

“这是自然。”谢尘再次点头。

“好,我们这里还有其它事情要商议,你们可以走了,切莫忘记了刚才的约定。”皇甫瑞雪转目望向苏斗辰,淡淡说道:“斗辰,送客。”